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的暑假结束了

萧萧落木沈睿 2019-08-15 22:38:49

沙峪洼的日常

8月6日早上我很早就醒了,不停地咳嗽,下楼,老伴已经在做咖啡了。他问:怎么不多睡会儿?我摇头,睡不着了。他说:我也睡不着。

我知道,我点着头,进洗澡间,洗了头发,虽然早上的空气很冷,不该洗头发的,可是我喜欢每天洗头发,早上不洗头发,就像一天没洗脸一样。

看着我的头包着大浴巾走出浴室,老伴说:洗头会着凉吧,你的病还没有好。我说:没关系的,其实我突然还是被冷空气激住了,忍不住打起喷嚏来。

沙峪洼的夏天的早晨总是清凉的,这个小村子位于恩纳山谷(Aisne Valley)之中,背靠着山脊,四周山峦起伏,不是大山,而是小山,森林茂密,河流蜿蜒,夏天这里平均的气温也就是23到25度,非常舒服。

当然两个多星期前,7月25号,热浪涌来,巴黎的气温到40度,这个小村子的气温在那三天也到了38度,热得我晚上睡觉的时候贪凉,把顶楼的窗子大开,对流的风让我夜里着了凉。28号天气又突然转凉,下了两天的雨,气温降到18度,我一下子就咳嗽起来了,咳得呕心沥血的,听起来像是病了好久一样。

去看医生,医生给了我消炎药,咳嗽糖浆和一种清肺的片剂,一天一片泡在水里,我这八九天,天天没有精神,或者躺在床上,或者坐在院子里,只是每天下午出去散散步,大多的时候,我都很蔫,好像被霜打了一样,倦怠地在家中养病。十来天过去了,我仍在咳嗽,药似乎没起作用,而今天我要飞回美国了,学校要开学了,暑假结束了。

我们两个都睡不着,因为我的飞机是十点多的,心里有事,不知怎么的,就都早早醒来。老伴做了咖啡,我用毛巾使劲地绞干我的头发,他把我的小行李箱放在车上,我们就驱车去巴黎机场。汽车里暖气大开,我的头发在暖气里慢慢地干着。

车窗外是乡下美丽的景色,法国的乡下总是异常的美丽,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乡村风景,虽然老伴总是说,法国南部比这还要美。这里,收割过的麦田一望无际地金黄,成捆的麦秸已经被机器打好,滚圆地立在麦田里,麦田如古代一样,似乎永远如此宁静,到处都是油画般的风景,行走在法国的乡村,就是行走在美的画面里。

2019年的暑假就要过去了,瞻望未来,谈的都是未来的计划,我有种对未来计划的兴奋,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有那么多计划要完成,每当想到未来,我根本不觉得自己的年龄。我的儿子对我的梦想不屑一顾,他对我说:你就好好享受退休前的时光吧。我很震惊:人要怎样享受时光呢?退休又怎么样呢?难道一个人不可以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分钟吗?我跟我的儿子越来越谈不拢了。

每个人都如此吧,我们的未来似乎是无止境的,我们不知道哪天是结束,同时,我们为什么要知道结束呢?日子永远是一天天地过的。

回想三个月的暑期,我去了北京,去了浙江的普陀山和西湖,去了呼伦贝尔大草原和北极村,在巴黎跟我挚爱的米芽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我还在荷兰的莱顿小城吃好吃的饭,跟老伴拉着手在小城的街道上漫游,在沙峪洼再度蜜月,我们在沙峪洼的生活,总是如蜜月一样,日子静好——je suis contente,对这个暑假。

一个小时多一点,我们到了机场附近,巴黎机场是我见过的最乱的机场之一,这里的车总是乱成一团,终于到了登机2E建筑,跟老伴告别,他还要再呆几个星期,我先回家。看着老伴开着车驶走,他从车窗里伸出手,他是那么帅——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仍然觉得自己的老伴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呢?我微笑着,向他送去飞吻。他开走了。

我走入机场, 2019年暑假结束了。

2019/8/6 飞机上

萧萧落木沈睿
作者萧萧落木沈睿
44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萧萧落木沈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