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宝鉴

Rich 2019-09-12 16:42:36

1.

时下有一款唤作“风月”的社交软件,很火热,男男女女都在用,日活百万,每一秒都有人在上面聊天,不管交友还是约炮,无论异性恋还是同性恋,皆可各取其需。

不信?你下载打开,便有无数陌生人在线,眼花缭乱的头像纷呈,在对你招手。

“你好。”一名昵称为“大瑞”的用户,对“熙熙”打个了招呼。

熙熙并不着急回复,随即点进大瑞的主页,距离七公里,32岁,178公分,75公斤,1号,配一张诱人肌肉照,但无头,正疑惑真假时,见其简介郝然写着,“头像本人,只喜欢22岁以下的清秀男生,不谈恋爱。”熙熙遂回复一个字,“好。”

“学生?”大瑞目标明确,但方才同时给好几个人都发了消息,一时不知上钩的是哪一个,又点进熙熙的主页确认,21岁,175公分,62公斤,0号,简介只一句“Safe only”,头像虽只有半张脸,但可见眉目清秀,足矣。

“是的,你怎么知道?”

“我定位到大学城。”

看来是专门来捕猎大学生的,要不是他肌肉可餐,熙熙大概不会回复。

“哦,看看你。”管他什么动机呢,先看下长相吧,身材样子,缺一不可哈。

“你的呢?”大瑞也不满足只看熙熙半张脸,忘了今天是自己先打的招呼。

“你发我回。”讨价还价又如何,熙熙自觉有理,要聊我,请你先发。

已读不回。熙熙的列表里,再没有别的消息,而学校周围的那些头像,看了几年也都腻了,无甚新鲜。

十分钟过去,依旧不回。熙熙血气方刚,忍不住又点开大瑞的主页,放大了头像细看,胸大臂粗,腹肌有致。

另一边,大瑞正在跟别的男孩重复着刚才的套路,到中场无话时,看到熙熙又访问了自己,于是直接发了照片过去,但不是肖像,是赤裸裸的下体。大瑞知道如何攻破年轻小受,你可能猜不到他喜欢怎么样的外貌,但一定知道他无法抗拒这样的照片。

颇为可观。熙熙两眼放光,心跳加速,看身材已经开胃,这下跳过主食,直接端上卖相绝伦的主菜,不禁咽啖口水,“哇哦!”

看在他也算大方,熙熙不再纠结,发了自拍过去。

大瑞看到熙熙自拍,是个单眼皮男生,短发圆脸,右脸颊有颗小小的痣,五官甚是清晰,脸上又天然挂着呆呆的神情,更觉可爱。

大瑞心中已有分数,暂不再理会其他猎物,也发了自己的肖像过去,当然,得选最好看的一张。

“挺不错呀。”看到这句,大概可以睡得到了。

“来找我吗?”对上了眼,大瑞也不再废话。

“找你干什么呀?”熙熙明知故问。

“干你。”不出所料,粗俗,但奏效。

2.

正被风月尤物挑逗得起火,手机来电,陌生号码,熙熙犹豫几秒,按下接听键。

“我经过你学校,一起吃个饭?”心头一震,原来是他,到死也不会认不出他的声音。

“我下午有课。”熙熙搪塞。有些事情一辈子无法原谅。

“我就在你宿舍楼下。”

自分手后,有一年不见,寻死觅活的日子才捱过来,他又巴巴地出现来做什么。熙熙出到阳台,往下张望,果然见那人站在楼下大门前,正午太阳毒辣,他电话贴耳,形单影只。熙熙眼里不禁一阵酸涩,到底从十五相恋到二十,少年恩怨最勾人泪水。

“你回去吧。”

“我对不起你,熙熙。”万二分诚恳,越是这样,越觉得悲哀。

“我被你毁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眼泪终于滚下来。

当初好好过,就不会是今日这般光景。

挂了电话。“风月”送来一连串大瑞的消息,“晚上来找我?我一个人在家。”

熙熙已经无心回应。

如果是平时,大瑞不会这样急不可耐,男朋友今天出差,三日后归来,偷腥要趁快。感情到了第五年,明明还有留恋,肉身却已无味。

有些人,坐拥着静好岁月,偏不肯戒掉浮躁,非要等到大祸临头无可挽回时,才知惜取眼前人,却来不及了。即使你给他机会,柳暗花明后,难保他不会故伎重演,死性难改。

当然,男朋友也未必不知大瑞偷人,为着他心还在,只当看不到,不过撂下一句,“你要约,别找那些不干不净的!”

大瑞急辩,“我没约。”

浊者自浊。男朋友以为看得开,并不爱查岗,难得大度,自诩情人之中豪杰。殊不知,不过是他自己也淡了罢。感情若疏于经营,自然荒芜。

平日里“风月”上尽是狂蜂浪蝶,大瑞爱理不理。如今极想解痒,偏偏都没了声响。第二日,大瑞又定位到大学城,一则他只为约炮,便不想招惹附近的人,以免后患;二则,他就喜欢年轻大学生,涉世未深,纯洁可人。

忽然收到熙熙的消息,“你只约炮?”

“是的,我是渣男。”这世道,有不少人以渣为荣。

“为什么?”

大瑞一看,遇上十万个为什么,正没好气,但想到男朋友明晚的飞机,仅此一日机会可约,只得沉住气,“其他看感觉,随缘。”

不过是烟雾弹,睡了再说。

熙熙已经一年多没有性生活。前任的电话,牵引起许多伤感来,他也想发泄一回,于是他买了盒安全套,按大瑞给的地址,送上门去。

3.

大瑞打开门,这熙熙难得的竟比照片水嫩白净,又有几分羞涩,喜不自禁。熙熙却不敢相信,这大瑞跟照片简直判若二人,长相虽然还算过得去,但至少不止32岁,更没有头像那样轮廓分明的肌肉,顶多算熊。

要走已经来不及,这大瑞顺手关上门就把熙熙紧紧抱住,到底是太久没有碰过男人,经不起这磨蹭,熙熙也有了反应。

“我先去洗澡。”大热天送外卖,熙熙香汗淋漓。

“好,洗干净点。”

熙熙进了浴室,见洗手台上洗浴用品成双成对,明白这房中另有主人,自己只是出轨渣男的一次消遣而已。先有丝恻隐,继而一笑,“也是,既然是约炮,应该明白,没有谁会对你负责。”

一切备妥,大瑞却问,“不带套可以吗?我带套硬不了。”

大瑞跟男朋友平时不做保护措施惯了的。

“不可以!”看到熙熙那副坚决而害怕的样子,大瑞更觉得他面目可爱,这样洁身自好的男生,自然再安全不过,而自己多次检测没事,担心亦是多余。

“我先进去一会再带行吧,我保证不射里面。”

“不行,要不就不做了。”熙熙几乎带着哀求的语气。

“好好,我带,依你。”熙熙看到大瑞戴上套子,放下心来。于是二人水乳交融,想不到十分和谐,大瑞自叹跟自己男朋友做五年,未及与这鲜肉一日。

忽然间,熙熙似觉异样,急忙伸手捉鸡,发现大瑞不知何时已摘下套子,吓得熙熙一脚蹬开这男人,“套子呢!”

“放心,我最近才查过身体,很健康。”见熙熙惊恐状,大瑞安抚,以便继续行事。

谁敢信?宁跟有病的带套,也不跟自称健康的无套,是为常识。

“你就不怕染病吗?”熙熙痛心疾首。

“我也看人的好吧,又不是谁都无套。”大瑞白眼他大惊小怪。

熙熙说什么也不肯再做,起身匆匆穿上衣服要离开,大瑞无语,没想到约了个事儿逼,都没完事呢,甚是扫兴,便打开“风月”看能否找下一个,收到熙熙的消息:

“你快去取阻断药吧,我有艾滋。”

“我不信,你别吓我。”大瑞犹遭雷霹。

谁敢不信?这条命还要不要,全在自己。

“你有病为什么出来约炮?”大瑞愤然质问。

熙熙不多说,注销了软件,从此消失在风月里。

Rich
作者Rich
1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Ri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