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都很奇妙

leebobo 2019-08-01 15:29:32

和她认识是在大学的时候,通过那段时间非常火的人人网(最早叫校内),有时候,我叫她F哥。

F哥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喜欢文学,音乐,电影,学习社会学,关注人类学。

和她进一步有所接触源于“旅行的笔记本”,那是我大学休学旅行前买的一个本子。

本子的规则很简单,就是你在上面写一个自己觉得最有意思的故事,然后通过网络,找到下一个对它感兴趣的人,不管是否认识,都邮寄出去。

这样,这个本子就能去到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人,听不一样的故事。

旅行的笔记本

我原来有个同事,他姐姐写过那个本子;第一个跟我去日本乡村参加间隔游的出行者,写过那个本子;有一个当时乘坐7-23事故动车的人,也写过那个本子……

一个器物承载着不同人的命运,发生着一些关联。

同样因为这个本子,我认识过一个女孩子,受我休学旅行的影响,她逃课去江南玩耍。

在出行的过程中,她和偶遇的人彼此发现对方都写过“旅行的笔记本”。

后来,她和本子的缘分迁移到了我的身上。

有时候,我叫她F哥。

F哥的手绘

从发生巧合到后来再和她相见,时间过去了好几个月。

当时,我顺着自己的旅途到了成都,作为沙发客,我住进了她的家。

当时,她和她妈说,有个同学全国旅行在家里住几天休息一下哈。

当时,她妈和她爸说,你女儿带了一个男朋友回家住哈。

当时,她爸还在打麻将,一脸懵逼……

再后来,经过一顿聚餐以及一周的相处之后,我从叔叔阿姨那边领过F哥,带着她一起去了云南。

在去往云南的火车上,一本《百年孤独》,一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F哥的妈妈是一个非常包容开放善良的知识分子,也许因为生活在四川这篇土地上,性格里还带着一些豁达和洒脱,对我而言非常有人格魅力。

即使和F哥没有在一起之后,我和阿姨也保持着一种微弱的联系,所以阔别许久之后再次来到成都,有机会与叔叔阿姨见面吃饭,也是满心欢喜。

几年之后再次见到叔叔阿姨

最近来成都的契机,是因为前几天在甘南和四川交界的安多藏区,我参加了朋友的机构“种太阳”组织的一个活动,并且在那里认识了不少藏族的朋友。

“你和子民很像”

在藏区,我不止一次地听到这样的描述。

藏族的朋友这么说,汉族的朋友也这么说,这让我对“子民”这个飘在空中的人物开始产生好奇。

借着藏区出行和后面云南行程的空隙,我来到成都做调整,同时也做一些探访,其中就包括每个人嘴里都有提到的“子民”。

“不好意思,我刚跑到外面吃饭了,可能要13:15才能回来”

在前往子民的住所的路上,我放慢了脚步。

“没关系,你慢慢来,我慢慢过去”,我回信道。

周围的环境,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放慢了脚步。

街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居民三三两两闲散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一家似曾相识的咖啡馆,旁边有一个面摊,面摊里可以点二两或者三两的红油抄手,有几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大叔正坐在门口摆放的桌椅上不紧不慢地吃着。

我也在这里吃过。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

我走回了熟悉的门前。

门敞开着,里面放着电视。

我在外面踟蹰了几分钟,然后鼓起勇气喊了一句

“**F在家吗?”

“木头”跑了出来,冲着我大喊大叫……

最早些的时候,“木头”是一只猫,再后来“木头”好像变成了一只黑色的狗,现在的“木头”是一只巧克力色的拉布拉多。

“木头”一直还在。

叔叔跑了出来,拉住了"木头",看到了我,一脸懵逼……

“要不要进来坐坐?”

阿姨家的宠物一只叫“木头”,一只叫“马尾”

我向子民问了很多问题,问“轮回”,问“因缘”,问“佛”。

他有答案:

“生活”。

几年前,我也被F哥也用同样的关键词描述过。

“顺利的话,在甘南呆半年”

F哥看了子民的文章之后回我说:

“我知道他,最近帮一个朋友写文案,他们一起工作过。”

《民艺,在使用》

在甘南和四川的交界处,有一个叫做郎木寺的小镇。

在藏区活动的日子,我们每天来回跨省而行。

最后一天要离开的时候,藏族的朋友对我说,以后要再回来哦。

现在,我多了一个理由。

在藏区的合影

再过10来天就要去云南了,还是和“种太阳”一起。

为什么想去云南,因为这个组织机构的名字叫做“种太阳”。

又因为在几年前的云南的大山里面,那一天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

我们一边走,一边挥手搭车。

在心中也种下过太阳。 李胜博@成都

20190801


相关资料汇总:

《体验藏区游牧与艺术生活》

《民艺,在使用》

《你为什么一只坚定地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

《种太阳共益团招募》

leebobo
作者leebobo
146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leebob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