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冲的最爱?杨过的最爱?白展堂的最爱?

张佳玮 2019-08-26 17:24:57

令狐冲最爱的是谁?

任盈盈说过标准答案。

任盈盈是个矛盾体:她是个早熟的公主,却又是个渴望自由舒展和爱情的小姑娘。

她有权力,但她并不爱权力,因为她知道权力斗争有多可怕,所以宁可不要黑木崖的万丈威风,而躲在洛阳巷子里,自己弹弹琴。

她骨子里,是个怕羞的小姑娘。

对令狐冲,一直是她更主动一点。是她背着令狐冲去少林寺,然后牺牲自己的。是她带着手下,去为令狐冲恒山掌门之礼助威的。

她对令狐冲谈不上独占欲,她可以号令群雄,但在令狐冲面前,她潜意识里,并不觉得自己的权力有多么了不起。

她讨厌黑木崖什么?不自由,必须恭颂文成武德。

她爱令狐冲是因为什么?自由。

所以她也从不拘束令狐冲的自由。

她其实是在意自己的地位的,但也不肯强求,所以当日在少林寺,她动过这个心思:

“我待你如何,你早已知道。你如以我为重,决意救我下山,你自会取胜。你如以师父为重,我便是拉住你衣袖哀哀求告,也是无用。我何必站到你的面前来提醒你?”深觉两情相悦,贵乎自然,倘要自己有所示意之后,令狐冲再为自己打算,那可无味之极了。”

骨子里,是她在追令狐冲。但她从来不想让令狐冲被牵着拽着来爱她。因为到最后,她想要的是自由。她知道逼迫令狐冲没有用,只有让令狐冲自己将爱情转移到她身上,他们俩的灵魂才能得以舒展。

自由,同时,也自尊。

众所周知,也就是在少林寺,令狐冲动过那个神来之笔的心思,“不知小师妹在做什么?”许多人据此认为他最爱岳灵珊。

在当时看来,没错。

但之后,情势又变了。

再后来,当任盈盈与令狐冲独处时,发生了下面这段经典剧情:

两人并肩坐在车中,望着湖水。令狐冲伸过右手,按在盈盈左手的手背上。盈盈的手微微一颤,却不缩回。令狐冲心想:“若得永远如此,不再见到武林中的腥风血雨,便是叫我做神仙,也没这般快活。”
盈盈道:“你在想甚么?”令狐冲将适才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盈盈反转左手,握住了他右手,说道:“冲哥,我真是快活。”令狐冲道:“我也是一样。”盈盈道:“你率领群豪攻打少林寺,我虽然感激,可也没此刻欢喜。倘若我是你的好朋友,陷身少林寺中,你为了江湖上的义气,也会奋不顾身前来救我。可是这时候你只想到我,没想到你小师妹……”
她提到“你小师妹”四字,令狐冲全身一震,脱口而出:“啊哟,咱们快些赶去!”
盈盈轻轻的道:“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终于是念着我多些,念着你小师妹少些。”

这一刻之后,任盈盈赢了。永远地赢了。她是令狐冲的真正挚爱了。

后来仪琳也对她母亲明言:令狐大哥当日爱他小师妹,就只爱小师妹一人;现在爱任大小姐,就只爱任大小姐一人——这是半官方的陈述了。

有些人坚持认为,令狐冲真爱的是初恋岳灵珊。

好像浑然忘了后半部分,他和任盈盈如何出生入死,浑然忘了任盈盈、仪琳和令狐冲都已经认定了:任盈盈才是挚爱。

岳灵珊是令狐冲的美好初恋,牵绊了令狐冲许多年光阴;而任盈盈用自由和温和,一年多的时间,让令狐冲转过身来了。

她靠的不是各类套路技法,无非是:自由、自尊与温柔。

这就足以压倒初恋的积累了。


杨过最爱的是谁?

这个再明白不过了。就是小龙女。

虽然杨过行止不端,对陆无双、程英、完颜萍、公孙绿萼们都有些动手动脚、言语调戏,但他对小龙女的挚爱,从头到尾没变过。

而除了小龙女外,他最在意的,是郭靖。

他救郭芙非只一次,基本全看在“她是郭伯伯的女儿”。

他从一开始就讨厌全真教,对他们态度不恭,是因为郭靖在他面前打败过全真教。他不相信郭靖跟他说的全真教玄门正宗,他怀疑过,郭伯伯怎么把自己扔在这个武功低微的所在,是看不起自己么?

杨过一直需要是母爱(母亲早死)和父爱(没见过父亲)。

所以他对孙婆婆和郭靖的敬爱,铭心刻骨。

杨过常用“世人不爱我,我何必爱世人”,来让自己杀郭靖的理由正当化;但当看到郭靖舍己为他时,他就热血上涌,宁可以自己去代替郭靖而死。说来说去,这只是杨过在“我没有人爱我,我不高兴”到“郭伯伯爱我,我要为他而死”之间转换罢了。

杨过在小说里,成年之后,仅有一次,哭出来,而不为了小龙女的,是听黄蓉对他说,

“我不传你武功,本意是为你好,哪知反累你吃了许多苦头。你郭伯伯爱我惜我,这份恩情,我自然要尽力报答,他对你有个极大的心愿,望你将来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我定当尽力助你学好,以成全他的心愿。过儿,你也千万别让他灰心,好不好?”

当日杨过听了此话大哭——这一瞬间,他应该是有种,得到父爱和母爱照耀之感了。

甚至他给郭襄过生日,也是为了给郭靖看。十六年后,杨过为郭襄做那些事、送那些礼物时,并没爱上这小姑娘——郭襄甚至不明白那些礼物,什么蒙古兵耳朵,的意义。郭靖是明白的。

结果便是,看结局。当杨过来帮忙解了襄阳之围后,郭靖敬杨过一杯酒;杨过终于能把按捺二十年的话说出来:

“郭伯伯,小侄幼时若非蒙你抚养教诲,焉能得有今日?”

杨过拼了这些年,其实内心的希望,便是能在取得个成绩后,堂堂正正对郭靖说这么一句话。像儿子/女儿发了第一笔工资,给爸妈买了件好东西时的成就感。

跟郭芙,实在并无关系——他对郭芙的感情,更多时候是“这个烦人的大小姐,怎么样折辱她一番才好”。

他想要的认可,实际上是郭靖的。


白展堂最爱的是谁?

佟湘玉。

否则,江湖之大,他何必非要落在一个每月才发二钱银子,还经常给不足数的地方当跑堂?

自己找个什么地方,开他的老白涮肉坊,多好?

在同福客栈,吃大锅饭,睡大堂,连张床都没有;每天邢捕头在门前晃悠,一身身出汗,还经常有上官云顿级别的高手来踢馆。他轻功天下第二,随时可以跑,何必在这里混?给个小屁孩吃糖葫芦受气?

除了李大嘴蝎蛰上官、吕轻侯说死盗神,哪次都是老白动手,钱夫人拿个铁核桃上门来都能吓得满客栈缩头,还不是得靠他。

因为他自己说了,对佟湘玉是一见钟情,一张老婆脸,又好看又耐看,看了就走不动道了。

说是胆小如鼠,为了佟湘玉能跟公孙乌龙动手,为了莫小贝个小屁孩还不怕得罪五岳盟主。真看到锦衣卫都不动声色。

好,和展红绫。

他年少时跟展红绫玩过一下子暧昧,但没在一起。“你是官,我是贼。”——可佟湘玉还是武林中人呢,老白怎么就不顾虑“你是走镖的我是贼”了呢?

展红绫要嫁追风了,老白心碎了一下子,“我那颗脆弱的少年之心啊”——但临了,也没怎么地。

展红绫第一次来,老白没跟她走。

展红绫第二次逃婚来,老白还是没跟她走。

再明白不过了。

最后倒是嬉皮笑脸来了句“她样样不及格,但有两门是满分,这多吸引人呢嘻嘻嘻”,也没正经,只有安全感差劲如佟湘玉才会当真。


人的行动最真诚。

令狐冲与任盈盈在一起时,都忘了岳灵珊。

杨过为小龙女等了十六年,跳了悬崖。

白展堂有三次机会跟展红绫走,没走,永远地留在了同福客栈。

所谓真爱,莫过于此。


那些认定岳灵珊是令狐冲真爱、郭芙是杨过真爱、展红绫是老白真爱的呢?

有些位,可能是没好好读过原著没好好看剧,听风就是雨了。

但也有些位,可能抱着种奇怪的执念,即:

只有少年真爱才是纯粹的,以后一切都不是的。

恕我直言:

少年初恋的优点是真诚,但往往也是唯一的优点。初恋往往被赋予了额外的光环——真诚、自由、纯粹——但有相当多其实来自于臆想。

所以,不少人回头看时,会承认“当时也不知道爱上了那个家伙的什么”。

当然还是有一些人,会觉得初恋至上,至上到会将这种执念,投托在任何一对伴侣上。所以看令狐冲,就觉得他只爱岳灵珊;看杨过,就觉得他只爱郭芙;看白展堂,就觉得他只爱展红绫。当然,他们也一定会认为张无忌的最爱不是赵敏。

姑且叫做“初恋执念”吧?


加州的南希·卡里什博士在2009年前后做过个跟踪,1600位没跟初恋终成眷属的美国人接受访问,56%的人说如果有得选,他们也不会去跟初恋好了;19%的人犹豫不定;25%的人表示他们会乐意回去跟初恋好。

在访问里,这些依然怀念初恋的人,通常会觉得自己有缺失感,同时自己的感情状况不是很如意时,就会有这种心思,“如果当时没跟初恋分开,也许能有好的感情。”

即,他们的初恋执念,更像是一种如果当初的假设,是一种事后补偿。

《神雕侠侣》里,郭芙有一段中年心事,很是戳人。许多人认为她对杨过的感情,大概也由此开始:

便在这千军万马厮杀相扑的战阵之中,郭芙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事:“他在襄妹生日那天送了她这三份大礼,我为甚么要恨之切骨?他揭露霍都的阴谋毒计,使齐哥得任丐帮帮主,为甚么我反而暗暗生气?郭芙啊郭芙,你是在妒忌自己的亲妹子!他对襄妹这般温柔体贴,但从没半分如此待我。”
想到此处,不由得恚怒又生,愤愤的向杨过和郭襄各瞪一眼,但蓦然惊觉:“为甚么我还在乎这些?我是有夫之妇,齐哥又待我如此恩爱!”不知不觉悠悠的叹了口长气。虽然她这一生甚么都不缺少了,但内心深处,实有一股说不出的遗憾,她从来要甚么便有甚么,但真正要得最热切的,却无法得到。因此她这一生之中,常常自己也不明白:为甚么脾气这般暴躁?为甚么人人都高兴的时候,自己却会没来由的生气着恼?

那些认为初恋至上的人,是否多少也因为怀抱着类似的内心缺憾,以及现实生活中并不完全如意的感情,才要去假设初恋最美好呢?


但,换个角度:

就郭芙这种性子,就算真跟杨过在一起了,能好多久呢?她和杨过日后如果成了怨偶,回头来看着耶律齐,安知不是另一番心思?

人觉得曾经拥有的、已经失去的和最初放手的最好,说来也都是类似的“如果当初”补偿心理作祟;那些美好许多是基于想象,就停留在想象中好了。在最不高兴的时候,当做另一种可能性,安慰一下自己无妨。

但人的际遇,不是一两个伴侣的取舍决定,而是一点一点走到这一步的——这意思是,我们选了另一个,也许最后怨怼的,就又是另一番感情了。

毕竟,别太高看当初的自己。毕竟当初的自己,除了纯真与勇敢之外,别的方面未必比长大的自己更高明。

少年时的一切自有情怀加成,但人都是慢慢长大的。

令狐冲最后爱上了任盈盈,郭靖没有跟华筝在一起而是找了黄蓉,郭芙虽然遗憾但杨过从来不属于她,白展堂果断选了佟湘玉。他们并不是比列国四海千秋万载只有一个阿朱的萧峰更薄情,只是感情的意义在于合适,而从来就不是以先来后到、是否更纯粹论高低的。

包括初恋至上执念在内的任何执念,都多少跟自己的心境有关。

所以不要去假设令狐冲们跟初恋在一起更幸福,是放过了令狐冲们;与此同时,不要总是假设初恋才是自己唯一的幸福来源,其实也就是,放过了自己。

张佳玮
作者张佳玮
850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张佳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