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动画偏见史:人心的成见是一座大山

武侠小王子 2019-07-31 10:16:28

7月底上映的国产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成为了院线的一部票房黑马,也成功拯救了因各种撤档风波而萎靡不振的暑期档。

长久以来,中国动画一直被认为是低幼的:小孩子才看动画,成人是不应该看的。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那让哪吒、敖丙、申公豹饱受痛苦乃、至疯魔的偏见,不仅存在于电影里,实际上,整个中国动画,也长久以来在偏见中艰难成长

借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一句话来说“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在步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偏见这座大山一直横梗在中国动画发展的道路上,比之日本美国动画业的日臻成熟,国产动画日渐脱节。

我们似乎忘了国产动画也曾享誉国际,也曾有过制作精良、寓意深厚的佳作。

1926年以万籁鸣先生为首的万氏兄弟,制作出《大闹画室》——公认的第一部国产动画,那个时候动画还不叫动画,而是叫被做“活动滑稽画片”。

彼时毫无动画制作经验的万氏兄弟,通过不懈的摸索、观看大量影片、甚至写信向国外制作团队求教,来试图摸清动画的制作方式,这就是我国最初一批动画制作人艰难探索历程的写照。

在1923年到1936年间,中国动画短暂的萌芽过去,由万氏兄弟制作的国内首部长篇动画《铁扇公主》于1941年惊人问世。

这是世界上第四部动画长片,不仅仅掀起了国内观众的观影狂潮,在国际上也有着深远影响,我们所熟知的“漫画之神”——手冢治虫,就是受《铁扇公主》的影响,决定弃医,从事动画行业。

而有着“中国动画之父”之称的万氏兄弟,他们的动画理念,也影响着此后的每一代动画制作人,乃至到现在。

万氏兄弟的动画内容多含教育意义,提倡寓教于乐和制作民族特色的动画。显然,在新中国成立后,富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动画也开始大放异彩。1961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美影厂)出品的《大闹天宫》上映,将中国动画推向了顶峰,也揽下了众多国际奖项。

这一时期的中国动画风格多样,动画人也在不断探求新的动画形式,水墨动画、剪纸动画等等富有中国韵味的动画形式惊艳世界。

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

1997年10月7日,98岁高龄的万籁鸣安静地离开人世。在老人的墓碑上没有墓志铭,墓碑设计成一卷展开的电影胶片,仙云环绕的花果山中,跃出了四处眺望的孙悟空。这位中国动画事业的先驱,在走过将近一个世纪的岁月后,长眠于此,陪伴在他的身边是那个能够上天入地、神通广大的孙悟空。

万超尘(左)、万籁鸣(中)、万古蟾(右)

在1966年至1977年的严重停滞后,中国动画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也终于在八十年代迎来了短暂的复兴,而电视的逐渐普及,也让电视动画和电影动画逐渐区分开来,人们对电视动画的需求大大增多。

1979年《哪吒闹海》上映,反对封建、推翻父权的叛逆哪吒形象,在中国动画史上画下了浓重的一笔,也意外地影响了摇滚乐。以哪吒为视觉形象的痛仰乐队,将哪吒痛苦的信仰传唱下去,而哪吒乐队更直接以哪吒命名,将哪吒的精神贯彻自我。

中国动画史上从来不缺思想深厚、言之有物的好动画,儿童能看到英雄情怀,成人能够引发反思,老少咸宜,绝不仅仅只是给孩子看。

将中国动画推向艺术高峰的水墨动画《山水情》于1988年横空出世,其意境之高妙、琴思之悠远,使之艺术价值难以超越,水墨动画成为世界动画史上一朵奇葩。日本动漫《辉夜姬物语》向其致敬,也只得其三分意味,遗憾的是,中国动画也至此开始缓缓走向下坡路。

早在新年中国成立之初,文化部就明确了“美术片要为儿童服务的方针”,当时考虑到美术片的观众大多是孩子,故此美术片也一直被当成是儿童电影。

计划经济体制下,中国内地成规模的专业动画生产机构只有上海美影厂一家,文化部规定全国每年的美术片生产总量最多380分钟(超出的部分不会另加钱收购),其中的350分钟全由上海美影厂承担,国家按标准下拨资金,影片完成后再由中影统购统销,而这笔收购资金只能勉强维持制片厂的再生产。

为维持美影厂的运作,美影厂自然将指标内的三百多分钟,全部制作为面向儿童的动画,动画就是为儿童服务这一观念因而根深蒂固。最初根据实际情况而制定的方针,很难断定它有什么对错,只是人们几十年的思维定势,局限了国产动画的思路,也限制了国产动画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1995年1月1日,中国电影发行公司(以下简称中影)取消了施行四十多年的计划经济体制指标政策,上海美影厂以及其他新成立的动画公司,开始接受市场经济的考验,一场巨大的变革终于要在中国动画界开始。

上海美影厂一向奉行“慢工出细活”的生产模式,这一方面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产物,一方面也是创作艺术精品的需要。计划经济体制下,“慢工出细活”使得国产动画能够制作出在艺术上造诣深厚的作品,让“中国学派”享誉世界。可要面对市场经济下的商业片生产,如若再奉行慢工出细活就意味着要没饭吃了。

而与此同时,在过去中国停滞的十年,日本动画早已不满足于动画面向的单一年龄层,逐渐向成人向动画拓展,题材更加丰富,在科幻题材已经发展成熟的基础之上,推理、美少女、体育等多种题材的动漫也进入了繁荣的发展时期。

美国动画也不甘落后,在技术上精益求精的美国动画,也开始探索运用电脑技术制作动画的更多可能性。

原本与二者位于同一起跑线的中国动画,早已与世界脱节。国门开放的80年代,国外大量优秀动画涌入中国,垄断了中国内地的荧幕,也对国产动画造成了巨大冲击。

国外动画的涌入虽给中国动画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可也给中国动画带来了新思路,国产动画开始尝试多元化探索道路。

1998年,改编自中国传统故事的迪士尼动画《花木兰》一经上映,大获成功,上影厂受到启发,次年推出了集结众多大卡司的《宝莲灯》,这是中国首部相较成功的商业动画电影,在融合了中国风的同时,借鉴了迪士尼动画的风格,全新效果的中国动画应运而生。

自2000年起,扶持发展中国动画的政策频出,国产动画迅猛发展的势头仿佛又将开启。2001年,《我为歌狂》播出,成为了扩大中国动画受众群体的首次尝试,《我为歌狂》故事情节现代感强,时常穿插Q版人物场景造成幽默效果,动画歌舞剧的形式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虽因模仿日漫风格而饱受诟病,却不妨碍它是国漫的一个里程碑。

2003年,国产长篇科幻动画《白鸽岛》上映,这是我国动画人对人文科幻题材的一次深度探索和大胆前进。

以上这两部国产动画目前在豆瓣上的评分,均有高达八分以上,但遗憾的是,这两部本可对中国动画形成燎原之势的启明之火,却被浇熄在朦胧之初,两部动画先后都以早恋为由而被举报禁播。

成见浇熄了这燎原之火,中国动画向题材多元化、扩大受众群体的尝试和努力戛然而止,仅余下面向低龄观众的动画。

中国动画发展的数十年,在动画主要为儿童服务的政策和观念下,动画的教化作用占据了主体,哪怕在市场化经济作用下,动画的教化作用依然被紧抓,“寓教于乐”这样一个美好的初衷,却变成了僵化的条条框框,框住了中国动画的前进步伐。

将说教融于动画中也并没有错,融合的好,那就是有思想深度的好动画,可惜更多的是融合的不好,乃至造成突兀效果,刻板说教反招人厌恶。

然而动画创作者在制作动画时,须得考虑在娱乐的同时,将教育元素融合进来,这加大了创作的难度,也难免出现了一批令人生厌的刻板说教动画。

此外,多以改编传统故事而很少原创的国产动画,在编剧能力上是薄弱的。长此以往,受众对于国产动画的偏见愈深,而动画制作人也普遍低估青少年的接受程度,愈发低幼化。

在我们被《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霸屏的这几年,更多中国动画人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依然持续探索和努力着,等待着有一天打破人们对国产动画的偏见。

2011年上映的《魁拔》代表了当时中国二维动画制作的最高水平,遗憾的是,这部投资三千多万的影片最后只有三百多万的票房,在国内的影响力也不过如同往大海里丢进了一颗石子,掀不起波澜,国产动画制作人的艰难可见一斑。

辛运的是,网络的日渐兴起促成了网络动画的涌现,2012年的《十万个冷笑话》,2013年的《尸兄》,2014年的《画江湖之不良人》,2016年的《镇魂街》,2017年的《全职高手》······在动画人的持续努力下,越发精良和多元的的国产原创动画走进的我们的视野。

而从小被日漫熏陶多年的年轻人的审美也要比从前包容许多。在这样的趋势下,国产动画的走出低迷的形势有望。

而从2015年《大圣归来》伊始,国产动画在院线又重新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接下来的《大鱼海棠》、《大护法》《白蛇缘起》一次一次地带给观众惊喜。虽然或多或少仍然存在着剧作上不够成熟的地方,但是对中国动画寄予期望的观众们不忍苛责,我们太希望看到国产动画的复兴了。

直到今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愈发成熟、精致的画风以及特效制作已经足够让人眼前一亮,而在剧作上的成熟改编又让故事更加贴合当下环境,成功打动了成年观众。

看到眼前这个全新的哪吒,走过荆棘的道路,经历偏见、失望,最终于雷鸣之下,浴火重生,我们也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中国动画和动画人的影子。

我们期待着那个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小哪吒,最终扭转了他的命运,也终于要劈开观众对中国动画的成见大山了。

武侠小王子
作者武侠小王子
9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2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4) 添加回应

武侠小王子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