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介:《伊斯兰历史上的女王、阉臣与妃嫔,661-1257》作者访谈

Levis 2019-08-22 02:22:25

书介:《伊斯兰历史上的女王、阉臣与妃嫔,661-1257》作者访谈

塔伊夫·爱资哈里(Taef El-Azhari):《伊斯兰历史上的女王、阉臣与妃嫔,661-1257年》(Queens, Eunuchs and Concubines in IslamicHistory, 661–1257),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2019,472 pages, Hardback, £90.00。

访谈译自爱丁堡大学出版社官方博客,访谈者为爱丁堡大学出版社的艾玛(https://euppublishingblog.com/2019/08/13/an-interview-with-taef-el-azhari-author-of-queens-eunuchs-and-concubines-in-islamic-history-661-1257/)

跟我们说说你的书?

《伊斯兰历史上的女王、阉臣与妃嫔,661-1257年》是第一本全面研究中世纪伊斯兰史上的性别政治的书。尽管之前已经有过一些这方面的,关于奥斯曼帝国和萨法维帝国的书,但总的来说,我们还是缺乏探索在中世纪女性怎样生活的书。我的书讨论了女性在后宫内外扮演的政治角色,并探索了性别化的政治是怎样发展起来的——特别是在她们的最好的盟友,阉臣的帮助下。我意图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为什么在建立学校的时候,人们会禁止女人接受教育?

——和在拜占庭或法国社会不一样,为什么在伊斯兰世界,有能力和权威记录她们的思想、她们的宗教诠释和回忆录的女人从来不会试图真的去那么做?

——为什么十字军东侵期间的传奇指挥官,萨拉丁,会依赖他的副官,一个叫做卡拉库什(Qaraqush)的阉臣——以及为什么有时,他的军队有一半都是阉人?

——为什么穆斯林女王(逊尼派和什叶派都一样)在掌权时不为她们自己的性别斗争?

(图一:左为阿勒颇的达伊法女王的学校,右为埃及沙加尔·杜尔女王的穹顶建筑)

是什么激发你研究这个领域呢?

过去二十年来的大多数研究,尽管在题目中提到伊斯兰中的女性和性别,事实上却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伊斯兰法的宗教维度上,比如说,头巾、离婚、平等和对古兰的父权式的解读和诠释。这样的研究大多会收录一个有限的,关于早期伊斯兰史上的女性的章节,并进而讨论所谓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中的女性主义运动。这些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欠缺的,是许多讨论女性的社会-政治、宗教以及甚至是军事角色,以及在从伊朗和中亚到北非的广大区域,女性对阉臣和的阿塔贝格(父亲-摄政王)的鼓励和扶持的丰富史料和历史文献。为回应这个更广大、也更复杂的语境,填补文献的缺口,我致力于阐明女性在中世纪伊斯兰史上做出的贡献——这些贡献在当代也特别重要,因为就算在现在,女性要获得权力和承认,也依然需要面对巨大的障碍。

对你来说,这个研究计划最令人激动的,是什么?

发现伊斯兰的历史实际上是怎样发展的,而不是根据宗教的控制和诠释来看。发现了海量的史料和文献材料,这些材料谈到了影响力巨大的阉人现象(被称作第三性)及其对伊斯兰史的社会学的影响;还有他们按神圣的政治利益协定,与后宫的复杂联系。而且,中世纪伊斯兰之下的多族群也根据它们所受的前-伊斯兰的影响,以不同的方式行事。早期的阿拉伯穆斯林试图根据他们保守的对待女人的方式来行动,但我们也看到,印度人、波斯人、突厥人和马穆鲁克-埃及人都引进了女王。

(图二:阿尔瓦女王清真寺,也门,杜吉布拉)

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奇怪或惊人的事情呢?

这样的案例和情况很多。我想到的一个案例是,那个与阿尔瓦女王同时代的也门学者和传教师。他并不介意女性掌权,但他对她被哈里发任命为胡加(hujja,哈里发之下的最高宗教权威)心怀不满。为找到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来为哈里发的决定辩护,哈塔卜(al-Khattab)写了这样一个厌女的幻想故事:“人的皮囊(qumus)不那么重要,不是一个人的性别的真实标示,相反,人的性别取决于灵魂生成的行为”。因此,阿尔瓦是女身男性,和先知的伟大的女人们(先知的妻子赫蒂彻和先知的女儿法蒂玛)一样。他进而说:“如果一个女人穿女装出现,却有好的值得赞许的行为的话,那么她实际上是一个被女体包裹的男性。另一方面,如果一个男人穿男装却毫无德性的话;那么,他肯定是个雌的。”阿尔瓦女王,这个当了二十年女王-摄政王,和四十年正式的女王的女人,却没有鼓励她自己性别的人(包括她自己的女儿)参与政治生活,也是非常奇怪和惊人的。她不用女性顾问或助手,而依然延续了男性的,推举男性的习惯。

你有没有用到什么新的、难找的,只有你用到的史料呢?

有的,我用到了一些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那个时代和挑战先前的误解的史料。在开罗国家档案馆,我发现了一位十五世纪著名编年史家苏尤蒂(al-Suyuti)论伊斯兰法中的阉人的手稿。

在孟买的印度档案馆,我看到了大伊斯玛仪派传教师,伊玛德·丁·伊德里斯(‘Imad al-Din Idris)的手稿,这个手稿提供了对伊斯兰中的第一位女王——也门的阿尔瓦女王,于1098年至1138年在位——的详细描述。在印度档案馆中我还找到了法蒂玛王朝哈里发,穆斯坦绥尔的档案或者说书信。这个史料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包含了几位女王之间的官方通信——据我所知,这是伊斯兰史上绝无仅有的案例之一。

此外,我还找到了罕见的,格鲁吉亚的塔玛尔女王(queen Tamar of Georgia, 1184-1213)的硬币,硬币上有她用阿拉伯语写的字(写的是“女王中的女王”),这个硬币鼓励和影响了后来的穆斯林王朝。在1193年萨拉丁归真后,我们看到一枚硬币上有四个女人在哀悼他的图像。记住,总的来说,伊斯兰艺术是禁止人像的,生产有四个女人的形象的硬币(这个硬币在今天的叙利亚和土耳其东部流通)是争议行为,就像当时的推特风暴。最后,我还找到了十三世纪后期穆斯林女王,设拉子的阿比什的一枚罕见的第纳尔硬币。

(图三:1200年,格鲁吉亚塔玛尔女王的迪拉姆银币)

(图四:迪拉姆铜币,上面是四个女人在哀悼萨拉丁归真)

(图五:十三世纪阿比什女王的金第纳尔硬币)

你的研究有没有把你带到什么意料之外的地方,或什么不同寻常的情景?

在一次去阿尔及利亚的时候,我惊奇地看到北非柏柏尔-阿玛齐格女王,德希亚(Dehia),或者罕西拉的奥雷斯城的卡希纳(Kahena)的一尊巨大的雕像。当年,她勇敢地领导军队抵抗早期阿拉伯穆斯林的征服长达数十年,直到她最后于704年去世。阿尔及利亚这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还在纪念她的遗产,并自豪地通过塑像来强调她的性别。

你在这个领域的研究有没有改变你看待今天世界的方式呢?

那肯定了。我们在历史上看到许多这样的例子:自由的、或一度是奴隶的女人领导、统治和指挥着军队——她们绝不逊色于男人。然而在今天的世界中,我们却碰到了各种各样的厌女运动,比如说ISIS和西非、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博科圣地和阿富汗的塔利班。所有这些运动都宣告建立一个新的哈里发政权,奴役女性并把她们拿到市场上去贩卖,剥夺她们在任何年龄接受教育的权利并迫使她们把自己的身体全部遮起来。比较而言,中世纪的女性统治模型也在像巴基斯坦和孟加拉那样的穆斯林国家复兴过,而且,因此你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女人不但在政治上得到接受,而且还因为战斗在反ISIS的前线而深受尊重——她们是十三世纪库尔德阿尤布王朝女王们的伟大的孙女。

接下来你会做什么?

写这本书的第二卷!我想把北非(马格里布)、西班牙、马穆鲁克人、蒙古和萨法维伊朗、以及安纳托利亚的塞尔柱人以及早期奥斯曼人的王朝统治下,伊斯兰史上的性别与政治给写清楚。

此外,我还在翻译一些一手的史料文献,准备把它们搞成一本探索编年史家、学者和政客怎样看待女性的书。我还会加上评注,做一些解释、比较的引申和注解,以丰富译文的内容。

(图六:作者像)

塔伊夫·爱资哈里是埃及赫勒万大学伊斯兰与中东史教授。他是在曼彻斯特大学拿的中东史的博士。他的教学兴趣以土库曼-库尔德社会-政治史和十字军为主。他最近的著作有《赞吉和穆斯林对十字军回应》和《十字军东侵期间的叙利亚塞尔柱人》。

(王立秋译)

附:

目录

导论

1.伍麦叶帝国和皇室宫廷的建立,661-750

2.阿巴斯王朝统治下的公主、妃嫔和Qahramanat:性别与政治,749-1055

3.阿巴斯王朝统治下的阉人王国

4.法蒂玛王朝时期政治中的皇室女性和妃嫔:第一批伊斯兰女王的崛起

5.法蒂玛王朝时期的阉人及其活动范围

6.塞尔柱人,从叙利亚到伊朗:KhatunsAtabegs的时代

7.阿尤布王朝:她们的两位女王及其强大的阉人Atabegs

附录1:从749到1055年塞尔柱人到来的阿巴斯王朝哈里发

附录2:法蒂玛王朝哈里发,北非与埃及

附录3:王朝列表

术语表

参考文献

索引

Levis
作者Levis
826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Levis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