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哪吒,不同的反抗

时间之葬 2019-07-29 22:22:28

近几天关于《哪吒》的各种文章已经铺天盖地,影片的颠覆性人设、热血的主题、自成一格的美术风格乃至以后将要打造的一整个“封神宇宙”,都已经被讨论过很多,也就不在此重复赘述。我对《哪吒》里的网络段子式笑料没有太多好感,这些尴尬的笑料让整部电影的风格显得割裂和混乱,不过这也不是今天想说的重点。

今天想着重聊一聊的,是《哪吒》这个故事里所承载的“反抗”的主题,以及这个主题与早已成为国产动画经典的《哪吒闹海》的传承和区别。

在讨论今天的《哪吒》时,我们很难忽视1979年上海美术制片厂的《哪吒闹海》的存在。作为国产动画早期的杰出代表,《哪吒闹海》的地位与万籁鸣的《大闹天宫》相当,在当年的国内,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另类存在。

79版《哪吒闹海》,取的是民间早已流传甚广的《封神演义》里的故事片段,在这个故事里,也有一个极其鲜明的反抗主题。

削骨还父、削肉还母的哪吒,以一种极其悲壮的姿态,反抗千百年来中国文化传统根深蒂固的父权。而父权,正是统治的根基,本质上,它就是威权

在这个经典故事里,哪吒是一个没有受到世俗观念污染的新生儿,他杀死了吃人的三太子敖丙,并且戏耍了龙王,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为百姓伸张正义。

在这种直接的对抗中败下阵来的龙王,只能选择向玉帝所代表的权力求助。权力是一个庞大的系统,从天庭直压到陈塘关的李靖身上来。孤身一人的哪吒自然无力抵抗如此庞大、又如此深入人心的权力系统。作为权力系统当中一员的李靖,只能大义灭亲,而哪吒只能选择自刎,用性命做最后的反抗。

哪吒自刎的这一幕,在任何时候看,都会让人热泪盈眶。因为他所反对的这个巨大的权力系统,代表的是一种压抑和扭曲了的价值观。这套价值观不再明辨是非与善恶,而是讲究所谓的“顾大局”和“识大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不分对错、只管得失,不讲正义、只谈利益。这套权力系统的目的,就是把一切个性都绞杀斩断,融入整个系统里。

在《封神演义》的故事里,重生的哪吒,就开始接受这个系统的驯化。他最后的封神,也就意味着他自己也成了这个权力系统当中的一员。这也是中国的传统文学里无法逾越的一道观念屏障。

如今《哪吒》所讲述的故事,反抗的早已不是父权,而是命运。

片中的李靖,不再是那个大义灭亲的父亲,而是试图自己为子抵命的父亲。这个更加人性化的角色,是对《封神演义》里传统故事的一个颠覆,也是电影的观念随着时代而进步的一个写照。

更大的颠覆当然还在哪吒和敖丙这两个角色身上。哪吒与敖丙,看上去与传统故事里的形象发生了一次对调,哪吒成了伤人的魔头,敖丙反倒成了救人的正派。但这两个角色真正的关系,却不是对立,而是一体两面。就像片中的设定一样,魔珠与灵珠,本来就是混元珠的一体两面。他们的对手也不是对方,而是相同的一早就被写好了的命运。

《哪吒》的反抗,不再是哪吒一个人的反抗,而是哪吒和敖丙共同的反抗。说到底,这也是每一个出身不好的普通人的反抗。在这个无数普通人从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的时代,这层反抗精神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当代年轻人的心声。这种出身命定论,加上片中所说的那种“大山般的成见”,构成了另一套庞大且强大的权力系统。

这个系统的目的,是让人认清现实、安于接受命运的安排,不要妄图跨越阶级的鸿沟,也不要妄想通过努力去实现什么理想。不如像片中前半部分的哪吒那样,安心接受自己短短三年的寿命,然后在这三年里尽情玩乐。这种看似务实的自我消解,的确广泛存在于如今的社会当中。

所以,哪吒和敖丙的反抗才会看得人热血沸腾。他们的反抗,超脱了传统意义上的善恶正邪之分,而是在对抗一种更普遍、不因个体差异而区分的强大观念。

这层反抗精神,无疑更契合我们身处的这个更强调个性,更主张个人理想与自我实现的时代。它警醒和勉励我们,不必怨天尤人唉声叹气,更不应以出身又或是命运作借口自我麻醉与沉沦。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一开始就坦然接受失败。而重要的永远是选择,无论面临怎样的境况,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和余地。对于自己的生活和未来,你应当也始终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

前后相隔40年的《哪吒闹海》与《哪吒》,反映的是不同时代的国产动画制作水准,更是不同时代的观念与价值取向。《哪吒》的主题更契合当代,而《哪吒闹海》的主题在我们的文化背景里永远也不会过时。

比较两者也不是想要分出一个高下,而是想传递一个和《哪吒》殊途同归的意思——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但是不要把它变成一种偏见。

时间之葬
作者时间之葬
96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时间之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