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鬼上身”的两次真实经历

林小左 2019-08-03 15:12:18

有友邻在我关注了这个话题之后留言,说不要传播封建迷信,其实我没有传播,我只是在记录一件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那一年我应该是19岁(时间太久,真的记不清了)去我哥曾工作过的服装厂上班。工厂早上八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月底还会有四五天的假期。我爸妈对我的工作也很满意,工资不少,厂子里女生多也算安全。我最初也很满意,毕竟第一个月的工资就发了500多块钱,是我打工以来赚的最多的一次。

发了工资后我还跟同事一起去小商品城买了衣服,我买了一件白色衬衫和一条右边裤腿绣了花的浅色牛仔裤。这条裤子好像是70多块钱,我很喜欢,穿了很久。

服装厂分四个车间,一楼包装车间,二三楼制衣车间,四楼裁衣车间,我在三楼制衣车间。车间里分了三个班,一个班好像七个人。负责缝纫的是机工,拿烙铁烫活的是案工,我是案工。服装厂都是流水线作业,工序差不多,我前面工序和后面工序的两个人号称是车间里干过最快的两个人,而我天生慢性子,干活更慢。

因为我的工序完不成他们就没办法继续下面的工序,所以她们经常催我,有时我负责的工序下不来她们还得帮我。我是个特别敏感,自尊心又强的人,不想让别人看低我,所以她们的这种行为常常让我觉得特别不舒服。心理压力特别大。

于是我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去车间,中午也不休息,吃了饭就去干活,晚上12点才回宿舍,我是真的不想耽误别人的工作。我真很努力了,可还是撵不上她们的速度。

每天上班的时候她们都会说,快点干,别耽误我赚钱。我觉得她们是在工作,而我却是在卖命。

我每天神经绷的紧紧的,上班时间不喝水,不去厕所,电烙铁上的水壶没水了,我都是一路小跑到一楼接水。

我一点也不开心,每天都很累,感觉神经下一秒就会崩掉,我努力想做好一件事情,可是我发现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你努力就可以的。

我想辞职,但是我知道爸妈不会同意,所以我逼迫自己继续忍耐,继续努力,每天机器的轰鸣都是我无法压抑的内心。我没有办法排解自己的压力,没有办法找人诉说,于是我表现出来的是整个人越来越木,有点傻,装作听不懂她们说话的样子,一个人独来独往。

有一次车间里要做一批百褶裙,因为褶皱之间的距离我总是找不对,没办法烫出要求的褶皱,耽误了别人的工作。班长给我讲我也听不明白,最后心理崩溃完全不能再继续工作,于是找了个理由,请假回了家。

我试着把自己想辞职的想法跟哥哥说了,他觉得我心理压力太大。其实没必要那么勉强自己,干活慢就慢点,我一个月能赚500块钱证明速度还是不慢的。当时他的班里有个女孩子每个月才赚300块钱,是厂里公认的慢。她的活干不完就让出来给别人干,后来主管给她分的活也特别少,她就慢悠悠的干,也不着急。如果我真的觉得完不成这么多工作量,可以告诉主管少给我分配活。

我做好心里建设又回去上班,没想到当天晚上发烧了。第二天去诊所打针,虽说烧退了,但是总觉得头晕恶心。诊所的医生给我量完血压后说我血压低,60/90。我又打了几天点滴,但是丝毫不管用,还是头晕,恶心想吐。

医生说你不要来打针了,正常情况下应该没事了,但是你还是难受肯定就不是身体得了病,大概是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她说厂子前边的湾曾经是个坟场,所以我碰上脏东西的可能性很大。

她建议我找根红线把鸡蛋缠起来烧,如果线没断,那就是我身上有脏东西。我可以找一捆稻草在中午的时候拿到工厂门口烧,我来回跨稻草就可以把脏东西弄走。

这些我都做不了只好回家,我娘带我去了村里的神婆婆家。神婆婆说离我们厂子不远的丁字路口曾经发生过不少车祸,附在我身上的是个骑摩托车的男人。神婆婆帮我把他撵走了,嘱咐我妈给我准备七颗黑豆,七根针用红布包起来给我做个辟邪的小物件。

我回到厂里之后还是恶心想吐,于是有了第二次回家,第三次回家。总之回到厂里就会出现恶心,呕吐的感觉,同事都说我是心里问题。我哥也这么说我,你要是不想去上班了你就直接说,别天天不把人当人的折腾我。因为每次都是我哥骑摩托车去厂里接我送我。

因为我总是不好,我娘对我也不好,总是骂我,说她上辈子欠了我的,这辈子要给我做牛做马,做丫鬟。因为我娘的关系直接影响了我的心情,我天天在家小心翼翼的。现在我哥也这么误解我,我百口莫辩气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跑进自己屋子里哭。哭着哭着开始干呕,可是什么也吐不出来。疯狂的掉眼泪,干呕,感觉胸口被大石头压着,喘不上气。

我娘四处打听有没有看这种邪病比较好的人,最后带着我去了邻村,好像这个人还是我小学同学的姥姥。她说是我们家里人上了我的身,是个没结婚的姑娘,坟头在哪个方向也说了。我娘说我大娘家有个姐姐,很早的时候跟我大娘吵架喝农药死了,死的时候才十来岁,坟头的方向也对。于是我所有的症状都有了说法,她们认为喝了药的人会有恶心,想吐喘不上气的症状。

我娘找了我大娘,给这个我从来不知道的姐姐烧了纸,我的症状也就没有了。回去上班后也没有了恶心喘不上气的感觉。但是因为这件事情折腾了我一个月的时间,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待在厂子里,我就辞职了,没告诉我家人,因为他们肯定不同意。我找了个服务员的工作,一个月300块钱。当我最爱的爸爸知道后就说了一句话,你以前工资500现在才300块钱,你图什么。这句话让我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我开心与否都没有那二百块钱重要。

我背着包离家出走去了青岛,包里有几件衣服和一个毯子。下午的时候还下了雨,我一个躲在公园的亭子里哭,当时想就算死我也要死在外边,坚决不回家。雨停了之后我就到处漫无目的的走,看到有招聘的我就鼓起勇气去问,因为我是外地的,还没有带身份证,所以也没人用我。

在一个小超市应聘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孩子,她问我愿不愿意去火锅店干服务员,包吃包住,但是在城阳区,我当时特别悲观,也没多想,就跟她走了。

火锅店主打四川火锅,老板娘也是四川女人,我们都喊她刘总。很多东西都是从四川运过来的,生意特别好,很多韩国人也爱吃。

转眼是第二年的春末,忘记晚上几点了,我在擦厕所前面的镜子。擦着擦着我蹲下就开始哭,哭着哭着就躺地下了。几个男同事过来拉我,我根本就不起来,还踹他们。最后大家一起努力把我抬到了刘总的办公室。

等我哭完了恢复正常之后,刘总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大约是碰到脏东西了,也告诉她我之前的经历。刘总并不相信这个,只是让我提前回宿舍休息。

第二天醒来觉得自己恶心,喘不上气,出门怕太阳。我知道自己悲催的又被附身了,再加上一些别的原因我就辞职回家了。

回家后我娘带我去找了我三姨,我三姨那几年身体一直不好,总是病殃殃的,后来找了个神婆婆给她看,说三姨有师傅(师傅就是什么仙啊神的,厉害的师傅可以给人看病,不厉害的师傅只能管好自己。)要安桌子(供桌),初一十五要给师傅烧香磕头。

我坐在凳子上,我娘跟我三姨诉苦,太气人了,肯定是老大家那个闺女,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附在她身上,八字软就该倒霉。然后又说了一堆话(说给我身体里的那个人听的),能记得的好像就是把你的坟四周订上桃木釘,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不能投胎这种对鬼来说很严重的话。

我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又没有办法,于是躺地上打滚撒泼。我娘拿着桃木枝子抽打我,你快走吧,走了就不收拾你了。你要是再不走,再出来祸害人,我就找厉害的师傅收拾你。

我气得跺脚啊啊啊的大叫,然后喘不上气,开始干呕,疯狂的掉眼泪。我娘看我这个样子也不敢再说话了,我三姨就开始安慰我哄我,等我情绪稳定一点了把我扶起来坐下,问我吃不吃橘子,我说吃。

三姨想把橘子皮扒了再给我,却被我一把就夺了过来,自己扒皮吃。我娘跟我三姨说,你看她吃东西的样子,怎么跟个老鼠似的,还闭着个眼睛。

我三姨问我,你从哪来的。我说青岛。又问,你怎么来的。我说坐火车。

我娘说你快走吧,不走就找师傅收拾你。

我喘着粗气朝我娘吼,我才不怕你。

我一口气吃了五个橘子,又问我三姨要,我三姨说,没有了,你吃瓜子吗?我说吃。然后三姨又给我拿了一盘瓜子。

这一段记忆就到这,后边的我完全想不起来。说话的肯定不是我,是那个姐姐借我的嘴说出来的。如果是我自己,打死我我都不敢跟我娘吼,她永远在我的食物链顶端。

后来听我娘说这个姐姐跟他阴间的老公去青岛玩,把钱花完了没钱回来,就借着我的身体让我回家给她拿钱。我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也觉得特别搞笑,难道阴间也要旅游,也要坐火车买票吗?

我也不知道我娘最后是怎么处理的,但是我身体恢复了正常。直到今天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林小左
作者林小左
84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添加回应

林小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