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你我敲响

阿柴 2019-08-23 11:26:30

我其实并没有想这么快就再写一次“举报”。

可距离我那上一篇文章才只过去三个月,各种事情的发展却已然超出了我的预料。

1

6月份,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当时,鹿晗和吴磊的新剧《穿越火线》官宣开拍不久,但因为片方宣传时模糊番位,称两个人是这部剧的双男主,这引起了鹿晗粉丝的不满。

鹿晗的粉丝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的偶像不是唯一男主,而发贴、发微博抗议片方,并宣布要暂停关于这部剧的一切宣传活动。

撕番位在演艺圈并不少见,有时是明星自己撕,有时是经纪团队去撕,有时是粉丝上阵去撕。

但无论手段、姿态如何,这都是为了自己偶像的事业着想,是无可厚非、可以理解的。

可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有一小部分鹿晗粉丝(注意,是一小部分,并不是全部),因为觉得自己偶像接这种网剧本来就委屈,现在连番位都不是唯一一番,他们更是无法忍受,于是他们希望偶像能够退出这个项目。

于是他们决定举报这个项目,一直举报到这个项目停拍为止,举报理由是“电竞题材,不利于青少年健康”。

我相信,会做出这种举动的粉丝,一定是粉丝群体中的少数,更多数的粉丝一定不会做出这种扭曲的事情。

可这依然让我害怕。

重要的并不是他们对偶像的控制欲是否已经扭曲,我们也不去纠结他们想要的是否就是他们偶像想要的。

这一小部分粉丝显然是觉得“我这都是为偶像好,所以我做什么都是对的”,可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一个年轻人,只是为了让一切都顺着自己并不合理的心意来,就决定使出“举报”这个手段。

这不得不说是让人害怕的。

这是一次普通人对明星的举报。

2

前两天,电子科技大学一位教授在群里和同学因为“四大发明是否创新”发生争执,有同学把聊天记录截图下来,向学校举报了。

举报理由是“散布四大发明没有创新价值等错误言论”。

结果就是这位教授被学校处分,停止教学工作,停止招收研究生。

如果你仔细了解过这件事,就会发现在这件事情上,老师、学生确实都有做得不妥当的地方。

学生觉得这是一门很水的选修课,就认为可以敷衍过去,结果上交的论文无法被老师通过、给成绩。

老师的行为虽然可解释为是对教学要求高,所以不接受那些敷衍上交的论文,但在群里聊天时,老师确实也有措辞不妥当的地方。

这其实就是老师学生之间的正常争论和分歧,但真正让我感到害怕的,是我今天看到的两张相关截图。

他们精心设下陷阱,故意言辞激烈地去激怒老师,以使老师在愤怒之下,说出不妥当的言论。

然后他们再拿着这不妥当的言论,去向有关部门举报,以达到将老师打倒的目的。

他们对这一套举报流程非常熟悉,他们知道这是肯定管用的,这背后是怎么样的恶毒心思,光只是想一想,就会让人觉得害怕。

如果以前都还是因意见不合而来的举报,那这次“钓鱼执法式”的设陷阱引老师上钩,性质则更为恶劣、歹毒。

因为没人能保证自己时时刻刻、每词每句都毫无漏洞,显微镜下看世界,任谁都难合格。

更何况,是有人故意要钓你上钩、诱你入网。

有矛盾解决矛盾,有问题解决问题,师生之间有分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不想着去解决问题,反正想着怎么设下陷阱、怎么环环相扣地把对方打倒,那于老师、于学生、于教育,都是不会有任何好处的。

这是一次普通人对师长的举报。

3

还有一件事,是《陈情令》原著小说《魔道祖师》的作者墨香铜臭据传被捕,原因是非法出版。

我不太了解这位作者,也不太知道这位作者和其读者做过多么过分的事情,但如果真的触犯了法律,那自当交由我们的法律去做出裁决。

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我想说的重点是这位作者的粉丝和黑粉之间的斗争。

认为墨香铜臭该坐牢的,被她的粉丝举报炸号,认为墨香铜臭不该坐牢的,则被她的黑粉挂出来,鼓励大家都去举报。

这件事情法律的裁决都还没出来,普通人之间倒是已经热热闹闹地开始互相伤害。

我无意为任何人辩护,触犯了当前的法律,那自然有法律去处理和惩罚,我所想要说的,是这种不断试图堵上对方嘴巴的行为和气氛。

凭良心讲,这是一个好的气氛吗?

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吵成一锅粥、辩成一团乱麻,都比这样不断通过举报来堵对方嘴巴,要好得多。

真理总是越辩越明,法律有问题,就完善法律,作者有问题,就处罚作者。

有争辩,有讨论,才可能有进步,疯狂举报对方,使其炸号、闭嘴,是绝对不可能带来任何好处的。

如果说以前都是单向举报,那这回就是一次普通人之间的互相举报,是一次同归于尽的举报。

这是一次普通人对普通人之间的举报。

4

举报制度本身并无对错。

举报制度的设立,就是为了给那些身处弱势、无处说话的人一个维护自己权益的出口。

当普通人面对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恶势力时,“举报”或许是他所能够使用的唯一办法。

所以,才会有举报贪官、举报违法乱纪、举报黑恶势力,这是举报制度设立的初衷和意义。

举报制度本身,并不是恶的。

可现如今,举报却开始被那些心怀恶意的人充分利用了起来。

不管举报偶像项目的粉丝,还是举报设下陷阱举报师长的学生,抑或是粉丝和黑粉之间的互相举报。

从普通人对明星,到普通人对师长,再到普通人对普通人,这里头其实都有着极为复杂的问题。

有对偶像的过分控制,有对师长和选修课程的不满,也有普通人之间所拥护立场的不同,这里面都有极为复杂的对错和权衡。

如果想要都讲清楚,那每个问题都得写一篇长文才能讲清楚。

但前提是,我们都还能开口去讲这些问题,而不是我们自己亲自堵上我们自己的嘴巴。

你这次伤害的是别人,下次被伤害的可能就是你自己。

举报制度本身并无对错,但恶意举报、钻制度空子,这就是确凿无疑的错。

举报,是弱者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被欺凌者们求助无门后的最后一个反击武器。

举报,绝对不是,也不应该是心怀恶意的人去满足私欲、打击异己的龌龊手段。

海明威曾经写道,无论是你,还是你的朋友,无论谁死了,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

所有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永远不要对别人的不幸和苦难无动于衷,因为一个人的不幸,就是全体人的不幸。

今天被伤害的是他人,明天被伤害的就可能是你我。

不要再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我而敲响。

公众号:梅骁

阿柴
作者阿柴
9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43 条

查看更多回应(43) 添加回应

阿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