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2019年俩大叔掀起了国潮:中年人燥起来太要命!

一条 2019-09-09 10:22:29

谁能想到,2019年俩大叔掀起了国潮:中年人燥起来太要命!

2019年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里,

新裤子得了冠军,

乐队主创彭磊、庞宽,两个43岁中年男人,

他们的光彩再次让新一代年轻人着迷。

新裤子不仅搞音乐,

也是一个集合了设计、影像、时尚的立体乐队。

彭磊和庞宽都是学美术出身,

对视觉艺术自然有自己的追求,

刚好两人还一直很喜欢80年代复古的东西,

梅花牌运动衣、回力鞋、老的国产电影、迪斯科……

他们曾经引领了国货潮流,

而很多年之后的现在,

新裤子更像是当代艺术般的存在。

8月底,在上海音浪音乐节的演出后,

我们采访了彭磊和庞宽。

“新裤子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是每一笔画,每一帧图像,每一个音都是我们亲手做的,

工作量非常大。

但把生命浪费在创作上,

总好过把它浪费在办公室,

在手机上,在无穷尽的等待中”。

编辑 蒹葭

新裤子的复古与时髦

一支成立23年的乐队,一条新了23年的裤子。

“1992年我和庞宽上了北京工艺美术学校。被摇滚乐深深吸引了,可能因为太自卑了,自己身上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东西”,彭磊这样说。

90年代北京,流行着重金属摇滚,但是“几个呆头呆脑,口齿不清的青年”学雷蒙斯乐队玩起了朋克,他们简单直接、轻松,带着与重金属完全不同的曲风横空出世,和地下婴儿、花儿乐队等被称作“北京新声”。之后不久,他们又开始放弃朋克,转向新浪潮和迪斯科。

庞宽设计的《龙虎人丹》专辑封面

《龙虎人丹》漫画彭磊

迪斯科女王张蔷,17岁时成为中国最红女歌星,去年被一条采访时,51岁的她说:“我唱过这么多歌,最喜欢的一首歌是新裤子的《Bye Bye Disco》,那种律动里有一种浪漫的感觉,有快乐,有忧伤,全在里面”。

《Bye Bye Disco》收录于新裤子2005年《龙虎人丹》专辑中,而这张专辑唱出了年轻人心中的慵懒、快乐、怀旧,从视觉到音乐的全方位概念设计更带起了复古和国货的风潮。

《关于失眠和夜晚的世界》封面,彭磊摄影

2013年之后,步入中年的彭磊写了一系列他称之为“土摇”的歌,《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生活因你而火热》等等,歌词都很长很走心。

“Disco时代结束了,乐队进入走心的黑暗时代。时代不需要知识分子,不需要文艺青年,只需要平凡的老哥。”彭磊在乐队的20周年纪录片中形容这一次的变化。

曾经漂浮在半空的理想主义者,平凡地站在这里,舞台下是新一代年轻人的万人大合唱。

乐队经历了朋克时代,Disco时代,黑暗时代,在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还正打算在音乐上往前走一步。新裤子出生以来就从未停止改变,甚至可以说每一代人的心里都藏着一条新裤子。

2019上海音浪音乐节

因为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的人气播出,这个夏天新裤子变得特别忙。

接受一条采访的前一晚他们还在广东佛山演出,当夜凌晨三点钟起来去机场,落地上海之后直奔音乐节开始试音,下午休息了一会就开始演出。

音乐节上,他们最后一首歌总是唱《我们的时代》,“那首歌虽然过了20多年了,现在听起来还是能代表我们对未来的一个想法,唱那首歌的时候还是有年轻的感觉”,庞宽还是穿着他80年代的凉鞋、梅花牌运动衣,他们是放满老歌的磁带,但又往前走得特别快,成为每个小小时代精神的重要出口。

一条在上海国货店专访庞宽

以下是庞宽的自述:

其实我跟彭磊之前很早就在一起玩乐队。后来他们玩雷蒙斯那种感觉的东西,朋克,我的键盘也加不上,1997年他和刘葆、尚笑三个人签约了摩登天空,出了专辑《新裤子》,那会儿我就在摩登天空上班,做平面的唱片设计,一直到1999年《Disco Girl》那张专辑发行,我才正式加入乐队。

我们也是想多尝试一下不同的音乐风格,《Disco Girl》的时候,大家都在玩英式流行,我们也想尝试了一下,加进了一些合成器和键盘,让音乐听起来更流行一点。

玩朋克的新裤子,1999年在北京忙蜂

2005年彭磊庞宽在北京无名高地

有一个阶段我们疯狂地买合成器,当时国内买不到,有一个朋友从日本帮忙带。如果你演出的时候前面有两台合成器,看起来人就特别地优雅,像知识分子。比如乐队“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的两个人,很像英国东区优雅的绅士,不是朋克流氓的感觉,我个人是特别喜欢。

2008年在北京前门 © 城市画报

2000年初,彭磊和我都在上班,鼓手尚笑去了日本留学,我们也一直闲置了几年,到《龙虎人丹》大概2005年,觉得不能停滞了,应该继续做一点好玩的东西。

那会儿我就去彭磊家创作,就我们两个人,特别像暑假的时候,两个小孩一块玩的那种感觉,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拿出来。他住在西直门一个老的筒子楼,是没有公共厕所的,屋里面就放一个尿盆,每次那个尿盆满了,就出去倒一次尿盆。

虽然创作条件特别艰苦,但我们做的音乐都是特别的时髦。鼓手不在,我们就开始用电脑编曲,做电鼓,音乐也变得电子。

我之前也有好多作品,因为他们玩朋克,所以不太适合拿出来,到《龙虎人丹》的时候,我就把之前的作品又提炼出来,《Bye Bye Disco》我早几年就有一个动机,一个副歌的歌词,当时在彭磊家,他把主歌歌词写了出来,整个歌就完整了。

2005年北京安翔里拍《Bye Bye Disco》MV

《Bye Bye Disco》MV

《神秘的香波》是因为当时彭磊在钱粮胡同有一个自己的玩具店,旁边有好多小发廊,里面的女人每天也不理发,就在门口坐着,屋里也没有理发的东西,我们就特别好奇,根据这个写了首歌,现在北京胡同里已经没有这个现象了。

那时候我们拍MV,大家怎么高兴怎么来,《Bye Bye Disco》就是在我们家小区的食堂,食堂会办好多中年人跳交谊舞的舞会,水磨石的地面,挂了晚会用的拉花,布置看起来特别80年代。《龙虎人丹》MV代表了我们对小时候看过的那些港产武打录像带的怀念。

《龙虎人丹》MV

《龙虎人丹》那张专辑概念特别完整。沈黎晖后来说,等我们把封面做出来,他觉得非常可以,如果只有歌,没有视觉、封面那些,他觉得是不太好理解的。

从《龙虎人丹》大概差不多到2013年,一直都在创作Disco、新浪潮、Synth-pop这种音乐,Disco时期特别地自由放松,好多幽默开心的东西可以表现在作品里。

2019年庞宽在国货店

国货教父

我们之前一直就喜欢一些复古的东西,比如80年代文化,到06年到08年那个阶段,正好中国申办奥运会,中国人就开始关注自己的文化是什么,就把回力、飞跃、梅花这些东西全都又挖掘出来了。

2007年我就在南锣鼓巷里开了一个国货商店,当时那儿人很少很安静。刚开店的时候其实挺发愁,既然要卖复古的产品,但是产品在哪?我们经常去外地找,天津的某一个库房里头都是80年代的东西,有一批梅花运动服,但是我们去晚了,一个人把所有上衣都批走了,只留下裤子,我们全买回来了,有的运动服布都已经碎了,就跟出土文物似的,一捻掉渣。后来我们觉得也可以自己复刻当时的东西,质量一下就提升上去了。

庞宽的拜拜迪斯科商店

到2011年好像这个事就变质了,南锣鼓巷变成旅游景点,国货的店也特别多,T恤上写一个“囍”字,最开始是新裤子做的,后来其他店开始模仿,衣服的质量也特别差,我觉得情况有点不好,就把那个店关了。现在生活中还是会用到80年代感觉的东西,比如每年穿凉鞋,去年穿的是劳保用品鞋,今年这双杂货店里面卖的,19块钱。

对于80年代,我主要还是喜欢那时的设计,每一个细节都很到位,后面产品都是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个性被打磨掉了。

电影《乐队》

话说这个国货教父的称号,其实是彭磊在电影《乐队》里让我演了一个国货店的老板,国货教父,就是从那部电影里来的。当时特别流行“教父”,谢天笑被称作摇滚新教父,有一天晚上他就给我们所有人打电话,你们不许管我叫谢天笑了,要叫我摇滚新教父。

其实无论国货风潮过没过,80年代的复古气息一直都吸引我们,像现在我们每次演出完以后,都要去当地的跳蚤市场、旧货市场逛逛,这已经是一个传统了。不一定非要买什么,就是喜欢那种氛围。

有一次去昆明,一个旧货市场卖那种老的皮衣。我们去太早了,九点就到了,人家是差不多十一点多才开门,彭磊他老爱摄影,拿一个照相机东拍拍西拍拍,我们的余光就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们,而且越来越多,就像僵尸一样,一回头发现商场里的商户把我们围上了,以为我们是暗访的记者调查这个市场,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信。我们昨天在佛山演出前还去了一个卖破烂的市场,里边都是老头。

庞宽设计的新裤子乐队logo

《北海怪兽》彭磊

第一代机器人“手扶拖拉机斯基” 庞宽设计

设计师庞宽

因为我跟彭磊两个人其实是学美术的,从美校毕业以后,彭磊又去电影学院,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光是一个玩音乐的,还有时尚、影像、平面设计等等,每一张专辑后面其实有很多创作内容。从第一张专辑开始,里面就有我们的漫画。

新裤子的logo灵感来源于古罗马陶罐上的图案,旋转的三条腿,那个时候乐队正好是三个人。

《野人也有爱》的电影海报,是向英国乐队Japan的《铁皮鼓》致敬,他们乐队特别喜欢东方的文化。海报拍摄的地点,就是彭磊以前工作单位儿童出版社的楼道,完全是80年代的工作环境,现在已经拆了。

《噪音袭击世界》

为刺猬乐队设计的《噪音袭击世界》那一张专辑,参考了披头士的《帕伯军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我找来小学时候的毕业照合影,那是88年拍的,场景、人物的造型衣服都是那个时代的,我用拼贴的形式把人物的脸全都挡住,唯一没挡住的就是我自己。

《生活因你而火热》封面

我最满意的设计除了《龙虎人丹》,就是《生活因你而火热》,一对情侣,在一个冬天的荒野里,赤身裸体拥抱在一起。当时是北京的冬天,我去摩登天空开会,在一个艺术园区里,看到那个荒凉破败的景象就获得一个灵感,一对年轻人无处可去,拥抱在一起互相取暖,那首歌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庞宽发明的机器人“两室一厅”

去年前年我都是在忙着拍机器人。我设计过一个方脑袋的机器人,“手扶拖拉机斯基”,后来有了2.0版本,叫“两室一厅”。我跟彭磊两个人特别喜欢科幻电影,小时候对《阿童木》、松本零士《银河铁道999》里边的那些机器人的形象特别喜欢。我觉得人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会有一种想进化的冲动,我就希望自己能进化成一个机器人。

机器人“两室一厅”

“两室一厅”代表了现在年轻人的一些想法,年轻人关注在大城市里拥有一个小小的两室一厅,但其实有一段时间,当我有了不动产之后,待在里面特别孤独,没有像《生活因你而火热》里边的伴侣陪伴你的话,还是会感觉到有些失落的。我打算为“两室一厅”拍10个MV,连起来会是一部电影,大概就是他寻找自我的一个过程。

《Sex Drugs Internet》MV

一直往前走的新裤子

我们2011年去美国参加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科切拉音乐节),是美国最大的音乐节,看到了当时国际上最先进、最潮流的那些乐队表演,觉得我们回到中国以后,应该写这种音乐,后来我们写了《Sex Drugs Internet》,好像发现大家并不喜欢,每次演出的时候都特别的冷场。

彭磊微博上聊科切拉音乐节

新裤子在美国,来源彭磊微博

后来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写一点接地气的,更传统一点的摇滚音乐。所以我们等于是往回走,写了《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后来发现大家其实还是喜欢这种有歌词走心的音乐,彭磊写歌词都要写好几百字,可能某一句话会触动大家。也就开始进入黑暗时期。

黑暗主要还是来自家庭的压力,家庭是文艺创作的坟墓,彭磊在创作我们上一张专辑《生命因你而火热》的时候,他女儿刚生出来,就在地上爬什么的,他又要创作又要顾家,其实真的很难兼顾。后来他老婆每天下午就会带着孩子回娘家半天,给彭磊营造一个创作的空间,歌很快就写出来了。

2019音浪音乐节

彭磊是不断往前走的,而且走得特别快。有家庭,有小孩了以后,他做事的态度都有非常大的转变,比如说更加的严谨认真负责,他不光是把家庭照顾的很好,我觉得他是把很多事情都想得特别周全。

他是一个反着的人,他都是说反话,而且他的内心跟他的外表是反着的。所以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会觉得这个人怎么那么傻,像一个弱智似的,但是你接触时间长了,你会发现这个人很厉害。

在音乐上,我们其实还想往前再走一走,写一点新的东西,做《乐队的夏天》节目之前,我们正想尝试一下R&B风格,想在音乐上再强一些,再这样下去就成了跟别人讲心事的一个乐队。

对话彭磊庞宽

飞机刚落地上海,直奔场地试音的新裤子

在上海音浪音乐节的后台,新裤子刚结束一场1小时的演出,我们和彭磊庞宽聊了聊。

Q:刚认识的时候对彼此的印象?

庞宽:我就觉得这孩子特别缺,挺有意思的,跟我认识的那些所谓的正常人不太一样,觉得他身上会有很多与众不同的故事发生。

彭磊:反正也是觉得比较不一样吧,比较瘦瘦小小的,就不像那种好学生的样子,当时看起来特别坏。

Q:互相最羡慕对方的地方?

彭磊:羡慕他有俩儿子。

庞宽:羡慕他有一个闺女。第二个完了想要一个闺女。

2019年音浪音乐节

Q:白岩松说九连真人乐队像纪录片,新裤子像个怎样的电影?

彭磊:像一个科幻片。很难理解好多东西,好多时候其实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一个好的电影的话都有一个冰山理论,你看到一个角,其实它是一个特别庞杂的体系。我觉得我们也是,然后旁边大家看到的只是冰山的外边的一点,下边的东西全都看不到。

Q:冰山下面是什么?

彭磊:新裤子的话你看它每一笔的画,然后每一帧的图像,或者每次演出的每一个音,其实都是我们自己亲手做的,不像一般的艺人他可能会找摄影师、平面设计师,找做MV的,然后找制作人,找乐手。我一直说这个工作量非常大,你可能一年做的事别人一辈子也做不完。别人感觉不到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其实不一样的地方就在这里,所有东西都是亲手做的。

今年做完《乐队的夏天》里《艾瑞巴迪》那首歌差不多发现,你比其他的那些做音乐的人强好多,因为之前大家在嚷嚷找什么著名制作人,找特别好的团队,最后出来的东西感觉并没有打动人,后来其实发现,你要的东西你自己最明白,你自己在家慢慢弄就可以了。

演出前,彭磊给庞宽拍照

Q:从2013年写《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乐队进入黑暗时代,你说黑暗时代的歌里面唱的是平凡老哥,“平凡老哥”有多少你们自己的成分?

彭磊:0,没有我们自己的,没有一首歌写我自己的,没有一句是唱我自己的。但是其实听众高兴挺重要的,而且大家都喜欢,这个就没什么好说的。歌写出来就搁在那儿了,你自己不一定对它有怎样的厉害的感觉,但是有人喜欢,完了就变得有感觉了。就像一个小说,那个人还没写完就死了,但是可能过了几百年大家一直在看那个小说,那个小说就成功了。

庞宽:不管是给自己写,还是给别人写,我觉得就是真实的情感这是最重要的。肯定是受到触动了,然后有这种东西。

电影《野人也有爱》

Q:现在还会对复古、80年代有一种情结?

彭磊:现在其实只是喜欢那个感觉,我跟庞宽看见那些旧的东西会喜欢,旧的电影会喜欢,但是我知道这个可能很难达成共鸣。

我们还是迷恋中国比较早的国产电影,国产的国货。其实80年代有好多电影拍得并不好,拍得特别的愣,没有逻辑,乱七八糟的,它也不是商业片,也不是艺术片,奇奇怪怪的那种电影。所以我们后来也拍了一个《野人也有爱》,就是一个向80年代电影致敬的片子。但是当时反应特别不好,现在好像反应更不好了,不知道为什么。

庞宽:《野人也有爱》那个电影其实是我们特别喜欢的。80年代那会人的状态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对知识文化有一种冲动,有一种渴望,所以那个时候的人看起来都特别的亢奋,对一件事情的投入会特别大,特别认真。

Q:独处的时候,什么样的音乐能安慰你?

彭磊: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想想,听过王杰的,不,又胡说八道了。自己待的时候喜欢听一些老的歌,我们小时候接触的摇滚乐,那些迪斯科音乐,其实就跟小时候听的差不多。

庞宽:像有一些R&B,黑人的那种东西,比如迈克尔·杰克逊。那种旋律的走向,挺能打动我的心。

Q:乐队三个时期最喜欢哪个时期?

彭磊:最喜欢现在这个综艺时期,现在你干什么的话,大家还是关注度比较高。因为之前的话确实有点小众。现在关注度更高,所以你再干什么的话就会顺利一些,比原来。

Q:目前的焦虑? 庞宽:焦虑就是没钱。

彭磊:就是每天特别地忙,几乎是每天都在工作,但是又看不见钱在那儿,所以特别焦虑。

庞宽:瞎忙。

彭磊:对,有点瞎忙,就跟那个小朋友刚创业似的感觉,但其实不应该再创业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现在应该很好,但是又还是不痛快。就是有时候你觉得工作做得很多,但是其实没有太多回报,还是这个感觉,那种艺术家价值得不到体现的挫败感。

Q:想要的状态是怎样的?

彭磊:其实我们是休闲型人格,大家喜欢休闲,在家待着。但是又被逼着不能那么待着,老在外边奔波,其实并不愿意这样。喜欢放假,说白了。

庞宽:我以前写过一个朋友圈,我说自己就是一个小资产阶级,可能就是逛逛市场,在家写写歌,很休闲的那种。

彭磊:好多人不理解,比如我们媒体采访都不参加,然后那些人就说你们不红的时候媒体才不会搭理你们呢。我说他们才无聊,他们写完了其实都一样,大家看一篇就够了,不用看那么多篇。有时候就是挺烦的,觉得好多工作其实没有意义。

节奏慢一点也没关系,不用太急,综艺节目就属于特别着急,特别激进的一些东西,所以就觉得这次就够了。

特别鸣谢:上海能猫商店

一条
作者一条
643日记 47相册

全部回应 68 条

查看更多回应(68) 添加回应

一条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