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

同学 2019-08-15 17:58:49

周楠在想,女人什么时候想要离家出走。

之前看到公众号里说男人下班后宁愿待在车库也不想回家,周楠就在“天河区高端家政”群里冷嘲热讽过,闺蜜们应声四起,觉得男人就是矫情,对已婚妇女而言,压根没这个选项,下了班是另一场战役。单位管得松的,还能提前跑路去接下孩子,像周楠这样,下班后摸鱼半小时,再装模做样接个电话能顺便走出公司大门算老天眷顾了。

回到家,女儿在客厅看电视,婆婆在厨房忙活。她说了句“妈,我回来了”,婆婆扭了下头,应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周楠这么觉得,叫婆婆“妈”的时候,只是个称呼,跟妈这个字的传统意义没什么关系。刚结婚那会,她几乎叫不出来,总觉得生硬别扭,跟叫自己亲妈完全两回事。后来也就习惯了,感情是没有多少,比叫师傅靓仔多一些熟悉度吧。

女儿的脸都快跟屏幕挨着了,周楠提醒了下,余启萌微弱的“哦”了声,小板凳象征性地退了几厘米。周楠清楚,不用一会儿,小板凳又会不知不觉地往前挪。作罢,“宝宝眼睛要坏掉了哦”这句话还要说很多遍,周楠开始东摸西摸收拾屋子。虽然此刻很想瘫在沙发里,双腿架在茶几上,四仰八叉放空。婆婆不是什么恶婆婆,但也不至于能容忍一个下了班就失明的儿媳。周楠必须在屋子里动起来,心虽如死灰,眼里还得有活。

真的是每一天都筋疲力尽,而这一晚还没开始。哄孩子吃饭,陪玩、做幼儿园的手工作业、洗澡、睡前故事……余则会选择性地参与其中一至两项,不算丧偶。今天要做树叶贴画,35度的盛夏,去哪找服服帖帖的落叶,老师也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周楠想起有几本书里应该还夹着些枫叶、银杏叶什么的,谁没点曾经树叶当书签的少女心呢,就跟毕业纪念册上写着“无论天涯海角,不要忘了我啊”一样,结果呢,再没一个同路人。书签拿来做女儿的手工作业,挺好,废物利用。

“妈,余则晚上加班,不回家吃了。”她看见婆婆错愕了下,大概又通知晚了。周楠心里想这是你儿子,可不能怪我。“行,那咱仨就随便吃点。”周楠懒得多想,搁以前,她会等余则回家后实名举报重男轻女,余则反反复复只会一句“我妈没这个意思,你别多想”。后来想开了,家庭生活不能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路子,不能沉溺其中,得学布莱希特,驾驭角色甚至高于角色,时不时问问自己“至于吗”“值得吗”“算了吗”,再气不过,就穿越一下,往前往后都可以,就问自己可不可笑。生活嘛,一旦认为是荒诞的,就可谅解多了。

女人就一定想回家吗?只是重复劳动麻痹了窒息性而已。周楠最近迷恋上搏击操,中午的班几乎全是女性同胞,没有假想敌,就是单纯的多巴胺快感,挥拳、踢腿、出汗,一小时的纵情快乐。快乐的代价是她想要持续的快乐,ask for more。一个人专注时越快乐,回到御景华城A栋1503时的禁锢感就越强烈。

为了消解这种围困局面,她加了教练的微信,报告一日三餐,装作提心吊胆的样子,有时候故意放纵一点,想要教练骂她恨她,最后再跟哄孩子一样,说那明天要少吃一点哦。她乖乖听话,是个生活无法自理的巨婴。她沉溺其中,自作主张开始了网恋,不是为了占有和品尝,只是为了一点幻想,越虚无缥缈越好,她想要不切实际,想要风情万种,想要一切可掌控的离经叛道。

说的绝望点,她想要铁幕下的一些微光。

同学
作者同学
73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同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