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慕白……不白?

赱馬觀♣ 2019-08-24 22:26:29

1、送剑

以影片终局的代价反溯,送剑北上贝勒府可谓整个故事的祸端总源。但奇的是,从来没有多少人以此作为起点去思考:李慕白为什么要送剑?倘若真的金盆洗手,要么铁匠炉里熔断机制,要么下山投入深湖,皆可一了百了。但他选择的却是送剑北上进贝勒府?

稍加揣摩,其实还是潜意识中的虚荣作祟:要让别人看到我厌倦了,我放下了。实际呢,还在端着,还很在意。只是这份武林虚荣,须挂靠在金盆洗手的堂皇借口,风度翩翩的儒雅气质之下,才会为世人(包括观众)所忽视。就连久行江湖的红颜知己俞秀莲,对于此事也只是稍感意外,未做多想。于是,送剑背后的蹊跷反常,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从划了过去。

2、还剑

玉娇龙的第一次盗剑,与李慕白无直接关联,却与二人师父间的旧仇有莫大的干系。这个放下不谈,只说之后的还剑。原本,玉娇龙是要主动还剑的,功劳需记在俞秀莲的头上。因为她化解矛盾的方式,既直截了当,又含蓄得体。

所谓直截了当,是指她认为玉娇龙虽有江湖野望,但很快便会因嫁做人妇而烟消云散,不必过分担忧。而这显然与李慕白的唯有破格收徒以道行矫束才能避生毒龙祸害江湖的看法产生了矛盾。但注意!此处李俞之间的矛盾,虽相较送剑一节有所抬头,总体而言仍在同向而行:为了玉娇龙好!

后续发展来看,导演李安显然是挺俞派。借过府探望凉亭茶会,不动声色,旁敲侧击。此谓俞秀莲的含蓄得体。果然,玉娇龙确有通情达理的另一面,加之对俞姐姐的天然亲近,决定趁夜色还剑贝勒府。可就在一身夜行衣刚要踏进书房的当口,被人搅局。

此人正是李慕白!

李慕白因何要在这个节骨眼上现身?恰如送剑北上的动机,再次不得而知。但客观效果上,此举非但无助于抑制,反而激起玉娇龙的叛逆本性——“别进了庙,就说和尚话!”

不过还是强调:李慕白式的毁人误事,始终掩护在善意初衷,儒雅气质,迷人风度,以及相当部分观众对于九门提督千金小姐刁蛮性格的排斥心理的多重作用之下。

3、悔婚

碧眼狐狸杀死捕头之后,玉娇龙通情达理那一面再次占据上风,她决定赶走师父,谨遵父命,嫁为人妇。却不想,另个与李慕白貌似迥异实则同归的角色突然现身:罗小虎!

与小虎的一夜激情过后,玉娇龙二次盗剑,悔婚出走!应该说,李安在此片中所宣扬的是一种入世温和的保守倾向,俞秀莲实为价值范本。李慕白与罗小虎分别代表两种极端。明面上,李安没说两男半句不好,甚至相反,还展示了各自魅力:都是帅哥,一个儒雅潇洒武当剑侠,一个狂热多情西部浪子。但李安却通过玉娇龙两次理性让位于激情的选择,以及由此导致的人生悲剧来间接表达了对李罗二人的否定。

不过,一个问题也呼之欲出:难道李安赞成父母包办指腹为婚?哈哈,对此敏感问题李安选择了回避,选择了叙述从略。虽然没说不代表赞成,可问题是,世间万物,息息相通。你没说的部分,很可能影响观者对于你说的部分的判断。

不妨沿着玉娇龙出嫁这条线虚构下去——夫家乃西部重镇节度使,少主原本也有青梅竹马的爱人,遭其母拆散,转与玉家政治联姻。果然,婚后夫妻感情不睦,丈夫另有新欢,乃当地红歌姬,甚至还怀了骨肉。玉娇龙气不过,暗通胡僧对歌姬下降毒杀……罗小虎听过,愣了半晌:怎么感觉后面这事儿也有俺的参与?

你看,同样一个侠女与婚嫁的故事,在侯孝贤的版本中,聂隐娘完全不被师命左右(尽管道姑比碧眼狐狸要狠得多:剑道无情,不与圣人同忧),只凭自我意识了断是非善恶,竟然也可做到步步不错。既成全了他人,保护了父亲,也达成了自我幸福。这是《卧虎藏龙》的局限所在。

但不管怎么说,有一点可以肯定:对于涉及众多涵盖较广的一个故事体,视角选择与内容取舍,至关重要。如将玉娇龙嫁做人妇,夫妻不睦,侯门怨妇作为叙事主线,那么在《卧虎藏龙》中予以否定的角色,比如罗小虎,务必就要转正。相反,俞秀莲混迹江湖也要嫁人的人生态度,甚至难免挨批!

4、弃剑

问题不在弃剑本身,而是李慕白总在错误的时间,做错误的事情!

上面说过,要弃剑,开始就弃啊!出关之后,摘剑下山,来在湖边,四下无人,随手抛入深湖。之后什么贝勒府,玉娇龙,碧眼狐狸,统统与这把青冥剑没了干系。为什么不做?因为不够酷啊!芸芸众生凡夫俗子眼皮底下去做一件道义高深哲思玄妙背书,多有成就感!特别是当他主动以剑尖对准自己的哽嗓咽喉来晓以大义的时候,哇~形象陡然高大起来,玉娇龙瞬间动容,观众为之仰视。谁还会去深究其实这种成就感是潜意识下,不知不觉中,与主观意识下的理念信仰背道而驰。

果然,再如“还剑”一幕,李慕白很快变脸,随手抛剑入湖,嘴上依旧“大彻大悟”的虚词,玉娇龙也一如上次,叛逆性格瞬间撩起,飞身入湖,直追坠剑而去……

如果说李安在此片中有迎合西方的倾向,那么对于李慕白的塑造可以视作是好莱坞自由主义对宗教保守势力批判模式的一种移植。

5、挡针

可当事态演变为:宗教保守意识所擅长应对的那种善恶分明生死攸关简单二元对立的格局时,李慕白便突然从隐形负面搅局者而一跃变为真正的侠之大者!但这一转变不是通常好莱坞类型电影所常见的主观意志驱使下的救赎牺牲,而是生死攸关唤起了宗教教义赋予他潜意思中始终蕴藏的那股强大正能。

换言之,直到毒气攻心秀莲泪奔那一刻,李慕白仍然没有意识到这场由玉娇龙盗剑而起的江湖恩怨总源,恰恰就是他自己!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此我们必须要用宗教保守而非暗情涌动的视角去理解李慕白的行为,以及李慕白与玉娇龙之间的关系。李安曾在他的十年一觉电影梦中说,

“本来我没想到玉娇龙跟李慕白之间会有任何情愫联想。先是王蕙玲对这个有兴趣,编入剧中。”

其实,导演的原始构思才是此片的叙事正途,编剧之后感情线索上的丰富润色,虽撩起了观众的浓浓兴致,竹林之战更被推崇做“床戏武拍”,却反而让主题跑偏。因为假如只局限于“收徒导正”,卧虎藏龙的主题将是:教化新人的善意初衷,因潜意识中的保守思维作祟,实践过程出现重大偏差,导致事与愿违的悲剧发生。鞭挞的是保守体系。是体系造成了当事人的深陷其中无法自知(就像奥奖作品《聚焦》中女记者登门采访的那位老神职),以及两代武当异性师徒间的恩怨轮回。可加入李慕白对于玉娇龙的情感渴望之后,那收徒岂不成了猎艳的幌子?抓起俞手脸上深情摩挲,岂不成了感情欺诈的花花公子?

赱馬觀♣
作者赱馬觀♣
394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赱馬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