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脚鸟的故事——《阿飞正传》

寒江雪 2019-08-14 06:27:38

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电影《阿飞正传》台词

这电影让我隔了一年才看完,上半部分是出国前离开家的最后一个晚上,下半部分是这次又要走的时候。

关于无脚鸟

这句台词在哥哥离开的那一年,几乎被媒体引用个烂,但我非常讨厌那故做谶语似的解读,可是它真的应验了。他作为鸟是从地上开始起飞的,在飞的过程之中他才知道总有一天要回到大地,他厌倦了飞就一头扎向地面。好像宫崎竣的天空之城立足不了于天上,无脚鸟也总有一天要回到地面,只是不知道厌倦生的人是不是一定要选择死。

阿飞选择了,他放荡不羁的生活是一片苍白的回忆,他自己不断的独白里道出了他情感上饥渴,而受伤的人却又选择不断伤害别人来缓解疼痛,但是依然逃脱不了伤痛。

阿飞终于知道了生母的消息,他飞到了菲律宾,但是情感上没有找到渴求的温暖,生命却选择了终结。无脚鸟落地了,他飞累了,或者活够了。留给寻找一个背景就这样离开了。终究是一个没有根灵魂,但是比其没有灵魂的肉体漂泊更苦的是,他有思考的痛楚。

关于怀旧

很多影评将阿飞与无脚鸟的故事解读为对香港的隐喻,对身份的焦虑与回归的胶着,这是一个城市的心态,都是因为看不清楚未来才变得怀旧。

电影中保持了一种怀旧情绪,60年代的香港,不均衡的构图,偏蓝且发冷的色调,镜头就穿梭在阴暗的街道,城市的忧郁的地方与忧郁的人物结合在一起,阿飞大断神经质的独白好像一个水流断断续续的阀门被拧开,在恰恰的舞曲中拼贴一些情感与记忆的碎片,但是残缺的是不可能完整的。

关于记忆与时间

在现实的落差与未来的恐惧中人们最能把握的是对过去的依恋,能抓住的似乎只有回忆,这是怀旧的情感源头。记忆又时间造就,但是却又因时间被遗忘,这就是一个悖论。电影中出现了关于好几次关于时钟的空镜头,还有阿飞对苏丽珍说的那句古怪又神经的求爱台词,“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跟我在一起。我会记得这一分钟。这是一个事实,我们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都点到了时间与记忆的话题。

如同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自由与束缚的关系,灵与肉的分化一样,时间与回忆也是横亘于人性中的艺术永恒的话题。对此问题的探讨则也永远难有结果。在城市中生活的人,尤其是漂泊中的人,是能够体验到这种情感的基调的。当青春被赋予无限美好的定义的时候变也有了一重挥霍的冲动,当发现它还有个时间界限的时候手中却已所剩无几,回首一看一切都仍向一个虚无。一种自身记忆真空与被遗忘的恐惧感让人用余下的时光想抓住点什么,因为是虚无是灵魂最可怕的地方。

阿飞的死亡与梁朝伟最后的出场

某中意义上说死亡是抗拒遗忘,阻止时间,从虚无的恐惧中解脱出来的一种方式,甚至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最好的方式。加缪说: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阿飞不是自杀的,但却绝对是自己找死的。人无法选择生命的开始,向米兰-昆德拉说的那样”未经许可便被抛到一个未知的世界“一生就是在不断适应变换的生活,既渴望自由的飞翔,又想寻找稳定的归依,能有勇气走完整个人生的人确实都需要勇气,就这一点来看活着的人都是很勇敢的。自杀者则比较复杂,似乎怯懦于生的困境但也有勇气选择活着的人都恐惧的死亡,以这样的方式主动选择了一次未经自己同意便随便开始的生命。这种权力并不是神赋予的。

不管哪种思想流派或是哲学观点,在探讨死的意义的时候都是想找出生的意义,包括活人对死人的崇高崇拜也在激励生者。但也必须承认如同活着的未必都有意义,死去的未必也都崇高,但依然有被理解的意义,不是看客情节的审视而是一种理解与关爱,那一个已逝的灵魂。他以一种方式存在也以一种决绝的方式离开,理解他们,也帮助我们懂得更珍惜生命。

写这段的时候好像有点偏离电影,也可能最近新听到的一个身边的自杀消息而生发的一点感触。阿飞最终还是知道自己设置的问题的答案,有爱而去的。哥哥的人生也有我们这么多人追怀,不冷漠是好的。

最后电影中安排的梁朝伟那个一句台词都没有的出场,对此意义众说纷纭,莫名其妙。画面好像一个整装待发的赌徒开始一场人生豪赌,从叙事的角度它可以删除,从王家卫的角度他是这样安排的,而我们则愿意理解,也有不去理会的权力,电影里的人生就是给别人看着猜的,猜着看的。

本文写于2007年9月6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只能以这种方式发布

寒江雪
作者寒江雪
38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寒江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