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往童年的解药:愿你拥有被拒绝的勇气

馒酱 2019-08-21 15:16:55

小时候我毅然加入武术队。

期待有一天可以成为一个打架非常厉害的武林高手。

习武半年,我就开始表演铁布衫。

我对小朋友说:你打我肚子试试,我都不会痛的。

我绷紧腹肌,

小朋友打了一拳在我肚子上,

“没有感觉!”

又有一个围观的男生,狠狠的打了一拳。

我硬着头皮说:“真的不痛!!”

如果成长的那些年,所有事情都可以骗自己不会痛该多美好啊。

——题记

前篇我们说到为什么我开始了心理咨询。 很多时候是潜意识在做决定,而我们却把它归结于命运。

曾经那些心里没有愈合的伤痛,阴影,记忆。都在潜移默化的,一点点的雕琢着我们的未来。

心理咨询可以让我变成更好的自己,难在于,你是否做好准备去了解真实的自己。比如这次,我的咨询师告诉我的事情改变了我一生。

她说,你身体里住着一个三岁的小孩,她很不开心。

我的确是带着问题去寻求答案的。

我其实真的是个很快乐的人,我很有表达欲, 唱歌跑调但是喜欢KTV,朋友集体众筹让我不要再唱了。我喜欢喝酒,但从没断片过。我的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辗转生活了好几个国家。虽然人生道路是乱了点,可我勇敢开朗活得挺好的啊。

我看起来圆满的像个鸡蛋,为什么需要咨询师?因为生活里总有一些时刻像是个微波炉,让我瞬间炸开!

在焦虑这个词流行起来之前,我就是一个大写的焦虑本人了。成功运用身边一切小概率的事情折磨自己。

比如说吧,

我在紧张的时候没办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会做出丝毫不像成年人的举动:因为担心自己得了大病而紧张的哭。 工作中犯错误我会心跳加快要深呼吸,天都要塌下来了。

莫名的紧张像沙滩上一阵比人高的海浪。 每一波都足够瞬间压住我。

我恨不得让自己生活在一个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玻璃球里面。

年龄在增长,阅历在提高,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却没有。 Total failure.

我开始心理咨询的最初目的便是想刨根问底的知道自己的焦虑和担忧从何而来。

那天早上下着大雨,天灰蒙蒙的,我开到了咨询师 办公室的小院子里。推门进去,室内暖暖,脱下被雨打湿的风衣外套, 身体陷入软软的双人沙发。她坐在我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房间里早晨的光很柔和,茶几上的小喷泉有细细的流水声。

我的咨询师是一位很温柔,个子不高的中年亚裔女性。记得我们第一次聊天结束后,她合上本本,很坚定的跟我说:

In the next session, let's talk about what you really scared of.

这让我觉得她很靠谱。

v

她那天早上很耐心的听我讲了我有时过度紧张焦虑的反应和困惑。 没有像头一回那样凡事安慰我,而是稍作停顿,说:我想让我们一起回忆最近生活里给你带来这样反应的一件事情。闭上眼睛,尝试重新回到当时情节中。

我半信半疑的闭上眼睛,重温最近让我紧张的情景。很快的,我的心开始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她说: 是什么感觉呢? 我说感觉是焦虑的,心跳加速,紧张,害怕。 她问:从哪里感觉的? 我说:从心里。 她把手放在了心上,我也把手放在我自己的心上。 她说:好的,摸着你的心,抓住这种感觉。 努力回想人生里最早有这样感觉是什么时候? 我努力的想啊想啊,一件紧张事接着一件紧张事的倒叙,终于想起了十五岁的事情。 她说:No, think harder,再早点。

我努力的回想,接着倒叙,记忆经过十几岁时有点模糊,到五六岁时又开始清晰了起来。

研究表明,只有很少数的人可以记得3岁以前发生的事情,7岁的时候我们早年的记忆就会开始模糊。

可我童年的记忆从来没有没有离开过我。

我记得三岁的时候妈妈第一次带我去买了运动鞋。鞋的前段翘翘的,好像踩下去会把我弹回来。穿着新鞋我一路都在盯着自己的脚,拉着妈妈蹦蹦跳跳的感受鞋子的弹力;
穿着这双运动鞋,我和奶奶坐了很久的长途汽车去看望爸爸。爸爸在病房的沙发上铺了一块毯子,我穿着新鞋在毯子上蹦来蹦去。
那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分开了,爸爸出院不久后便出国了。
我记得妈妈很高,妈妈的发梢在风里跟随着她的步伐有节奏的飘。妈妈腿很长,走路步子很大。我的手要向上举着才能拉到她的手,连跑带走的跟着她,经常会岔气;
每个家长会,我都打电话恳求妈妈去参加。

越长大,越是拥有自己的亲密关系,我童年的记忆就回来的更多。我比身边人更容易提到小时候的故事, 好像是不断播放的小电影,走不出来也回不去。

v

所以在那次咨询里,我的确是想起来自己三四岁时的一个经常发生的事情。

…...我想起,记忆里人生第一次感到这样的紧张,是面对奶奶严厉的眼神。(我奶奶对我犯错的态度是在家靠揍,在外靠眼神。)
我坐在保姆家的床上,奶奶每次来接我,我都不愿意跟她回家。哭闹时奶奶会用非常严厉的眼神瞪我。
我看到她的眼神,很害怕。那是一样的心跳加快。

咨询师的表情有些难过。停顿了几秒,说:好的,现在想象三岁的你,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她站在我们的面前。

我想象着,真切的看到那个,长大后总是在回忆的,小小的我。 站在这里,穿着奶奶买的罩衫,灯笼裤,妈妈买的运动鞋,板凳头大眼睛。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Hello,小姑娘

我是长大后的你啊。

我记得很多很多关于你的故事呢,我好像也知道了我为什么不能放下过去的回忆。

以后的路上有很长一段时间,黑黑的看不到光。

那些年那段路,不好意思,我没有能力好好照顾你,让你受了很多委屈。

她对着我有照片上的笑容。

v

想到这,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我的咨询师也跟着我在流泪。

她问: 你为什么要哭啊。 我说:因为我想到这个小女孩长大的路。我觉得难过。 她说:这个三岁的这个小女孩,当时最想要什么?

1998年,夏天。马路边上的小霸王门市店在放任贤齐的心太软。夜市的摊位流行卖体型裤。 妈妈带我去买了一包浪味仙。我们走在夜市里,音响和我一样高。我在穿梭的人群里紧紧的拉着妈妈的手。
我们穿过很黑的门洞晚上又回到保姆家里。
我在保姆家里和妈妈说再见。

我当然知道那个小女孩想要什么, 她一直都知道啊。她只是不敢提。

“她想要妈妈,想要妈妈抱住她,告诉她不要害怕奶奶,有妈妈在呢,不想跟奶奶回家就回妈妈家里。 ”

这口气我撑了24年。


我曾经,的确就是想要妈妈但是没有得到的那个小孩。承认这件事情,实在太心痛。 因为得不到,因为不再想卑微的去求,我一直骗自己:妈妈不在没关系,我活得好得很。我不需要妈妈。

以至于在现在自己的亲密关系里,我都是个不善于示弱,独自承受的人。因为害怕得不到,所以不会开口。 缺失的安全感让我的心像个沙漏。 用多少爱也填不满。这种长期的小紧张就在生活里点滴小事上爆发出来了。

那些年,小小的我一定有过很多次害怕,没有安全感的时候。

咨询师说:

“打开你的心。让她慢慢的走回到你的心里。”

“你知道吗,这个小女孩她一直都在你的身体里呢。She never left. “ 等一下她, 让小女孩带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她的书,她的玩具。从今往后你的心里总有一个地方给她。 她非常的安全。”

她非常形象的尽量让我在脑海里视觉化安抚自我内心的这个过程。


这位素昧平生的咨询师改变了我的一生,她教会了我面对我的人生的重要武器: Reparenting myself.

让长大的自己成为理想中的父母,去好好的爱童年时受伤的自己。

如果你当下过激的感受可以追溯到童年, 那是因为我们还在背负着曾经的伤痛。 因为小时候安全感没有得到满足,所以长大后每次紧张的时刻, 我都会暂时忘记自己已经长大。

日常小事竟然和童年记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这节咨询结束前,我们又重温了最近让我紧张焦虑的事情。 非常神奇的感觉自己真的不再焦虑紧张。

毕竟长大后的我不怕奶奶的眼神,也不怕没有妈妈在身边。

只是会偶尔忘记,我足够强大到可以自由生长了。

坚强也不是自我欺骗和麻痹。是扔掉无用的伪装,追回源头,抚平一直被忽略的那些难过的经历。看到伤口后再告诉自己你是可以面对的。

这件事也让我对小孩有新的认识:小朋友像个每天睡9个小时的摄像头。清楚的收录了家里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对小朋友一定要更加小心啊。

再看看

心理咨询开篇| 关于我的 Why & How

奶奶在非洲生活的第7年

我把最好的自己留给全世界,最坏的我留给了我爸。

馒酱
作者馒酱
148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34 条

查看更多回应(34) 添加回应

馒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