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害怕损失的人,往往损失最大

Nico小姐姐 2019-08-21 14:30:59

听说你们喜欢做选择题,题干如下:

假如非洲有一场传染病,这场疾病预计会夺取600人的性命,为了减少伤亡,援助医生提出了两套不同的方案:

方案A:确定会有200人获救;

方案B:有1/3的可能所有人获救,有2/3的可能全部救活不了。

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个方案最终的期望获救人数都为200人,理性去看待,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每个人的风险偏好不同而已。

选择方案A说明他是风险厌恶型,更喜欢把确切的拯救牢牢握在自己手里,而选择方案B的人则是风险偏好型。

是不是认为这是一道风险预估的心理测试题?

别慌,对于上一道选择题的结果,大部分人会选择A,但如果我们换一种表达方式,可能你选择的答案就会发生变化。

方案A:有400人确定会死;

方案B:有1/3的可能没有人会死,有2/3的可能有600人会死。

这时我想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方案B。

“与其让400人没有生还希望,倒不如搏一搏,万一成功了呢?”

两套方案不过是换了一种表达方式,人们选择不同其实就是因为损失厌恶(Loss aversion)在作祟。

美国经济学家特沃斯基和卡尼曼的研究指出,人们面对同样数量的收益和损失时,认为损失更加令他们难以忍受。

所以在确定的收益和“赌一把”之间,人们往往会选择确定的收益,而在确定的损失和“赌一把”之间,人们往往会选择“赌一把”。

同时,损失厌恶会导致一个结果:

同单位的「损失」对人们的伤害,高于同单位的「获得」给人们制造的喜悦。

换句话说就是,在路上捡到了一百块,然后再丢了一百块,你的心情一定比原来更糟糕。

假设得到100块的开心值是80分,损失100块的伤心值却是160分,损失100块比你得到100块所产生的情绪更严重。得到100块是比较开心,损失100块却非常难过。

这种现象在生活中非常常见,经常组牌局的朋友,应该会注意到一个事实,无论这个局多么晚,气氛如何凉,总有人会因为自己输钱而不愿意解散这场牌局。

赢钱的人自然想「见好就收」,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时间结束牌局,输钱的人总想着下一把能「反败为胜」。实际上输赢的概率是相同的,不管玩多久依旧会有输有赢。

有人可能会对损失厌恶嗤之以鼻,认为自己可能理性的看待所有问题,那我们举一个更简单的例子:

投掷一枚均质硬币,正面为赢,反面为输。如果赢了你可以获得100元,如果输了则失去100元,这个游戏只玩一次,你想赌一把吗?

即便输赢的概率是相等的,但大量实验已经证明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参与这游戏。

如果你认为完全可以接受这个游戏,那说明100元的损失对你而言轻如鸿毛,我们不妨把赌注换成1万、10万、100万呢?(假设你有)

事实上经济学家做个一系列的实验,最后的结果显示,只有获得200元带来的快乐,才能抵消100元带来的损失,这也仅仅只是抵消而已。

人类生来就厌恶损失,这种心理早就被刻在基因里。

损失厌恶常常和沉没成本相爱相杀,因为厌恶损失,所以会付出更多没价值/不可回收的努力去避免无可挽回的损失,最后导致自己越陷越深。

上世纪60年代,英法两国联手研发大型超音速民航客机。搞到半途,参与其中的很多专家已经意识到——继续搞下去没戏。

但是前期已经砸进去好多银子,如果半途终止,前面那些银子岂不是白花了?所以两国政府就硬着头皮继续搞。又砸进去更多的银子,超预算8倍终于搞了出来。但是根本没有竞争力,最后草草收场。

明知道继续进行只会亏的更多,但是放不下前期的投入,最终只会亏的更厉害。

在一段关系里,如果一对谈了10年恋爱的恋人最终发现始终合不来,继续谈下去,短期内也看不到改善的希望。双方都够理智的话,应该当机立断分手。

但是两人都觉得,如果分手了,之前谈了那么多年,岂不是白费了?于是就继续拖下去,青春年华就这样耗在里面了。

从大脑的记忆来看,人对负面情绪的记忆能力总是更强。一旦形成比较强烈的负面情绪,就会在大脑中根深蒂固。比如,很多人会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挨打之后的痛苦和难过,但很可能已经忘记了究竟为什么事件挨打。

在情绪模式乃至大脑记忆的反复纠缠中,我们始终无法与损失和解。

其实,害怕损失的人,往往损失最大。

真正的勇士不仅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更要敢于放弃毫无价值的过去。


Nico小姐姐
作者Nico小姐姐
329日记 29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Nico小姐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