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讨好型人格遇上得寸进尺型人格

夜猫小丘 2019-08-19 03:35:48

其实很多年前就意识到了自己是典型的讨好型人格。在曾经追本溯源到各种童年跟父母的相处模式之后,关于成因现在已经懒得再说。刚意识到自己这个性格缺点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很少有人会因为你讨好了他而来跟你发生冲突。相反,这种行为还经常明里暗里的受到鼓励:比如你会因此得到“人缘好”的赞美,因为经常捧人而被一些人视为“真心懂他们的”知己,由于懂得回避正面冲突日常小事都办得比较通畅。总之,一眼看去这个标签好像人畜无害,也没什么不好的。其实真是大雾。

其他方面先不谈,就拿自己最近几个月工作上遇到的例子说事儿吧。我们组新招了一个中层老板,典型的得寸进尺型人格,更可怕的是管理能力还严重不足。他刚来的几天里,作为讨好型人格的我当然是照例热情的做介绍,找资料,回答各种问题,帮人家熟悉工作环境。虽然他的沟通方式已经让我有点不舒服,比如不预约谈话时间动不动就来座位上截你;在还不了解别人做的东西的时候就妄下断言说人家的东西不行等。但我忽视了自己的感受,按照旧习惯依然顺从的回复他的十万个为什么;明明在项目和专业领域自己懂的更多但依然尊重他各种不相关的疑问。按着旧思维,我以为在做的是有效沟通。直到很快,在我俩密集合作了两个礼拜以后自己彻底弄清楚了这个人的性格和能力,如果再顺着自己讨好型人格的本能往下走那只有一种可能性:忍无可忍,换组走人。可凭什么我要走人啊?好不容易在这儿干了两年,难得跟两层老板都非常合得来,也跟他们学了非常多的业务知识,而且自己的项目都是既有影响力又能提升技术水平的。最关键的是,怎么能保证下一个组就没有这么一个得寸进尺型人格了呢?说到底,还是自己要长出骨头来,学会在这种人手下生存,嗯,健康生存。

于是我做了一系列调整和分析。经过几个月的实践,私以为颇有成效。当然,因为这个是非常反本能的,所以实践的时候会有犹豫和不适,心情更是容易波动,这些都要事先准备好。具体如下:

1. 深刻认识到事情的本质,杜绝自我怀疑。这是第一步,因为讨好型人格基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自信,对自己的评价常常建立在他人的反馈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那么努力讨好别人,其实是为了反复证明自己是优秀的、可爱的)。比如面对这位爷的十万个为什么,我也曾经怀疑也许真的是我研究不够深入?或着表达不够明晰?再或者不够有耐心解释?但当试着把自己抽离这个事件,等着那种焦虑、失望、企图为自己辩白的情绪冷下去的时候,我慢慢看清了事情的真相:这位爷不是一位坏人,而是工作习惯不好,能力有限却自视甚高,对外界事物极度不敏感(可能从小缺少跟人的正常沟通渠道,比如是个没人搭理的学霸之类)却处处渴望表现自己的一枚新人。因为工作习惯不好加上对外界极度不敏感,跟他工作会让人非常难受,比如半夜收到夺命连环信息,结果每一条都是诸如“我有一个想法,巴拉巴拉”,“我又有一个想法,巴拉”“你去看一眼这个?”“你再看一眼那个?”之类的。能力有限就表现为对上经常抓不住领导意思,对下又常常瞎指挥。经常给出10条建议,结果只有两条有实际意义。问题是那其他8条里有5条不仔细看你还真看不出它不切实际来。常常半小时的会议被他跑偏成一个半小时最后变成了一场持久辩论赛。。。

嗯,为了避免深入跑题我决定换一行。总之就是自己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确认了是非曲直。这里很建议跟性格比较硬气的朋友聊一聊,他们往往能让讨好型人格的人更坚定战斗立场。其实很简单,这种事不战斗只会越拖越糟,不可能会自己好转。最后关于内心摇摆再说一句,有时候自己会因为对方一阵子的态度缓和或假装友好而动摇。关于这点,四个字,千。万。不。要!没有人能因为一位无关轻重的下属的意见而彻底改变性格,能力,和工作习惯。所以拖延面对冲突的结果只能是长期的自我伤害。

2.打通好自己的内心自洽之后,我开始积极学习一些“术”。 首先,找来几本书快速啃了啃,里面会有一些关于心态和方法的培训,比如怎样用强势的语言说话发邮件,怎样讨价还价等。然后积极跟大老板反馈,得到很多宝贵建议。加上自己的总结如下:

1) 根据此人经常东一锤子西一棒子的特点,建立多重机制,让他没办法随时随地指手画脚。比如每周有一次例行会议,我会把自己做的东西向大家汇报,之后把大家的意见汇总并按优先级排序群发邮件。那么如果平时他还经常有各种为了满足好奇心的突发奇想,就要告诉他请你评估优先级,如果不重要我会排后做(其实就是不了了之)。并且想办法增加他大笔一挥的成本,比如:反问,请你列举详细说明你的奇思异想的重要性和可行想,我需要评估其优先级。这样他就不敢随便拍拍脑袋就来折磨别人了。这后一点最近经常使用,效果甚好!

2)善于利用外部力量制约他。这个项目除了他还有几个合作的科研界大佬,我要想办法利用这些大佬的力量来帮我打赢这场仗。这里有几个难点,首先大佬都很忙,其次科研界大佬真的很soft,关键时刻不一定能出来刚。这一点自己正在进一步想办法。但我的确经常会告诉他,“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跟XX(大佬)讨论过了,我们共同观点如下,如果你有不同意见,请跟他follow up。” 总之就是转移战争目标,你愿意辩论找大佬辩论去,我这里只负责做事。

3)改变自己发邮件和说话的习惯。表达要中性,简明扼要,用强硬词语,我”不同意“而不是“不认为”。 “请你做XX”,而不是“你能不能做一下XX?”。回复他的邮件要慢,简单说就是晾着他,尤其对那些很不重要的争辩型邮件。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如果我回复快了,他是精力无穷秒回型选手,为啥?因为成本低啊,因为他的思维不超过一分钟,完全没有深思熟虑-其实有时候更像杠精。问题是人家还不耗费丝毫的情绪成本-因为对外界敏感度极低。所以跟他比起来,我的回复太走心以至于成本高太多。来来回回几个回合真心耗不起。所以我的选择的是,不重要的一概不理或着两天后再回复,降低成本。(此处需要自我调节,练就眼见心也不烦的本领,这是skill,得学!)如果问题重要紧急,绝不邮件说话,马上建立会议讨论

4)帮助他纠正改变不良工作习惯。不知不觉这篇就写了这么长,既然如此,我就更不忌讳的展开谈了啊。毕竟这么久没在这儿说话了,憋的。不知道是不是跟他曾经在中国工作的背景有关,这位爷的工作习惯真的很不好。在中国,996成风早已经是全国性话题。可为什么很多人明明效率很低还要配合着假装996呢?我跟朋友深入讨论过一次,她是个搞人力资源的中层管理者,去年回国一起吃饭,她兴奋的告诉我,为了相聚,我今天跟老板请假了!结果,整个聚会中她就没停的回复微信。一边回一边很生气的抱怨“你看,我都跟她(她老板)请假了,她怎么还不停给我发信息!”我说“那你不能不回么。离了你难道她的工作不能运转么?”“那倒也不是。。只不过如果我不这样积极回复,而别人都这样回复,我会被默认成在职业发展上没有追求的人"。啊!所以说,这才是症结所在。

首先我真的深恶痛绝这种逻辑。这种逻辑产生的唯一原因是劳动者在劳动力市场上极弱的bargaining power。大概中国的劳动力市场(起码中低层)是绝对的买方市场,大一点的公司可以说拥有垄断权力,这导致了同行间的恶性竞争和老板的过大权力。说到这要夸一下本司,这里是startup文化,每个组都是一个小初创公司,言外之意,死活全凭本事。死了你就换个组待待也无所谓,活了你就成了元老收获极大。所以在这里基本所有人也都会加班加点,但几乎不是为了老板的评价,而是为了把事情做成-因为ownership明确,谁做成了功劳就是谁的。换句话说,老板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向他示好,是不是随叫随到,重要的是你得把事儿办漂亮。

跑了一圈回来,我想说的是,我们下属也要教育这位爷什么是企业文化。在国内你可以期待我们随叫随到,但在美国非上班时间我是不会回复你的,但我会工作,会自我进步,可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办成事儿,因为项目是自己的。这就是自己的内在逻辑,当然不会直接说给他听,但已经直接跟他说明:重要事情不要发消息,请发邮件。并标注其重要性和期待完成的时间。接下来我还会告诉他不要在我睡觉的时间发消息,影响生活,除非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除此之外,最近还跟新入职的一小哥聊了下跟他汇报的感受,小哥也是很不习惯他这种得寸进尺的办事风格。于是我跟小哥说,他也是新来的还不适应这里的工作风格,我们应该一起帮他适应。比如先后告诉他不要在工作时间以外发信息,有事用邮件沟通,相信他慢慢会进步的。我希望小哥跟我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几个弱小人事组成联盟,共同对抗有垄断权的势力

3.心态和术都准备好了,还差最后一样法宝。那,就是权力!

上文也有提到,如果自己的生杀大权(升值)全掌握在这个人手里,那我肯定不想这么抗争下去了,不如直接转组了呢。所以我跟大老板直接提出不跟此人汇报的请求。大老板多冰雪聪明一人,加上两年来互相建立的信任,以及明白新招靠谱技术人才的高难度,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件事解决了,自己终于可以腰板挺直的抗争了。

4.自己的工作自己做主。由于这个人的存在和自己的犹豫不决导致之前项目进展有些偏离正轨,好在大老板和老板都提了宝贵意见。接下来,自己的目标就是所有的路都要按自己的计划和直觉走,多跟老板/大老板沟通,对这位爷保持基本尊重,对他提的意见对的听,50%不确定对不对的基本不听。核心是:项目是我的,不成功是我挨批,你的建议不听不是针对你,而是它对项目进展没有帮助。至于你怎么评价我,你又不是什么对我重要的人,真的无所谓。

夜猫小丘
作者夜猫小丘
112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添加回应

夜猫小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