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中对于时间的体验(实例分析)

王熊daddy 2019-07-30 10:23:39

在梦境中,则日常生活所受限的时间性经验的来源渠道,被极大地拓宽了。

时间是否存在?我们的时间性经验的来源渠道,到底有多么受限?——我们的时间性经验是单向的,即与生活同步,在时间中累积,不能预知、预支。而且我们有忘性,对已经获得的时间性经验也有可能遗忘。

在梦境中,则受限的时间性经验来源渠道被极大地拓宽了。

举个例子。今早半醒半睡,在迷恋于多睡几分钟的昏昏沉沉之中,我用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获得了大跨度的时间经验,当然,这在梦里面,在做梦的时候,是常见的情况。

我说是五分钟,是因为做这个梦之前也醒来,想起床,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钟,然后眼皮重新沉重,复又睡去,醒来再次看表,不过五分钟。如下是大致情况。

我梦见自己似乎认识了另外一个学院的一些老师,好像是外语学院的,貌似去参加他们举办的一个会,也有老白男洋人学者来。具体的一些学术的梦境细节也在醒来后忘记了,也有一些记得的,这里从略,或不想说。总之,比较奇葩的情节是,我和那个学院的老师很谈得来,谈出的一个结果是,以后每年都请那个老白男来,每年开一次会,我也要来,一起合作。这个合作的一个奇葩性实质结果是,那个学院一个老师拿出一个钥匙给我,是他们学院一个“活动中心”的,说今后我随时可以用这座房子。

然后镜头就切换进这个活动中心,是我本人在醒着时候就特别符合我的审美趣味的那种建筑,是个独立的一层建筑,有小台阶围绕,托起整个房子,屋檐伸出去也很宽阔,周围有不少绿荫围绕,在校园的道路密集的环境里,大概占据了一个“block”。建筑里面面积得有两百平方米的样子,进屋是一层,后面又有台阶通达一层半,错落有致,然后就是沙发、茶几、墙饰之类。这些都是空间性方面的经验性构建,在梦境中自动生成。而且这个校园的整体以及细节,都不是我所经历过的任何校园,所以又是一个新的建构。你想,如果用硬盘容量来换算,动画工作室设计出一个三维的校园图景,需要多少兆的容量啊。但在我的人脑中,这不过是瞬间的事儿,而且不存档,过去了就翻篇儿,跟着梦境情节继续走。

关键的还是要说时间性的构建。看到这个建筑格局后,我在梦中就开始打主意了。我立刻通知了自己一些学生,约好了来这里开会。时间在这里已经延展开去了,因为我在通知里面说,上学期我们还没有这么好的条件,这回可好了。在我的梦境中,上学期开会的情形,居然在梦到这里的瞬间,就历历在目了。然后是大家真地来了。就在这时候,忽然呼啦啦进来无数学生——那个学院他们自己也有会要开,貌似是改选学生干部或者其他公共事务。所以我的这个会没有开成,灰溜溜带着学生回到本学院去了。

而且奇妙的是(当我们回味梦境,从不做梦的醒着的生活的视角来看,是奇妙的,但在梦里面很普通),梦中所见之人,比如我的学生,得有一大半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的,即在梦境中临时构建的。奇妙的是,梦境的构建方式,不仅构建了当场的这些人,而且同时构建了他们的过去,即我与这些“学生”交往了一两年的全部“记忆”。就好比拉丁文、法文、俄文的语法,随便拿出一个词,则意味着其性、数、格、时、体、态,同时都应该完备了。性、数、格、时、体、态,如果不完备,则意味着这个词还没有真正获得存在感。

当我用极简的方式,省略了无数细节的方式,写下上述的极不完善的概括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但这一切在梦境中,不过五分钟。做梦难道不是复杂的脑力活动吗?难怪做梦的时候很烧脑,昏昏沉沉?

大脑可能就像一辆出租车,白天有一个司机开白班,晚上有个司机开夜班,也就是说,晚上并没有停下来,也在运算。或者,这辆车其实有两套引擎,分别在白天和夜晚起用,功率、驾驶方式,大不相同。当然,也不是一个司机。

您肯定一边读,一边想到电影《盗梦空间》。我当然也是。电影名“Inception”,如果翻译成《盗梦时空》,要比“盗梦空间”好。

王熊daddy
作者王熊daddy
289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王熊dadd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