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粉伴我成长

黄富贵 2019-08-31 14:00:07

珍惜每一次命中注定吃肠粉的机会。

大概没有不爱吃肠粉的广东人。

从小跟着奶奶一起长大,暑假里的早晨奶奶都会打包肠粉回来给我吃。等我吃的时候一次性打包盒里的肠粉已经冷掉了,冷掉的肠粉不好吃,新鲜出炉的、有弹性的肠粉一旦冷掉之后就会变得黏糊糊的,就跟煮久了的面条一样,肠粉也会变坨,筷子一夹就变得稀烂。

上了初中之后,不喜欢在学校里吃早餐,每天都会去学校旁边的肠粉店打包肠粉去学校吃,真正进店里吃肠粉的机会也很少,偶尔起的比较早些就能吃上。常常都是那家叫「恒兴美食」的肠粉店,开了很多年了,食客都是邻里街坊。有时候同学会拜托我帮忙也打包一份,在班里吃肠粉的日子其乐融融,已经模糊而久远了,只记得老板娘拉出抽屉,蒸汽缭绕,再娴熟的用铲子起屉,肠粉光泽透亮,像一层薄薄的丝绸,再随意托起,往打包盒或者不锈钢碟子中一拍,如果是在店里吃,就浇上一勺特制的酱汁,散发着麻油的香气,来到食客面前。

后来最喜欢的肠粉店叫「荔枝湾」,也在家附近,经常能在我们本地的美食公众号上面看到这家肠粉,听名字就知道是西关肠粉,据说一天能卖出两百斤米磨出来的肠粉...珠海是一个移民城市(跟深圳差不多),外来人口非常多,即使广府文化在珠海占据主流,但是由于受外来影响(包括港澳、潮汕、客家)深,就连肠粉的样式也会互相融合改良。但是「荔枝湾」就是很传统很经典的广式肠粉的味道,分量大,对比其他肠粉来说比较厚实一点,口感细嫩,酱汁鲜香,甜味重,食后一杯清茶,圆满了。

「荔枝湾」的肉肠

「荔枝湾」大概是我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吃过最多的一家肠粉。不仅是因为味道好,百吃不腻,更多的是因为它的营业时间,从早上6点半开到晚上1点。早饭吃,午饭吃,晚饭吃,夜宵吃(肥胖的根源:一日四餐),睡不着的晚上熬到天刚亮的时候也去吃,那个时候除了赶早的上班族,也有三三两两从网吧通宵一夜顶着黑眼圈的少年们;我高三艺考结束回到学校念书,因为不想住在宿舍,天天找各种理由请假回家(学校半封闭式强制住宿),我爸每天早上六点半送我去上学(三十公里的路)前我都会来「荔枝湾」打包肠粉带去学校,店里的师傅手脚麻利,五分钟搞掂。

「荔枝湾」门前拴着的一只凶猛小脑斧。后来它也生了自己的孩子,孩子又生了孩子。

珠海拱北居民区里一家不起眼的云浮石磨肠粉

哥哥带我去的湾仔菲林明道一家很小很小的铺头,他说是他从小吃到大的味道。

凌晨12点在广州万胜围附近吃的肠粉

离开广东去外地上大学之后,真的就彻底告别了有肠粉吃的早晨。前十几年的人生里我从来没有想过会离开它,是一种每当午夜凌晨想到就会心碎的感觉。去过很多地方,仍然觉得肠粉是早餐中的灵魂,也许是十几年的生活习惯难以改变。在湖北「过早」,吃豆皮,吃水饺,但是对热干面持保留态度;在上海第一次尝到了咸豆浆和咸豆花,巨大的新奇感冲击着我,同时疑惑丛生「不觉得......早上吃很油腻吗?」;在杭州早晨喜欢去「江南春」买糕团,在「方老大面」吃拌川,再去鼓楼小街买「葱包桧」,但总归最常吃的还是全家的饭团......像肠粉这种可以一天从早到晚都吃的东西,再也找不到了,而且广东很多吃东西的铺头半夜三更仍然开门,这在外地也少有。高中的时候班里有很多新疆的同学(读的是有新疆内高班的学校),有一个新疆男孩子很喜欢吃饭堂的肠粉,每天都来我们本地生饭堂里吃肠粉,最后为了肠粉考了双鸭山大学。

家附近「翠安茶餐厅」肉蛋肠,近期最爱,口感细腻,薄皮晶莹剔透。但是吃完之后有些油腻,就跑到隔壁「采蝶轩」面包店里买一个麻薯球吃。

大概没有不爱吃肠粉的广东人吧。在外地的广东人,想念早茶,想念白斩鸡,想念艇仔粥竹升面,想念牛筋丸沙茶酱,想念煲仔饭糯米鸡,但是最想的应该还是早上七八点钟肠粉店里的人间烟火,是宝藏一般的蒸炉,是逆着晨光肠粉师傅一拉一推看不清的利索动作,是旁边架子上一排排新鲜鸡蛋,是经过一道一道工序,传承世代味道的肠粉带着独属食物的诚意端至面前。

黄富贵
作者黄富贵
5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333 条

查看更多回应(333) 添加回应

黄富贵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