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手记 | 戏中不必贪痴

鳄鱼星星 2019-09-07 17:39:35

今年过了大半,一直奔波于不同的工作与采访之间。忽然想停一停审视自己,回顾一下自己的工作。

人和人交流,不是每一次都火花四射,不是每一次都如同伯牙与子期相见,有的时候对方展现的是虚伪的面具,这也是人之常情,让一个人对着刚见面的陌生人毫无掩饰,也是过分的事。

但是确实有很多人,他们所说的话、所做的事,让人感到毫无掩饰的真诚,让人产生某种陌生的感动……

“到我谢幕的时候,现场有很多尖叫声,这是以往主角才有的待遇。可是,我真的有他们认为的那么好吗?”

4月的时候,采访了一出大戏的三位演员。两位主演的回答都非常模式化,其中一位因为演技不佳受到很多批评,出于不自信能够理解,另一位,可是说常见的“带刺”的受访者。其中一位配角,在这出戏里的表演很出彩,她本人个子瘦小,声音却是饱满有力。

在采访中,她能很快说出自己对于剧本、演出、表演的思考和研究的细节。当问到她对哪一个戏剧场景印象最深,她也能毫不犹豫地回答出来,并且重复出那个场景中她的台词和动作,甚至情绪,她笑着流出了眼泪。

她说自己每次说出那句台词就忍不住。后来得知,她曾经是歌手,演话剧是半路出家,她是南方人,对自己的台词功底还很不满意。她提到了身边朋友在北京工作压力都很大,她从那出戏的主题引发出来,认为人应该简单一些,更容易快乐。和她的交流中,我完全能够理解她为什么会演得那么出色。一个是真诚,一个是认真,最可贵的是情绪感染力强。真是一个好演员啊,我默默期待着,她能越走越好。

“我不认为女性的独立,单一地表现于我不依赖男人。一个女人的独立最主要体现在她的独立思想,她不是人云亦云,她在冲突里能很好地解决问题……”

一位女导演,导了一部大女主的话剧,在采访的时候,独立女性是一个绕不过的话题。因为剧中的女主角并非单身,相反在感情受挫后又找到另一个看似强大的靠山。因此这部剧所探讨的独立女性形象和我们以往见到的不同。但毋庸置疑的是,女主角在事业上的坚持和高度。

导演是一位学术派导演,在高校任职,执导过很多优秀作品。可贵的是,她的身上没有一点傲慢。她甚至毫不掩饰地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年轻的时候恋爱不顺,床头摆满了鸡汤书,并不断勾画学习。40岁左右结婚,有自己的空间学习和工作,不用看人脸色,不用仰人鼻息,她很享受这样的状态。

我最喜欢的是她的和蔼与优雅。作为导演她从来不现场骂人,她认为骂人不是她的性格和修养所会做的事,但是她对演员的要求仍然很高。她按照自己的方式,而不是世俗认为”女强人“应该有的偏见形象。

“戏剧对我而言,就是生命。”

因为看到一部感兴趣的民国喜剧题材,所以有了这次采访。这部戏的剧本是根据民国一位著名喜剧作家的剧本改编的。导演有点胖,有胡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起话来很随和,也爱开玩笑。

他对于剧作家的作品中那种“舒服”的感觉很是向往,他认为现在的生活,缺少的就是剧本里的那种生活的感觉,那种让人觉得很舒服的生活,不一定是华丽的,可能就是骑着自行车,可能就是家里温馨的装扮,就能让人觉得舒服。他提到自己看的新书,提到自己即将复排的戏,他曾经是北京人艺的演员,后来做了导演,一直在琢磨戏剧。

当时交流了很多关于戏剧的问题,当问到戏剧占据他人生什么分量的时候,他很认真地说:“戏剧对我来说就是生命”。在那次采访结束后,他又有两部执导的戏上演,一部是复排,一部是新戏。在新戏发布会上,再次感觉到他对于戏剧的坚持和认真。后来,就是听到他突然去世的消息,他去世前还在出演一部话剧。在密集的戏剧作品里,他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

“我希望观众看完戏之后,觉得演员演得很好,戏很好看,而不是说谈论导演的手法和风格。”

这是一位来自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的导演,此前做了30年的演员,是导演界的“新人”。

当他从演员的身份回到导演,他希望把更多的关注还到演员身上,在演职人员的排列上,不再将导演排在第一,而是完全根据字母排列,这个做法是为了表达戏剧是大家共同的创作。

他在采访中反复提到了几年前在戏院看到的场景:前排的中国小女孩在观看莎剧时捧腹大笑,这让他感觉到,莎士比亚的语言是没有国界的。他提到,莎士比亚在创作的时候,很注重语言和音律,有的观众可能听不懂一些名词,在1608年之前,大部分观众是来听戏,不是看剧的。这跟我们戏曲听戏有着类似的感觉。

浙江戏曲昆、越、婺、瓯、新昌调腔五大剧种的传承

这批采访大多都是浙江戏曲各团的团长,采访内容相对官方。但是还是想写下来,自己从中也能得到一些启示。

因为采访的对象是南方人,大多数都有浓重的口音,他们有的会调侃自己普通话不好,但是说起自己团里的戏,自己所从事的剧种,那种满满的自信一下子就出来了。每每听到他们的回答,总是能感叹:原来一个剧种要活下来真是不容易,要经历时代的考验,要经历流行文化的挑战,要经历物质条件的恶劣……

演出对于一个剧种来说是最重要的。拥有了演出机会,才能锻炼演员,才能走近观众。看过最后一场演出的我也能感觉到,这些文武兼备的戏,确实更能抓住大众的眼球,减少观众接受的隔阂。作为四川人的我,想到我们对于川剧的陌生,以及似乎从来没有看过川剧的演出。

世界音乐,不变的赤子之心

第一次看到世界音乐的时候,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这是音乐类型的一种。举个例子,之前上过《我是歌手》的HAYA乐团,他们做的就是世界音乐。

因为这个项目采访了很多音乐人,有的做的是世界音乐,有的是流行音乐的前辈。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受,他们无论年纪多大,都仍然有一颗赤子之心。他们还在强调纯粹这件事,认为人应该追求并坚持纯粹的音乐,而不是想着我要红,或者什么赚钱,我去做什么。

音乐人普遍热爱拥抱世界,去不同的国家游历与见识,在大自然中感受自然与和谐。虽然他们设想的纯粹在现在的社会是一个奢侈品,但是也从另一方面表现出了,美好的音乐都是由纯粹的人而创作出来的。

有的采访因为群访时间不长,谈到的大多只是新戏,所以没有特别写下来。通过回顾,发现自己能够拥有这么多可回忆的人和事,也是一件幸运的事。今年的采访与工作还在继续,我们都向前看。

更多文章可翻看我的日记,文章内容有关旅行、电视、读书、首饰等等。

也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鳄鱼星星land

鳄鱼星星
作者鳄鱼星星
30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鳄鱼星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