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的中轴线为什么是歪的?

风撼斜阳 2019-08-29 16:46:22

在某次逛完故宫后,我打开手机地图准备找公交。这时突然发现地图上的紫禁城貌似有点歪啊,仔细比照了下还真是,紫禁城的中轴线并不是正南正北(即地理子午线),而是向逆时针方向偏了一点。再把范围扩大一点,看一看从永定门到钟楼的北京城中轴线,也是歪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歪斜的故宫

为了弄明白原因,我查阅了一些相关资料,北京的中轴线确实相对地理子午线偏了 2° 多,至于原因也有各种说法,本文试图将其梳理一番。

首先我们要明确北京现在的中轴线是明代遗留下来的,而明代这条中轴线和元大都的中轴线则是一脉相承,一种说法是明代和元代的北京城中轴线完全重合,还有一种说法是明代中轴线向东移动过一段距离。无论如何,现在的中轴线应当要追溯到元代建立大都的时候。

元大都从 1267 年开始营建,至 1285 年完成,乃元世祖忽必烈所建的都城,规划设计者是刘秉忠,当时大都的中轴线是从南边的丽正门(位于现在的正阳门北边一点)到北边的中心台(位于现在的鼓楼附近)。

元大都平面图(图:王南《古都北京》)

有一种说法是北京城中轴线是以地磁子午线为准。而地磁子午线与地理子午线有一个夹角,恰好吻合当时元大都中轴线与地理子午线的夹角。这种说法提到宋元以后罗盘技术日益进步,加上堪舆术流行,建筑测向定基多以地磁子午线为准,于是推测像皇宫这样规模巨大而重要的建筑群,以磁罗盘来确定建筑方位。

然而这个结论有一个明显的反例,那就是元上都。

元上都城门遗址

元上都位于现在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最早叫作开平府,当时是忽必烈的王府。这座草原上的新城同样由刘秉忠负责规划。开平府于 1256 年开始营造,三年建成。1260 年,忽必烈在此即位,1263 年升开平为上都。大都成为新的都城后,上都就成了元朝皇帝的避暑行宫。作为龙兴之地,上都在元帝国的地位相当重要,皇帝每年夏天都要巡幸此处。

元上都如今已成遗址,但据考古勘测,元上都的南北中轴线与地理子午线是完全重合的。我特意用 Google Earth 分别在同一比例尺下截了元上都与北京的中轴线,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两者的差异。

元上都皇城与宫城的中轴线

北京城中轴线

如果当时都是用磁子午线来确定都城中轴线的话,基本同一时期且同为刘秉忠规划的元上都,就应该也会产生偏移,而不是现在看到的正南正北方向。因此磁子午线一说很难成立,同时建城者测量误差、地轴自身偏移等原因也都不太可能。

另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则是元大都在规划的时候特意将中轴线指向元上都,很可能是当时忽必烈的意愿,以突显元帝国都城的整体规划,将上都与大都的连线作为大都中轴线的基准线。

此说来源于中国测绘研究院的测绘员夔中羽。我在 Google Earth 上也对比了一下,还是有一定误差的,下图红线为北京中轴线(从正阳门到钟楼),黄线为从正阳门(元代丽正门)到元上都城墙东北角的直线,可以发现两条线并不重合,有微小夹角。

北京中轴线(红线)与大都指向上都的直线(黄线)

夔中羽在实地考察中也提到了这个误差:「在地形图上测得,北京中轴线的延伸线,距上都南北中轴线 6.3 公里,离东城墙 5.6 公里。」上都距离大都 270 多公里,他将这个误差归为当时因测量方法的局限而产生的。我将北京的中轴线延长(下图中橙色线条),确实与夔中羽所测的数据差不多。

北京中轴线的延长线(橙线)与大都指向上都的直线(黄线)

两条直线在元上都附近相距 5 公里多

如此看来,元上都的位置几乎落在元大都中轴线向北的延长线上,似乎有点深意。但会不会只是个巧合呢?

在元人熊梦祥的《析津志》中有这么一段记载:「世祖建都之时,问于刘太保秉忠定大内方向,秉忠以今丽正门外第三桥南一树为向以对,上制可,遂封为独树将军,赐以金牌。」大内就是皇宫,它的方位与中轴线密切相关,如果中轴线和上都有关,应该会在相关记载中有所提及。但各处史料中均没有找到相关内容。

而且从逻辑上看,这种想法也有点奇怪。如果忽必烈想让大都和上都产生某种空间上的联系,在选址的时候更为合理的考虑是让大都落在上都的中轴线向南的延长线上,同时保持大都的中轴线与子午线重合。而不是选完建城地点,再让中轴线指向上都。万一上都的位置更靠西边,难道要让大都的中轴线变成西北-东南方向?这显然是匪夷所思的。

因此,我觉得中轴线指向上都的说法只能作为一个推测,而且可能性不高。

刘秉忠,元大都的规划师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们可以看一些其他古建筑的中轴线。

先来看一个比较早的,唐代的大明宫遗址,中轴线基本是正南正北,至少在卫星图上看不出那么明显的偏差。这也从侧面说明,古人测定地理子午线方向还是非常准确的,而且将都城和宫殿完全摆正也都有毫无压力。

西安大明宫遗址

但更多的寺院、宫殿却并不是完全正南正北的,甚至连偏移方向也不是固定的。比如下面的曲阳北岳庙,其中主殿为元代建筑,其轴线和许多建筑相反,偏向了顺时针方向。

曲阳北岳庙

更有意思的是沈阳故宫。最早修建的大政殿和十王亭(下图中最右侧部分)的轴线是正的,反倒是之后修建的中西两路建筑轴线偏移明显。而中路宫殿和东路的大政殿修建时间相隔不远,几乎不可能是因为测量的原因,应是某种人为的因素。

沈阳故宫

看过这些,我们至少能明确古人的方位测量技术没有问题,但「建歪了」的建筑群也确实很常见,反倒是完全方正的建筑比较少。于是有人将其归结为风水,这可能与周边的地理环境有关,这方面我了解不多,但如若没有文献记载,也不能完全服人。

我们只知道都城方位的确定,一定是重中之重,在《析津志》中也有所提及:「其内外城制与宫室、公府,并系圣裁,与刘秉忠率按地理经纬,以王气为主。故能匡辅帝业,恢图丕基,乃不易之成规,衍无疆之运祚。自后阅历既久,而有更张改制,则乖戾矣。盖地理,山有形势,水有源泉。山则为根本,水则为血脉。自古建邦立国,先取地理之形势,生王脉络,以成大业,关系非轻,此不易之论。」

这里提到王气,可能有特殊考虑,但至于具体通过什么方式来确认,我们暂时也无从知晓。我个人倒觉得这方面的原因最有可能,既然和上都有差异,那就应该是和元大都周边具体的风水形胜相关。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跟建城时周边的地势有关,可能因为地面高低起伏的限制和水域的影响而稍微改变轴线朝向,方便营建。这在许多山中的寺院很常见,但对于偌大的北京城,尚难有足够的证据支持这个推测。

除此之外,还有人认为明代中轴线与元代方向并不一致,也有说元大都中轴线沿袭的是金代的大宁宫,当然这些都有待进一步的考古发现。

所以到最后,我只能遗憾地表示,北京中轴线倾斜的问题确实还没有让人满意的答案,如今仍是一团迷雾。当然,我们尽可以开各种脑洞去猜测,但最终答案的揭晓只能期待出现更有力的证据了。

参考资料:

[1]《北京中轴线偏离子午线的分析》 夔中羽

[2]《元代「两都制」规划思想浅析》 邓奕

[3]《从理念到实践:论元大都的城市规划与<周礼·考工记>之间的关联》 马樱滨

[4]《元大都城市形态与建筑群基址规模研究》 姜东成

[5]《元代都城制度初探》 潘颖岩

[6]《元大都城与明清北京城》 侯仁之

[7]《故宫断虹桥为元代周桥考——元大都中轴线新证》 姜舜源

[8]《析津志楫佚》 熊梦祥

风撼斜阳
作者风撼斜阳
83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17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8) 添加回应

风撼斜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