地狱树

蓬莱夜话 2019-09-12 17:46:12
来自话题 怪谈

唐朝末年,朝廷衰败,各地狼烟四起,山河动荡,天下大乱。然乱世之中各地州县长官不仅不忧百姓之苦,反而大肆搜刮民财,巧立名目征收苛捐杂税,兼并土地,使得富者有连阡之田,贫者无立锥之地,以至于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苦不堪言。

却说晋南县有个叫耿安的书生,家境殷实,心地善良,不忍见百姓遭难,常行义举,在路上设粥厂,赈灾民,接济贫苦人家。

但奈何乱世之中饥民数不胜数,耿安纵使散尽家财,又怎能接济得过来呢?遂欲考取功名,为官为吏,以图改善百姓境况。

然他屡试不第,心中焦躁,寻算命之人问卦,皆言他此生无官运,又闻城郊三十里有狐仙扶乩,前往求乩,结果亦然。不禁让他心灰意冷,思忖再赴京赶考一次,成与不成,在此一举,倘若名落孙山,也便认命了。

转眼又到春闱之日,耿安收拾妥当,再次上路了,本以为赴京轻车熟路,定如往常般一帆风顺,却不料行程过半,突遇大雨,附近一河水势暴涨,将前路阻断,路通之日遥遥无期,他唯恐耽搁了考期,便决定绕道而行,自附近的一条山路上绕过去。

只是听闻本地人讲那山路崎岖难行,山中又曾发生过山贼劫道之事,让他心中有些忐忑,然为了能顺利前往京城参加科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上山后,路途果然坎坷难行,羊肠小道上尽是荒草,似多年不曾有人走过,周遭危崖耸立,乱石嶙峋,险峻无比,他走得战战兢兢,从辰时走到日暮,费劲艰辛,终于下了山,长吁了一口气。

就见前面山脚下出现了一座小村庄,他又累又饿,想要去村子里借宿一晚,讨要一些吃的,然进了村子才发现这竟是一座荒村,村中杂草丛生,落叶遍地,屋舍破败不堪,无人修缮。

耿安行走在这座荒凉的小村子里,心中不禁有些害怕,这村子有些诡异,不禁没有人,甚至连个鸟虫的叫声都没有,一片死寂,不时刮起阵阵阴风,风中隐隐带有一股血腥的味道,让耿安心神不宁,整个村子显得阴森森的。

越往前走,耿安感觉越冷,四周开始变得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真切,他不禁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忽见前面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棵参天巨树,树干高耸入云,枝繁叶茂,耿安近前一看,顿时被惊住了,那树非常的怪异,树干呈赤红色,犹如被血涂染上一样,树上的叶子却锃光瓦亮,坚硬无比,片片犹如利刃一般,被风一吹,发出金石相击之声。

树上亦结有果子,看上去色泽鲜艳,红艳通透,甚是诱人,此时有果子被风一吹,掉落下来,恰好落在耿安面前,耿安走了一天的山路,早已是饥肠辘辘,便将那果子捡起吃下,味道很是鲜美,且吃后感觉腹中生出一股暖流,通体舒坦。

耿安抬头往树上看了看,想要再采摘一些,奈何树高参天,无计可施,然这时又有风吹来,果子没有掉落,却将附近的浓雾吹散了,先前这树被浓雾笼罩,如雾里看花,看不清楚,仅能看到树的一部分枝叶,如今浓雾散去,方能看清树的全貌。

霎时间耿安双目圆瞪,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那树的高处,枝叶之间竟挂着无数的死尸,随风摇曳,且各个面目扭曲,显得痛苦无比。

恍惚之间,耿安似乎看到那些死尸活了过来,在树上挣扎蠕动,树上的叶子如锋刀利刃,不停剐割着那些死尸,阵阵凄厉的惨叫传来,似鬼哀嚎。

这恐怖景象让耿安如身处地狱之中,他一声惨叫,拔腿就跑,跑的跌跌撞撞,一时不慎,失足摔倒,头撞在一块山石上,昏死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悠悠醒了过来,发觉自己正躺在床榻上,床边坐着位老者正看着他,那老者仅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眶里面空洞洞的,并无眼珠,耿安不禁被吓了一跳。

老者见耿安醒来后神色惊惶,知道他是被自己吓到了,忙安抚说道:“后生莫怕,我是见你昏倒在外面,才把你给救回来的!你是哪里人氏?为何会来此处?”

耿安见老者说话和颜悦色,不像是坏人,才放下心来,向老者道谢回道:“小生是晋南县赴京赶考的书生,因大雨致河水暴涨,阻住去路,故才绕道至此,却不曾想竟看到……看到骇人景象,一时惶恐,才会失足跌倒,不巧头触山石,昏了过去。”

老者闻言说道,“你是看到了那棵怪树吧!”

耿安点了点头,现在想起那棵树上的景象仍让他后怕不已,他询问老者道:“那是棵什么树?为何上面会挂有这么多死尸?”

老者叹了口气说道:“那到底是什么树我也不清楚,只知那树是三年前一夕之间长出来的,如你所见,那树颜色赤红,长相奇特,且其枝干坚硬似铁,不惧水火,就连树上长出的叶子也如坚不可摧,如锋刀利刃一般。

那树不断散发出血腥的气味,有村人嫌其碍事,想要砍掉,却不料一斧头下去连个痕迹都没留下,无论斧砍锯磨皆不可行,遂欲连根挖出,哪知挖了两三丈深,那树越往下越粗,连地下的水都挖出来了,还未挖到树根,方知地上只是那树的一部分而已!

又有好事者将耳朵伏在树上,可隐隐听到有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如鬼哀鸣。而那树上所挂的死尸,乃是此村中的村人,此村之中,除我之外的所有人皆已丧命于那树上。”

耿安听后吃惊不已,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者叹息说道:“这都是报应啊,实不相瞒,我们这村并非普通村子,而是全村人皆为山贼。”

“山贼!”耿安被吓了一跳,怪不得来时听闻有人说这山中曾闹过山贼,原来竟是真的。

老者接着说道:“我们这村里人一开始也只是本本分分的普通百姓,只因藩兵肆虐,将我们村子里的粮食悉数抢走,村人无以为生,饿死者无数,幸存者十不足一,妇孺老小几乎饿死殆尽,有灭村之灾,故才做了这杀头的勾当,开始时只是为填饱肚子,所以只劫财不伤人,后来这事做的多了,也就失了本性,再无仁慈之心,视人命为草芥,在山中杀人越货,若是遇到那些貌美的女子,便掠来取乐。

我年事已高,做不得那些拦路越货的勾当,或是人到老时心则善,也常劝诫村人要适可而止,莫要徒造杀孽,让他们对我很是不满,嫌我是吃白食的,便让我看管那些掠来的女子,我见她们整日里哭哭啼啼,心生不忍,便将她们给放了。

村人恼怒我坏他们好事,将我打个半死,把我丢在那棵怪树下,任我自生自灭,我年事已高,哪经得住这般毒打,意识渐渐模糊,本以为必死无疑,恰在这时见身旁有颗树上掉落下来的果子,我饥肠辘辘,心想死也不能饿着肚子上路,遂将那果子吃下,顿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通体舒畅,身上的伤须臾之间竟已痊愈。

我很是吃惊,虽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却隐隐感觉和吃的那颗果子有关,回家之后,村人见我无恙很是奇怪,在他们的逼问下我将在怪树下发生的事情如实告知。

他们皆以为那树是仙树,树上结出的果子是仙果,争相去采摘来吃,却不料他们吃了那果子并未有任何效果,反倒给他们带来了杀身之祸,当天夜里,他们便悉数吊死在那怪树上,一夕之间整个村子除我之外再无一活人。”

老者叹了口气,“这都是报应啊,我料想那怪树上的果子吃后或许能招来果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因心存一丝良知,故才吃了那果子无碍,反倒捡回一条命来,然没过多久我的右眼便瞎了,这是因为当年我年幼无知,曾打伤过一人的右眼,所以才遭此报啊!”

耿安听完心中很是惊讶,又暗自庆幸自己平时常行善事,故才吃了那树上的果子平安无事,只是在心中有些好奇那树到底是何来历,竟能辨人善恶。

耿安自老者家中居住了一晚,翌日上路赶赴京城,几日后到达京城参加科考,本以为此次亦会榜上无名,却不料竟高中榜首,没过多久便做了一地方官,他为官清廉,为民请愿,消减苛捐杂税,治下百姓安居乐业,颇为清平。

几年之后,他偶遇一老僧,与其相谈甚欢,闲聊之中将当年所见怪树之事讲出,老僧听后亦很是吃惊,告诉他那树非人间之物,而是自黄泉地狱中长出。

他说曾在一佛卷中看到过相关记载,地狱共有十八层,第三层为铁树地狱,铁树地狱中长有一棵铁树,树上皆利刃,凡是在阳世犯下罪过之人入铁树地狱后便会被吊在树上,受利刃剐割之苦。

地狱中刑罚残苛,让人生不如死,痛苦万分,心中滋生出怨念,那铁树可噬人怨念,以怨念为水,浇灌己身,得以生长。

而逢乱世,则人间疾苦,礼乐崩坏,人心生魔,往往会做出罪恶之事,死后便会入地狱受罚,故乱世之中地狱往往鬼满为患,怨气冲天。

佛卷中言,汉灭之时,天下大乱,人心蒙恶,由于犯下罪过而入地狱受刑之鬼数不胜数,怨气冲天,那铁树吞噬大量怨气生长不止,以至于树根向下蔓延至第十三层血海地狱中,枝干向上延伸,穿破三层地狱而现于人间,铁树会将因果带入人世,在人间会结出果子,人若食之则得果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本以为这只是杜撰之言,却没想到竟是真的。”老僧唏嘘说道。

耿安听后方知那铁树的来历,吃惊之余又有些感慨,人皆言善恶有报,这话果然不假,此后他愈加勤政爱民,多行善举,其治下百姓亦因此得以安居乐业。

往期故事列表:

《阴城》《邪神》《镇龙》《鬼煞》《诡河》《斩三尸》《续命》《枉死城》《出马仙》《僧骨化妖》《狐狸拜月》《镇妖棺》《蛟龙讨封》《还魂术》《山妖》《妖僧》《鬼寺》《妖画》《坠龙》……

更多原创灵异志怪故事,微信公众号:蓬莱夜话

蓬莱夜话
作者蓬莱夜话
2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蓬莱夜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