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马勒和他的第七交响曲

eine Sonate 2019-08-19 01:19:04

第一次感受马勒作品已是三年前,十九岁生日前夕。

在第二交响曲“复活”末乐章流淌出光辉绚烂的乐句引领下,我初次走进了这位波西米亚犹太人的内心。秉持“交响曲必须包容一切”的思想,马勒将51年的人生体悟构建成环环相扣的音响效果。他无法想象自己往生后,一手打造的声乐套曲和交响曲曾令众多一流乐团和指挥家为之呕心沥血。

日后我又抽空依次聆听了他的第四、第五、第七、第九、大地之歌、艺术歌曲以及若干早期作品(如钢琴四重奏、悲叹之歌),其中不乏对如何挑选人声,协调配器的探索,规模发生变化的同时赋予每一部作品独特的旋律,这些旋律的元素或来自牧场的牛铃,亦或是童年与家一墙之隔的军乐队。由于他能从先前的作品中抽调熟悉的旋律到新思路中,故不按年代次序听作品的操作,在捕捉新元素的同时,带来一种归属感。

从作曲家的角度考量,第七交响曲引子灵感启发于华特湖的泛舟;全曲创作跨度足有四年(1904-1908),以“夜曲”冠名的第二、第四乐章先于第六交响曲“悲剧”而完成,赋予了整部作品极强的时间感;而第二乐章的创作思路来源于荷兰画家 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 的《夜巡》,但见画中,不同人物的远近高低体现得错落有致,宛如乐曲中来自不同声部时而高昂,时而低吟的旋律,相互调和,构成了五个乐章的不同冷暖基调。

图1 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 《夜巡》

这部作品配器迥异,一乐章开头震音托起的中音号旋律仿佛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荡漾的落叶、二乐章圆号后面藏着的清脆牛铃如夜行者的脚步那般紧凑、四乐章的吉他和曼陀铃宛如梦中窃窃私语。

图2 第五乐章开头的定音鼓声部 “nicht zurückhaltend”

而初听那会,好几次和朋友谈起都直插第五乐章开头的定音鼓独奏(如图1)——“咚咚咚咚咚”,仿佛生命的怒吼,“那是马勒在试图构建'破晓'这个时间概念。”有老铁如是解读到。

eine Sonate
作者eine Sonate
2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eine Sonat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