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1-8季男装全分析,我再一次献上膝盖

OhAkiRa 2019-08-01 22:45:21

豆瓣排版简陋,图片压缩严重,微信公众号(id:OhAkiRa)做了高阶排版,能查看高清的细节图,可以直接戳这里阅读


为什么《权力的游戏》都结束两个月了男装分析才刚刚发,那是因为我从4月初埋头苦作直到现在才完成。

离剧终已有两个月之久,这也意味着对大多数人而言,这部剧早就被放进了记忆的长河,不满和失望不再强烈,可以更客观理性地面对这个我们曾爱过的故事。

全文涉及将近30个角色,字数1.6万,长度直至世界尽头,因此必须先写一份概览,确保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不至于中途崩溃。

和《权力的游戏》女装分析相比,男装篇的内容更加进阶硬核,阅读门槛也有所提高。因为解读过程将涉及海量剧情和背景知识,即使看过剧或书,面对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情节,也需要重新回忆和消化。

虽然男装不如女装花样繁多,但有两件东西是女装所没有的:盔甲和武器

负责盔甲设计的依然是剧组的服装设计师Michele Clapton,还有几位盔甲顾问辅助她。武器另外由Tommy Dunne团队设计。不过文中对盔甲和武器不会从军事角度解释,我主要还是以服饰和剧情角度切入。

本文对服装的分析基于设计师和主创的各类采访,同时参考了冰火维基和下图三本书:左边两本是1-4季的官方幕后艺术设定集(只出了4季),右边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出版的欧洲盔甲科普。

HBO今年11月会专门出版一本《权力的游戏》服装设定集,想必将是最全面详细的官方解析。如果到时有什么需要改正的地方,我会等书到货后更新在我的豆瓣里(只有豆瓣日记发布后还能编辑)。

通读全文并且不错过一张图片的情况下,至少需要1个小时。为了让大家在漫长的阅读过程中对进度有个大致概念,这次在正文开始前剧透全文目录,分家族和个人两个部分,顺序如下。

各大家族和重要配角都有各自独立的章节,虽然建议按顺序阅读,但跳着看问题也不大。

两篇《权力的游戏》服装分析,涉及角色40人,造型超过300个,这还只是取舍删减后的数量。服装本身就足以构成一个极其庞大而复杂的体系,彼此关联,互相影响。 衣服不仅为视觉效果服务,也是故事的重要一环。服装像一条不会说话的剧情暗线,无处不在暗示人物的心理和命运。 阅读过程中不妨稍微留意一下,哪些衣服是他们的主动选择,而哪些是被动接受或者是无意识的习惯,这些都和人物立场和境遇的变化息息相关。

史塔克家族地处北境,物产较贫乏,贸易不发达,缺少商业竞争,导致即便贵族也没有多少选择,整体以实用为主。 例如铁匠铺就是代代相传仅此一家,为所有北境士兵打造盔甲。不像君临有钢铁一条街之类的专项人才聚集地,竞争带来进步,才有了君临时尚产业的繁荣。

北境男装上半身采用了欧洲中世纪的Jerkin(一种男装马甲),下半身的裙装设计师参考了日本古代的甲胄,追根溯源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我国古代士兵穿的腿裙。

设计师Michele Clapton在创作戏服时的常用手法是将不同文化的融合或者再创作,主要角色很少有全身照搬某个特定历史时代的情况。

即使《权力的游戏》发生一个以中世纪欧洲为蓝本的架空世界,它本身是一个魔幻故事,在历史上并不存在。设计师的做法可以保证这些衣服既看起来令人信服,又不完全属于某个确切具体的时代。

各大家族造型的装饰基本都来自自家的族徽。史塔克家族纹章上是一只咆哮的冰原狼,剧中通常成对出现。

私生子琼恩的第一句台词是对布兰说的「父亲在看你,还有你母亲」,抬头便是凯特琳剑拔弩张的眼神。他登场的一分多钟里,处处都在提醒观众他身份的不同。

在服装上也有一个不易察觉的暗示:罗柏穿皮衣,而琼恩穿的是布衣。

另一个表现地位落差的是皮草坎肩。

成年贵族穿的坎肩用狼皮草。可能考虑到兔毛和狼毛在屏幕上很难分清,剧里用动物全尸皮草以示区别,成年贵族的坎肩看得到明显的头尾或四肢。

贵族的私生子、养子和小孩穿兔毛皮草。不过话说回来,不管狼皮兔皮,有的穿皮草已经是上层阶级的象征了,普通人只能在领子里填充羊毛来保暖。

离开临冬城来到黑城堡,琼恩经历了三个阶段:

1. 守夜人小兄弟(图为练功服)

2.北上远征,进入塞外,衣服注重保暖。

左图是守夜人侦查队时穿的,右为取得野人信任后,穿野人的爱斯基摩装。两者的区别在于,守夜人主要用织物御寒,野人用的动物毛皮。

3. 守夜人总司令(琼恩其实和没当官之前穿得一样)

关于守夜人造型流传最广的一则八卦,就是他们披风的材料是宜家地毯。但实际上,只有山姆的那件披风是宜家Skold羊毛地毯做的。可以对比一下琼恩披肩的毛发长度,山姆的那件明显比较短。 黑城堡物资贫瘠,没有专门的制服,大家把穿来的衣服染黑凑合着就穿了。右下图可以看到,每个人穿得都不一样。

琼恩有一把名叫「长爪」的瓦雷利亚钢剑,是守夜人前总司令熊佬杰奥·莫尔蒙为了感谢救命之恩送他的礼物。

「长爪」是莫尔蒙家祖传了500年的宝剑,送礼前熊佬还很贴心地把剑柄的熊头换成狼头,顺便还吐槽了自己不争气的儿子乔拉。

琼恩当时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一把瓦雷利亚钢剑,因为瓦钢表面有特殊的水波纹路,极易识别(。同样的情节在詹姆送布蕾妮剑时也出现过。

死而复生,解除守夜人誓言后,北境之王琼恩终于名正言顺地披上全尸坎肩。

全尸黑披风也有两件。第一件是珊莎根据自己对父亲的记忆亲手给琼恩缝制的,胸前的交叉皮带上打了冰原狼纹章的印记。第二件镶了毛边,迎接凛冬。

不过,在珊莎送他那件自制披风前,琼恩自己并没有主动换上象征贵族身份的全尸皮草,肩上的仍然是私生子的兔毛皮草。

皮草披风给人威严感,所以见龙妈时,设计师为了让琼恩表得脆弱,去掉了他的披风。而和瑟曦谈判时需要震慑力,又给他穿了上去。

由于北境寒冷,金属不太能接近皮肤,贵族和普通士兵穿的都是这种皮革包裹金属片的长款马甲。 琼恩后来穿的都是这款盔甲,奈德和罗柏也穿过。

私生子的出身也许让琼恩比其他史塔克家的孩子更在意家族身份,无论心理还是外表,都渴望向父亲/舅舅奈德靠拢。

扮演琼恩的Kit Harington官方身高173,他不仅要承受剧中台词的言语讽刺,还有拍戏时的肉体煎熬。

为了跟人对戏时不显得太矮,他必须穿上高跟鞋,披风又重达30斤,加上武器盔甲,每天10小时全身负重40多斤,让他苦不堪言。剧一杀青,其他演员争相把自己的戏服带回家留念,而他再也不想多看这些衣服一眼。

君临期间,奈德仍然固执地坚持穿北境服装,冷面拒绝换衣建议。

奈德的扮演者Sean Bean对此解释,奈德的穿着某种程度体现了他的为人,他不愿意(和君临的)其他人一样身穿丝绸华服招摇过市

他在君临的前半段时间穿北境常服,之后他查出乔佛里的身世秘密,他披起北境盔甲,表现危险临近。

奈德在君临担任劳勃的国王之手。这个职位徽章是手握长针的图案,意思首相的职责是为国王指明方向。

史塔克家祖传瓦雷利亚钢剑名叫「寒冰」,外观非常朴素。寒冰也是一把巨剑,奈德最后死于寒冰之下,从砍头照片可以感受到剑的体积十分可观。

奈德死后,泰温找人把寒冰熔化。寒冰足够大,被铸造成一长一短两把剑瓦雷利亚钢剑,后来分别给了詹姆和乔佛里。

铸剑过程

铸剑过程

八季光阴,让可爱的小布兰成长为不再是布兰的布兰。改变的不止是容貌,肩头的皮草也完成了从兔毛到全尸的升级。

布兰即位后的王袍是一件丝绒棉袄,绣有象征三眼乌鸦的羽毛图案。

肩领的设计显然是借用了现实中罗马教皇的肩衣,国王布兰的神棍形象得到强化。

身为全维斯特洛最富裕的家族,又是王国实际上的统治者,兰尼斯特家族的穿衣风格无论张牙舞爪还是不动声色,都时刻透着钱权的气息。

家族纹章是动物界最有帝王之相的狮子。男装装饰主要有狮头搭扣,出现在重要场合的着装上。下图三个都是婚礼造型。

剧中服装以家族/地域为单位设计,兰尼斯特家族男装常见下面两种款式。

扮演泰温的Charles Dance身高1米9,完美地展现了兰尼斯特一家之长的威严和风采。

剧中的盔甲造型不计其数,但只有泰温一人穿出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魄。对于塑造王者风范,红色的缎带功不可没。也有不少的角色这么佩戴过(后文也会出现),但跟泰温相比根本不足挂齿。

兰尼斯特家盔甲的内搭都是长度及膝的皮衣,其他家族多数是布衣。泰温的这件第一眼平平无奇,细看印有淡金色树叶花纹。

皮衣的袖子可以拆卸,私下放松的状态,拆掉袖子变成马甲方便活动,在正式的场合会系上皮袖。

泰温的常服都是这种及膝修身外套,展现大贵族应有的得体和风度。虽不是那种一眼可见的花哨繁复,但是考究的细节依然能看出身份不凡。

其中的那件洞眼皮衣在女装篇里提到过,瑟曦的登基造型有意模仿泰温,选择这个父亲穿过的面料。除了詹姆,泰温另外两个得不到认可的孩子大半辈子都在渴求父亲的肯定。

两身翻领皮衣气派十足,尤其是参加提利昂婚礼的那件,领子上的金色手绘狮子是全剧最精美细腻的一只(瑟曦尽管拥有形形色色的狮子装饰,可是很多刺绣都是丑丑一大坨)。

「狮氏石室屎时食矢逝世」后,来到人生最后一程。一代枭雄虽然死得狼狈,但葬礼相当隆重,寿衣直达狮家的奢华之巅,看起来很像是瑟曦的安排。

尽管从小遭受父亲的冷眼姐姐的唾弃,但这对提利昂的家族认同感没有丝毫影响,他照样自如地享受兰尼斯特的身份。

狮家纹章红金配色,前两季的提利昂基本都穿红色,有时加一些金色的装饰,十分兰尼斯特。并且件件精工细作,提花、刺绣、皮雕……总之都是有钱贵族才能消费得起的工艺。

一个小八卦,因为提利昂的演员Peter Dinklage是素食主义者,所以他在剧中穿的都是人造革,而不是动物制皮。

黑水河战役时提利昂正值春风得意,时任国王之手,他的兰尼斯特盔甲上相应地固定了一串手形浮雕(右)。图左是之前穿的普通狮家盔甲。

他在战役中英勇立功,本想借此挺直腰板向泰温争取他应得的凯岩城(提利昂是泰温的合法继承人,詹姆是御林铁卫所以没有继承权),反遭毁灭性的羞辱。

这次打击是提利昂的第一个转折点,他从此再也没有主动穿过红色,之后几乎全部穿黑色,仿佛服丧(当然衣服面料和工艺依然精良),只在领巾留有一丝兰尼斯特的红色。脸上还多出了一道战役中留下的伤疤。

这期间仅有的一个红色造型是在他和珊莎的婚礼上,只不过是被迫的(右)。有别于提利昂之前衣橱的暗红色,婚礼礼服红得过分鲜艳,和这场包办婚姻一样,完全是泰温意志的体现。

乔佛里暴毙,提利昂蒙冤,迎来了第二个重大转折。

上一次只能算心灰意冷,这一次彻底万念俱灰。法庭审判席上的他没有戴红色领巾——这个他身上最后残存的兰尼斯特标志。

提利昂在弥林入伙龙妈之后,衣着氛围轻松了许多。颜色以黄绿色系为主,上身露出内搭罩衫的宽松袖子,厚重的皮革半裙也不再出现。

反攻维斯特洛驻扎龙石岛,跟着全剧组一起变黑。虽然漆黑一片,但面料依然花样多多,衣服上还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另外,提利昂的国王之手胸针是银色的。

第一季第一集的第一个场景,提利昂一头浅金色长直发,和小说描写一致。之后发质变卷,发色变深,到最后几乎变成了棕发。这被国外粉丝普遍解读为提利昂心中的兰尼斯特逐渐消失。

两个编剧有提到过,最开始确实打算严格遵循原著,但发现镜头里不好看就没再坚持。

有兴趣的胖友可以找出第一季第1集,同一集里提利昂的发色就有变化。这集一些片段来自2009年拍的试播集,另一部分是一年后的正式拍摄。

如果从服装角度分析角色,通常的套路就提利昂那种,着装的变化一五一十地反映出人物的心路历程,每一个节点清晰明确。而詹姆,作为剧初到剧终观众改观最大的角色,绝对是一种反套路,因为他根本没什么自己的衣服。 詹姆披过4身盔甲。他在剧开始时的身份是御林铁卫,御林铁卫又称白袍,因为他们的盔甲上满白釉。

但电视剧出于画面考虑,只保留了白色的披风(图里有点暗)和小面积的白色纹饰。他的盔甲下是一件脏兮兮的米色翻领皮衣,款式泰温也穿过。

御林铁卫的标志是一顶王冠,雕刻在胸甲上。乔佛里上位后,应该是嫌劳勃时期御林铁卫的盔甲不够霸气,重新用鹿角和三把剑拼出一个充满攻击性的王冠。

这时的詹姆一路颠沛归来,失去了右手和曾经的骄傲。瑟曦找人做了只金色的假手来遮盖他的残肢,她这么做并非出于爱和疼惜,只是她讨厌看到「丑陋」的东西。

这只道具手可以打开

回家后的詹姆从泰温那里得到了一把瓦雷利亚钢剑,就是奈德「寒冰」熔铸成的两把剑之一。剑柄三只狮头,中间嵌有一颗方形红宝石,一目了然的兰尼斯特风格。

而詹姆转手就送给了布蕾妮,让她用奈德·史塔克的剑去守卫史塔克家的女儿。

明面上体现了詹姆对布蕾妮的钦佩,是布蕾妮唤醒了他心中始终未灭的骑士精神。而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瓦雷利亚钢剑他说送就送,这一点也说明詹姆这个人不在乎外物。

命名权也留给了布蕾妮,她给这把剑起名「守誓剑」

不过由于这把剑漂亮得过分显眼,当布蕾妮偶遇二丫想要带走她时,被猎狗怀疑是兰尼斯特的人。

詹姆的第三身盔甲,是兰尼斯特的自家盔甲,狮子浮雕还挺让人叹为观止的。

剧里的盔甲整体更重视美观,防护功能相对不足,主要是因为部件缺失。比如詹姆这套,手臂、腿部、脖子、腋下通通没有保护。这种防御等级,一场战下来不够毙命也够伤残。

兰尼斯特盔甲又是一件欧日混血的设计。以日本武士盔甲为主,装饰元素借鉴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盔甲。

兰尼斯特盔甲搭配两身黑色皮衣,都是狮家男丁的常见款式。皮革质感肉眼可见的高级,但依然任何没有超出功能性的装饰。

人鬼大战,就地拿了北境士兵的护喉和肩甲穿上。

但上面的4身盔甲多少都算是制服,剧中唯一算得上詹姆的私服是一件,对,只有一件棕色皮衣,穿了四季。

去多恩营救弥赛菈穿了这件,北上支援史塔克穿了这件,最后穿着这件和瑟曦共赴黄泉。

兰尼斯特家族的人普遍爱好华丽,华丽不仅是一种审美趣味,也意味着昂贵,是地位和权力的象征。

泰温也好,提利昂也好,包括后面即将提到的乔佛里和蓝塞尔,无论是他们刻意的追求,或只是无意识的习惯,华丽的衣装是他们身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这些浮华的外物对于詹姆来说,压根就不存在。即使他可以选择时,也从来没有动过念头。他的内心深处仍然保有理想主义的骑士情怀。关于如何从服装解读詹姆的内心世界,后面讲布蕾妮的章节还会有所提及。

毕竟是瑟曦詹姆近亲繁殖的产物,把乔佛里放进兰尼斯特家族应该没人反对。 乔佛里很害怕「父亲」劳勃,劳勃生前乔佛里老老实实穿和他一样的衣服。

劳勃一死,权力登顶,彻底无法无天。奈德的审判大会是他继位后首次公开亮相。

除了鹿角王冠和几乎隐形的鹿角胸针,根本就是一个兰尼斯特造型:红金配色,还和瑟曦组成亲子装,特别是袖片上巨大的狮子刺绣,大到仿佛生怕下面的围观群众看不清一样。

明明因为血统问题处于继承合法性的风口浪尖,这身打扮简直是顶风作案。

金色斗篷里面穿的红色皮衣也是可拆卸袖子,左图和珊莎散步时候摘掉了袖子。

关于乔佛里的国王装扮,演他的Jack Gleeson用了三个词的高度概括——Xxxxx and Xxxxxxx(某知名意大利品牌)。 虽然乔大帝经常穿得像一面行走的豪华窗帘,但我觉得他的品位还要是比某品牌高出一截的,至少他从不胡乱堆砌,也不至于沦为暴发户审美。

乔佛里之所以把自己捯饬得如此富丽堂皇,原因很好理解,他只能通过这些衣服来让自己看上去像个国王。

越是底气不足,越是爱做表面功夫,借助外物来获得一丝虚无的力量。剧中还有两处表现了这一点。

一处是在他办置新装的情节。图中的乔佛里身穿白胚样衣,右边是可怜的裁缝以及一堆等待翻牌的面料。估计是嫌花朵图案过于柔弱,他把裁缝狠狠训斥了一顿。

直到裁缝给他找来一匹匕首花纹的丝绒面料,乔佛里才点头通过。

匕首印花的底色从红色换成黑色,就做出了他未来的寿衣和他妈妈的丧服。

上位后的乔佛里立刻下令把铁王座厅恢复成坦格利安王朝时粗砺冷酷的风格。在他眼里,坦格利安才是真正的征服者,原本鲜花和藤蔓的装饰配不上王座厅。

两场婚礼,乔弗都以金灿灿的造型盛装出席。

乔佛里小玫瑰大婚,新郎新娘各戴一顶王冠。乔佛里的王冠鹿角为主 花苞点缀,玛格丽的那顶盛开的玫瑰缠绕压制鹿角。

鹿角+玫瑰组合的表象是两个家族的强强联合,但微妙的区别实际暗示了两家各怀鬼胎暗中角力。

泰温用奈德寒冰熔化铸造的其中一把瓦雷利亚钢剑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了乔佛里。剑鞘和剑柄都有鹿头装饰,镶嵌了五小一大6颗红宝石。

乔佛里当场给剑起名「寡妇之嚎」,残忍的用意不言自明。只是他没有料到,这个哀嚎的寡妇是几小时后的他的亲妈。

黑水河大战是乔佛里仅有一次穿齐全套盔甲。 一国之君兼一军之首的盔甲极尽奢华之能事,和书里一样,是一身兰尼斯特风格的铠甲。战场上怎么表现到时再说,排场必须先得做足。 书中对这身铠甲的描写出现在珊莎的POV章节,她一眼看穿此刻的乔佛里「外表光鲜亮丽,里面却是空虚」。果不其然,最终乔大帝不负众望地以临阵逃跑收场。

剧组服装部有个10人小组专门负责给衣服和盔甲做旧,增加污渍、磨损之类的使用痕迹,让故事画面更有真实感。设计师特地强调,懦夫乔弗里的盔甲不需要这一步。

舅舅提利昂也吐槽过乔佛里的盔甲

盔甲崭新也就意味着没有作战的痕迹,对于真正的战士/骑士来说是一种耻辱。第一季奈德在面对詹姆的挑衅时,也以此嘲讽过对方。

注意奈德鄙夷的小眼神

兰尼斯特家族的盔甲从左到右豪华程度依次递减。 国王乔佛里的最为复杂。詹姆、泰温这些将领的胸甲简单,其他不变。一般士兵更加简化,保留颜色和款式,没有了狮子浮雕。

乔佛里从杀戮和虐待中获得自尊的补偿,但鉴于他的剑术水平相当弱鸡(第一季被二丫随便两下就打败了),变态本性全用弓弩释放。也可以理解,毕竟弓弩操作更加傻瓜。

他的弓弩绣有珠片,顶部还有的狮头。后来提利昂用这把弓弩射死了泰温。

好多季前,设计师被问到哪个男性角色拥有最多的衣服,她回答:乔佛里。当全剧结束,不止一个人超过了他。可见谁活得更久,谁才能笑到最后。

美少年蓝塞尔以任人摆布的受气包形象登场,他是瑟曦的堂弟兼工具人,功能有二:为她暖床,替她杀人。

第一季,蓝塞尔阳光下的身份是劳勃的侍从,他奉瑟曦之命在狩猎时给劳勃准备烈酒,导致后者酩酊大醉被野猪拱死。 同样穿侍从制服,蓝塞尔依然如同受惊小鹿般娇柔,而波德瑞克满脸写着憨厚老实。

由于办事得力,瑟曦找人册封了他骑士。他在第二季的黑水河大战有一个盔甲造型,盔甲里面是堂哥詹姆穿过的那种大翻领皮衣,但蓝塞尔这件要浮夸得多: 下摆和内衬拼接了花纹繁复的面料,还斜肩佩戴了花缎带,继承了兰尼斯特爱好华丽的家族审美。

黑水河大战受伤休养期间,从七神得到慰藉,第五季归来时彻底改头换面成为一个被大麻雀灵魂控制的宗教狂热分子。 抛弃荣华富贵,一身破衣烂衫,交叉铁链重压在双肩,额头上刻着七神标志。曾经的废柴小身板也变得粗壮魁梧,演员Eugene Simon为此特地增肌增重,并且本人再也没有瘦回去。

拜拉席恩纹章是黄底黑鹿。劳勃称王后,给雄鹿的脖子上套了一顶金冠(书里戴头上)。雄鹿作为装饰时,大多采用鹿角的形式。

剧中出现过的王冠有4.5顶是拜拉席恩家族的(其中半顶是小玫瑰的),王冠的形状都用鹿角搭出。不过劳勃那顶更像驼鹿的鹿角,而不是家徽上的雄鹿。

二哥史坦尼斯皈光之王,新族徽上的鹿头包围在烈焰红心之中。他的盔甲如同本人一样严肃刻板,除了胸前那颗跳脱的红心。

三弟蓝礼和提利尔家联姻,纹章配色换作提利尔家的绿底金纹。蓝礼相应地戴上绿色的领巾和腰带。他的彩虹护卫们戴的头盔也同时装点了鹿头和花朵。

有个熟悉拜拉席恩三兄弟的铁匠曾经用金属来比喻过三人:

如果说劳勃是真钢,那史坦尼斯就是纯铁,又黑又硬又坚强,却也容易损坏,和铁一样,弯曲之前就会先断掉。至于蓝礼嘛,他像是闪闪发光的亮铜,看起来漂亮,实际却不值几个钱。

蓝礼在原著中的铠甲是绿色的,剧中改成了铜色。不知道设计师有没有参考过这段话。

詹德利铁匠出身,手艺不错,他给自己做过一顶牛头头盔,于是有了「大牛」这个外号。

直到第三季,詹德利从梅丽珊卓口中才得知生父是劳勃国王。经过了又三季漫长的划船,当第七季戴佛斯去钢铁街找他,他立刻取出为自己打造已久的战锤,二话不说跟着就走。 爱用锤子这一点也随爸,自制铁锤上还有鹿头浮雕,看样子他对拜拉席恩的身份认同不存在任何障碍。

第八季人鬼大战,詹德利抡起龙晶锤。设想一下,如果没有第一季的牛头头盔,他的外号可能不是「大牛」,而是「大锤」。

玫瑰家富裕程度仅次于狮家,原著里有3个儿子,电视剧只留下了最帅的老幺洛拉斯。

关于演员颜值的问题,我觉得真实人类的长相肯定比不过文字描写加上脑补的力量。文字中的「惊为天人」换算到现实里能获得「小有姿色」,已经算是对观众极大的仁慈了。

洛拉斯·提利尔,维斯特洛第一dandy boy。灯笼袖的罩衫上绣着枝叶花纹,面料轻薄透光,色彩相对明快。和狮家那种厚重的豪华相比,玫瑰家是漂亮小清新。

装饰自然是玫瑰和花朵。洛拉斯的胸针和小玫瑰的腰饰现实中都是北爱尔兰的Steensons工坊做的,剧中好些王冠和项链都出自这家。他们官网有卖周边首饰,不过都是无聊的衍生品,并非剧中道具的复刻。

洛拉斯的盔甲从头到脚如实还原了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典型的银色钢质盔甲。整体来说,这身盔甲是剧中最符合史实的一套,也是剧中唯一一套每一处重要部位都有保护的盔甲。

洛拉斯雅号「百花骑士」,他的盔甲上刻有荆棘玫瑰的浮雕,点缀金色的立体小花,尤其那顶藤蔓缠绕的头盔,精致华美登峰造极。难怪在比武大会上让外貌协会的珊莎一见倾心。

这套盔甲也从侧面展示了玫瑰家的富有

和蓝礼结盟后,穿披风的方式随了蓝礼。盔甲没换,只是不再像比武大会上那样锃亮簇新。

可能是装饰了花朵的缘故,玫瑰家的盔甲在一众糙汉盔甲里显得尤其唯美浪漫。洛拉斯他爸带领军队向大麻雀要人时穿过另一套。

韦赛里斯穿的是疯王伊里斯时期的坦格利安男装,风格东西合璧,交领设计明显是东方元素。 冰火维基推测,这么设计或许是因为龙家祖先来自东面的厄索斯大陆(的瓦雷利亚自由堡垒),即使他们征服了维斯特洛,也继续保留先人的传统。

龙妈第七季登陆龙石岛后的造型,据设计师说就是参考了韦赛里斯的这件

瑟曦从小开始穿斜襟长裙也被认为是为了模仿靠近龙家风格,她身边的女伴梅拉雅就不这么穿。

她少女时期极其痴迷雷加王子,甚至觉得和雷加的美貌相比,詹姆都沦为了放牛娃。泰温曾经一度想为女儿攀上龙亲,不过被疯王讽刺拒绝。

关于瑟曦的部分也是冰火维基的脑洞,设计师单纯只是把日本和服跟欧洲中世纪Bliaut结合在一起

回到龙家。在剧中,家族纹章通常是小面积装饰,哪怕嚣张如瑟曦母子,大狮子刺绣都仅仅出现在身侧。

只有韦赛里斯例外,大型三条龙纹章如「超人胸前的S一般」醒目。设计逻辑在很多角色身上都用过,即缺啥秀啥。

但设计师似乎忘了自己当年设计大logo时的初衷,她在第七季偷了个懒。 哥哥雷加的造型和韦赛里斯约等于复制粘贴,巨大的家徽依然招摇在身前。几乎镜像的画面,甚至腰带和配件都没换,导致许多脸盲观众疑惑怎么韦赛里斯又回来了。

多恩的地理位置在维斯特洛大陆最南,炎热的气候造就了开放的民风和同样开放的着装风格,男男女女深V开到肚脐眼,没有太多世俗的禁锢。

设计师为马泰尔家族选择了如骄阳般热烈的赭黄棕褐色系,借鉴了印度服饰,风格华丽奢靡,充满异域风情。

衣着风骚、气质放浪、笑容邪魅,如此致命的组合通常导致万劫不复的油腻,而「红毒蛇」奥柏伦却是全剧最欢迎的角色之一,魅力可见一斑。

设计师说,因为多恩是维斯特洛大陆男女最平等的地方,对两性非常宽容,多恩的男装其实偏女性化。但奥柏伦把这些衣服穿得阳刚有力,周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吸引力。

在我看来,多恩是全剧服化道整体塑造得最成功的地域,贵族确实很显「贵」。除了设计团队灵感迸发,我觉得和选择的布料很有关系。

众所周知,剧组有自己的织布机,不过那些但凡看起来不错的面料,基本是外包制作或者另行购买。多恩的服装使用了很多丝绸,都是直接从印度采购的面料。

决定提利昂生死的比武审判,奥柏伦出任他的代理骑士。轻薄(但应该没什么实际保护作用)的皮甲让他看起来灵活轻盈,和对面重重武装的魔山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

他皮甲上的蛇皮状压纹在她的情妇艾拉莉亚和私生女沙蛇们的身上也出现过。

多恩小王子崔斯丹穿得和叔叔奥柏伦差不多,区别主要在衣服的颜色和花纹。另外,其他多恩男性都是长布在腰间打结,崔斯丹用的是皮带,金腰链是设计师私物。

他同时也是弥赛菈公主的联姻对象,这对甜蜜小情侣两次同框穿的都是颜色相呼应的情侣装。

剑柄和腰带扣的蛇形装饰都非常精美。可这很奇怪,因为马泰尔家徽是一支穿过红日的金枪。全家和蛇有关的只有「红毒蛇」奥柏伦,以及他那几个外号「沙蛇」的私生女而已。

道朗亲王身患痛风,常年受困于轮椅之中。不像弟弟奥柏伦那样放纵不羁,他的性格内敛深沉,因此穿着也十分保守。 道朗亲王虽然只有两个造型,但他是我心中的多恩最佳。两身衣服优雅高贵,光泽感的丝绸面料,不流俗的精致花纹,配色也非常别致。

詹姆在多恩临时换上当地服装时,选择和道朗亲王一样遮住胸口。他还穿过多恩卫兵装混入宫中。之前在奥柏伦的衣服上,马泰尔家族的家徽是刺绣的,而士兵的只是印花。

剧中着装设计遵循了「自上而下」的原则,贵族的穿着影响仆人以及臣民,两者颜色或款式或一些细节有相似。当然,相比贵族,普通人衣服的材质和做工多少要差一些。


家族&个人分割线

明骚红毒蛇,闷骚小指头。设计他的造型,重点在于如何表现出角色的复杂性。

他总是一丝不苟地穿着一袭修身长衣,款式简单颜色低调,所以远看并不引人注意,近看才会发现诸多暗藏的细节,比如衣服面料夹杂着的若隐若现金色——象征权力的颜色。

这位出身寒门的七国第一权谋家在混乱中攀爬权力的阶梯一路向上,随着地位的提升和自信的膨胀,衣服下摆逐渐扩大,金色也从点缀变成了主色,披上过泰温那种王者缎带。

设计师设计了一个有意思的小细节:

小指头的穿着乍看之下并不显山露水,但当他走起路来,颜色反差的内层衣服就会不时显现,就像他那试图隐藏却无法掩饰的野心一样。

他还自创了贝里席家族的仿声鸟新家徽,制成胸针一直戴在领口。在君临外出时腰间时刻挂着钱袋,可能是在点明他财政大臣的身份。

第二季开始,他那些修身大衣的背后都做了开衩,以便露出表里不一的内搭。

要实现这样的效果,小指头的内衣也必须与众不同。其他男人内穿短罩衫,小指头的要长到脚踝。

另外,小指头袖口的内衬会故意超出外衣一截,也像他藏不住的野心一样。 成为赫伦堡公爵和(某种意义上的)谷底领主后,身份地位不断提高,纯色的内搭升级成织有精致花纹的面料。

第五季之后的两件黑色斗篷,依然是假装外表低调、实则内心荡漾的路线。大风吹起,黑漆漆的斗篷露出大片金色的提花内衬。

演员Aidan Gillen本人也高度参与了小指头的造型设计。 他透露自己通常塑造角色的第一步是换发型,小指头让他联想到英国前第一国务大臣彼得·曼德尔森,于是借鉴了后者的发型和上唇的小胡子(原著中的小指头只有下巴留胡子)。改造后的面相确实精明了几分。

他还为小指头精心设计了那种气声很重的说话方式,让小指头说什么都像是不可告人的悄悄话。他本人讲话其实不这样。

虽然没有查到设计师本人的证实,但瓦里斯大人前四季造型的设计灵感十有八九来自我国古代男子的深衣。

由于袖子巨大,如果自然垂臂应该非常不便,于是他双手常年置于身前,让自己时刻保持着一种类似作揖的姿态,看似谦卑却又充满神秘警觉,让人捉摸不透。

瓦里斯大人竟然是全剧穿得最花花绿绿的角色

瓦里斯地牢放走提利昂,后者激情弑父,两人一同逃难到了狭海对岸的潘托斯,投奔瓦里斯多年挚友伊利里欧(伊利里欧就是第一季第1集那个给龙妈马王牵线搭桥并送了龙妈3颗龙蛋的厉害角色)。 逃亡身份不宜招摇,换上当地服装(伊利里欧穿过的那种)混入街头百姓。看到这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瓦里斯的着装特征其实和穿什么无关,造型的精髓在于他总能灵活运用服装来安置自己的双手。

投奔了龙妈,他的外衣有了龙鳞刺绣镶边,腰带雕刻三条龙纹样。随着凛冬将至,衣服增厚,袖子缩窄,不再有色彩。

一切都已经改变,不变的是瓦里斯大人的双手永远无孔不入不见天日。

剧中各大家族的盔甲都自成一派,一眼可辨。

席恩所穿葛雷乔伊家的盔甲主体采用石头的灰色,契合派克岛的岩石地貌。外部用铆钉固定了一层棕色皮革,表面刻划出族徽上的海怪标志。

席恩在珊莎和小剥皮婚礼上穿的正是罗柏红色婚礼上的衣服(不是同款而是同一件,把冰原狼搭扣被改成交叉皮带)。经过扮演珊莎的Sophie Turner证实,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剧情的残忍程度。

这篇文章写的是男装而不是男人,所以布蕾妮当然也是一位不能略过的重要角色。

布蕾妮的容貌在书中被描写得惨绝人寰,演员Gwendoline Christie美化了不止一点点。她身高1米91,穿过一件胸前绣了塔斯族徽的淡蓝色长袍,衬托金发碧眼,飒爽英姿,高大挺拔。

剧中的理想主义者得以善终的屈指可数,布蕾妮是其中之一。

她的战斗力即使放在男性中也名列前茅,击败过武力值可观的百花和猎狗。她恪守誓言、忠诚坚定,比剧中任何男性都更有骑士精神。虽然身为贵族独生女,从小被视为异类,也并不甘当淑女(一方面因为习武天赋,一方面由于长相不受欢迎),穿上盔甲挥起长剑的她才是真正的自己。

她剧中的盔甲共有三套。第一套盔甲其实不能说是「一套」,不同部位颜色不一,是她用每次比武胜利的奖金,一点一点买来拼凑出来的。

第二套全黑盔甲是詹姆送的礼物。

她押送詹姆回君临后的逗留期间,詹姆找人定制的整套盔甲。腰带明显兰尼斯特家的风格,锁子甲裙上的皮革方片压出了她家徽的太阳花纹,细节之处显用心。

詹姆送给布蕾妮的这套盔甲,请技艺更精湛的君临工匠用更好的金属打造,但外观除颜色,款式没有多大改变,也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 某种程度上说,礼物本身也能够折射出送礼人的内心。詹姆的审美朴素简单,并不是一个注重外在的人。

一套见证了詹美之间曾经惺惺相惜美好情谊的盔甲

剧中这身盔甲做了金属和橡胶两个版本,打斗时穿相对安全的橡胶盔甲。两种盔甲在屏幕上的差别非常细微,观众很难察觉出来。据设计师所说,橡胶的光泽感稍微弱一些。

上面雅拉的盔甲明显有勾勒女性身体曲线,但是布蕾妮的盔甲就比较中性,设计师有意识地避免强调女性特征。 首次出场时,布蕾妮头盔遮脸和百花骑士比武,胜利后摘下头盔的那一刻,众人才惊讶地发现居然是一个女人赢了。如果盔甲提前剧透,就会失去惊喜带来的戏剧感。

最后,布蕾妮光荣成为御林铁卫队长,这身制服盔甲看起来像是直接在她之前两套的基础上设计的。

御林铁卫英文Kingsguard,直译过来就是国王的护卫,标志是一顶有三个尖角的王冠,体现了他们保护国王的职责所在。

剧中每一次王权更替,御林铁卫的盔甲都会相应新王的审美或信仰改变一次。这里就顺便回顾一下剧中出现过的所有御林铁卫盔甲,下面是胸甲图案的演变:

做了一张历届御林铁卫盔甲的完整对照图,请手机横屏观看。

大熊乔拉·莫尔蒙,来自北境熊岛,骁勇善战、武艺高强,但是被观众记住的却总是他爱而不得的苦命人生。 乔拉在不同阶段有过三身盔甲: 1. 最开始朴素的北境盔甲(前面罗柏和詹姆都穿过);2. 龙妈发迹后换上的定制盔甲;3. 被放逐后在竞技场讨生活时的装备,一直陪伴他到生命最后一刻。

第二套盔甲肩部雕有龙纹,腰部浮雕是他族徽上的熊。另有两处和他的表妹莱安娜遥相呼应。

熊家本该留给他的祖传瓦雷利亚钢剑被他爸给了囧,不过他也从山姆那里得到了另一把更大的瓦雷利亚钢剑——塔利家的碎心剑。虽然只拥有了不到一天,但帮助他完成了毕生守护女王的誓言。 碎心剑柄中心雕刻着塔利家弓箭手的族徽,箭指的两边刻有狮、狼、鹿……野心不小。

和乔拉的形象牢牢绑定在一起的,不是盔甲,而是他穿了整整7季的那件小黄衫,全剧最长寿的一件衣服。要不是治好灰鳞病不得不扔掉,估计可以穿满八季直至入土。

乔拉在第一季里有过两条领巾,一棕一蓝轮流佩戴。第三季龙妈换上蓝裙之后,他的脖子上就只有蓝色那条来呼应龙妈了。

而至于龙妈的裙子为什么选择蓝色,背后的原因对于大熊来说,可能一阵心酸。

龙妈选择蓝色,是为了纪念第一任丈夫卓戈·卡奥,人称「马王」。 多斯拉克不止一个卡拉萨(=部落),卡奥(=部落首领)用不同颜色来区分彼此。蓝色是马王部落的颜色,剧中之后出现的另一个卡奥用的是棕色(右)。

蓝色不像棕色那样在大自然中唾手可得。设计师解释,蓝色可以提取自槐蓝属植物,它们现实中生长在湿热的环境。鉴于多斯拉克草原总体上炎热有余潮湿不足,所以这些植物(如果有的话)只能零星长在少数水分较充沛的地方。

获取不易才凸显身份尊贵,马王在重要场合比如婚礼会把蓝色涂身上。不过以上都是剧中设定,书里没有。

马王的金腰带是自由城邦献上的贡品,圆盘上雕刻了马的图腾,工艺精细,明显不是粗犷的多斯拉克人所做。

在第一季中有一段名场面:马王把金腰带融化,为韦赛里斯打造了一顶量头定制的金王冠,加冕一刻也是归西之时。

多斯拉克男人以头发长短论英雄。每次格斗,败者剪下辫子接受羞辱。从辫子长度推测,摩洛·卡奥除了脸和身材,武力值也同样远逊于未曾尝过败绩的卓戈。

原著小说中,多斯拉克比武败者剪辫子,而胜者要在辫子上……挂小铃铛。扮演马王的Jason Momoa透露,其实他们考虑过遵循原著,但头发挂满铃铛非但不吓人反而很滑稽,而且实在太吵了。 于是后来用金属圈来代替,龙妈从第一集的婚礼到蓝裙时期的发型都延续了这种装饰方法。

最后一集,在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御前会议中,山姆毫无悬念地被任命大学士一职。作为国之重臣,资历不深的山姆除了靠裙带关系,他的知识储备够格吗? 在冰火世界中,衡量学士的知识水平有一个客观的指标,体现在他身前的学士项链上。

简单来说,在学城学习,每通过一门课程的考试,就能获得一枚链圈。学士项链上的链圈越多,说明学识越渊博。可见,山姆愤然辍学之前只过了一门课,连学城前台都不如。

学士项链链圈用不同金属打造,一种金属代表一个具体领域的技能,例如青铜是天文学,黑铁渡鸦学,白银医学……

其中最稀有的是瓦雷利亚钢,是魔法和神秘学,100个人仅1个才能取得。目前已知只有临冬城的鲁温学士有一枚。一次在给布兰做睡前思想工作时,他曾取出来过。

瓦雷利亚钢链圈挂在他项链的最下方

当然,和现实一样,文凭不等于水平,链环的数量也并不绝对与实力挂钩。 比如科学造诣无人匹敌的科本老师胸前居然空空荡荡。因为当年从事非法活体实验,他被学城驱逐并且剥夺了学士头衔和学士项链。而看似狗腿无能的前任大学士派席尔,他的胸前却满满当当。

不过大学士的项链用来反映地位,而不代表真正的学识。所以话说回来,山姆其实也可以享受这个大学士特权。

猎狗在第一季开头戴过一个令人过目难忘的狗头头盔。尽管这狗头面目凶恶,但上头之后的效果显然是喜感远大于恐怖。 他的狗头头盔其实是符合原著的。可是小说文字中的合理安排,呈现在屏幕上可能完全不是一回事,于是头盔在出场两次后就默默失踪了。

在最初的设计稿里,他的头盔是个更加狰狞的(疑似)龙头。

剧中有两个类似的头盔,但都没人真的戴过。一个是前面提过的詹德利的牛头头盔,另一个是劳勃的鹿角头盔(虽然鹿角体积过于夸张,但原著里确实就是这么写的)。

这些中二头盔在历史上确有其物,下图三件是来自15、16世纪欧洲的头盔。 这种头盔需要很高的制作技艺,只有顶尖的工匠才能做到。第一季中有一幕,詹德利就是用他的大牛头盔来向奈德证明自己手艺了得。

前三季夜王和异鬼军团全员赤膊上阵,第三季其中一员被山姆龙晶毙命之后,意识到危险才开始遮蔽身体。 据设计师说,夜王这个汽车挡泥板般的造型借鉴了日本武士和埃及服装。

没想到连夜王都换过衣服

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夜王换过演员。由下图可知,不管化妆水平多么高超,眼距似乎仍然是特效化妆界一个无法攻克的技术难点。

观众一般比较脸熟右边那位名叫Vladimír Furdík的斯洛伐克演员,因为他以人类的形态在剧中现身过,胸口被森林之子刺入龙晶,完整演示了从人到鬼的转变。 他本身是专业替身演员,实际上从第四季开始就在剧组担任各种替身工作了。

虽然盔甲残破而漏风,但是异鬼军团的武器居然仙气逼人,剧组用透明橡胶还原了原著里描述的那样「半透明的」、「散发着蓝光的」「水晶碎片」。

至于人见人爱的小剥皮和平平无奇的贾坤,作为彩蛋藏在微信推送的两个角落,感兴趣的胖友戳下面的链接前去寻找。微信还有个投票火热进行中,目前大家觉得穿得最好的角色竟然……反正我是没料到是他。

微信入口:《权力的游戏》男装全分析


微信公众号:OhAkiRa | 微博:OhAkiRa

OhAkiRa
作者OhAkiRa
22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7) 添加回应

OhAkiR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