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人可不可以爱上油腻男?《送我上青云》没说完的那个故事

豆瓣阅读 2019-09-03 12:18:01

最近热映的《送我上青云》,是一个女性主动追求「性福」的故事。姚晨饰演的女记者盛男,患上了卵巢癌,需要手术,手术很可能引发性功能丧失,所以她非常渴望在手术前获得一次绝佳的性体验。但是没能成功,第一个炮友胆小跑路,第二个炮友只顾着自我满足。她只好一个人自慰。

这也是一个女主角苦苦求爱而不得的故事。电影中的每个男人,都既可笑又可怜。女主不仅从他们身上看不到爱的可能性,甚至看不到生而为人的基本体面。

电影最后,盛男像个女战士,带着「看破红尘别无所求」的微笑,登上山顶,独上青云,身边只有一个疯子在对她高声说「我爱你」。

这个电影确实准确地刻画了很多女性困境,有细节,却少回味。很多有意思的问题都没有继续说下去,比如,这些油腻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变油腻的?对于油腻的男性同胞,女性该报之以怎样的态度?一棍子打死是正义吗?同情怜悯是爱吗?说到底,油腻的男人,和战士一样的女人,有没有和解、甚至是相爱的可能呢?

这让我想到最近非常喜欢的小说《知觉失调日记》,这部小说和《送我上青云》的人设、背景有诸多不谋而合之处,虽然故事情节完全不同,却非常适合放到一起来聊一聊。

油腻中年男的五个样本

《知觉失调日记》的女主角叫周鸣仪,34 岁,曾经是叱咤职场的国企女高管,现在却在经历爱情和事业的双丧失。这两桩丧失,都是她自己一手选择的。辞职是自己毅然决定的,自我评价内向到骨子里的她,每天却要纠缠于各种人事纠葛,各方权力的制肘,让任何一个本该轻而易举的任务都举步维艰。曾经带领十几个人的团队,穿墨绿色套装,戴全套梵克雅宝首饰,喷着香水,和互联网巨头谈判的她,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暴饮暴食、发胖 30 斤,每天下班后都要坐在车里哭泣几个小时,被诊断为抑郁和双向情感障碍的中年女子。所以不管公司提出了多么丰厚的挽留条件,她都拒绝了。

周鸣仪和《送我上青云》里的盛男很像,独立,清醒,对钱财和物质生活十分漠然,却对自我价值和工作的意义非常执着。某种程度上,这似乎注定了她们都要在三十多岁的时候遇到一场生活矛盾的集中大爆发。

这个爆发,让盛男有机会接连观赏到了几位典型油腻中年男子的精彩表演。

要给父亲写传记的李总,最符合时下流行的「油腻中年男」的定义。有钱且肥胖,平庸甚至愚笨(这是他爸爸对他从小的评价),拥有一个有名的爸爸是他最大的骄傲,所以才非要请人给爸爸写传记。

文艺男青年小刘一开始很正面,乐善好施,还爱探讨哲学,但身份很快就被曝光了,他其实是李总的女婿,仰仗岳父的资产,一事无成,只能靠卖弄一些浅显的哲学聊以自慰,在真实的生活和盛男这样勇敢发出性爱邀约的女性面前抖如筛糠。

盛男多年的同事四毛,是一心赚钱毫无职业操守的无良记者,他对此给出的解释是,他需要钱,因为钱才能带来尊严,而他从来没有过上过被人尊重的日子。

相比而言,有很多智慧的李姓书画家,油腻值还在合理范围,只是一些辟谷期见到女色便瞬间开戒的小事。

百度百科里,对「油腻」的定义是:「油腔滑调、世故圆滑」。上述这些油腻样本,又提供了更多的释义,比如,热爱金钱,迷恋权力,还有懦弱,胆怯。

《知觉失调小日记》里有一个更立体的中年油腻男的范本,周鸣仪的前夫。前夫大她 10 岁,也是大型国企中层领导,业务是做「战略」,也因此培养出了和「战略」二字非常匹配的虚头巴脑。秉持的理念是「人情洞察皆学问」,喜欢在鸣仪面前卖弄纵横官场的心得体会。但他因为懦弱,做事畏首畏尾,算不上春风得意,只是在职位上勉强维持。

有一天,鸣仪的部门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小美女,是关系户,业务不怎么上心,上班时间偷偷看美妆视频还暗暗操练。小美女为了拉拢同事关系,请大家去吃附近很贵的一家星级餐厅,鸣仪没去。饭桌上,大家说起鸣仪作为部门领导多次承诺来这里请客,但从没兑现。饭后,小美女立马和鸣仪约了时间说有事要谈,然后来到她办公室,从三十多岁的女性需要什么样的化妆品聊起,再装作不经意地暗示,今天请客,完全是被同事逼迫,并没有要抢领导风头的意思。

鸣仪回家说起此事,前夫顿时眼睛发亮,说这样的小姑娘,会来事儿,一定要重用,让她去做商务!果然,小美女做商务之后如鱼得水,集团内部的上层沟通交给她也都能搞定。鸣仪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有些不屑,但前夫顺理成章地出轨了这个姑娘。

油腻中年和野心少女,应该说是非常般配的,有着一样旺盛的欲念,和「非怎样不可」的心气儿。也是在失婚和失业的双失之际,鸣仪才发现她和前夫根本不是一路人,只是因为贪恋前夫父亲般无微不至的照顾才会结婚。前夫不理解一个人怎么能在年轻气盛的时候就放弃了工作,就像他不理解鸣仪为什么不爱吃肉。前夫爱吃肉,爱运动,这是他保持欲念和战斗力的方式。而一个男人,油腻的开始,或许就是欲念旺盛,但又求之不得吧。

「特别渴望征服的人,一般都会在某些方面有点问题。」这是《送我上青云》里,盛男跟李总说的。

请爱他,不要叫他油腻男

《送我上青云》最让我感觉遗憾的是,它没有刻画一段真正意义上的两性关系。盛男只是一直在以「独立女性」的姿态鉴定每一位经过他身边的男士,但她并不熟悉他们,没有尝试过走入他们的世界,没有真正进入过一段有质地的亲密关系。

但周鸣仪有过,这是她更幸运的地方。

周鸣仪有一位青梅竹马的男性朋友,叫嘿姆。两人是中学同学,最早是「一帮一」的互助小组,鸣仪是学习优异的傲慢公主,嘿姆是热爱运动的阳光男孩。两个人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每天一起写作业,轮着去对方家里吃饭。两家人也因此关系非常热络,最盛大的场面是两家六个人一起拉琴齐唱「友谊地久天长」,没有人怀疑他们早恋,大人们都真心为他们的友谊送上祝福。

《天然子结构》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没有早恋。整个中学时代,他们兄妹相称,享受着恋人未满但又钦定彼此的默契。

大学两人都考到了北京,还像之前一样往来频繁,互相照顾。苦到崩溃的军训之后,刚下车,鸣仪就看到嘿姆举着一大袋子麦当劳在学校门口等她。在中学就情书收不断的嘿姆,大学之后正式开启了情圣史。女朋友几个月一换,最长的是半年。鸣仪每次都心里暗暗气到吐血,但表面上云淡风轻。

后来两个人终于开始正式交往,感觉如旧,只是总算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义。

但是一年半之后,鸣仪提出分手。当时还有一个人在追求她,一个文学青年,他给了她嘿姆不能给的东西。嘿姆有着巨大的腾挪于俗世的能力,讨女孩喜欢,人脉广,路子野;但只有文学青年才能给她文学上的共鸣,和连接现实世界和幻想世界的能力。她最后也并没有答应他,只是和嘿姆分手了。谈分手的当时,嘿姆「脸黑黢黢的,面色凝重,一路跟我辩驳,终于流了泪」。

之后两个人开始了彼此的暗中复仇:嘿姆光速交了新女朋友,却无心学习,从大学肄业;鸣仪去英国读书,临走前才跟嘿姆打了招呼;鸣仪回来后,嘿姆也要去美国读书了;然后嘿姆结婚,老婆勒令两人再也不许联系。两人痛哭着打完了最后一通电话。

许多年之后,两人重新见面的时候,已经是鸣仪失业又失婚的当下了。以客观的眼光看,这时候的嘿姆,已经非常油腻了。年纪轻轻资产过亿,依然狂奔在追逐财富的大道上;家里有老婆和三个孩子,但几乎从不在家;和鸣仪亲热的时候,会不经意地炫耀一下自己在北京、上海、深圳都有情人,最年轻的大学刚毕业。可他身上,又还保留着无数特别温柔的东西,经常会说一些让鸣仪觉得他是充分考虑了自己的感受才会这么说的话,喜欢陪明仪聊那些他并不在行的形而上学并真心夸她聪明和与众不同,知道明仪有抑郁症之后,送了她一条非常善解人意的狗。

《黑暗中的十个女人》

这条狗,可能会是鸣仪此后唯一的陪伴了。嘿姆在一次车祸中丧生,警察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鸣仪,因为鸣仪的电话在嘿姆手机上的称呼是「老婆」。

鸣仪和嘿姆的故事,骗走了我无数的眼泪。不仅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反套路的长情的爱情故事,也因为它让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的长大,和一个男孩子的长大。让我看到,一个少年是怎么在爱人和失去爱人、自我放逐又重新找回自我的过程里,一步步长成一位「油腻」的中年大叔的。

两人彼此交叠的成长和跨越世纪的深情,让所谓「油腻」、「渣男」这样的女性施加给男性的评判,变得非常空洞,不堪一击。

也许只有当我们放弃了所有标签和评判的眼光,才可以真的懂得什么是爱。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文学史上一个著名的「油腻渣男」,《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弗洛伦蒂诺。在小说的最后,费尔米娜和弗洛伦蒂诺,两个耄耋老人,在船上。他有过他的无数情人,她有过她深爱一生已经不在人世的先生。两个人终于一起活到了只剩彼此的年纪。

「我们要这样走到什么时候呢?」

「一生一世。」

《霍乱时期的爱情》

— 完 —

作者: 果猬 VC

编辑:阿晴


文中出现的长篇小说,是皮小秋的《知觉失调日记》

即将不惑之年的女高管,突然经历事业爱情双丧失,在心理咨询师的指导下,记录每天的所思所想,逐渐摆脱双相情感障碍和强迫症、社恐、暴食症等问题,追溯童年和青少年的经历,破碎后再释怀,最终重新找回生活轨道,走入人生的下一程。

欲知故事的更多细节与真相,可点击链接

或在「豆瓣阅读」APP、网页端搜索「知觉失调日记」阅读。


6元读20,000本电子书

豆瓣阅读会员邀你尝鲜

开通豆瓣阅读会员,连续包月首月仅需 6 元,20,000 本电子书免费畅读。更享多项会员专属特权,快来开通体验吧!

豆瓣阅读
作者豆瓣阅读
42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豆瓣阅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