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烨:《兰心大剧院》在黑色电影和新浪潮之间寻找一种中国的表达方式

豆瓣影人PRO 2019-09-09 10:31:51

豆瓣影人PRO威尼斯访谈导演娄烨、编剧兼制片人马英力。

作者:Tlida Li

一部“大女主”的上海史诗

《兰心大剧院》(以下简称“兰心”)是娄烨第一次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至此,作为华语导演,他也完成了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大满贯提名。虽然在刚刚结束的颁奖典礼上,“兰心”并没有奖项上的斩获,然而,这部从拍摄到获得公映许可都比前作《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以下简称“风雨云”)顺利许多的作品,将是今年中国内地观众在大银幕上第二次看到娄烨的作品。

编剧兼制片人马英力女士在威尼斯电影节的记者会上公布了本片在内地定档的消息,今年年底12月7日。选取此日,颇有深意——这是78年前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日期,也是影片剧情的关键点。

影片改编自女作家虹影的小说《上海之死》,故事背景发生在1941年12月的第一个星期,上海著名女星于堇(巩俐饰),应邀从香港回到上海,出演话剧《礼拜六小说》。而本剧的导演覃呐(赵又廷饰)与于堇又有一段旧日情。暗中,于堇却是盟军的间谍,搜集情报,并汇报给她忠爱的法国养父于佩尔(帕斯卡尔·格雷戈里饰)。她的前夫(张颂文饰)被日军所扣押,而日军将领古屋(小田切让饰)也入住了于堇所在的法租界和平饭店。和平饭店的大堂经理犹太人索尔(汤姆·拉斯齐哈饰)则周旋于几方势力之下。杂志记者同时也是双面间谍的白玫(黄湘丽饰)是于堇的戏迷,处心积虑地接近于堇。在一番波折,最终截获了偷袭珍珠港的情报之后,于堇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抉择……

《上海之死》虹影著

人物群像,线索复杂,历史现实,黑色光影,外媒将其比作《卡萨布兰卡》,但同时也不掩饰对其模糊性与复杂性的不理解。“这个前珍珠港时期的间谍游戏,角色玩得揪心,观众看得困难,《兰心大剧院》是娄烨让人费解的作品。”《综艺》评价道。

集合四国优秀演员的班底,在记者会的发言台上坐满了长长的一排。这是娄烨首次与国际影星巩俐合作,自是对“巩皇”的表演赞不绝口。“(于堇)这个角色涉及到多重的角色扮演:从演员角度是戏里戏外的人物,女工和演员/明星。从情报人员/间谍的角度是在任务当中的间谍,及其背后的私人关系:与覃呐、于佩尔(之间的平衡)。还是比较困难的,很有挑战性的。而她完全解决了在实际拍摄过程中的技术难题,对演员的要求很高。”娄烨如此评价道。

亮相威尼斯的巩俐

关于这个国际卡司,制片人马英力透露后面还会有另一个国际的项目,这一次也有一点练兵的感觉。“选角的过程还是导演去第一选择,然后我去谈。像帕斯卡这种戏骨级的演员,本身就是娄烨的影迷,只要有一场戏他也很乐意来演,演出过程也无比幸福。”马英力说,“小田切让这个角色有个幕后故事。我最开始写剧本进入蛮难的,总觉得缺东西。娄烨喜欢在办公室里贴自己想到的演员的照片,我看到小田切一下子就增添了灵感,觉得这个角色原来也可以这样一个日本人。”

影片回到了上海的“孤岛时期”(1937-1941),和娄烨的前作《紫蝴蝶》(2003)有相近的历史背景。“我对上海当时的殖民环境、租界环境很在意,上海当时的状况比较混杂,包括语言。除了窗外的景象,大多数场景都是实景拍摄的,包括和平饭店,我试图呈现具体角落的真实性。”娄烨说。

《兰心大剧院》中的小田切让

虚实相生的历史演绎

“兰心”的缘起‘不是一个文案的选择,而是一个命运的机缘。’”编剧兼制片人,也是娄烨导演的夫人马英力女士如此描述本片项目的开始。她与虹影大约相识于90年代初,各自都在欧洲学习与生活。而娄烨导演也在十几年前就接洽过虹影,聊合作的事情,三年前,这本《上海之死》的小说被送到了娄烨的工作室。本片的出品人、也是一直支持娄烨创作的常继红女士,则询问娄烨如果对这本小说有兴趣,就可以买下版权,促成一次合作。“2016年底,大家一起吃了一顿火锅”,马英力说,“我们都说一切都起源那顿火锅。”

马英力从《推拿》(2014)开始和娄烨共同创作,《推拿》也是改编自文学原著。“导演时常和我说,最好的改编不是一对一的改编,而是将我们认同的共鸣、精神、格调、人格等提炼出来。最好的效果是看完电影的观众还想看一下小说,形成一个很好的互动。”马英力说。“这部戏虽然是个大女主戏,但毕竟不是一个人的故事,导演一如既往地关注历史大背景下,个人的感受和命运,而且充满偶然性。”

“《上海之死》不是虹影最好的小说,但是是比较特别的。”娄烨表示,“我个人的理解,她通过这个小说和当时那个阶段的文学史,跟鸳鸯蝴蝶派、‘礼拜六小说’等文学流派有很私密的对话。”

戏中戏的《礼拜六小说》

影片聚焦一个剧组的排练,时而镜头向后一拉,观众突然发现刚才看的片段原来是排练的过程,而镜头一转,不知什么时候观众又从话剧跌落进现实。虚虚实实,无缝衔接。影片另一个重要的女性角色白玫也启用了一直与孟京辉合作的话剧女演员黄湘丽

原始故事的初衷,是模糊的状况,复杂的虚构和复杂的现实是等同的,也是影片希望传达的。演戏的和看戏的是同等的。美术部分制作了一个1:1的兰心剧院舞台场景,娄烨说,每个场景差不多拍了两遍,实景拍一次,舞台拍一次。“在实景中的表演和在舞台上有微妙的区别。影片试图在两者之间选择,实现一种没有界限的状况。”娄烨表示。

戏里戏外的无缝对接

“我们想脱离人们对年代戏、对孤岛时期上海的刻板印象。”马英力说,从黑白视觉,到没有配乐,到服装造型,都下了很大功夫。“导演的习惯一向是希望做最精致的工作,但是最高的境界就是被人看不到。”这一点也包括和演员的沟通,所有的角色动机和思想大家已经在会议上讨论过了,但是它不能被明显地呈现在影片当中,而是变成角色行为的一部分。

娄烨透露,剧本第一稿就非常极简主义,六天时间,几个空间的勾连,戏里戏外,这是原小说给出最基本的信息。“而处理这些不是庞大背景、大时代的东西,技术上其实更难,在有限的空间和时间里解决这些叙事和人物,可用的东西不多。”

影片力图呈现细节真实的上海

关于剧情让人迷惑、看不懂的质疑,娄烨表示:“既然舞台和现实都可以连在一起,那么影片的文本也可以做到非常开放,人物的真假、两面、所思所想,摄影机只是观察者,一切都不是清楚的,只能推测,推测是这部影片重要的一点。”多种可能性的解读被导演娄烨留给了观众。“影片中的人物完全不知道一星期之后世界变成什么样,太平洋战争将要爆发,二战将要结束,这是那个时候的人未知的未来。整个影片站在未知的角度。”

反《罗马》,反类型

“兰心”通篇黑白,而且是对比度较低的黑白,画面往往给人以灰蒙蒙的质感,隐在暗处的细节有时很难被观众察觉。“这可能是我的个人喜好。”娄烨笑着说,“我跟摄影师、配光师说我要‘不好的黑白’。唯美的影像我个人接受不了,也容易让观众游离开现实本身,去关心光线、风景这些。”而窗外宏伟的上海外滩都需要经过CG修改,“这里面CG 的工作量很大,而我的要求是看不到CG……每个影片不一样,也可以《罗马》,也可以是反《罗马》。”

娄烨偏爱黑色电影

《浮城谜事》开始,悬疑、黑色等类型片元素在娄烨的作品中逐渐增多,“兰心”显然也套入了一个谍战片的外壳。“我和我的摄影师曾剑、美术师钟诚,都比较迷恋黑色电影。但是我们大部分时间在提醒自己,别这么干,还是还原到最真实的状况。”娄烨说,“类型电影是对现实特别大的修改。”好比黑色电影中的纽约,光影迷人,但是不尽真实。“这部影片就是探讨虚构和现实的关系,对这个主题非常敏感,不能回避。”

《浮城谜事》也有较强的悬疑片和黑色电影质感

“娄烨其实蛮喜欢好看的电影。”马英力说,“如果能拍出一部作者性很强的类型片,其实是一件很棒的事儿。”

初次看完的观感,让人联想到昆汀·塔伦蒂诺的《无耻混蛋》,都是二战前夕,都是多国别/语言混杂,都有一个美艳的多面女间谍,都带有强烈的迷影情绪,都在一定程度上演绎/改变了历史的进程。而娄烨却笑着说,自己其实没有完全看完《无耻混蛋》。“我特别喜欢昆汀,他特别过分,电影就是有时候无所顾忌的,否则就没什么意思了。”而他认为“兰心”是传统黑色电影和新浪潮之间的一部影片,试着寻找一种中国的方式。“我认为整个世界电影史由这两个视角(黑色电影、法国新浪潮)构成的,但我认为是互相学习的,这个互动构成了整个电影的近代史,这是个很大的框架,亚洲电影始终没有和这个框架融合。”

“兰心”的国际卡司

“娄烨作品的编剧工作是结束在影片的终魂上的,他任何时候都在改,他改,我改,我们一起改。他到剪辑桌上还在改。”马英力解释道。“兰心”从2018年3月杀青,后期制作仍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调整整个故事的结构、逻辑、发展。娄烨表示这其中有很多技术问题要解决,“我的编剧工作一直延续到最后,找人物准确的位置和人物之间的平衡,要花很长时间。”


影人PRO编剧大师课:Jeff Schechter 《我的剧本为什么比你的强》即将于明日上线!新课特惠,敬请期待。

更多电影产业深度内容请关注豆瓣影人PRO公众号。

豆瓣影人PRO
作者豆瓣影人PRO
201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豆瓣影人PR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