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摄影丨发现上海的那些小角落

彭鱼宴 2019-08-18 20:17:55
来自话题 上海城市摄影

上海,这几年来出现了非常多的网红打卡点,值得大家去围观和感受。

但,我几乎很少去这些地方,就连在家门口的钟书阁都只进去过一次。相对而言,我更喜欢走街串巷,挖掘藏在城市角落里的人、景、和故事。今天就整合记录我走过的一些上海小角落,全部图片用 iPhone 随手拍摄,顺做分享。

推荐一:樱花树下的龙美术馆

龙美术馆(注意是西岸馆,不是浦东馆),一到春天就非常受欢迎,特别是三月份。

倒不是因为它的展览,而是它门口的春暖花开,上百株樱花相继盛开。黄浦江滨,樱花盛开,很多人相约上好友在这里搭建帐篷,或者往草地铺上一块布,放上大家带来的香槟美食,赴上一场春光明媚的约会,ins风的草地下午茶立刻出片,放松,惬意。

旁边还有滑板的少年,攀岩的,慢跑的,玩篮板的年轻人们,放风筝的老爷叔,各种蓬勃的生命气息交融,让以龙美术馆为中心的这一带滨江也显得朝气十足。

实际上,西岸的这座龙美术馆在以前是个很老的运煤码头。前些年改造时,墙体和天花均为清水混凝土的表面,它们的几何分界位置也变得模糊,地面以上被设计为清水混凝土“伞拱”下的流动展览空间。虽然是清一色的泥土色,但在樱花树的环绕中,反而显得年轻、干练和个性。

官方图,不是我拍的

上海有几个经典的樱花打卡点,顾村公园、同济大学、南浦大桥车站等,龙美术馆加入了各大公号的推荐名单后,也吸引了一大票的朋友前来。

所以我的建议来了,如果你觉得一处网红打卡点想拍点有意思的,除了空间维度上的改变,在时间维度上也可以错开。因为我住在这附近,所以我深知一到晚上 9 点以后,或者清晨 9 点前,这里的人群密集度相较午后等热门时间段减少许多。

赶早来,你只会发现晨练的人,扫地的清洁工,以及与你一样聪明、错开时间来拍照的朋友。

这位爷叔在和他的太太在切磋羽毛球

美术馆门口有几面落地大镜子,可以玩出很多有意思的拍照角度

一面是悠哉开练的晨练者,一面是准备开动的清洁工

这对老夫妻正在探讨怎么拍

当然,你还可以捕捉樱花飘落的速度,录制一段小视频——樱花树下的“秒速五厘米”,这一刻我觉得画面里早起的保安很精神,树上的鸟儿叫的是真得欢快,故而没有配上伴奏,自然的声音在这里最惬意。

捕捉樱花飘落的速度(点击打开播放视频)

到晚上 9 点后,来这里漫步,也可以对着清月,樱月同框。顺便吐槽下 iPhone 的夜景模式太渣了,只能这么拍了。

最后提醒,龙美的樱花大概每年 3 月中下旬盛开,今年的 4 月第一周差不多就凋谢了,才会出现上面我所拍视频里樱花随风飘落的瞬间。

随身携带一颗水晶球

推荐二:外滩的小晨光

外滩是一处外地游客经典打卡、上海本地人日常不会去的景点。这是一个标准的城市景观台,经典游客打卡照即站在栏杆处,对着浦江对岸的东方明珠、上海中心、震旦大屏幕(I❤️上海)等取景合影。有什么方法可以拍得更有意思点?

其实除了你站的位置——即取景角度不同(空间维度),在不同时间(时间维度)、不同天气(天气维度)、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创意构思(创意维度)、不同风格爱好(风格维度)等影响因素下,大家拍的外滩都会不同。

➊ 比如,错开时间(时间维度),在夏日清晨赶早寻拍:

今年 4 月 6 日,即初夏日出时的外滩

借助上面这张图,你还可以用 snapseed 的双重曝光给它来点创意(创意维度):

➋ 也可以循着阳光的角度,抓拍大楼之间的美感(空间维度):

➌ 你还可以寻找一些有意思的角度,借助地上的水滩拍出倒影。

早前我以为水滩是可能是前夜下雨留下的,后来再去一两次,发现怎么都那么巧,我总是会遇到,直到某个晚上逛外滩的时候,发现是有清洁人员在用洒水车喷洗路面,无意中留在这里的“创作”。

拍的时候,如果像下图一样守候时机,借助点摄影的敏感,会抓拍到不错的图片——清晨时光人少、初夏日出角度正好、那两个晨跑的人入画正相宜,咔嚓抓拍!

➍ 另外,可以借着外滩景观台上的鲜花,拍向远处的陆家嘴。

➎ 还有其他选择,走入虎丘路、圆明园路等路道里,试着拍拍远处的东方明珠,或建筑与行走的人们之间的关系。

20路公交站上的一对老夫妻,老太太走得比较快,在前方等着较慢的老爷子

我要特别强调,不同时间的外滩,会呈现明显迥异的风格。

下图是今年 4 月 6 日,即初夏时分的外滩,请注意图中太阳的位置。

为什么我要特别强调太阳的位置?请看我在 7 月时再次赶早拍的外滩日出。

这时候日出时的太阳已经挪到更左侧的位置,陆家嘴在浦东(即东边),外滩在浦西(即西边),也就是说从 4 月到 7 月,日出时的太阳往偏北方向移动。按照这两张图的对比,我大致估算了下陆家嘴那边日出时太阳的位置图。

如果你想查询其他地方的日出日落时刻,可以到这个网站:https://richurimo.51240.com/waitan__richurimo/ 进行查询,输入目的地的坐标(可利用百度地图查询,不作细展),以及筛选时间,即可查询。

注意,“天亮”时刻是天蒙蒙亮,“日出”是太阳已经蹦出来了,所以建议大家在“天亮”时刻左右就得溜达到现场。

➏ 而到了人多的晚上,外滩的夜景照,不妨来点赛博朋克的感觉?

一天下班后散步到外滩,看到这对年轻恋人偷拍了下他们的背影

➐ 除了外滩景观台,你还可以多走两步,去白渡桥后面的乍浦桥,取景角度也是不错的:

➑ 下面这几张图,同样是外滩这一侧用手机拍的,但因为是我在清晨爬楼拍的……所以不一定适用于大多数的朋友。如果有机会,你倒可以去一些外滩酒店入住,同样可以拍出小红书上诸多在酒店里的外滩照(+起床看景)。

推荐三:山阴路的夏天

相对其他淮海路、武康路等知名网红路,山阴路显得低调很多。但也是这种低调,让我更有机会发现它本真的魅力。

东照里的小夏天,一处被爬山虎拥抱的老房子

山阴路上,有个明显的特点,向来不通公交。一条宽不过10米的山阴路,梧桐树安逸夹道,在夏日里浓荫蔽日,闹中取静。

山阴路的夏天

山阴路的冬天

路道两侧的弄堂从上世纪一二十年代就开始伫立,以质量较好的早期花园洋房和新式里弄为特征,保留了多种样式和风格的住宅建筑。如果说外滩是“万国建筑博物馆”,那么山阴路就是一处自然形成的近代中国民宅“博物馆”。

山阴路上保留着众多完整的石库门和小辰光

山阴路原名施高塔路(Scott Road),为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1911年越界筑路。为什么后面改叫“山阴路”?因为这里曾是鲁迅住过的地方,至今路上还有鲁迅故居,鲁迅先生1933年起居住于此,直到1936年去世。山阴(即绍兴鲁迅先生的故乡)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的。

山阴路通往甜爱路的小通道上

除了大陆新村里的鲁迅先生,这里还居住过诸多民国和新中国的名人。

东照里 12 号(旧名“日照里”)是瞿秋白的故居。

花园里 6 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设计者曾联松的故居。

恒盛里 12 号是著名“七君子”领头人沈钧儒的故居。

山阴路靠近四川北路的那头,有一条很有名的里弄叫千爱里(今山阴路2弄),当时在此居住的均为日侨,寓居在 3 号的就是鲁迅的日本朋友内山完造先生。

这样的故居数不胜数……可谓有很多人文彩蛋。噢补充说明下,李志《山阴路的夏天》的山阴路,在南京鼓楼区,不是这里。

每家每户都会种植花果,一年四季有不同的鲜花盛开

隔壁的一三三弄也不服输地盛开它的花朵

另外提及,山阴路的附近,还有算是小有名气的甜爱路(爱情文化一条街,可以遇到很多网红在这里取景拍照),也有与它“阴阳相对”的溧阳路,以及老爷叔们聚集的鲁迅公园,曾与南京路、淮海路齐名的四川北路(现在变成了老零食一条街…所以这一带留有很多上海朋友的小辰光记忆)。

溧阳路上也是一条居住过众多文化名人的老街道

山阴路附近一带的红顶弄堂日落时

冬天里的山阴路日落

在这一带,你还可以抓拍到很多小人物的可爱之处。

吉祥路上一个晒衣服的老阿姨,她告诉我们:生活有时丧,不如向上看。哈哈哈哈~

甜爱路边,一位老 Tony 和他的老主顾

推荐四:废墟背后的大上海

下面这组照片的风格,可能就会和上面小清新的风格形成对比。因为我走街串巷,会路过诸多拆迁过后留下的废墟地,这里也会发现有趣的城市对比。

➊ 比如,老西门拆迁地里白天的上海中心。

上海目前最大的、最有特色的拆迁地,应该是老西门那一带,从前几年东台路的告别,到文庙附近鬼市的消失,再及近期豫园附近的拆迁,这里留给大家探索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➋ 比如豫园背面拆迁地拍过去,夜间的上海中心,颇具赛博朋克感。

➌ 再比如,海伦路地铁站旁的一处废墟里,一棵鲜活的大树,幸运地被保留了下来,但我觉得这种幸运,既是它自身的努力,也是这座城市的包容力。

我们往往聊到拆迁地或废墟地,总会觉得是贬义的,其实可以看到它更有生命价值的一面。就像树下墙壁上写的:请保此路畅通。

推荐五:高架桥上的上海

拍一座城市,除了拍静态的时刻,也可以从动态上的瞬间入手捕捉。高架桥上的上海,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

上海的高架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修建,为城市间的交通疏解了很大的压力。所以“想致富 先修路”,无论是哪里都通用。去过很多城市,发现上海的高架算是很友好的了,当然请允许我避开重庆大佬聊这个话题。

岔开话题说一下,上海的高架桥也有很多传说,最知名的莫过于延安路高架的巨大“龙柱”(据说这里是上海的龙脉所在,其他神奇故事请百度),基本上每个在上海居住的人都知道它的故事,已经成为上海都市传说的标配了。

高架桥有什么好拍的?

比如,下面这张图是我在去外滩看日出前坐车在高架桥上,随手抓拍的上海。

另一次在高架桥上抓拍的瞬间,iPhone拉远后低像素了,不过做成了双重曝光的创意照:

延安高架桥上

去客户公司开会回公司路上,你也可以随手来一张玩一玩:

颠倒过来看看的 K11 大楼

夕阳时刻,南浦大桥行驶中的公交也能成为城市黄昏的“伴奏”:

南浦大桥上的抓拍

以及另一个时间维度(夜间)、另一种空间维度(桥下)的瞬间捕捉。

桥下,公交车上,打电话的人。
高架桥下,老头蹬着他的自行车,载着他的老妻疾驰而过。

推荐六:城市角落里的人们

但,无论是网红的景点,还是我上面列举的小角落,最值得记录和抓拍的,还是这些角落里的人们。他们生活在这一座城市里,以不同的生活姿态,不同的生活角度,去了解、感知和深入上海。

生活在城市的不同角落里的他们,值得被记录。

因为每个人,都是丈量这座城市的温度,无论大小,无论冷暖。

有的人华丽,有的人丧气,可城市就是这样,吸纳,吐出,像呼吸一样真实。

所以,城市角落里的人,值得被捕捉。

大上海里,也有很多人蜗居着。坐落于平凉路隆昌路口的上海隆昌公寓,看上去与周星驰电影《功夫》里“猪笼城寨”的情形极其相似。

他们是谁?他们也许是你。

深夜里有人还在努力地工作,练习,学习。

星期五下班后嘉里中心的你卸下疲惫的包袱走进了清酒吧。

老公房里年轻人盯着支付宝上的余额。

地铁上他和旁边的陌生人一样低头看手机。

盛夏中午时分小哥们争分夺秒、汗流浃背地奔行于各大商务楼电梯里。

有人和朋友相约开心地进入上海体育馆看明星演唱会。

人民广场附近的老爷叔老阿姨在开心地跳着舞。

虹桥机场候机室里登机前还在对着笔记本电脑、打着concall,勾对工作文件的身影。

豫园九曲桥上兴奋拍照的游客们。

景观台上保安和清洁工,他们其实每天都可以观赏外滩,也要每天出勤做自己的活儿。

忙了一周在周末时陪着孩子出来到江滨遛狗、玩滑板的父母。

回到拆迁地废墟处小家的拾荒者。

武康路上梧桐树下,和闺蜜一起逛街、分享近况、互相拍照滤镜的网红。

入睡前阅读“新世相”公众号鸡汤的年轻人。

……

虹口一处老弄堂边,老大哥坐在半空,淡定地抽着烟,看着他的鸽子们飞上天,又飞回来,停落在鸽屋上。这里是上海的一处小小棚户区,囿于小屋里,心怀上青天。

夏夜,天气实在热得不行,外卖小哥在给大家送了一天的外卖后,给自己买了个西瓜,在路边直接吃了起来。

南京路上的恒基广场里,门口站岗服务咨询的姑娘累的喘了一口气。

我一直怀疑,上海路边的红色电话亭还有什么用?这是我来上海几年,第一次见到电话亭里,有人在打电话。夜里加班回家,看到这个直接坐在地上拨打电话、仰着头抽着烟的男人,我猜他打的一定是个很长很长的电话,或者还有些秘密。

上海东安路上,过年之后的一个深夜,年轻的姑娘拖着她的行李箱返回上海的家,路过路边的老公房旁,路过黄亮的路灯之下。

雨后的南京路上,撑伞行走的人们。

一个雨夜里,望向陆家嘴大厦群之下,戴着黑色衣帽的年轻人弯着身路过,这条路还在修整中,这座城也还在吸纳不同人的故事。

一个粘知了的爷叔,吸引了公交站台上的一群人。

上海市花白玉兰盛开的季节里,一名在花树下停下歇脚看花的姑娘。

龙美术馆樱花树下,晨练打太极的老爷子。

我在深夜两点下班后拍到的一位理发店小哥,仍然对着假人的假发练习。

放风筝的人

公交站台一起等公交的老姐妹

深夜在商场里换橱窗装置的“艺术家”

冬天的凌晨六点,虹桥火车站里拖着行李准备上车的乘务组人员

大众书局里,每天晚上准时相约看书的老夫妻

市区一处普通的水果摊前,店主在摊位陈设上下足了功夫

一家咖啡店里,开心玩自拍的小姐妹

你可以看到,我上面的图片里(全是手机拍照),有些略为鲜明,有些略为暗沉,有些用了滤镜修图,有些原图直出,但都是真实的城市角落。

上海,有什么特别的?

它高大,可参见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的高度,似乎有点像东方明珠塔般的刻薄,有点崇尚精英主义,连静安寺都建的那么浮华,更别提它周边商务楼里的金领白领们。

可它确实让活在它身体里的人们,活得有尊严。全国密集度最高的便利店,出警效率惊人的巡警们,哪怕是单身的年轻人,在这里也可以最低概率地被催婚,人民公园相亲角的叔叔阿姨们其实很多是背着自己的子女出来的,更何况沪飘的年轻人。

当然除了上海,每个城市都是——城市也有它的动脉和静脉。便利的,不便的;高大的,低矮的;欢乐的,难过的。

怎么去发现和记录,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享受。至少我是这样感觉的。

我爱上海。

彭鱼宴
作者彭鱼宴
25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93 条

查看更多回应(93) 添加回应

彭鱼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