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篇好评论,转载一下,共赏啊,呵呵

柏舟 2010-05-26 15:43:27
转发:天涯社团——遍插茱萸(文摘,有改动)

    要探讨《傲慢与偏见》的原著,我觉得首先要大体了解一下英国北部的乡绅文化背景,这就好比看中国四大名著要多少知道一点历史背景一样。

  说起来,大多数文学爱好者对英国文化并不陌生,特别是我们这一代人,几乎从小接受着英国名著的熏陶长大,莎士比亚、狄更斯1曾是我们的中学课本,《简爱》、《雾都孤儿》曾是我们的必读课外作业,所以,在我的感觉中,中国人对于英国文化的接受度是很强的,这也大概就是为什么《傲慢与偏见》在中国人中的知名度很广的原因,因为那种内敛含蓄、又矜持又虚伪的人际交往实在太容易得到中国人的会心一笑了,而骨子里的理智客观崇尚真理,同样也符合中国文化。我自已在英国北部乡间生活过相当一段时间,与书中达西所拥有的德比郡2大概只隔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家附近就有幢早年某位公爵遗离下的庄院大宅,虽然不比95版的那幢彭伯利张扬惹眼,但风格完全一致……当然眼下乡绅已不容易见到,但英国举世闻名的那种乡村文化,我基本上算是感同身受了。由此,也对P&P原著里奥斯丁所描绘的那份含蓄的傲慢、若有若无的刻薄及势利,多少亲身体会了一下。这一点,我得说,在95版里明显淡化或者丑角化了,以致于95版的宾利小姐完全看不到什么贵族气,而凯瑟林德包尔夫人的大吊脸更象是舞台剧的大特写。
  
  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英国人的傲慢其实并不写在脸上,但无需太过敏感就能让对方轻易查觉,这是一种文化,并不是一种表演。以我个人浅见,所谓“真正的英国味儿”,并不是什么建筑,什么油画或者什么乡村风景就能达到的(当然也不能没有),真正的英国味儿,是对话,是眼神,是举手投足,是人物流露出来的品性判断。
  
  《傲慢与偏见》原著的开篇第一句话“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就是一句典型英国味儿的格言:一语中的,又带着些许“我说的一定是对的”的轻轻傲慢。所以,每个P&P粉都会被这一句话深深吸引,这句话是整部P&P的戏眼,没有这句话,就没有P&P……而就象每个P&P粉都不可能容忍把这一句话改掉哪怕一个字一样,我想,改编掉这种英国味儿的P&P,也很难说是一部真正的P&P。
  
  95版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好,特别是配角人物的出彩,如老班纳特夫妇,柯林斯先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那个彭伯利的女管家,出场大概不过几分钟,但看到她,大概每个人都可以理解,达西先生那种并不真正让人讨厌的傲慢是如何养成的了。《傲慢与偏见》原著不光内容精致引人,结构也非常合理,甚至可以说非常老到(跑题说一句,相比之下,奥斯丁出版的第一部《理智与情感》在结构上就散乱多了,且太多心理描写和大段独白,绝没有P&P的趣致动人感),故事始自班纳特夫妇关于尼日斐花园新租客的一场小小争论,寥寥数语,人物、文化、价值观还有故事发展走向,已活灵活现地跃然纸上。
  
  老实说,我最初看这本书时,一边倒地欣赏班纳特先生,BS班纳特太太,觉得这么一个聪明人娶个这么浅薄脑残的太太,真正苦不堪言,后来慢慢看多几遍,自已年纪也大了,才发现班纳特太太有着她自已的智慧和坚持,虽然可能有些庸俗,虽然显得十分小人物,但却生命力十足,效果显著……呵呵,到了书末,三个女儿都嫁出去了。
  
  到这时候,我才学会看懂奥斯丁为什么在描写班纳特先生时总带着一点点不着痕迹的批评,为什么达西先生甚至觉得班纳特先生当众埋汰自已的女儿也是一种失仪,而到最后给了班纳特太太一个理想的正面结局……这大概就是真正的英国味儿吧,觉得别人可笑就忍不住要刻薄要轻视,但心底又觉得道德不正确,于是尽可能地含蓄,最后还要做一点安慰自已良心的弥补。
  
  活脱脱就是老班纳特,管不住自已那张嘴,又不忍心不遂老婆女儿的心愿,于是一方面,他随时随地极尽尖酸讥讽之能事,另一方面,他却不但主动去拜访老婆心目中的乘龙快婿宾利,后面他也不忍拒绝年幼且无自制力的丽迪亚独身出游。
  
  95版里我最喜欢老班纳特的表演是在他收到内弟从伦敦写来的关于找到丽迪亚和韦翰的信的那一段,那几句“继续读”、“继续读”以及最后提纳契领的两点总结,是老班纳特真实品性的最佳演绎,他洞悉一切,却无可奈何,内心在抗拒和厌恶,但为了所有人好,特别是为了他妻女的幸福,又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原著的节奏是比较快的,第一章借班纳特先生略提了提女主丽萃的与众不同,第二章五个女儿就都同时间出场,而且与宾利先生的碰面立马就提上了日程……让我们通过文字来了解一下班纳特先生家的五位小姐吧:
    
  原著中,老班纳特对二女儿的偏爱是显而易见的,他在还没见到宾利先生时就无条件先要替丽萃“美言两句”,而在见了宾利之后又冒冒失失地说“希望宾利先生会喜欢你这顶帽子”,这暗示两点:第一,老班不讨厌宾利,第二,老班有好的总愿意给丽萃。而在95版里,争帽子的变成了丽迪亚和吉蒂,应该说,这个改编不过不失,因为熟悉的原著的粉丝不会因为这点改编而忘记老班对丽萃的偏心眼儿,而本来戏份不多的丽迪亚因着这一改编一下子就让观众认识了她的轻浮和霸道。
    
  原著通过吉蒂不合适宜的咳嗽和老班对三女儿的刻薄,让我们大致看懂了四个女儿在父母心目中的地位:当爹的最爱二女,当妈的偏疼小幺,梅丽喜欢端架子可其实是个空心萝卜,吉蒂是个可怜的小傻妞儿。而老大简是无声无息地,于是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漂亮的极其沉静的女儿。
    
  我觉得英国文学中挺有趣的一点是聪明有性格的女人都不甚漂亮,这一点在《简爱》中得到了更为极端的体现。英国女作家都不约而同地将好头脑放在好长相的前面,觉得只有一副好头脑才配得到更好的幸福,其次是好心肠,就象班家五位小姐:好头脑>好心肠>好追求>好亲戚>好皮相,呵呵,最幸福的是丽萃,次之是简(要注意简在这本书里不光是以漂亮著称,最后让她得到幸福的其实是她那副信人唯善的好心肠),梅丽就算嫁不出去,可一辈子守着姐夫的书房,不缺食不少穿,也算一种尊贵的生活方式,吉蒂跟着丽迪亚就没救药,跟着丽萃或者简就分寸得当,所以好亲威亦是好生活的基础。只有丽迪亚放荡随便,虽然有副好皮相,虽然还是嫁了出去,但在奥斯丁的眼里,这种生活一无是处。
    
  这还真是让我会心一笑,约200年前英国女人就有着我们现代中国女人的苦恼,上帝是那样公平,给一副好头脑就不会给一副好相貌,而那个时候的英国女作家就知道用自已的笔来为女人的头脑和性格与世俗和男性眼光抗争,可大约200年后的许多中国网络女写手们,却越来越回去了,在她们笔下,头脑、容貌、身材就象是上帝筐里的大白菜,随随便便就给女主安个全套,倒是让人不难理解英俊多金男主为什么会狂热爱上女主了,但读者会怀疑这么安排命运的上帝实在水平有限。
    
  骨子里,英国文化似乎与中国文化有着同样的公平命运理念,小说永远是传奇的,但小说人物的设置和编排,却与我们生活的真相,水乳交融。坦白说,有段时间我有些腹诽P&P,因为奥斯丁在描述达西爱上丽萃时显然过于简约,不是很有说服力,在这里我不妨复制一段网上的原版译文:
  “说到达西先生,他开头并不认为她怎么漂亮;他在跳舞会上望着她的时候,并没有带着丝毫的爱慕之意,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也不过用吹毛求疵的眼光去看待她。不过,他尽管在朋友们面前,在自己心里,都说她的面貌一无可取,可是眨下眼的工夫,他就发觉她那双乌黑的眼睛美丽非凡,使她的整个脸蛋儿显得极其聪慧。紧接着这个发现之后,他又在她身上发现了几个同样叫人怄气的地方。他带着挑剔的眼光,发觉她的身段这儿也不匀称,那儿也不匀称,可是他到底不得不承认她体态轻盈,惹人喜爱;虽然他嘴上一口咬定她缺少上流社会的翩翩风采,可是她落落大方爱打趣的作风,又把他迷住了。”
  这段文字看起来是清楚明了的,二十五岁之前的我非常信服,觉得爱情无可言述,没有理由,但是现在的我多少觉得有些YY,一个骨子里傲慢的男人,就算他是绅士,也没有理由无条件欣赏一个爱打趣会说话的伶俐姑娘甚至爱上她不能自拨,奥斯丁在这里几乎误导了我们整整一代人,我在年轻的时候就潜意识里相信快言快语伶牙利齿以及爽朗的笑声是有品味男人的最爱……结果最后我才发现甭管是什么男人都更喜欢貌美话少的女郎,彼时心理失落真不是一点半点。
  
  然而95版的完美达西解决了这个问题,CF真是史上当之无愧的最象达西的达西先生,他的傲慢和他对丽萃的爱情都无条件说服我世上就是有这么一位完美的绅士,对于讨好献媚于他的女人他会无情的奚落打击,对于真正值得他倾心相爱的自尊女子他不畏惧追求到底,哦,世界上会有哪一个女人不爱CF版的达西呢?原著里对达西先生的傲慢,描述的方式亦是非常英国化的,就象是一个心里有很多意见,但嘴上又不好说得太明显的英国评论家,对其具体的表现一带而过,着重描写的是被怠慢群众的感受。这里面比较有趣的是班纳特太太的反应,她是那样爱慕虚荣和贪恋钱财,却同时对有钱人的傲慢深恶痛绝,达西先生比宾利先生更符合金龟婿的条件,可一旦发现此人用傲慢伤害自已的女儿,哪怕是自已最不待见的一个女儿,班纳特太太立刻就发作得丝毫不留情面。
  
  这反向表现出来了英式文明的一个特点,你有权有势有财有貌,你可以被人仰慕被人追捧,但是你自已却千万不能表现出高人一等来,否则你的傲慢就是任何人都有权利鞭鞑的一个致命缺点,会被众人冷落嘲笑。
  
  所以这使得后来达西的自辩和反省都非常符合逻辑,一方面,在他被丽萃痛骂前,他觉得他的傲慢理所当然,哪怕让众人不快,在达西心目中,这大概是一种不虚伪的为人。(从这一点来说,达西也是蛮另类的绅士),另一方面,当他意识到他的傲慢被他心爱的人所轻视时,他发现他的缺点不再有值得坚持的理由,他立刻纠正。
  
  这也能让读者明白达西的傲慢为什么让丽萃那么反感,在英国人眼里,傲慢,而且是能让大家都明显感觉到的傲慢最要不得了,由此奥斯丁笔下的达西因为这个缺点而不再是一个完人,但在我们粉丝眼中,这样的傲慢简直魅惑无比。
  
  跑题说一句,英国人在这一点上表现是非常鲜明的,和英国人打交道时,如果你不能让他信服,你就总会觉得他的态度和表情非常让人不快,但一旦你让他从心底认同你,他会彻底放下他的架子,让你如沐春风。
  
  所以95版里宾利家两位小姐的为人处世处理得非常离谱,且不说二小姐连美貌欠奉,大小姐那张始终不苟言笑的脸也距英国淑女的距离十二分远,看95版的时候我就很难相信简为什么盯着这么两张脸还能觉得自已受到宾利一家子的欢迎,简是不如丽萃聪明,可也不至于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吧?原著中关于宾利姐妹是这么写的:“他的姐妹也都是些优美的女性,态度落落大方。”但看看95版,哪里有这样的感觉呢?
  
  我始终觉得一部忠实于原著的影象作品,其成功不止在于主角,还要在于配角,因为真正优秀的作品都是群像式的,否则就有如一块鲜美的鱼排却未剔净鱼刺。不过,95版在这方面已经是做得最好的了,宾利姐妹的问题算是瑕不掩瑜。接着聊聊达西为什么会爱上丽萃,我昨晚说过,在原著里,这一部分的描述非常单薄,总之爱了就是爱了,不必细究因果。文字作品这样安排,虽让人觉得意犹未尽,但也毛病不大,因为读一本好书的过程往往就是拓展想象力的过程,读者有大把的想象空间来自行弥补字里行间不言而喻的东西,特别是越到后面达西对丽萃的爱越鲜活动人,所以我在读《傲慢与偏见》时,把这两人感情的生发统共当成了大背景,达西爱丽萃,这似乎在一开始就是一个定论,只需要接受就好了。
  
  而作为影像作品,回避这个问题反会引发人们的不信任感,就象奥利弗劳伦斯版的P&P,王子派头的奥利弗与其说是傲慢还不如说是过于严肃,爱上丽萃也更象是因为那张饱满漂亮的脸蛋而不是因为过人的活泼性格,这就使得傲慢与偏见的矛盾冲突大失颜色,达西爱上丽萃的难得感和有趣感都不复存在。 
        
迷了P&P这么久,我一直在问自已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女人,我为什么特别喜欢达西和丽萃的这种爱情?
  
  爱情其实有很多种,比如梁祝,生死相随,比如罗朱,爱恨交织,再比如小美人鱼和王子,一方是奉献,一方是茫然,结局虽是悲剧,爱情却依然美丽(当然现在有的理论是把暗恋不当作爱情,这是另一个话题,暂且不谈)。就拿宝黛来说,纯直的爱情沦为家世俗欲的祭品,多少人为此写出满坑满谷的论文分析,但是定下心来想一想,就算我们能当林黛玉,又真有个宝哥哥,以我们现在的心态,倒肯不肯嫁呢?
  
  唯有达西和丽萃,非常奇妙,一场约200年前的爱情,却中外皆醉,老少咸宜,但凡女人,甭管是家庭妇女还是职业金领,也无论是小资大资型还是温良恭让型,谁不愿意自已是丽萃,谁不愿意自已嫁给一个达西?
  
  奥斯丁女性的智慧在塑造一个完美男性角色上面发挥到了极致,绵延百年,经久不息……呃,由此也可见咱们女人的心态百多年来几无丝毫进化,这个,算是执着还是可叹?95版对于达西爱上丽萃的过程,交待得非常有条理,话说,我甚是相信一见钟情,有人和有人,在甫一见面的时候就会发现彼此感觉是非常特殊的,当然,有人和有人能不能把这种特殊的感觉发展下去,还要看天时地利人和,但是,有些命中注定的东西确实是从一开始就有迹象的。
  
  在原著里(好吧,为了表示准确,我这里的原著,指的是奥斯丁写的那个故事,无论是英文版的正宗,还是译文版的临摹),达西一开始就刻薄丽萃,这使达西的傲慢有了能让人切身体验的展现,试想哪个姑娘会原谅一个男人公然鄙视自已的长相呢?但是,正象爱恨之间只有一条细线般的距离一样,又有哪个姑娘不会深深记住那个曾公然鄙视自已的男人呢?
  
  原著中没有写达西为什么鄙视了丽萃后又开始加倍留意丽萃,但95版却给出了明确的暗示,丽萃听见达西评论自已后,聪明如她,捉狭如她,居然立刻站起身来,径直从达西的鼻子底下走过,然后跟夏洛特站在一起,打趣说笑,眼神闲闲掠过达西所在的方向,毫无做作扭捏之态。而这一幕全看在达西眼里。
  
  试想,以达西的为人,他肯定不会认为说一个姑娘坏话且又让人家听见是件值得骄傲的事,而这个听见了的姑娘居然一没有乱发脾气二没有反唇相击,竟坦然受之甚至敢于拿这个开玩笑,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姑娘完全没把自已当一回事。
  
  这在达西先生心里该有多么震荡啊,他太习惯周围全是把自已很当一回事的人了,就算班纳特太太言语无礼也可看作太把自已当回事而得不到回报的一种表达方式,结果碰上一个真正从心底深处不把自已当回事的丽萃……估计就象碰到大熊猫一样珍贵罕见。
  
  而就从这一刻起,达西望向丽萃的双眸之中,开始闪烁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之光。如果不受想象力的蛊惑,在奥斯丁的故事一开始,达西和丽萃两人都算不上是绝对意义的可爱,达西挑剔起人来可真是够瞧的,比如在书中第四章的末尾,达西先生对于整个麦里屯的感觉是这样的:“至于达西,他总觉得他所看到的这些人既不美,又谈不上风度,没有一个人使他感兴趣,也没有一个人对他献殷勤,博取他的欢心。他承认班纳特小姐是漂亮的,可惜她笑得太多。”每每看到这里我总有一种气得想笑的感觉,这男人多难讨好啊,先把别人都鄙视了,又来怪别人不讨他喜欢,笑得太多也成了缺点,要我说这种有钱单身汉,找到老婆大抵不难,找到真心爱人的概率也高不到哪儿去,高不成低不就的,真正好姑娘谁想接近他?可不是真正好姑娘他又不要。
  
  再看丽萃,听听她跟姐姐怎么议论宾利先生:“你真的没想到吗?我倒替你想到了。不过,这正是我和你大不相同的地方。你遇到人家抬举你,总是受宠若惊,我就不是这样。他第二次再来请你跳舞,这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吗?你比起舞场里任何一位小姐都要漂亮得不知多少倍,他长了眼睛自然会看得出。他向你献殷勤你又何必感激。说起来,他的确很可爱,我也不反对你喜欢他。不过你以前可也喜欢过很多蠢货啊。”就这么一段话,便可知道丽萃也是一挺难侍候的小姐,男人光依着女人漂亮来献殷勤那是题中应有之义,才不会让我们的伊丽莎白感动或者领情,特别是别人的抬举根本在二小姐这里讨不了好,反过来说,别人的轻视倒有可能激起二小姐的好胜之心。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若非达西和丽萃俩人都是这么个不太容易讨好的另类心性,这俩人哪能真看对了眼呢?
  
  值得表扬的是,95版的伊丽莎白在这种心高气傲的小性子上,演绎得非常到位,那略略不耐的眼神,完全不为达西所动的表情,看得我十分过瘾,要知道,P&P的戏剧化很大程度来自于丽萃在知道达西的真品性之前确实一点儿也不喜欢达西,无论达西多么英俊,多么有钱,她都真的不喜欢,这才使得后来的喜欢犹为有趣。
  
  我就完全无法忍受一个在此之前就对达西流露出花痴表情的丽萃,一方面心里鄙视达西,一方面眼睛吃达西豆腐,心头还要为了达西的凝视鹿撞几下……天啊,这怎么能是丽萃呢?简直比索性跳上南瓜车去勾引王子的灰姑娘还要矫情做作,甭管这位小姐看起来有多美,她都绝不可能是班纳特家的伊丽莎白。
谈到早熟,原著里有一个比丽萃还厉害的人物,那就是夏洛特,但是无论哪版影视P&P,都把这个人物彻底弱化了,夏洛特那惊人的看破世情和清冷为人在每个影视版里都几乎看不到影子,基本上都去成全丽萃的聪明和无事不晓。事实上在原著里,丽萃的聪明是和她的理想化并存的,她足够聪明到看透男人的不济和世态的炎凉,却仍然对命运抱有渴望和幻想,这也就是她在姑娘里面既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又依然会让男士青睐的原因,但夏洛特就不同了,夏洛特聪明得过头儿了,聪明到连一点幻想都没有,甚至连女孩儿家自欺欺人的矜持都剥得丝毫不剩,比如她和丽萃议论简对宾利的态度时,丽萃就觉得宾利要是看不出简爱他那就是个傻子(这姑娘骨子里比达西还骄傲呀),但夏洛特就会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想要稳稳抓住这个男人,简还得表现得更热情更肯定一些。
  
  夏洛特说了许多即使在今天读来也无比睿智的醒世恒言:“要是一个女人在她自己心爱的人面前,也用这种技巧遮遮掩掩,不让他知道她对他有意思,那她就可能没有机会博得他的欢心;那么,就是把天下人都蒙在鼓里,也无补于事。男女恋爱大都免不了要借重于双方的感恩图报之心和虚荣自负之感,听其自然是很难成其好事的。恋爱的开头都是随随便便──某人对某人发生点儿好感,本是极其自然的一回事;只可惜没有对方的鼓励而自己就肯没头没脑去钟情的人,简直太少了。”还有:“我以为即使她明天就跟他结婚,她必能获得的幸福,比起她花上一年的时间,研究了他的性格、再去跟他结婚所能获得的幸福,并不见得会少到哪里去。婚姻生活是否幸福,完全是个机会问题。一对爱人婚前脾气摸得非常透,或者脾气非常相同,这并不能保证他们俩就会幸福。他们总是弄到后来距离越来越远,彼此烦恼。你既然得和这个人过一辈子,你最好尽量少了解他的缺点。”瞧瞧,这些话到现在都仍然震聋发聩,毫不过时。
  
  所以我特别理解为什么丽萃到后来那么为夏洛特难过,她深知好友的聪明通透,而无法接受好友的随波逐流,在丽萃心目中,当个贫穷的老处女也好过嫁一个自已瞧不起的丈夫,但夏洛特却明确地放弃了这份理想化的坚持。
  
  不过假设一下,如果丽萃没有碰上达西的好运气,她说不定真的会慢慢变成一个不得不以打毛衣和看书了此残生的老处女(that’s Jane herself),到了青春年少所给予的勇气和执着全部幻灭的垂暮老年时,再和有家有室生活不愁的夏洛特相遇,她会做何感想呢?我当然可以肯定她不会后悔,但会不会对命运的安排有新的感慨?
  
  当然最好还是不要这样,这个世界需要给人一点希望,所以书里丽萃对夏洛特的下嫁反应要激烈得多,而在95版,由于观者对夏洛特的聪明也没多少感受,所以她嫁给柯林斯也引发不了多少同情。这有点可惜,夏洛特其实亦是个十分难得的女子,只是因为她没有丽萃那样动人的一双眼睛,上帝对她的安排就随便多了。

还是继续聊达西和丽萃的爱情吧,尼日斐花园意外留宿的一场戏,对于达西和丽萃的感情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但可惜的是,我觉得95版在这一段处理的并不是非常好,丽萃对达西的讥嘲没有明显得表现出来,事实在上原著中,丽萃在那个晚上对达西的高傲自大有了特别充分的了解,而同样在那个晚上,达西对丽萃的好感也逼近了一个几乎无法掩饰的高潮。
  
  原著中丽萃对达西关于“多才多艺女人”的认识回以调侃的那两句话属于英国文化中很耐人寻味的反语幽默,不转一下弯儿很难听出里面的讽刺含义,只读字面又几乎可以当成好话来听。但久在这种文字游戏中浸淫的英国贵族们当然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也解释了为啥达西越发觉得丽萃不可小觑以及宾利二小姐越发敌意更深。本来这种文字游戏通常由上等人拿来戏弄想来攀附的拍马屁者,大家看宾利小姐们对着麦里屯的社交界拿来这一套虚与委蛇,就没几个能听出来的,人家嘲讽你,你还当好话听,两边一转头都心里乐呵呵的,倒也算是两头大团圆,唯有丽萃玻璃心肝水晶人,对这一套比这拨儿自以为是的上等人还运用得圆熟,连达西都不免要落下风……不过话说回来,达西倒是不屑于玩这一套的,人家不喜欢就直接呛回去,他比较习惯大家因为他的直白而装聋作哑或者义愤填膺,就不习惯居然还有个女孩子会反过来利用上等人的这一套将他一军。这一晚的最后其实有段极精采的话,95版给省略了,对于宾利小姐诋毁丽萃的那番言词,达西是这么回答的:“毫无疑问,姑娘们为了勾引男子,有时竟不择手段,使用巧计,这真是卑鄙。只要你的做法带有几分狡诈,都应该受到鄙弃。”

哦呃,达西先生,你要玩起文字游戏护起短来,那也真是不遑多让呐!其实在尼日斐,不管达西和丽萃有没有查觉,但作为细心研读的我们,已可以看出这两人精神上的投契,就拿读书来说,在丽萃坐在屋子里读书的时候,奥斯丁就不厌其烦地辅垫了一番达西家几代人攒书的美景……且还是由宾利小姐打开的话匣子,呃,说起来宾利小姐也真是不通到家了,要知道想跟达西这样的男人套近乎,光夸他们家书房管什么用呢?说一百句都抵不过丽萃捧起一本书在一旁闲闲一坐。宾利小姐你算是白认识达西这么久了,还替情敌作嫁衣。
  
  而在这段对话中一言不发的丽萃,听到这样一个书房,多少会对傲慢的达西有了一点点正面看法吧?所以她会“听这些对话听得出了神,弄得没心思看书了” 呵呵,一个女孩子对一个男孩子品性上的偏见,与这个男孩子客观优越条件对抗起来,究竟能占多少份量?
  
  当然,这时就显出我们丽萃的与众不同来,尽管达西先生有那样让人倾慕的一个书房,但一旦达西先生的骄傲伤害到丽萃的骄傲,这姑娘的反击完全不留情面……只不过,谁又能否认,有时候反击也是吸引对方的一种绝佳方式呢?
  
  丽萃前面跟夏洛特聊天时,有句话也颇实在得过了:“要是他没有触犯我的骄傲,我也很容易原谅他的骄傲。”呵呵,所以后面达西求婚被拒时也看丽萃看得很准,如果说丽萃戳穿了达西的傲慢从而帮助达西变得更加成熟,那么达西戳穿了丽萃的虚荣从而也帮助丽萃看到了自已的真心我个人颇有点遗憾95版把整个原著中的第十章基本全部简化省略了,而这恰好是我在看奥斯丁的故事时觉得特别难能可贵的极富张力的一个章节,在这一章,达西和丽萃的唇枪舌剑非常值得细品,而同时两个人又都显现出来在情愫暗生时的青涩与犹疑,这本是我个人十分喜欢的小儿女姿态的绘影描摹,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稍显冗长和晦涩的对白不符合影视作品的节奏感,而几乎被95版整段抹煞了。
  
  这挺可惜的,其实在原著中,达西的实在年龄并不很大,说白了也就是一个略被宠坏的年青男子,他是比书中所有的人都稳重和有洞察力,但他也免不了张扬自已的高人一筹和情不自禁想证明自已一贯正确,这种表现就是一种尚不够真正自制的表现,由此也使达西先生的较真显出几分可爱来。而相对的,丽萃的发挥更加淋漓尽至,智慧和敏捷的强大吸引力在这一刻无人能夺,使得这对年轻男女在这一章的碰撞称得上火花四溅,好看至极。
  
  但不晓得为什么,我看过的几版达西都偏重于表现他的老成深沉,仿佛非如此就削弱了达西先生的高高在上,这其实在我来看是不必要的,我愿意在某一个时刻看到一个有点莽撞的达西先生,只要不太过份……呵呵,说到这里我不免要提起95版里那段著名的湿漉漉白衬衫镜头,虽然发挥得离原著十万八千里,可在这一段里,没有女人不被这样一个慌张忙乱的达西先生迷得三魂失了六魄。

关于宾利小姐
宾利小姐本来就不是什么淑女……不知道有没有看过上海译文一个普及本《傲慢与偏见》(封面是劳伦斯奥利佛版本剧照),有一个朱虹写的序,虽然还是马克思主义文学一套,但有许多地方写得很透彻。
  
  宾利家是从英格兰北部来的,父亲是工厂主,英格兰北部是工业革命较早兴起的地方,说明他们出身资本家家庭——也就是当时的暴发户。这就是为什么宾利家对虽然没有贵族爵位,但却是老牌乡绅家庭出身的达西这么巴结了,因为暴发户们有了钱就想有地位和面子,而这可不是钱马上可以买到的。而巴结上了达西,娶了达西小姐或者嫁给达西本人,他们就能进入另一个不同的正统世家社会了。

  这本书里另外还有一个资本家出身却仰慕乡绅的人,就是夏洛特的父亲卢卡斯爵士。宾利小姐在每个版本的片子里,都傲慢自大,处处要和班纳特家这种“小家子气”“土老帽”“没教养”的小乡绅划清界限,恰恰说明她特别惧怕别人将她们视为一类,因为她就是要掩饰自己的出身不高。

  而伊丽莎白虽然家里穷,但朱虹的序也说明了,她仍然是出身正宗的乡绅家庭(他父亲甚至不涉足伦敦),与达西是一个阶层的(只不过破落了),讲起来倒是比宾利小姐还要正宗点的好人家。所以其实他俩的结合并没有特别大的阶级阻碍(绅士和绅士的女儿)。原著第十章里最有意思的莫过于达西拐弯摸角想请丽萃跳一支舞,偏偏被此时此刻完全不解风情的丽萃不惮揣着最大的恶意给歪曲否决掉了,这里原文的描述入木三分,傲慢和偏见结合在一起最糟糕的景象莫过于此:“达西先生走到伊丽莎白跟前来,跟她说:“班纳特小姐,你是不是很想趁这个机会来跳一次苏格兰舞?” 伊丽莎白没有回答他,只是笑了笑。他见她闷声不响,觉得有点儿奇怪,便又问了她一次。“噢,”她说,“我早就听见了;可是我一下子拿不准应该怎样回答你。当然,我知道你希望我回答一声‘是的’那你就会蔑视我的低级趣味,好让你自己得意一番,只可惜我一向喜欢戳穿人家的诡计,作弄一下那些存心想要蔑视人的人。因此,我决定跟你说,
  我根本不爱跳苏格兰舞;这一下你可不敢蔑视我了吧。””
  
  是不是如在眼前,有趣至极呢?
  
  如果说原著在描写达西为什么突然爱上丽萃方面让我不甚满意的话,那么到了这一刻,我的所有不满意已完全烟消云散,正是达西这样一次又一次情难自抑的招惹,也正是丽萃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跳脱无羁,使得这一对儿在一次又一次的品性交锋中灵犀互通,两个人都在表现自已最真实的一面,可两个人又都不知道对方最真实的心理活动,这种若有若无的吸引、猜疑和试探是初恋时最美妙的部分,相信每个经历过这种无经验的纯真过程的人都会同意我的话吧?
  
  所以,丽萃再怎么不相信达西先生的取舍,也不得不狐疑了:“伊丽莎白本来打算使他难堪一下,这会儿见他那么体贴,倒楞住了。”而我们可爱复可恼的达西先生就对自已瞧警钟了:“他不由得一本正经地想道,要不是她的亲戚出身微贱,那我难免危险了。”
  
  这段文字看得真是舒心极了,达西先生为什么后来百般难减自已对丽萃的爱也就有了极厚实的基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95版完全不演啊,或者是因为英国人其实并不非常赞赏激烈的争辩?真正可惜。嗯,其实原著对宾利姐妹和卢卡斯家都有一段总体描述,我复制过来大家看看吧:
  
  “事实上她们都是些非常好的小姐;她们并不是不会谈笑风生,问题是在要碰到她们高兴的时候;她们也不是不会待人和颜悦色,问题在于她们是否乐意这样做。可惜的是,她们一味骄傲自大。她们都长得很漂亮,曾经在一个上流的专科学校里受过教育,有两万镑的财产,花起钱来总是挥霍无度,爱结交有身价地位的人,因此才造成了她们在各方面都自视甚高,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她们出生于英格兰北部的一个体面家族。她们对自己的出身记得很牢,可是却几乎忘了她们兄弟的财产以及她们自己的财产都是做生意赚来的。”
  
  而关于卢卡斯家是这样描述的:
  “距离浪博恩不远的地方,住着一家人家,这就是威廉•卢卡斯爵士府上。班纳特府上跟他们特别知已。爵士从前是在麦里屯做生意起家发迹的,曾在当市长的任内上书皇上,获得了一个爵士头衔;这个显要的身份使他觉得太荣幸,从此他就讨厌做生意,讨厌住在一个小镇上,于是歇了生意,告别小镇,带着家属迁到那离开麦里屯大约一英里路的一幢房子里去住,从那时候起就把那地方叫做卢家庄。他可以在这儿自得其乐,以显要自居,而且,既然摆脱了生意的纠缠,他大可以一心一意地从事社交活动。他尽管以自己的地位欣然自得,却并不因此而目空一切,反而对什么人都应酬得非常周到。他生来不肯得罪人,待人接物总是和蔼可亲,殷勤体贴,而且自从皇上觐见以来,更加彬彬有礼。卢卡斯太太是个很善良的女人,真是班纳特太太一位宝贵的邻居。”
注释1原文是写了莫泊桑,但是他是法国人,可能作者笔误了,所以改了个英国人又给选上课本的。
    2德比郡是更通俗的译法,原文是作者自己音译的译法。
柏舟
作者柏舟
35日记 26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柏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