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忆小姑父

阿达 2019-08-16 20:03:19

昨天我和大妈谈到了小姑父,我们回忆起他心肌梗塞走的那一天,2016年2月9日,大年初二。那年他四十出头,正值壮年。

我当时在尼泊尔,那天收到爸爸的微信:“小姑父心肌梗塞走了”,还配上两个哭泣的emoji,很让我有不真实感。我问“你在开玩笑吗”?

那边说“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那么是真的了。当时脑子挺空白的,手有点抖,再一会儿,就哭了起来。

大妈说前一晚大家还一起吃饭,第二天一早大家各回各家,大伯是在拜访其他亲戚时收到幺幺的电话的,只说“XX(小姑父的名字)走了。”大伯叫上大妈,大妈打电话给堂姐,所有人都往医院赶。

医院里一块白布,大家都无言,只有堂姐走上去,一把掀开,她说看到小姑父脸色完全白了,嘴唇是青的。

“你姐姐很喜欢小姑父”,大妈说。

我忍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在床上一转身,用床单抹去我的眼泪。“我也很喜欢小姑父”。

再转身回来,大妈的眼眶也是湿的。


听说幺幺年轻时追求者不少。那年她带回家了两个人,她问堂姐喜欢哪个,堂姐选了长相更一般的那位,也许是喜欢他风风火火,热情又爽朗的性格。后来幺幺确实和他走到了一起。

我小时候每个寒暑假回老家,幺幺和大妈会带我吃饭买衣服,小姑父负责所有的接送。他自来熟,人又幽默,还不像大姑父那样总把我们当小孩子逗,和他相处很愉快。爷爷奶奶也喜欢小姑父的勤快,家里电视坏了要人修,或是他们要去趟超市要人送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总是一个电话他就过来了,比远在上海的我爸可要有用多了。连大姑父也喜欢他,因为我爸爸和大伯都内向寡言,不会聊也不能喝,而小姑父喝酒逗乐的功夫都是一流,总能让大姑父很尽兴。

小姑父似乎永远那么热情爽朗,乐呵呵。但表弟却说每次只要惹他妈妈生气,他爸爸就一撸袖子去收拾表弟了。我倒没见过小姑父打表弟,但能感到他很想培养出表弟的男子气概,比如有点骑士精神的女士优先。有次小姑父带我们漂流,船翻了,他先扶起会游泳的我,才去抓不会游泳的表弟。晚餐时,他一边给我们盛着可乐姜汤,一边玩笑中带着点自豪地说,“当然要先保证田田的安全,不然我怎么跟他爸爸交代啊!”表弟十岁之后,我听到小姑父对他说“你快要长大了,要慢慢准备以后去保护姐姐了。”

我过了几年才开始观察到人的立体面。小姑父的父亲肺积水住院了一年之后还是走了,他第一次显出阴郁的样子,竟令我有点害怕。在幺幺担忧的抱怨中,我才知道小姑父在工作应酬桌上一瓶瓶酒地吹、一支支烟地抽,也是带着中年男人沉重担子下的不由衷。

但我记忆里关于小姑父最后的音容笑貌,还是热情而爽朗。

最后一次见他是2015年国庆节。堂姐婚礼的第二天,小姑父领着我们十余人去郊外的水库玩。我们在临水的大圆桌上喝茶聊天。我提议大家玩谁是卧底。老家亲戚们没听说过这个游戏,大妈摆手说不参加,姑妈虽玩了却完全不上路,只有小姑父迅速领略了玩法。他坐在我的对面,笑声爽朗,言语幽默,带动着气氛,即使不玩的的人也笑的尽兴。走的时候表弟兴致勃勃地和我议论刚才的游戏,他情不自禁地说“我爸爸最聪明了”,他笑的真开心。

除夕那天我在国外,爷爷奶奶语音跟我说了许多话,其他人只是害羞的笑着,幺幺声音细细的,“哎呀我不知道说什么呀”,我说尼泊尔多么艰苦,我很想他们,说的有些黯然感伤,小姑父突然大声说“哎哟田田,你是去那里扶贫咯!哈哈哈”,他的声音响亮而爽朗,听得我都笑了,自己要出来旅游,感伤个啥呀!

谁知第二天就传来了他的噩耗。


我昨天才从大妈那里得知,小姑父的死有被耽误的原因。初一晚他和他妈妈在一起,晚间心绞痛,救护车都来了,但他吞了几颗护心丸之后觉得有所缓解,竟让救护车走了。等再一次发作时,他是忍着剧痛走到医院的。偏偏我们这五线小县城,过年时主治医生们大多回家了,他倒下时在场的医生没有经验,不然也许一个心肺复苏,就挺过来了。

等家里的幺幺接到电话的时候,人已经去了。幺幺带不知情的表弟去医院前,还给他做了一碗蛋炒饭。

所有人赶到医院,所有人都被那张白布所震慑。只有勇敢的堂姐,看到了小姑父那煞白的脸,铁青的唇。葬礼三天后举行,听说大姑父绕着他的灵柩,突然扑上去哭了起来。

那时的我没能回去,我一个人走了很远,走到了尼泊尔几乎无人的乡间,我收到表弟的微信,他说很想我,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再之后见表弟,总觉得他性格有些变化,有时的言辞显得不符年龄的成熟世故,另一些时候又不太独立。有次我们看堂姐夫打篮球,堂姐对她怀抱里的小婴儿说“看爸爸,看爸爸!”,表弟忍不住哭了,他说他想爸爸了,我也忍不住哭了,如果你爸爸还在该多好啊!

这几年,我也有数次想到我的小姑父。有次在上海吃饭,想到他招待了我十个暑假,我却没来得及请他来上海玩一次,火锅升腾的热气中,眼眶就湿了;还有一次在北京的酒吧,朋友说你对故乡挺深情的,我想我在他生时从未说出口我对他真挚的感激与喜爱,而现在为时已晚,有情又有什么用呢。


巧合的是,小姑父去世的那一年,正是陪伴我十年的老屋拆迁后的第一年,也是我升学后不再回老家度过整个夏天的第一年。从此以后,老屋与童年的日日夜夜,悠长而剔透的点点滴滴,都成了只能缅怀的回忆。

竟像是小姑父的离去,顺带着携走了我如诗如歌的童年似的。

真是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啊!

阿达
作者阿达
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阿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