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时间,我从广州到杭州,从国企到阿里

软糖莫爷 2019-08-09 22:32:32

七月,收到阿里的offer后,我决定离开广州

一座我学习生活工作6年的城市。

离开只用了四天。

星期五离职。星期六飞杭州。星期一入职阿里。

很多人,包括阿里各个面试官,都问过我:

“到阿里,意味着你要来一个陌生的城市,你不会有顾虑吗?”

“离开广州,一个你这么熟悉的城市,你不会不舍得吗?”

对于这些问题,我都是一脸轻松地回答,“不会啊。”

对于一无所有的人来说,“有所牵挂”以及“安定下来”都是生活偶尔带来的错觉。

对于现代游牧民族来说,从一座城市搬到另一座城市,只是意味着一次普通的迁徙。

01 广州这座城市

我曾经非常非常热爱广州。

大学四年,因为宿舍分配等等各种原因,头两年我们是在珠海校区念的。大三大四才回广州本部念。

当时刚到广州生活,我简直逢人就说广州棒棒棒。我太爱广州了。因为我喜欢热闹,我喜欢人多。我喜欢各种商铺卖吃的卖衣服的,排着队熙熙攘攘。

广州跟“凋敝”、“冷清”、“萧条”这类词完全相反。它充满活力,到处是生机。在这里生活,你就会被点燃。

现在想想,当时我之所以这么热爱广州,可能是因为我还在念大学。我对广州充满感情,是因为我深深热爱自己母校。这是一种情感关联。

回国后,也下意识地选择在广州找工作。

2016-2019。

现在回看我在广州工作的三年时光,我觉得自己没有真正在这座城市生活过。

我很少真正享受当下,总是匆匆忙忙奔赴下一个地方。

我总是觉得“现在”是暂时的,“未来的某一天”才是生活的真正开始。

我站在一定距离之外观察自己。生活在远处,在别处,总之不在我当下的此处。

除了上过班的地方,我对广州的城市空间有过什么样的探索呢?除了早高峰的地铁,我对广州的人有过什么样的了解呢?

在意识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好久好久没有认真凝视过这座城市了。

在广州居住的3年里,我搬了6次家。没有一个地方住的时间超过一年。

“定下来”的念头只有过一次。当时刚过完年,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江边有人在跑步,想起自己平时有空也常常跑;看到珠江新城的广场上有很多人,某栋楼的某一层是我平时看牙医的地方。

那时候我坐在公交车上,突然发现,这个地方充满了我的痕迹。于是前所未有地,产生了一种想定下来的感觉。想真正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

但这种归属感很快消失了。它更像是一个错觉。

后来我对广州更多的是,困惑。

今年有过几次,我跟朋友在珠江新城的花城广场那里散步,对面是广州塔。也许这是一个景点,所以总会挤满很多人。

我特别困惑,大家都是因为什么原因都挤在这里呢。只是在散步吗,还是路过广州?

大家都在忙什么呢。

这样的疑问,也许是我对自己发出的吧。我在广州忙什么呢?

在决定去杭州的前一个礼拜,我最后一次去一家常去的服装店。

那里所有的店员都跟我很熟。一开始只去过一次她们就记住我,还记得我买了两件衣服,准确地说出款式。后来我隔两个月会去一次。

有时候我隔好久再去一次,她们会说“我们今天正好还提到了你!”

最后一次去的时候,我跟她们说我要离开广州了。

她们问我,“要去哪里?”

我说,“我要去杭州。到阿里上班。”

她们一下子很雀跃,说阿里的食堂很好。

我说,“你们的关注点很奇特。”

她们说,“吃很重要啊。”

我至今不知道她们名字或年纪,但至少我跟她们道别过。她们会知道我为什么不再去店里买衣服了,而不是在提起我的时候说,“那个女生好像好久不来了。”

也许这是我留在这个城市的痕迹。

02 没什么比说再见更艰难

我在广州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国企。

是我前同事青哥介绍我去的,然后他成了我的主管。因为彼此之间很熟,我平时几乎没把他当主管,甚至还老怼他。

每次在办公室怼他的时候,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就会推波助澜,总之就是一次次满堂彩。(我开玩笑)

实际上他对我很好。在这个公司两年,他罩了我两年。(以他独特的方式,比如在群里怼我,然后我回怼。又完成一次愉快的职场交流。)

2017年年底有一天,因为感情问题,临下班的时候,没忍住在办公室哭了。坐我斜对面的青哥留意到,线上跟我说,下班要不要一起走走。

我至今还记得他在路上说的那些话。

离开广州前的最后一个礼拜,我抓紧时间跟很多朋友都吃了饭。算起来,青哥跟我吃了三顿散伙饭,好惨哈哈哈哈,他心里可能在想“这个女的怎么还不走”。

另一个同事托尼说我身上有那种刚毕业大学生的小白气息。那是因为我不必学会圆滑,可以完全做自己,也能在工作上很开心。遇到好同事比遇到好工作更难,我撞大运了,身边全是好同事。

在收到阿里offer那天,我在公司走廊上告诉晓君这个消息。她觉得很诧异,但马上为我开心,我们俩站在走廊里一直聊一直聊,直到最后几乎执手相看泪眼,不断拥抱。

回到家后,收到她的消息:

(泪目了)

没什么比说再见更艰难。

跟老板正式谈离职那天,她几乎跟我聊了快一个小时。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都在教我怎么在阿里找到“优质IT男”。大家都为我的婚恋状况操碎了心。

当然这不是网上那种什么催婚之类的。而是他们希望我有个好未来,希望我找到心仪的另一半。发自内心祝福我好。

所有这些,我都能从他们的语气、神情里看出来。

那天跟子翼一起去食堂吃饭。在电梯里,他突然跟我说,“一般来说,我们好像很难意识到一次离别,很多离别都是静悄悄地发生的,然后你可能再也不会见到那个人。”

我很惊讶,他这么一个钢铁直男,怎么突然,大白天的,面对面的,在食堂这个充满烟火气息的地方,讲这么感性的话?

是因为我就要离开这件事,让他有感而发吗?

没什么比说再见更艰难,但如果,我给他们留下了涟漪。

我指的不是“要一起约饭啊”、“杭州见啊”这种寄望于未来的事。

而是当下那一刻被激起的一些念头。是我引起了他们哪怕一丝感慨、不舍、诸如此类的不可言说的情绪。

如果我给他们当下留下了哪怕一点痕迹,不在过去也不在未来,就在当下,那我在广州的时光就值得。

我在公司的最后两天,收到办公室同事的一个定制礼物。

看到这个相框的时候,我简直要旋转跳跃飞天爆炸。整个脸红心跳加速!

(他们两个礼拜前就在准备,一堆素材。我疑惑过之前他们怎么在群里发卡通照片,怎么在做手工,然后一切都得到了答案。)

我一度觉得自己有点失败,在广州这么多年,没有积累什么“资源”,以至于可以说走就走。

但这些朋友,就是我在广州的获得。

广州CBD一幢幢末世风格的钢筋混凝土建筑,花城广场永远熙熙攘攘的人群,早高峰地铁让人窒息的擦肩而过。这些城市记忆组成一个巨大的游乐场,入场券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我格格不入,对此没有特殊感情。

而我遇到的人,无论是在体育西横街某家不知名小酒吧里,还是在动物园地铁站某个出口里,或者在番禺某个小区的小客厅里,在某些瞬间我们曾紧密相连。

(某一年冬天跟墩墩在阳台拍做作的照片)

03人生的最高峰

我最近一直在想,有没有可能,我现在,正处于自己人生的最高峰?

《麦兜故事》里成年麦兜曾经悟出一个道理,“火鸡的味道,在未吃和吃第一口之间,已经是它的最高峰”。

8月份我会迎来28岁,单身,没有组建自己的家庭,没有存款,没有“资源”。我是名副其实的一无所有。

但是,我最近强烈地意识到,我非常非常,自由啊。

没有束缚,没有顾虑,没有牵挂,自由自在,父母健康、而且支持我到处去。

我正处于“即将尝到火鸡的滋味”那个阶段,如果这样的状态都不去尝试做一些事,那就太浪费了!

换一个城市、换新的工作、搬一个新家、改变目前的生活,我发现这些念头都会让我非常期待。

人生如果能一直进步就好了。但有时也会害怕自己停滞不前,因为不在学校,没有规律地学习,会担心自己一直停留在一个状态,看不到进步。所以今年上半年看了很多书,业余时间也保持写东西,包括短故事、短篇小说、剧本、随笔都有写。

到阿里后,我希望自己能学到什么东西,或者我不奢求“学到”,而是像我大学老师说,无论什么样的经历,都是对人生体验的补充,“人生有些积极的变化总是好的”。

如果说告别广州让我领悟到什么,那就是“当下”最重要。不管过去现在未来,永远都是“这一刻”更重要。

不要管是否稍纵即逝,也不必担心未来是否会好。在我为做出改变而感到狂喜、兴奋、期待、热烈的那一刻,就已经是幸福本身了。

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

我到阿里两周了。

一切对我来说陌生而新奇,这个地方太太太大了,我遇到太太太多人了。

2019年年初的时候,我给自己的新年愿景是:

“见更大的世界、更珍惜朋友、去做尽量多不敢做的事”。

我觉得自己正在这么做。

最后: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直想起两年前刚从第一家公司离职后写的《在英国念书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闪亮的时光》。两年过去了,发现自己有了一些变化。

( 我常常会收到不少这样的留言:“看完觉得很难过”,或者“看完突然又元气满满了”。这是写作者和读者的共振。我们或许有着相似的磁场,都对生活有热情,像果汁和麦芽糖;也会有适量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但同时可能有一点点悲伤。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软糖莫爷”。 )

软糖莫爷
作者软糖莫爷
58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55 条

查看更多回应(55) 添加回应

软糖莫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