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隐居终南山的姑娘因房租太贵回来了:你我皆凡人,何苦去修仙

物道 2019-08-16 12:07:14

图片|文人空间 ©

物道君语: 你我皆凡人,何苦去修仙!

提起隐居,我想起一个报道:“隐居终南山的姑娘回来了,房租太贵租不起。”

小楠是个普通的城市白领,为了逃离喧嚣而跑到终南山隐居。最初终南山还很平静,但后来人就越来越多,最多时甚至有三万人;也越来越商业化,房租也从一年数百涨到两万,日常吃住也比以前更贵了。

图片|姑娘的隐居终南山生活

小楠财力不堪重负,只好离开终南山,回到城市。

越来越多人隐入山中,越来越多人逃回城市,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当下有许多人是不知自己喜欢怎样的生活方式,所以跟风归隐。

隐居哪有那么容易,你要有钱,要有生存能力,还要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真正的归隐,是需要实力和真功夫的。

你需要付出点什么,才能入得了隐居这个门槛。

图片文人空间 ©| 幻想下的隐居生活

为此,物道君找到了真正的归隐之人------隐居的五大门派,他们代表了隐居的五种形态,生活方式和哲学。

他们的生活并非全是我们想的诗与远方,背后也有不为人知的辛酸。

但他们对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都很坚定。

人间有两座隐居之山,

一座是真实山林,逃进去就能远离喧嚣;

一座是心中之山,只有拨开迷雾,才能找到自己。

图片|takixxx ©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桃花岛的武功一句话就道尽,桃花岛里繁花似锦,有侠情有诗意。

手艺隐居派是带着手艺隐居的,所以多了份诗意,正如黄药师的诗意一般,清流于江湖中。

图片|其弈工作室官微 ©

景德镇的田间,人烟寂寥,房子稀落。

其弈一家就隐居于此。

就像《百年孤独》里老布恩迪亚带着族人寻找家园时一样,其弈找遍了景德镇,发现这山里宛如年少的故土。

于是,他买下了一栋老房子,慢慢安顿出烟火气。

图片|其弈工作室官微 ©

图片|其弈工作室官微 ©

他们带着手艺隐居,山间安静冷清,但当柴窑烧起来时,他们心是火热的。所以能在漆黑中守到天亮,等待奇迹诞生。

时间在这里变得很慢,有时候一天也就做几个东西,剩下的时间就是静静看着日子从身边流过,感受其中的云霞万里,花草树木。

图片|其弈工作室官微 ©

图片|其弈工作室官微 ©

人们都会以为这对神仙眷侣过着仙气飘飘的生活。

但实际上,手艺隐居过的也是平凡日子,在日复一日的炊烟中,他们吃饭种田,烧陶喝茶。

清净是真,素简是真,烟火也是真。

图片|其弈工作室官微 ©

有那么一群人,去不了山中,亦呆不下城里,但城郊却有一副广阔天地。他们搬到城郊住,把自己的欲望降低,崇尚环保与自然,过得朴素简单。

说他们如隐居江湖中的丐帮有点不公平,但是却实实在在地做到了生活素简,内心丰盈。他们便是城郊俭朴派。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一开始难以相信,在高物价的香港,一个家庭能每月只花2000元。

但莫皓光做到了,如果说因为有钱而隐居,那他真正做到了没钱也能。

最初他也是普通上班族,但因环保改变生活方式。他逃离城市中心,隐于城市郊区,降低物欲,衣食住行皆由环保出发。

很多人都说他好阳光,但背后却有很多人做不到的一些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13年来,他穿的都是二手衣服,因为环保简朴;一家人吃素,吃自家种的青菜,买快过期的食品,因为不想浪费食物;还要面对亲戚朋友的不理解和嘲笑。

现代人物质欲望膨胀,都幻想自己能断舍离,过上素与简的生活,但如果真让其过上一段时间这样的日子。

只怕匆匆逃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金庸笔下的大理段氏是大理国的皇族,多有绝世武功。他们边行侠仗义,边治大理国。

如果说,大理国是庙堂,武林是江湖,大理段氏则不停游走庙堂江湖之间。

正如城市隐居派,他们大隐隐于市,在人间凡俗烟火和隐居四季风光中游走。

图片|「康素爱萝」版权

康素爱罗原本也很迷金庸,也想像他那样出书,后来真的出了一本书《家门口的四季》。

隐居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如梦幻泡影,遥不可及,甚至连一个院子都没有。

康素爱罗喜欢自然,但她又不可能真的遁隐山林,于是她成了城市隐居派,所谓城市隐居派就是在城市中找寻四季。

图片|「康素爱萝」版权

康素爱罗的四季就在她家门口,她家门口很小,但是她用相机文字记录下花草树木,时鲜果蔬,发现了200种植物,看到了七八种鸟类。她可以在家门口观察到秋天的黄叶,砖缝的穗芒,冬天的雾凇。

这样的“小”隐居,诗意简单,把自己交付给大自然,即便在城市中也能过上四季分明的生活。

但这诗意背后,却是日复一日地坚持和细心。我们所看到的美好,往往需要极大的耐心。

不是每个人都能隐居田园,但是每个人只要留心生活,便拥有了四季的惊喜。

图片|「康素爱萝」版权

那些边隐居边修行的人很像少林派,同样是归隐于寺庙,隐居不是唯一的目的,佛法才是一生的修行。

他们也没有执意要避开人流,反倒是最关注自己的内心,环境如何倒不重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半山,古村,有间禅房。

那是一音禅师的修行之地,他是隐居修行派,已出家7年,边云游边修行。

当他看到安徽宣城的古村落,就在半山辟一块地,自己设计并建起了一个禅房。在这山水风光中,他如同世外高人在此清修,住山期间,闲暇之时就写字抄经,作画吹箫,甚少下山。

图片|来源于网络

看似闲云野鹤的生活,背后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森严戒律。

他每日4点起身,敲钟上课,诵经礼佛,固定诵读5个小时经书。斋饭一日两餐,十分清简。这样的生活,既要保持内心平静,还要彻底摒弃凡俗情爱。

人间皆是道场,能安于自己内心,才是最好的修行。

图片|来源于网络

逍遥派这名字就很超脱,金庸笔下的逍遥派来去无踪影,有强大的武功,却不屑于争夺武林地位,而且除去武功,门派下的人都精通琴棋书画,占卜星相,奇门遁甲,五行八卦。

这很像那些彻底归隐山林的人。他们归隐山中,早不计较凡俗名利,返璞归真之余也自学了观望四时四季,种花种草种菜,自己学会盖房子,以及修修补补。

图片|张二冬官微 ©

“4000元买一个二十年使用权的房子,春种秋收,养猫养狗。”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终极隐居生活。

张二冬就像终南山上的世外高人,“郑佳”和“土豆”这两条狗是左右大护法,那一群凶狠的鹅则是卫兵,还有一个叫“建国”的公鸡,带着一群妻妾,公鸡打鸣,母鸡下蛋。

诸多朋友相伴,张二冬的隐居生活是充实的,幸福一事,只与自己相关。他每日劳作,锄地种菜,喂鸡喂狗,全是生活小事。

一个人没有了乱七八糟的琐事烦扰,心也会变安静。

图片|张二冬官微 ©

所以他能发现槐花蒸饭味道竟也不赖,发现霜冻后的柿子吃起来像冰淇淋,在冬日风雪夜,踏着吱嘎吱嘎的雪,会有穿越童话世界的梦幻感。

但张二冬没有告诉我们的是:

春天的泥巴与百花相伴而生,秋天的月色中也有阴雨季,夏日凉风吹拂时,也有蚊虫叮咬,冬日飞雪中夹带寒冰。

这不值得写,因为他说:苦的存在是为了让甜成为甜。

图片|张二冬官微 ©

隐居五大门派的诗与远方背后,原来也有不为人知的辛酸。

隐居不易,你我皆凡人,何苦去修仙。

当下时代,如何隐居,在哪隐居已经并不重要了。

比隐居更重要的是:我们能找到喜欢的生活方式,并且坚定过下去。

我们关心生活本身,衣食住行;关心所爱之人,所喜之事。同时也关注内心,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不惧别人眼光,即便普通平凡,也是最舒服自在的状态。

又哪里在乎是山中亦或城里。

图片|其弈工作室官微 ©

当我们能如此之时,就算在车水马龙里也能收集日出日落,酿成一出彩虹;在高楼耸立时也能抬头仰望星空,找出星汉最纯粹的闪亮。

我们将不再焦虑,因为知道要去往何处;我们也不再狂躁,因为了解自己的速度。

就像日剧里说的:“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唱自己喜欢的歌啊。”

但愿我们在人间兜兜转转,最后都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活。

活出自己最本真的模样,无论高贵或平凡。

图片|子夜鸟PHOTO ©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物道
作者物道
942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物道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