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第十五讲:小畜卦

洛神 2019-08-13 04:20:13

这一讲我们讨论易经的第九卦,风天小畜卦。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九二:牵复,吉。

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1. 释卦名

小畜,畜字此处读xu,本义即积蓄之蓄。小畜者,小有蓄积也。从乾坤开天辟地,经屯蒙需讼师比六卦,人生寔难,无往而不在忧虑之中。至比卦,生活渐入于顺畅之轨,至小畜则开始有了积蓄。

关于小畜这卦名的由来,历来有各种说法,这些说法皆基于《易传》的彖辞:“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即六四以阴居柔,当位,上下五阳与之相应,阴小阳大,故此象为以小蓄大,故曰“小畜”。

通常认为,由“十翼”构成的《易传》乃是孔子及其弟子或再传弟子所作,成书于春秋末期或战国中前期,乃是最早最权威的易经注释,后世没有人敢反驳之。既然《易传》彖辞这样说了,于是大家都认可这种观点。

上一讲我在反驳虞翻、来之德、尚秉和等历代易学大家的观点的时候说过,他们是巨人,是权威,我们当然要敬重要学习,虽然如此,权威也有出错的时候,所以我们在敬重和感激的同时也不要迷信他们,凡事还是要讲逻辑,讲道理。合逻辑、有道理的,我们就遵从;遇到不太能讲得通的地方,我们首先要思考是不是我们的理解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那么就要想,是不是他们讲的不对?

如上图所示,如果左侧的小畜卦是“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是“以阴蓄阳”、“以小蓄大”,那么右侧的大畜卦怎么解?按照小畜的逻辑,大畜应该是“刚得位而上下应之”、“以阳畜阴,以大畜小”才对,那应该是上坎下坤的水地比卦,而不是上艮下乾。

因此,彖辞的说法在逻辑上是不通的。

我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小畜下乾三阳为果实之实,上巽乃倒覆的浅底之容器,因容器底浅,故其所覆(蓄)之物少,故曰小畜。大畜上艮为倒覆的深底之容器(艮覆碗),所蓄之物多,故曰大畜。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明白晓畅。易传彖辞说法所谓以阴蓄阳云云,是错误的附会。

2. 小畜卦辞

卦辞: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小畜乃小有积蓄,是小康之状态,故曰亨,亨者亨通。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这句历来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大家自可去查阅各种经典易注,我们在此就不再将他们的观点列举了,只是想说他们的解释是不对的,我的意见更合适。

古文“密”字由“宓”与“山”构成。“宓”字通“伏”,本读“fu”,大家熟知的三国时曹丕的夫人甄氏即为“宓妃”,也叫“甄宓”。更久远的,创立八卦的伏羲,在先秦的很多文献里亦写做“宓羲”。“伏”乃隐藏的意思,通过甲骨文及金文的“宓”字,同样能看出隐藏之义。

“密”字即隐藏于茂密的山林,所谓“秘密”之密,上面的“宀”即覆盖隐藏。茂密、密集其实是引申义。

北京有个密云区,其名称大概是来自于东魏时期的密云郡。其境内有高山长年云雾缭绕,叫密云山,郡名即来自于此。密云山即现在的北京云雾山。这里的密云之密,亦是取密集义。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之密云,历来易家都把它解释作“浓密之云”,即取密字的密集义。于是大家通常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浓密的云彩在城邑之西郊,尚未降雨”。因为小畜为上巽下乾,并没有云象,所以大家就各种附会:

虞翻认为“半坎为云”,小畜之六四、九五两爻有“半坎”之象,故曰云。虞翻乃汉末不世出的易学大师,乃集两汉易学之大成者,所以大家都听从他的意见。然而这解释说明不了为什么是密云。

来之德有不同意见,来之德认为小畜中间之九三、六四、九五这三爻乃离卦,错坎,故有云雨之象。这还是比较牵强。

尚秉和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人为风天小畜整体上错雷地豫卦,坤为云,豫卦九四上下皆阴,故曰密云。他的意见与来之德类似,皆是利用错卦来解象。

上面的三种观点是古今易学界的主流意见,然而我想说,他们在这里是不对的,附会得太过牵强。密字在此处当作“隐藏”讲,而不是“浓密”。下面是我的注解: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其实并非占辞,而仅仅是对于小畜卦象的描述。

上图左侧为需卦,从第十一讲的我们知道,需卦上坎下乾,乃云上于天,是天上有雨云,将要降雨的意思,在具体卦爻的讨论中我们也看到,最终也降下了雨来。

需卦到九五、上六爻的时候,已经降下雨来,“需于酒食”,丰收在望了。小畜乃需卦的上六爻变,需卦上六爻曰“入于穴”,我们在讨论的时候说过,所谓入于穴者,乃云散雨停,落下来的雨水渗入到了地下。

需卦上六爻变,则失坎象,坎为云为雨,失坎象则为“密云”,密作隐藏讲,即云彩隐藏起来了。不雨者,需卦上六爻变则成巽,巽为风,变坎云为巽风,此义即天上的风把雨云吹散了,所以是“不雨”。“密云”与“不雨”是同一现象的两种表达。

在前面几讲中,我们讨论过,坤卦卦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实应为乾卦卦辞)”、“西南得朋,东北丧朋”,蒙卦“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比卦“原筮”,此皆不是占辞或诫辞,乃是用来描述卦画的来历或构成的,小畜卦的“密云不雨,自我西郊”亦是如此,其占辞只是一个字“亨”。

下面我们再来解释“自我西郊”。如下图所示,“自我西郊”乃是用以描述小畜卦自上而下的四个组成部分:巽、离、兑、乾。

需要讨论的有两个地方,一是巽的鼻象。汉代易学大家荀爽(字慈明,出身颍川荀氏,为荀淑第六子,兄弟八人皆有才名,尤以荀爽为最,人称“荀氏八龙,慈明无双”)认为艮为鼻,虞翻因袭之,宋初道士陈抟老祖注麻衣相术,亦以艮为鼻。这其实是不对的,巽才是鼻!

我们知道巽是风,是入,是气味,与之最相关的就是鼻子,而且巽为高,巽(☴)的符号亦符合鼻的形状,以巽为有鼻象再合适不过了。而艮有止义,是不通,鼻子不通气怎么可以,所以艮为鼻是不合适的。小畜卦上卦为巽,故曰“自”,自是鼻的古文字写法。此当无疑义。

第二个需要注意地方是离的“我”象,这个我们在第十讲中讨论过,此处不再详述。

于是“密云不雨”描述的是小畜卦的来历,“自我西郊”描述的则是小需卦的具体结构。前人于此处多误,不可不小心看待。大家读了我上面的解释,自然会知道我是对的。

电影《一代宗师》里梁朝伟饰演的叶问有段很好的台词:“别跟我说你功夫有多深,师父有多厉害,门派有多深奥。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错的,躺下喽;站着的才有资格讲话。”

有些人就喜欢来打听我的师承学历以及年龄职业,仿佛得需要加持一个光环,才能让他们信服。这些人我都不愿意搭理,因为我的易学功夫到底是深是浅,讲解是不是正统,设若你认真读过一篇文章或者对易经稍有理解,自然能够掂量出来,原不必借什么光环的加持。

说到底,站着的才有资格讲话,你解得有道理,合逻辑,你才能站着,加持些其他的都没用。

我们说回来,小畜乃秋天之卦,上巽为风,下乾为天,这是天上高风万里无云之象,秋高气爽时节,乃是庄稼收获的日子,故曰小畜。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再以卦理讨论,天上高风万里无云,即秋风把夏天的云吹散了,自然不下雨。兑为西,乾为郊,从第四讲中我们知道,在后天八卦中,兑为秋分时节,对应着农历的七月下旬,乾卦则对应着农历的九月初。“自我西郊”者,形容的正是农历七月下旬到九月初这段时间,此乃收获的时节,合于小畜。

占得此爻者,亨通,所谋之事宜及早做准备,所谓储备粮草。

小畜的卦辞就此释毕,下面我们开始解释象辞。

3. 小畜象辞

象辞: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小畜卦上巽为风,下乾为天,故曰风行天上,此是用来描述小畜的卦象。

上图是“懿”字的金文和小篆,懿字从壶、从心、从欠。壶是盛酒之器皿;心为指示字,意指壶中所盛的美酒;欠字本义是呵欠之欠,即人张嘴大呼。于是懿字的意思就是张嘴称扬壶中的美酒。懿字今义为美好,与古时类似。

那么“君子以懿文德”的意思即君子应当弘扬称美文明之美德,懿在此处作动词,称美之意。

以卦象论,“自我西郊”是自上而下将小需卦所包含的巽、离、兑、乾表现出来,“君子以懿文德”则是自下而上进行表现。乾为君为大人,故称君子;兑为口,懿为开口称美,故兑象懿;离为文为明,故有文象;最上的巽本来并无德象,而坎是德,需卦上六变则“密云”,坎象隐藏,德象不显,即巽在此处为不显之德。正因为德象不显,所以才需要称美,让人家都知道,故曰“君子以懿文德”。

就整体论,上巽为浅底之器皿,将在下之乾实覆盖,乾为三阳,为美,美被物所覆,人所不见,故需要称美弘扬之,这即所谓“君子以懿文德”。

易经的言辞幽微精妙,非仔细考量,不得见其精深博大。上海人有句话讲得好:“初学三年,天下无敌,再学三年,寸步难移。”我于此是深有体会。市面上很多杂鱼扬言懂易经,真的懂吗?

4. 小畜卦爻辞

(1)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对于这一爻,我与前人的观点迥异。“复自道,何其咎,吉”这是通行的版本,马王堆帛书里亦是如此,大家亦把“何其咎”解释为疑问句,意思即“不是他的错”。

与上一讲比卦卦辞“元永贞”一样,我读着“何其咎”感觉很别扭,看着前人的各种释读,也都很牵强。于是就想,这是不是与“元永贞”类似的错讹呢?经思考后,我得出结论,没有错讹,只是断句有问题。

在我看来,正确的断句应该是:复自道,何其。咎,吉。

前人的观点在此我不赘述了,大家可以自己去翻阅。提供几本参考书:李鼎祚的《周易集解》、孔颖达的《周易正义》、朱熹的《周易本义》、来之德的《易经集注》、李光地的《周易折中》、沈竹礽的《周易易解》、尚秉和的《周易尚氏学》、金景芳的《周易全解》。前面的书若是读起来觉得困难,可以参看周振甫的《易经译注》、刘大钧的《周易古经白话解》。

这些书基本涵盖了古今最经典的易经注释,我也是从他们身上学习成长起来的。不过我这个讲稿自然不是前人观点的翻译或者集合,那就没有意思了,也没有必要来讲了,列个书单让大家自己去看就是。这讲稿里面大量的是我自己的观点,很多意见都与前辈大师们不一样甚至截然相反。我一再让大家去参读前人的易注,并不是说他们讲得对,而是让大家把我的意见与前人的意见做对比,在对比中作出自己的选择,而且我自己亦有信心能够在这对比中胜出,所以不怕比较。

这个书单大家可以记下来看,后面我们就不再提了。

我们继续初九爻的讨论,我的断句为:复自道,何其。咎,吉。

下面进行解释。

所谓“复”字,如下图所示,乃是由一个带两侧通道的地下居室加一只脚构成,复字的本义即人从地下居室中走出来。

为什么说那是地下居室呢?我们再看下图,下图为殷墟的一个墓葬遗址,其中一些比较大型的墓葬都是一个居室带两个通道,即复字的上半部分的形状。按照古人事死如事生的丧葬传统,我们推测上古人类冬天居住的地下居室亦是类似的结构。依据现实考量,两个通道是比较合理的,因为这样有利于地下空气的流通。

所谓“一元复始”,我们前面讨论时讲过,是阳气从地下生出来,那么复字是春天天气渐暖,人类从居住的地下洞穴里走了出来(下足),就容易理解了。

复自道:小畜初九爻居下卦乾之初,为一阳始生之爻,故有复象。初九变则下卦成巽,我们上面的讨论中已经讲过,巽为鼻,而自是鼻的原始写法,所以曰自。

尚秉和先生认为乾有道路之象,我认为并不合适,道路应该是震,因为震有大涂之象,大涂者,大路也。乾之初九一阳始生之时,卦象成震,故有道路之象,即此象取自震而非乾。此处的道即从地下居室到达地面的两条通道。

来之德把“复自道”解释为向前走,认为阳爻上升,应该上行;尚秉和把“复自道”解释为退回原处,认为正是初九,时机不到,故而潜龙勿用。

两位先生其实都只说对了一半,复乃原卦之初九之阳生,乃出的意思;自为巽鼻,为入,为进入的意思。复自道应该写作复道、自道,即从坑道中出来,又进入坑道。

以卦象论,初九变则下卦成巽,巽为进退,为不果,即出来进去的意思。

以爻象论,初九乃潜龙勿用,本当蛰伏不出,然而六四在上,与初九正成呼应之势,有召唤初九的意思,故初九又欲前行。所以爻象亦有前后进退之义。

为什么要从坑道中出来又进去呢?我们接下来再看。

何其:历来解易者都不太重视这两个字,只把这两个字作为一个程度副词或者感叹疑问词,于是把它们与后面的咎字断成一句,成为“何其咎”。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正确的断法是“何其”作为一句。

何是动词,乃负荷之“荷”;其是名词,乃簸箕之“箕”。《愚公移山》中所谓“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中的“荷”、“箕”是也!

甲骨文中,“何”字即人用肩挑着重物,乃“荷”之本字;“其”字即竹制或木制的容器,乃“箕”之本字。

以卦象论,小畜卦下乾为首,初九在乾之下,乃肩部位置;第234爻为兑,我们在前面的讨论中讲过,巽乃倒覆的浅底容器,那么兑即正置的浅底容器,故有“箕”象,九五、上九两阳爻恰似簸箕中的物品,因此初九爻的这个形象即用肩膀扛着簸箕,簸箕中装着物品,此即“何其”的意思。

于是我们把两句话结合起来,“复自道,何其”即用簸箕类的工具向地下的居室之内运送物品,因为运送不只一次,需要来回进出多次,所以曰“复自道”。

我们说畜乃积蓄之义,初九爻位于小畜之初,当秋天收获的季节,人们把收获得来的果实和粮食运送到洞穴中储存起来,以度过即将到来的严寒的冬天。“复自道,何其”,人们忙忙碌碌的进进出出,多么形象的一个场景!大家能想象出来吗?我是嘴角已含着微笑了。

这个场景现在的农村其实还有,北方秋天收获的姜、红薯等作物,如果不是即刻便用来加工,那么人们就会把它们存储到地窖中,亦是“复自道,何其”。

咎,吉:所谓“咎”者,是目前的劳碌也!有过向地窖中搬运红薯和姜的经历的朋友就会知道,这是一项非常繁重的劳动,是非常累的,很累但并不止于后悔或者危险,所以我们称之为“咎”。至于“吉”,乃是未来的结果也!虽然现在很劳累,但是有了过冬的粮食储备了,就可以安稳的度过冬天了,当然是吉。

这便是我对初九爻“复自道,何其。咎,吉”的解释,与前人的讲解从根本上便不同,但我知道我是对的。

占得此爻者,目下小有收获,但奔波劳碌,心力交瘁。这劳动是值得的,更好的结果在后面。

(2) 九二:牵复,吉。

明白了初九爻的含义,九二爻就好解了。

以卦象论,九二爻变,则下卦成离,离为牛;第234爻成坎,坎为车;最上二阳爻为粮食作物。此即用牛车运载物品也,牵复者牵着牛来运载,变卦上巽为绳,下离为牛,有牵牛之象。

以卦理论,初九为小畜之初,作物粮食比较少,所以用肩扛簸箕的形式运输;到了九二,则作物更多了,这时候就采用牛车来拉。用牛车拉,人很省力,所以便无“咎”字,只说吉。丰收,所储存的物品多,自然是吉。

占得此爻者,行事顺遂,得到有力的辅助,并且大有收获。

(3) 九三:舆说輹,夫妻反目。

舆说輹:我们解易经真是一步三个坑,刚刚九二解得轻松了,费解的九三就来了。

先说“輹”,輹即车伏兔,是车底部介于车轴与车厢之间的部件,上固定车厢,下与车轴以轴承相连接。本来想搜索个图片,结果没发现合适的,遂自己简单画了一个,下图中红色的部件即车伏兔的示意。

知道了车輹的样子,我们就可以解释九三爻了。第二讲中我们知道,巽卦的卦象为“巽下缺”,小畜卦上巽下乾,巽为下缺,乾为圆,九三爻为上下卦的结合处,此即一个车伏兔的形象,即车輹。

“舆说輹”者,即舆脱輹也,说通假脱。九三爻变则乾象消失,这乃车輹损坏之义,变而下卦成兑,兑有脱象,故曰脱輹。

舆脱輹,乾的圆象消失,此乃车轴断裂也。究其原因,是所装在的货物太多。九三下乾之终,为物质的大丰富,故有车轴被压断之象。

夫妻反目:此是对变卦而言。原卦3-5爻为离为目,九三爻变,则离目之象消失,故曰“反目”。变卦上巽为长女为妻,下234爻为震为长子,为夫,故曰夫妻。合起来则是夫妻反目。变卦上巽下兑,好像两个口相向发言的样子,即吵架,亦有夫妻反目之象。

以卦理论,初九爻是积蓄比较少的时候,比较清贫和辛苦,但日子在一天天的变好,生活有盼头,所以吉祥。九二爻的时候,家里有了牛车,是小康家庭了,比较富足而和睦,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状态,所以说吉。到了九三爻,家庭的物质极大丰富(把车轴都压断了),这时候本应该是更好才对,夫妻之间却出现了危机,以至于反目成仇了。

人生大概就是这样吧,夫妻二人清贫的时候可以齐心协力一起创业,等到很富裕了,物质上不欠缺什么东西了,精神上就需要有新鲜的刺激来满足人类本性的欲求,于是夫妻间巨大的矛盾开始出现了。

解到这儿,我非常惊讶的,惊讶于三千年前的先人即已经描述了现代家庭的困境,或者说原来这困境是自古已然。

以爻象论,九三处在下乾之终,本是朝乾夕惕之时,奈何上卦为巽顺,九三遂失去了警惕,一味的进而不止,所以危险的事情就发生了。

物不可极,物极必反,九三物质极大丰富,欲求还不满,蓄而不止,贪得无厌,则祸患生于肘腋。

占得此爻者,大有得,必大有失,钱财自外入而纷争自内生。宜恭谨谦退,清心寡欲,散不必要之浮财而结夫妻、友人之同心。

(4)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小畜卦最讨厌了,因为从最初的卦辞到最后的爻辞,我解的与前人完全不同,既没有老师的指导或朋友的切磋,又没有文献资料的支持,全凭着这些年积累起来的对于易经的理解进行开垦,其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

我们说到这个六四爻,“血去惕出”四个字困扰了我很久,我们知道,血与惕皆坎卦之象,小畜卦象中并无坎,变卦为乾,亦没有坎象。唯一与坎有联系的是345三爻成离错坎,来之德、尚秉和等人皆以此来解释血与惕象。但我不满意,觉得还是有些牵强。

经过长期思考后,我提出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认为“血去惕出”乃古文字的错讹,应该是“皿去锡(赐)出”。问有证据吗?我没有直接证据,只有一点间接的辅助推测。

首先马王堆帛书本的六四爻辞为“血去湯出”,惕、赐、锡、湯等字的字形本来就非常相近,既然惕能写成湯,那么锡、赐自然也能被写作惕。

其次,如下图所示,血与皿字只有一点之差别,自然也是容易写混的。

最重要的一点,根据卦象,“血去惕出”解不通,而“皿去锡出”能够解释得很完美。下面我们就“皿去锡出”进行解读。

本讲的开始部分我们说过,巽为浅底之容器,“皿”即浅底之器,六四爻变,则巽象消失,此即“皿去”之义,“皿去”者,把覆盖在乾物之上的器皿拿开了。变卦为上乾下乾,乾为财物,覆盖在上面的器皿被拿开了,变成了乾,即“巽去乾出”,锡是财货之象征,故乾有锡象,故曰“皿去锡出”。

我在这里的解卦过于天马行空了,对不对呢?并没有全然的把握,但自认为是比较合理的。

有孚者,六四以阴居柔,为小畜卦唯一的阴爻,受到众阳爻的信赖,所以是有孚。

无咎者,六四之时财货丰盈,本来是吉祥的,然而所谓财不外露,如今把这财货上的覆盖物拿去,财货就露出来了,似乎又有些不妥当,故曰无咎。

以爻象论,六四下抚初九之民而上承九五之君,以阴居柔,不刻意表现自己,所以没有灾祸,即“无咎”。六四爻若发生变动则成表现了。

占得此爻者,得领导与基层员工的信赖,宜韬光养晦,闷声发财,如此才可以无咎。

(5) 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

有孚:九五爻当位居上卦之中,有信于天下,故曰“有孚”。

挛如:九五爻变则上卦成艮,艮为手,下乾为财物,故此象为用手提着财物,故曰“挛如”。

富以其邻:九五爻变则之卦成山天大畜卦,小畜所蓄者乃一己之财货,大畜所蓄者乃天下之财货。1901年,时任山东巡抚的袁世凯于济南府创办山东大学,在写给朝廷的奏章中,袁世凯阐述了山东大学的办学宗旨——为天下储人材,为国家图富强。这即合于大畜之旨。

用佛家的用语,小畜者好比是小乘,是渡己成佛;大畜者好比是大乘,不但渡己,更要渡人。富以其邻,即富及其邻,自己富裕了以后,还要提携(挛如)邻人共同富裕。

富以其邻实在是非常远大的志愿了。

占得此爻者,宜持中正博大之情怀,渡己渡人,提携他人共同致富。

(6)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传统的断句方式如上,但我认为这种断句是不对的,易经也是讲究音韵和谐的,传统的断句法显然不合音韵。

我的断句为: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既雨既处,尚德载妇;月几望,君子征凶(xiang)。这是和谐而富有韵律的句子!

既雨既处:上九爻变则为坎,坎为雨;上九爻不变则为风,无雨,处即停止的意思。既雨既处是说不能久晴也不能久雨,还是应该下一场雨,晴几天,然后再下一场雨,这样子晴与雨间隔着才好。

尚德载妇:与既雨既处是同一理念的不同表达。

坎为德,上九爻变坎即尚德,崇尚美德。

上九爻不变,则为小畜本卦,小畜上巽下乾,乾为天为头,巽为妻为妇;载字很多人解释为车载的载,我认为不对,此应该是“戴”,虽没有证据,但我确信这个字当是戴,即“尚德戴妇”。戴妇者,把媳妇(巽)举高高,举到头顶(乾)上也。

尚德戴妇者,外(爻变)则尚德,内则(爻不变)戴妇也。尚德则普渡众生,戴妇则家庭和睦,既不能只顾着天下苍生而忽略了自己的家庭(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也是不好的),也不能溺于一己之私而不管其他人,两者都要兼顾才好。

贞厉:贞厉的意思是不能只顾及到一方面,而应该两方面达到一个平衡。或者只下雨不晴天,或者只晴天不下雨,或者只顾小家而不顾大家,或者只顾大家而不顾小家,这样都不好。

月几望:上九变则成坎,坎为月;下乾为圆,为光明;此即月圆之夜的卦象。望是农历每月的十五日,月几望即月亮到达圆的时候了。

君子征凶:我们说月圆则缺,月亮到达最圆最亮的时候了,再接下去就要亏损了。上九居小畜之极,乃个人财富积累到顶点的象征,好比月亮的到达最圆最亮。

知止所以不殆,小畜的境界不够,只顾及自己的财富积累,这样积累到最后,不停止,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反而会招来灾祸。

君子征凶即是说继续积累(征),必然会有灾祸。这时候已经富可敌国了,应该提升一下自己的境界了,达则兼济天下,能赚到这么多钱是本事,能把这些钱再散出去才更是了不起。

占得此爻者,宜适可而止,向反面变通,若不停止则必有凶患。

小畜卦至此就算解完了,这一卦全凭我己意,解得翻天覆地,跟前辈易学者全然不同。到这一卦其实已经不适合初学者阅读了,还是有一定基础才好,你先了解了传统观点,然后再来看我的解易过程,这样才能不至于迷惑。

下一讲是易经的第十卦,天泽履卦。

洛神
作者洛神
12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洛神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