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你和我一样,也是曾经缺乏太多赞美的姑娘

张尼德普 2019-08-10 16:57:16

长相一般,没什么好身材,生活轨迹普普通通,不是“别人家的孩子”,前半生挑不出一件能掀起波澜,或者让人骄傲的大事。

甚至平凡两个字,可能依旧会在未来的几十年用以描述自己的人生。

如果非要自我介绍的话,这大概率会成为我的开场白。

这样的我,在成年之前很少听到过除父母家人之外用漂亮、活泼、外向、可爱、优秀等五星词汇来形容和赞美自己。

而在青春期,少男少女们心思都开始着重放在两性情感和社交关系的时候,我还遭受过几次在当事人看来实属“无意”的语言打击。

于是,十四五岁的我开始变得些许自卑,又有些敏感多疑。

我尝试着做起了透明人,我坚信,只有大多数人,尤其是那些在班里呼风唤雨的男孩子看不到自己,我才能得到足够的安全感。

得不到足够赞美的人逐渐沉默,沉默的人越来越自我怀疑,焦虑的情绪的人周围都充满着糟糕的低气压,原本有机会靠近的人选择更加的远离。

回过头看,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恶性循环。

而有些姑娘的处境可能更为可怕,不仅没有赞美,反而还要得到一些所谓的打击式教育。

我想,这样的“传统”大概和中国人几千年宣传的谦逊礼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优点和长处最好不要随处宣扬,自信和自负不知何时就被长辈画上了等号。低调才能攒人品,哪怕闪烁着独特的值得吹嘘的光芒,最终被人提起的大概率还是那1%所谓差劲的地方。

明明哪哪都好,可最终在自我认知上,我们又都觉得,自己哪都不合格。

等成年之后,我才发现,这样自我质疑、消极的性格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的遗憾和负面的各种影响。

比如,因为深知自己配不上喜欢的人,而把那些原本能够勇敢说出的爱情和悸动都隐瞒在了心里,成为了少年时代最不为人知的秘密。

比如,因为怕别人的负面评价而选择在遇到冲突的时候勉强去附和原本自己反对的观点。

比如,因为想要去维护表面的平和和每个人的面子,去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自己的情感标杆,做一个圣母包子和烂好人。

比如,明知对方不适合,却又因为害怕离开对方自己便再也找不到瞎眼能够看上自己的人而小心翼翼的成为了感情中的那个处在劣势的讨好者。

如果我能在很多年前知道赞美对我的性格有着如此重要的影响,那我一定会不要脸的每天对着镜子把我称赞一百遍。

直到成年后,我才遇到了第一个愿意真正赞美我的人。

那个当时只有短暂交集的男孩在与我一次长谈之后,他说,你简直是我见过最有趣笑起来又好看的姑娘。你得一直保持微笑啊。

我记得当时老脸一红,除了有了一秒钟“成了,你就是我真命天子,嫁嫁嫁”的冲动之外,那一天的其他时间我都在想,卧槽,你骗人呢吧。卧槽,我哪有那么好。卧槽,你是不是喝多了。

我一直给不出自己一个答案,于是钻牛角尖的我跑去问他。

他不得不一次次保证,那些赞美都是真实的。

我说,这些话真的是我第一次听到。

“那,以后,就让我来赞美你吧。”

虽然在多年分手后客气的表示要做朋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了联系,可那个少年为了帮我重塑信心而绞尽脑汁留下的成吨的赞美,却成为了我更凛冽往前奔跑的秘密武器。

有了点自信后,我就有了改变平凡生活的一点勇气。

我选择了辞职,拿着唯一的一点财产出了国游学。

如果让我给普通女生提一些建议的话,其中一条可能会是,存一笔钱,到文化和风俗完全不同的国家开展一场不需要太奢侈的旅行。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收获新的观感和体验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放轻松,去享受来自全世界的赞美。

这样的想法看起来特别的不要脸。

可是,我不得不承认,在国外的很多时间,是我最快乐,最远离焦虑,最放松,也是最有自信的日子。

不管男女,似乎遇到的每个人都愿意毫不吝啬的把最美好的词汇用在我这个陌生人身上。

从包包衣服,夸到长相性格,夸我有观点有思想,似乎我就是下一个苏格拉底。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恍惚地相信,本人就是宇宙派入凡间拯救众人的天使,没有我,空气都不会如此香甜。

我不知道别人出一趟国有什么收获,反正我有了巨大的改变。

去他妈的负能量,去他妈的隐形人,至少我得让自己看到我身上的光。

可能是这种心理上积极的作用吧,除了岁数增加无法抵抗逐渐侵入的衰老和偶尔会闪现的各种丧之外(怨水逆呗),好像一切都在变得越来越好。

只是偶尔我还会想,如果在更早的时候,我能碰到一些愿意赞美我的人,那么我现在所处的空间,是不是又会不一样了呢?

张尼德普
作者张尼德普
125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张尼德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