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池水鬼

Rich 2019-08-09 23:12:44

晚上八点我到达游泳场,天差不多黑了。

这是个露天的游泳场,四周装着照明灯,亮如白昼。浅水区里人很多,有男童,女童,家长们,还有教练。

把泳镜泳帽和浮板随手放到岸边带遮阳伞的圆桌上,我开始热身,先做头部运动,然后扩胸,再压腿,一边以目光流连夏天的肉体。

泳池里的教练,皮肤都很黝黑,有一个身材壮硕,但不是我的教练。我经常偷瞄他。他每天这个点都在给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女童上课,还跟我教练抱怨她总学不会换气。

泳池里还有些三四十岁的爸爸,在教自己的小孩学游泳。他们肤色跟教练的不一样,而且大都开始发福,只是程度各异。有的身上的肉已经叠层、下垂,恕我目光不能停留。有的肉感厚实,靠在池边时,会露出雪白饱满的半胸和肩膀,令我想起水浒里的“浪里白条”,我觉得很性感。

看完泳池里的,我自然不会放过泳池边的,那坐在瞭望椅上的救生员。游泳场的大白灯照在他麦色的脸上泛起一层光,他环顾着泳池里的一举一动,嘴上叼着枚黄色哨子,荧光绿透气上衣,黑色宽松短裤,裤管下挂着两条长而粗壮的腿,教人遐想。不过救生员的双眼像鹰一样锐利,我是不敢多看的。

“你还不下来。”见我磨磨蹭蹭,唐教练在泳池里叫我。

唐教练二十出头,很爱笑的一个人,他体型精瘦,腹肌明显,皮肤光滑得跟泥鳅一样,可能因为他一天要在水里泡七个小时吧(什么角质都泡掉了)。他在泳池里看到我来了,咧开嘴巴笑嘻嘻地对我招手。下水前,我通常会坐在岸边,先从池里舀水湿身。因为第一次下水前,唐教练就是这样示范的,我猜他是怕我们感冒吧。

“其他人还没来吗?”我问他。

“今天就你一个,她们都请假了。”

“咦,那岂不是一对一教学?”

“是也,今天让你赚到咯!”

我报的是成人包会班,一共有五个学员。相比一对一教学,费用会便宜一大半。游泳班只有我一个男的,在这个过程中,我第一次切实体察到女人也不好当。没上几天课,她们开始陆陆续续请假,每次都得在班群里提醒唐教练,“老师我生理期,要请假了。”然后就会请假一周!大半个月下来,全部女同学的生理期我都掌握了,其中有个叫小陈的月经不调,七月里来了两次例假。

在决定报游泳班之前,过去的一些夏天,我尝试过找朋友教我,有不同朋友分别教过我,但我始终学不会。他们叫我双手抓住池边,头埋到水里憋气,直到让自己身体浮起来,但我就是浮不起来,束手无策。“你要放轻松,不要怕水,”朋友说。“我放松了啊。”“你没有。”——之后不了了之。其中有一个,也不知道算不算朋友,那年夏天他住在附近,约我游泳,我说我不会,他说我教你呀。我很乐意,于是他带我到深水池,那里的水能没过口鼻,我踩不到底,下意识挣扎,他就游过来紧紧抱住我腰,瞬间我浑身传来通电的兴奋感。那天我不像在学游泳,似乎在等他游过来抱我,一次,又一次。后来他到我家里,凑过来抱我,一样的腰身,但不知道为何,跟在深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我推脱后,他失去耐心,我们没有再提游泳。

现在如果换我来教别人,我一定会告诉他,浮不起来是正常的。我会让他先呆在浅水区,分解动作,先学换气,然后学腿部动作,再学划手,最后整合起来:“收发——蹬夹——划手抬头——吸气——”

“你吸气啊!”唐教练打断我,“你知道你是怎么游的吗?”

我停下来看他演示我的错误动作,明明是蛙泳,但他故意游得像只乌龟。

“我游的时候有这么丑吗?”

“哈哈哈!你以为呢?”

有女学员在的时候,唐教练会让我拿着浮板自己练习,他去辅导女学员。但我抬头换气的时候身体总会下沉,好几天都没有长进,我沮丧极了,站在水池中央不动,睁大眼睛看水底下是不是有东西拖我后腿。不远处的唐教练看到了朝我喊,“你怎么游两下又站起来了?”

“教练,游泳池有水鬼。”我说。

身边小孩和他的爸爸大笑起来。都市里长大的孩子,大概不会相信世上有水鬼。在我小的时候,父母是严令禁止我去玩水的——有太多贪玩的小孩在夏天被水鬼夺取了性命。山里的水塘,村边的江河,都有水鬼出没。没有人知道水鬼到底长什么样子,因为遇上水鬼的人,最后都变成了冤魂。有自称万幸之中死里逃生的大人,都是没有跟水鬼直接打照面的,有说好端端的游着游着忽然之间就被蛊惑失去神主的,有说大腿莫名抽筋接着有一股凶猛的神秘力量将人拖拽至水底的,总之水鬼呼之欲出。没人知道溺亡的小孩经历了什么,被打捞上来后通体发黑——我听得吓破了胆,从此走在河边都肉跳心惊,同时快速默念奶奶教我的驱魔咒,我到现在还记得其中有句“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

唐教练哭笑不得,“有你个鬼,借口最多就是你!”有次我蹬腿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一个人的裆部,我不知廉耻地告诉唐教练,他就说,“我看你才是水鬼,水里的咸湿鬼。”

但他是严厉不起来的,他教训人只会把语气拉长,“你,没错就是你,快点给我游——过——去——”。然后我随便说句俏皮话他就会破功,他无计可施,沦落到只能向我各种泼水。

这一天,已经是第十节课了。唐教练突然一本正经地说,“跟你讲,我过几天就要回家了。今天我手把手教你,你必须给我学会了。”其实我差不多会游了,只是还不能一次性游到对岸。

“你不是还会回来吗?”我说,“包学会啊,我等你回来。”

“家里有事,我应该是不回来了。”

“你回去是要结婚啊!”

“不是,你别管那么多。”

“行吧。那我们到深水池去。”我提议,浅水区的小孩子太多,我经常会找不到航线。

“你不怕水鬼啊?”教练逗我。

“对哦,那怎么办?”

“放心,”他又说,“我会看着你的。”

于是他带我穿越水道绳,来到深水池。这时天空下起了若有若无的细雨。我在水池里抬头,灯光照耀下,雨丝像银针一样在飘落,“教练下雨了。”

“不要紧,”他催促我游起来,“现在八点半,还可以练习半个钟。”

可能不用担心前面有人,在深水池里我的节奏好了很多。但有次操之过急,我换气的时候被水呛到,想站起来结果动作不受控制,惊慌之下我跌倒在水里,“有水鬼!”

唐教练游过来,双手扶住我的腰部,一边说,“不是教过你吗?要一只脚向前迈步才能站稳。”

啊,深水里抱腰!一个激灵,我忽然感觉自己充满力量。站稳后,我调整好呼吸,不知道哪来的自信,我说,“教练我会了,看我表演。”

深吸一口气,我一头扎进水里,收发蹬夹,划手抬头,吸气,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果真坚持游到了对岸。

回头看唐教练,他在那边竖起拇指,然后朝我潜过来,我沉进水里憋气,看清楚池底,只有几片黄叶翻滚,而教练的水影逐渐清晰,姿势优美。

到胸前一米的距离,他浮出水面,摘下泳镜对我说,“你毕业了。”

Rich
作者Rich
1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Ri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