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浪潮中,他刺下奇情与异色

看电影看到死 2019-08-25 17:33:54

看死君:作为日本新浪潮代表人物之一,增村保造导演的名气虽然不如大岛渚、寺山修司、筱田正浩等更为赫赫有名,但在影迷们心目中,他的存在同样是日本电影史上的一座瑰宝。假如你看过《清作之妻》《刺青》《盲兽》《好色一代男》《曾根崎心中》等作品,一定会爱上增村保造这位导演。

1966《刺青》

增村保造导演逝于1986年11月,相对于大部分日本新浪潮导演而言,62岁便撒手人寰的他,终究有种“业未竟,身先死”的遗憾。每年8月25日,则是增村保造导演的诞辰,虽已鲜少有人纪念,却早已成为影迷之间心照不宣的一点异色念想。

作者|Tom Mes

翻译| 萌力强6号

增村保造作为日本电影新浪潮的一位重要人物,他受到大岛诸的推崇,也是在西方作者论研究中被经常提及的人物。

有人认为增村保造是日本电影的第四代大师,然而,也有人对他所拍摄的如《巨人与玩具》(Giants and Toys)、《赤色天使》(Red Angel)和《盲兽》(The Blind Beast)这类风格的影片有着一定异议。

1958《巨人与玩具》

1966《赤色天使》

1969《盲兽》

增村保造生于1924年8月25日,从小酷爱电影,跟某剧院老板的儿子是玩伴,因此在他的少年时期就能看到很多免费的电影。后来,他考上了东京大学的法学部,但因大平洋战争爆发而被迫参军。后来,根据他在大映的同事胜新太郎的描述,增村保造在服役期间的生活鲜为人知,唯有“直到1947年才返回日本”这一事实暗示着,在这期间他有可能成了一名战俘。

增村保造(1924.08.25-1986.11.23)

在增村保造回到日本后,出于对知识的渴求想要完成剩下的学业。1947年,他进入了大映,并担任导演助理,这份工作的收入使得他能够重返大学。1951年,他以东京大学的哲学专业毕业,在此期间也持续工作。接下来的几年里,增村保造依靠奖学金,获得去罗马电影实验中心学习的机会,据报道称,在此期间,增村保造还曾与安东尼奥尼建立起一段友谊。

在罗马期间,增村保造遇见了比他大12岁的安东尼奥尼

增村保造曾在沟口健二、市川昆等前辈手下担任副导演

1955年,他再次回到大映,并在沟口健二、伊藤大辅、市川昆的手下担任副导演一职。直到1957年,他自己的处女作《接吻》(Kisses)问世,当时这类题材的电影在日本有着很大的观众市场。而这一切发起于一年前古川卓巳执导的电影《太阳的季节》(Seasons of the Sun)的意外成功,从而引发了“太阳族电影”的风靡。

1957《接吻》

古川卓巳《太阳的季节》

尽管这类影片在当时的日本很流行,但《接吻》的首映票房成绩还是差强人意,有评论称,这是由于影片非常规的速度和节奏所导致的。

日本电影制片厂每天大概要拍将近一百部影片来满足蜂拥的观众,因此这一次的失败并不会给制片厂带来严重的影响。在当时,工作人员和公司之间都采取很严格的合同制度,想要解雇一名员工对于公司而言并非轻而易举。

1957《接吻》

也正因此,增村保造得以在同一年又制作了两部影片。他在第二部电影《青空娘》中启用若尾文子为女主角,自此便成为导演最爱合作的女演员。虽然,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是一波三折,在1970年的某次采访中,增村保造甚至还这样评价过若尾文子:“自私又爱计较,她并不能算是一个单纯的女人,而这点她自己也知道。”

1957《青空娘》

直到第五部电影《巨人与玩具》(Giants and Toys),增村保造第一次尝到了成功的滋味。尽管主流媒体们对于增村保造“别具一格”的导演方式表现出厌恶,但有一位年轻有为的导演和电影批评家对他表示了支持,而这个人正是当时任职于松竹的导演大岛诸。

大岛渚导演

大岛渚曾在文章里夸赞增村保造具有敏锐的社会洞察力,并承认自己也受其影响,而这也间接导致了日本新浪潮的诞生。

1958《巨人与玩具》

1960年代,增村保造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在这十年间,他以每年三到四部的完成量导出了自己最好的作品。

在大映严格的等级制度下,他已经达到了较高的地位,并与之前的导师沟口健二和市川昆一同工作,还接手了一些较有声望的文学作品的改编,如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Love of an Idiot)、吉田弦二郎的《清作之妻》(Seisaku's Wife),以及川端康成的《千羽鹤》(Thousand Cranes)等等。

《清作之妻》《痴人之爱》《千羽鹤》

1967《痴人之爱》

1965《清作之妻》

增村保造的电影开始呈现一系列主题,其中最突出的是对人类情感的展示。由此,增村保造的关注点越来越倾向于对情欲的展示,尤其是那些改编自谷崎润一郎或江户川乱步的作品。然而,情欲和暴力经常都是被捆绑销售;因此,曾起源于大正时期(1912-1925)相对自由环境中的情色文化,在增村保造这里得到了进一步传承。

1969《千羽鹤》

而若尾文子的出演又为这些角色增加了非常独特的韵味,比如在《刺青》 和《万字》中所演绎的那些有着强烈控制欲、既不可捉摸又让人难以抗拒的角色。

1966《刺青》

1964《万字》

她所饰演的不仅仅只是简单的类型角色,而是试图利用性,将自己从压迫的社会中解救出来。正如许多评论家和历史学家所言:无论是性行为还是性幻想,都是日本社会自古以来赋予每个个体的权利,这也就意味着性能成为争夺政治自由的武器。

硬币的另一面

增村保造喜欢的另一种类型,则形成了他的另一面,主要是以讲述战后经济复苏时期的公司职员生活和个人的牺牲为主。比如影片《巨人与玩具》和 《丈夫亲见女人的小箱》(With My Husband's Consent), 就塑造了公司间谍和等级制度文化。

1964《丈夫亲见女人的小箱》

正如美国评论家Jonathan Rosenbaum所说,在一个系统本身就有问题的情况下,人人唯有互相背叛来保住自己。增村保造也曾表示,形成日本社会基础的,是伴随着资本主义和军国主义而牺牲的个人的意愿、主张和个性。

1958《巨人与玩具》

而增村保造的战争电影正如他的职员电影一样,描写了那些为毫无意义的工作而四处奔波的人,例如给消费品打广告,被敌人的子弹打中,或者是分解肢体。

1964《丈夫亲见女人的小箱》

影片《陆军中野学校》(Nakano Spy School)记录了太平洋战争前一个有名无实的组织的成立。为弥补日本情报方面人才的短缺,15名才智过人的军人被送去特殊训练,为此他们需要全身心投入并抛弃之前的生活,包括家人、妻子和孩子。

1966《陆军中野学校》

剧中人物Raizo Ichikawa 在面临着未婚妻和国家之间只能选择一个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尽管这个选择对于他的未婚妻而言如同判了死刑一样。

在同类型影片《赤色天使》中,若尾文子扮演了二战时期的某位战地护士,她是唯一一个从前线逃回来的人。在此期间,她见到了伤重濒死的坂本,抚慰了失去双臂极度痛苦的一等兵折原,也渐渐陷入对冈部医生的依恋之中。

1966《赤色天使》

影片的高潮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霍乱在军队中大肆传播,正值此时,硝烟四起。若尾文子饰演的角色与上级情人退回到一个被隔绝的床架上,在那里,没有疾病也没有战争。

母亲与妻子

增村保造电影中的第三个母题是关于女人的困境和地位。在他的电影中,若尾文子经常被塑造成一个冷酷的形象。除了以上提到的电影中既独立又极具性吸引力的形象,增村保造还经常将她塑造成比普通的女人情感更为强烈的形象。

比如在影片《华岗青洲之妻》(The Wife of Seishu Hanaoka)中,若尾文子就在饰演了一位与婆婆争风吃醋的女性,有着强烈的情感释放。

1967《华岗青洲之妻》

评论界普遍人文,在创作女性题材电影方面,沟口健二无疑是对增村保造影响最大的导演。但增村保造也曾强调说,其实他的电影并不是在有意刻画女人,而是在于描写人性。

显然,沟口健二电影中的若尾文子更为温婉含蓄

在接受《电影旬报》的一次访问时,增村保造解释说:“我不是在展现女人,只不过是因为在女人身上才能看到人性;男人只是为了女人而奔波,所有赋予在男人肩上的担子就像是马背上的包裹。只有通过女人,我们才能更好的阐释人性。我可以很公正地去谈论女人,我可不像沟口健二是个女士专家。”

召集令

增村保造导演对于日本社会的深入洞察和批判,主要见于他的战争电影;他那些关于战争的电影,似乎是对以上所提及的他的电影主题的一个整合。而在《清作之妻》中,若尾文子只能通过她的小伎俩,使丈夫免了去前线的任务。

在那个闭塞传统的小村子里,若尾文子扮演的角色以独树一帜的姿态对传统表示了蔑视。当国家的召集令下达的时候,全村都在期盼着她的丈夫成为护国英雄,但是她却挖掉了丈夫的眼睛,因此他的丈夫便可以不用上前线,并且完全依赖于她。

1965《清作之妻》

导演自身在前线的经历,当然对于他在电影类型上的选择有着很大影响。尽管《清作之妻》中那个挖掉丈夫眼睛的妻子,以及《赤色天使》中与残疾士兵玩情色游戏的场面,看起来都有些变态而扭曲,但是战争的荒谬内核又似乎使得他们的这些行为有了一定的合理性。

1965《清作之妻》

1966《赤色天使》

与其形成强烈荒谬对比的,也是导演商业上最为成功的电影则是《军中黑道》(Hoodlum Soldier)。影片中描述了一位不愿去战场的士兵,最后竟与一位和平爱好者成为交好。由此可见,在增村保造的电影中,军营和战场是完全残酷和疯狂的场所,这也使得他剧中那些反抗的角色显得更加理性。

1965《军中黑道》

疯狂的爱

增村保造对性爱的展示是逐步发展的。在《赤色天使》中,若尾文子与残疾士兵之间的情爱游戏正是效仿了江户川乱步的小说《The Caterpillar》,该小说主要围绕一个从战场上回来的军官展开,他在战争中不幸失去了腿,而且还成了一个哑巴,最后沦为他妻子变态的性爱游戏下的可怜的傻瓜。

1966《赤色天使》

回望增村保造电影事业的顶点,便是根据江户川乱步小说改编的《盲兽》(Moju),该片讲述一个年轻的模特被一个盲人雕刻家绑架,逐渐导向斯德哥摩尔综合症式的痴人之爱,并最终以身体肢解而告终。尽管影片中有丑陋的表述,但导演对于情欲场面的极致表现,使这部影片成为经典。

导演和编剧采用了非常别致的一招,将江户川乱步小说中关于母亲和爱人之间的较量做了修改。在《盲兽》中,盲人的母亲是一位极其丑陋的女人,而剧中的女主人公则试图操控他的恋母情结和自我厌恶的心理。

1969《盲兽》

而在《曽根崎心中》中,一对注定死亡的情侣同样展示了血腥的悲剧。他们深知这场禁忌的爱恋终究没有终点,但即使此生都不能再相见,也抵挡不住“情死”的诱惑。

1978《曽根崎心中》

为了更清楚地表现那些通过精神来寻求自由的人,导演放下情色的演绎,而转向了一个古老的故事,即近松门左卫门的木偶净琉璃作品《曾根崎心中》。这难免让我想到筱田正浩那部同样以殉情为主题的《心中天网岛》。

筱田正浩《心中天网岛》

借由夸张的表演形式以及原著人物形象,增村保造似乎是对自己之前的电影观念作了讽刺式的回应。但是,这样一位能够拍出如《御用牙之地狱攻击》那般前卫古怪之作的导演,要想找到“正道”,恐怕有些困难吧。

1973《御用牙之地狱攻击》

作者| Tom Mes;翻译| 萌力强6号

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转载请注明

看电影看到死
作者看电影看到死
25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看电影看到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