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所有打工仔早日租房自由

软糖莫爷 2019-08-13 22:43:47

去年有一次参加同学婚礼,碰到同学的妈妈。她对我说的一句话,让我一直记得。

她说:“你是世界女,慢慢玩不用着急结婚。”

我一度想将“世界女”三个字纹在身上。(但我怕疼,遂作罢)

这是一个粤语用词。翻译过来大概就是,跟世界打交道的人

没错,本世界女跟世界交手好多年了,但也算不改本色。我很多方面跟读书时期没差,是一个不接地气、没有生活实感、烟火气非常淡的一个人。而且我很随性,几乎不在意生活上的琐事,怎么样都没问题。我敢说自己是个读书人,善良人,斯文人。

铺垫了那么多,是为了接下来的转折:

但,每一次在城市租房,都让我鸡零狗碎,让我锱铢必较,让我斯文扫地,让我灰头土脸,让我面目狰狞,让我在泥潭里打滚撒泼,让我变成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

世界饶过谁。

当你以为自己跟世界已经达成和平共识接下来要友好相处时,它就会对你使出组合拳包含找房、看房、租房、退房、搬家等一系列拳法。

你被揍得鼻青脸肿,节节败退,然后认清一个事实——

自己不是什么体面人,只不过是一个卑微的打工仔。


租过房的人都知道,一个百分百称心如意的房子是不存在的

房租便宜+交通方便=远

地段优越+房子又新=贵

市中心+交通发达=老破小

房租便宜+交通方便+地段位于市中心=住8个人的群租房(而且只剩最后一个由阳台改建而成的房间出租)

不过我们也别太武断,不能说好房子不存在,它像极光啊、爱情啊、独角兽啊、金羊毛啊那类东西一样,听过、未必有、但也可能存在

总之,租房这件事,真的别要求太多。

一犹豫就过时不候。

要记住,你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打工仔。

不是你挑房,而是房挑你。

你花两天时间考虑,房子早就租出去还签好合同。

说个好笑的事,之前因为我写过几次关于租房的话题,豆瓣居然把我列为“租房达人”。

我是个鬼租房达人。我是吃苦达人,我是卑微达人。

世界上就不会有租房达人这个物种。

没有人能真正摸清租房规律,也不存在真正实用的租房攻略。

每一次租房,都是一场赌博。

你以为你摸到的全是好牌,住进去之后,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一败涂地。 此话何解? 在租房前,很多条件你需要考虑:租金多少?在哪个区?在哪个地段?交通方便吗?离地铁口近吗?周边设施怎么样?电梯还是楼梯?

还有一件事非常重要,但你可能从不考虑。

那就是,室友

你总觉得,反正室友嘛,保持客气礼貌,肯定能相处好,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

你,他妈,大错特错。

遇到友好的室友,那是命运对你的恩赐,那是生活偶尔给你的甜头。

合租这件事本身就很可怕,只是生活所迫你没敢往深处想。

现在你跟我一起琢磨一下吧,合租,就是把几个陌生人塞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

他们会共用同一个冰箱、同一个炉灶、同一个洗衣机、同一个阳台上的晾衣绳、同一个卫生间,以及同一个马桶。

所以当你认为自己找到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好房子时,世界就开始露出它的獠牙——

比如室友半夜2点回家洗澡把你吵醒,每天。(我的真实故事)

比如室友没有打招呼就让她表弟到家里来住,而且已经住了半个月还没有走的意思。(我的真实故事)

比如室友说想邀请朋友来家里玩,问能不能请阿姨来打扫卫生,你说可以的,然后室友等着你去叫,你周末忘了这件事,室友默默恨了你半年,私底下说要让你“卷铺盖滚蛋”,你直到真的被她搞得卷铺盖滚蛋时,才知道原来有人这么恨你。(我的真实故事)

我当然不是说,跟你同住的人肯定都是坏人。

我的意思是,绝大多数时候,你和室友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偏偏一起住在一个小世界里。

不要以为遇到还不错的室友就万事大吉,你还可能会遇到,奇葩房东。 不合拍的生活习惯,看不惯的日常琐事,能忍则忍。一旦扯到钱,你才会发现,为了几千块的押金,人的嘴脸能有多难看。

比如在退房前,一手房东上门把全屋彻彻底底检查一遍,要求你将所有损坏的东西全部维修好,包括全屋墙面要重新粉刷一遍。这个房子是二手房东住了5年,租期的最后5个月才是你在住。(我的真实故事)

比如房东会跟你说,“屋里所有家具都是我的,你们这些打工的都不知道感恩,不知道谁对你才是真正的好。”(我的真实故事)

我有一次租房,大满贯。奇葩室友,奇葩一手房东,奇葩二手房东,一口气全部斩获。

当你发现在一件事情上,遇到的全是傻逼时,你会想什么呢?

1、你会想,世界是不是跟你玩一个叫“傻逼大闯关”的游戏?

2、你会想,在世界的眼中,你本人会不会才是那个最傻逼的傻逼MVP?

3、你会不会才是这次傻逼大闯关里的大BOSS傻逼,不然为什么大家都在吊打你?


总之,作为一个世界女,我受尽委屈。

但我还是苦尽甘来。

我换城市了。我逃离北上广了。我对一线大城市低头屈服,我是弟弟,我投降。

我去了杭州,最近在西溪这边找了一个新房。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离园区很近,我可以踩单车上班;一居室,我可以一个人住;窗外景色很好,是一条河;价格合适,我还能承受。

我用了10分钟看房。中介一直催我,抢手啊,唯一一间啊,很多人看啊,过时不候啊。半小时后我把房子租了下来。

我是真的喜欢这个房子。

搬家那天正好遇上台风。

手机收到好几条官方信息劝告市民不要出门。中介也发语音说60年一遇的暴风雨啊,改天再搬吧。

但我一定要搬。

无论如何!

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把两个大行李箱塞到滴滴车里顶风冒雨一路狂奔。

该名司机大哥的歌单全是动感dj舞曲,特!别!嗨!让我整个人热血沸腾。他开车风格也特别野,当时能见度就10米,雨刮打得飞起,但大哥有一颗飙车的心,在暴雨天中各种弯道超车。

我在后排默默扣上安全带后,心里想的全是:我要搬新家啦!!!! 以前我从不叫租的地方为“家”,我会说“住的地方”,“住处”、“宿舍”。

但现在我想说那是我的家。我的新家。

到新家后。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一整个下午加晚上什么也没干。 没出门,没打扫,没看书,没玩手机。

我安安静静一个人呆着。

坐姿透露了我的得意

仿佛在跟新家互相打量,互相确认——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家了。

第一晚在新家,连枕头和床罩都没有。我听着外面的雨啪啪打在窗户上。第二天,雨过天晴,天气好得不得了。

每一个合租过的人,都有一个最终梦想,那就是自己一个人住!!

我他妈今天梦想成真!!

我为自己鼓掌!


故事没说完。

在新家住了两天后,我发现了第一个问题。

(我说“第一个”是因为感觉以后会有第二第三以此类推个问题,毕竟生活就是一个不断发现bug的过程)

这两天我在使用护肤品的时候,发现都是暖的

啥意思呢,就是你想一下,无论是精华还是爽肤水,倒在手里,都是好暖的液体啊。太奇怪了。

这个谜团持续了几天,今天终于破案。

是这样的。这个小区是不允许空调外机装在楼外面的,所以只能装在房间里头。藏在这个大柜子里。

一旦开空调,里头的外机就疯狂运转,变热,然后柜子整个面热到能煎蛋。

由于这几天我把护肤品化妆品都堆放在上面。

所以,一道道暖洋洋的空调外机烤精华液铁板烧腮红就出炉了。

从来没摸过这么烫手的眼影盘。

不过呢,跟很多事情比起来,这只是一个不足挂齿的小问题啦。

有一部我非常喜欢的音乐剧叫《Rent》,讲的是一群穷困潦倒的年轻人在纽约格林威治村的鲜活人生。他们每个人都处在社会边缘,过着一种波西米亚式朝不保夕的生活,今天被房东驱逐,明天圣诞之夜在街头饥寒交迫。

中文把这部剧译成“吉屋出租”其实不太准确。

更应该是“租借人生”。

人这一生,其实没什么是真正属于你的。

或许只有灵魂是自己的。躯壳连同命运,更像是租借来的。权力、金钱、名望,还有房子之类的外物,在走完这或者丰盛或者惨淡的一生后,都得还回去。

房子是租来的,人生也是。

我们每个人都是轮换交替的租客。 这次租了新房子后,我告诉自己要更洒脱一点。干一行爱一行,住一房爱一房,没有最好的房子,只有自己花心思去布置去创建去热爱的家。

随遇而安啦。

( 我常常会收到不少这样的留言:“看完觉得很难过”,或者“看完突然又元气满满了”。这是写作者和读者的共振。我们或许有着相似的磁场,都对生活有热情,像果汁和麦芽糖;也会有适量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但同时可能有一点点悲伤。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软糖莫爷”。 )

软糖莫爷
作者软糖莫爷
58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204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4) 添加回应

软糖莫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