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带,热裤和超短发

阿__夏 2019-08-12 17:52:10

1.

我在青春期到来以前,是一个夏天特别热衷穿吊带的小女孩。我有超级多各种样式和颜色的吊带,我最喜欢的一件是蓝色的,后背的带子交叉,正好可以露出漂亮的肩胛骨,胸前有一颗闪亮的缀满亮片的银色五角星。

一到夏天,吊带衫配短裤简直不要太凉快。我甚至有一张一寸的证件照就是穿着吊带去拍的,虽然也不知道当时咋想的,照相馆的师傅竟然没有让我换衣服,但那确实能够说明我几乎整个夏天都穿着吊带衫。虽然那张照片一次也没有交出去过,不过我记得那张照片里,我穿着最普通的白色棉质吊带,胸部很平坦,但眼神却很坚定。

印象深刻的,是一件黄色的挂脖露背吊带。我记得是在当时西安东大街的一个专卖店买到的,当时大我三岁的姐姐还担心太露,被我嘲笑了一番。然后就穿着那件吊带大大方方的走到街上,心里还满得意的,并且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即使在那时,12岁的我也有某方面隐隐约约的意识,反正那件吊带回到家乡之后,我会在外面再套个背带裤或者背带裙,后来渐渐就干脆不穿了。

我发育的比较晚,因此十三四岁时,还依然无忧无虑地穿着小吊带,也曾有过被同学取笑叫做『飞机场』的时期。但是等到我慢慢开始发育,长高,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女孩子。我渐渐地再也没有穿过吊带,因为胸衣的带子露出来总是很烦恼,吊带的剪裁会露出内衣的边,这是让我自己介意的部分,而更多是,是路人的视线黏在我裸露的皮肤上,感觉要把我烫伤了一样。因此也就再也没有买过外穿的吊带了。但在家里,真丝的吊带、吊带裙依然是我的最爱,不管是当做睡衣还是家居服,都觉得很自在。

事实上我想找个吊带的图,但我找了半天发现,我没有!我十几年都没有怎么好好穿过吊带了!

2.

我从小便是四肢纤细的体型,穿着宽大的短裤常常被人笑营养不良。等到十七八岁,才开始穿女孩子们都流行的牛仔短裤,修身,刚刚好的剪裁,随便穿什么T恤都很百搭。于是夏天我就经常那么穿,然后随便套个上衣就出门,穿人字拖也觉得很舒服随意。

大二的一天晚上,一群朋友叫我去学校附近的露天夜市吃宵夜。当我穿着短裤拖鞋穿过一桌桌的喝酒吃串的人群时,即使我没有刻意注意,但还是感受到了若有似无投来的视线,让我觉得有点不舒服,但不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太舒服。我不是漂亮女孩,在大学的那个阶段甚至像个男生,总是剪很短的蘑菇头,穿衣风格也比较中性化,虽说有点个性,但绝对是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类型。以往走在街上,根本不会接收到什么停留的目光,这让我不知道怎么应对,只当做没看到,硬着头皮找到了朋友所在的位置。

等我落座之后,开始跟朋友们热络的聊天,刚刚那点不愉快被我抛到了脑后。大家喝酒开玩笑甚至唱歌,每个人都很高兴。在一片欢笑声,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短裤和短裤下裸露的白花花的大腿皮肤第一次以这种视角出现在我面前,我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羞赧,这种羞赧和刚刚接收到的视线联系在一起,让我浑身都无所适从。毫不夸张的说,在那个当下,我从脸红到了耳根。但可能因为喝酒的缘故,没人发现这一点。我站起身,跟朋友说宿舍临时有事,提前结束了这场聚会,逃也似的离开那个现场。从那之后,我夏天再也没穿过短裤。

这个场景,在它发生的几年后,我跟几个友人都说过。但她们完全不理解我当时的心情。但在之前当有人问我,皮肤这么白腿这么细为什么不穿短裤时,我还是会选择告诉对方这段经历。只可惜,没有一个人能理解。

我那时也不理解,但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突然理解了。 不,其实我早就理解了。这种理解,是我渐渐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孩子的过程中,一点一点习得的。当我的胸脯鼓起来,当我开始有臀线,当我留起长发,当我开始穿衣打扮,当我学会化妆,当我变得比之前好看,当我更有『女人味』之后,我收获的越来越多的那些视线让我理解的。

直到前年夏天,我才重新开始穿短裤,恩我知道这个长度根本不算短

3.

我的女性朋友里,至少有4个人剃过光头。她们选择剃光头的原因,不外乎(因为发量少)『想剪掉所有的头发让毛囊重新生长一下』或者『想改变细软的发质』,也有一个人是因为『一直以来很想做这件事所以就冲到理发店去剪了』。不管她们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去剃光头,我都表示无比的支持和尊重她们的决定。

因为那是她们的头发,她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是这样想的。但是这四个人,无一例外的都在剃了光头之后选择了戴帽子或者戴假发,顶着光头出门的情境,一次也没有发生过。最夸张的一次,我和两个剃了光頭分别戴着假发的朋友一起在电梯里,两个人抱怨假发太热因此都摘掉的当口,突然涌进来一大批人。众人围着我们的眼神和场景可以说是毕生难忘。

剃了光头的朋友本来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或者决定才去做了很多人不敢(但也许是压根没想过的事情),但是却迫于别人的目光被迫把光頭盖了起来,我很替她们感到难过。因为假发那玩意儿我也戴过几次,不用说在夏天,即使是凉爽的秋季也让人难以忍受,又热又痒,坚持不到几个小时就想把发套扯下来拼命挠头皮。

去年夏天,我也突然心血来潮地剪了一个超级短的头发。由于发质的原因,原本预想的是那种头发服帖的搭在脑袋上,结果我剪完之后所有的头发都竖起来,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男生发型,被我朋友足足取笑了好几天,只要我穿裙子就说我是女装大佬。不仅如此,走在街上也会被人奇怪的打量,而仅仅是因为我剪了一个超短发而已。

当时一头长发的男朋友也颇有微词,但是被我怼说既然你可以留长发我为什么不能剪短发?于是他欣然接受了这个设定。

有一天,我顶着这样一头短发画了一个全妆,穿上了被说是女装大佬的裙子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路上看我的人更多了,他们的视线在我身上停留的时间也更久了。但是whatever,我不在乎了。以至于到后来,我把头发染成了火红色后,和我妈在西湖白堤上走,我感觉几乎迎面走过来的所有人都在看我,为什么,仅仅是因为我是个红毛还穿了超短裙露出大白腿了吗?反正我戴着墨镜也无所谓。

被朋友说是女装大佬

4.

我开始意识到三排扣收副乳的聚拢内衣是个多余的东西,是在大学因为反流性食管炎常常烧心而觉得胸闷恨不得想把内衣扣子解开的时候。于是就真的走在路上的时候解开了内衣,能够大口呼吸的感觉真好。

那之后,就渐渐不再穿传统型的内衣了,穿厚衣服的时候穿那种半截背心或者干脆不穿,觉得特别舒服自在。打那之后,就再也受不了那样的拘束了。春秋的时候会因为偷懒只选择那些看起来不凸点的衣服,夏天就不行,至少得一件bra latte或者乳贴。但即使这样,不穿传统型内衣对衣服的选择范围窄了很多,必须要思索穿什么合适,所以必要的时候还是得穿。不过只用乳贴穿着大T恤的感觉真的很凉快,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连乳贴都不用。

无论四季,我对自己胸部要求的下限是只要不凸点就行了,但还是会在冬天脱掉外套的时候被朋友或者女性长辈神神秘秘的扯到一边说,『你怎么又不穿内衣』

为什么大家对别人穿不穿内衣这个问题上要求这么严格呢?

雪莉因为不穿内衣要被不停质问,其实这就是她的自由啊

5.

从我慢慢留长了头发、学会打扮后,开始意识到路人的目光和注视。与其说自己『变漂亮了』,倒不如说自己身上曾经被埋没的女性特质正一点点的被显现出来。和之前那个扔到人堆找不到的假小子不同,『变』成女孩子的我,只要稍加打扮,穿的『女性化』一点,就能轻而易举的就收获大街上那些友好/无意/善意或者你一眼就能区分不是善意的目光。

这两年我很喜欢欧美的穿衣和妆容风格,同样的打扮,在国外或者大城市我就很坦然走路带风,反而在家乡或者小地方就会自己觉得束手束脚,非常不自在。渐渐的也就不再穿这些出门了,那是因为当我接收越来越多这样的目光之后,我渐渐能够在走出家门前,根据当天的发型、妆容、服装,去预判我即将要接收到的目光。

穿稍微露一点的衣服会被人毫不掩饰的盯着看,稍微夸张一点甚至会被指指点点。即使是这样子,还是想穿好看的衣服出门,想穿一字肩,想穿露背装、想穿热裤,想穿吊带……即使预判到了打扮成那样出去会接收到的目光,还是会那么想,为什么呢?想穿吊带的心愿是什么很难实现的心愿吗?到底是什么阻碍了女孩子去实现这样的心愿?

而既然可以判定别人的目光是否善意,那么女孩子们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穿着是否得体吗?像我只要穿吊带出门和朋友吃饭,包里一定会放一件开衫,是晚上回家打车之前套在身上用的。还有一次和朋友约好去咖啡厅拍照,穿了下图的低胸的长裙出了门,结果半路临时得知要去拜访导师,也是二话不说冲到商场买了件T恤套在了外面才去见的导师。我们当然知道,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也清楚见什么人穿什么衣服会让自己觉得安心,因为这些都是可控的。

但不可控的是当你穿的美美的和姐妹出去玩时路人那黏腻的目光,你心血来潮发了一张自拍到朋友圈被人评论“衣服领子太低”,还有你交了所谓的霸道男友告诉你“穿成这样就别出门”,你头发稍微短一点或者剃了光头就要被不熟的人询问是否感情受挫,莫名其妙被年长的同事教育不穿内衣的害处……这一切,只会催生一个更不好的结果:你越来越在意别人的目光,你买了一件好看的吊带在家里试穿了好多次,但一次也没有穿出去过;你一直想剪短发,但是却提前在淘宝看起了假发套;你超级想真空出门,但是即使是没有穿内衣下楼拿个快递都要用手臂挡住胸口……但是这一切,都很可笑,到底是什么,让我们丢掉了对自己身体的自主权呢。

我很想拥有那个胸脯平坦、留着短发,穿着吊带衫的小女孩那无所畏惧的眼神和信心。

我觉得我有。

也希望你们都能够拥有。

平权公号莓辣做的穿衣自由的照片征集,这是我的

阿__夏
作者阿__夏
32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73 条

查看更多回应(73) 添加回应

阿__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