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文花注:《Yes, Minister》的三个解读阶段

花间十六声 2019-07-28 06:37:10

  正在整理第十四期课程报名中……就不推敲、润色了,记下几个关于交易的引申,作为课程新同学的阅读参考。

  这是是飘香的原文: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10342732/,建议先看几遍熟悉一下,否则理很难理解下文的内容。

  更好的是看过《Yes, Minister》系列,理解会更加准确和深入。也向没有看过的同学强烈推荐一下,集合了喜剧、宫斗、同性等诸多热门影视元素,堪称史上最强电视剧!

  首先,交易系统的构建,是大臣制定政策;交易系统的执行,是公务员执行政策。

  结果的成败,在政策订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因此,大臣要承担政策结果的责任。

  但是,如果政策执行的不圆满,就无法评估政策的本来的结果是什么。因此要以政策的执行程度,评估公务员的工作。

  对应到交易就是,交易系统的成败,在交易系统构建出来时就已经决定了。但是,如果在执行层面缺乏一致性,就不会知道交易系统的真实表现怎样。

  更直观的例子是,自己雇一个下单员。评估下单员工作的标准,是对交易指令的执行的准确度;下单员照交易系统说明书下单,不能把帐户盈亏的责任推给下单员。

  其次,关于记录的必要性一段。关于交易日志的撰写,经常鼓励大家宁滥勿缺,正是为了避免回顾时,发现决策链连不起来了。咦?当时为什么这么想?不信结婚超过一个礼拜的同学们,抬头看一下自己的另一半,肯定会想,当时怎么就看上这个人了?也是这个道理。

  记录的多,不但能够尽可能的保证决策链的完整,还能够回顾自己当时在混沌中发现秩序的过程。

  第三,关于汉弗莱说的,行政中没有结果。汉弗莱作为公务员,工作是执行政策,因此只关注执行的过程,结果则是由政策本身决定的。

  在交易中,应该只关注交易的执行,不要关注具体的结果。因为结果是交易系统本身和客观市场的交叉点,并非交易执行所能掌控。

  第四,关于汉弗莱精神分裂那一长段。汉弗莱称自己为国家公器,也就是执行政府政策的工具。工具是没有思考和主观能动性的。

  在交易的执行层面,把自己当作同帐户盈亏无关的下单员。每天回顾当天的交易工作,执行的好,奖励一颗瓜子;执行的不好,未来三天只能喝凉水。

  第五,关于道德真空,也是差不多的意思。执行的时候,就不要考虑决策层面的问题。

  这里再稍微多说点。比如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例子,如果自己忍受不了良知和工作的冲突怎么办?在下次出现这个冲突之前,放弃这份工作(假定当时当兵与否是自由的)。如果忍受不了谈笑间止上一个损,就不要从事交易工作。但是,如果自己决定要从事某个工作,就要尽到从业者的本分。

  具体到狭义交易系统,如果自己忍受不了某个方面的系统表现,就把它优化掉。如果自己留着,就别在执行交易的时候瞎想。

  第六,关于“手段和结果是一回事”。执行层面的目标,就是准确的执行。这里的“结果”,指的是执行工作本身,而不是决策的结果。

  第七,关于最后一段:“ 实际上,人们对官僚体制的负面感知,并非源自于体制本身。而是在现实中,很多公务员在政策的执行上,距离汉弗莱爵士所说的圆满,还差很多。 ”

  一件事情,有决策,有执行。无论是从长期来看,还是短期来看,造成不良后果的,更多的是执行层面。

  最后,在现实中,是有背锅这一说的。无论是决策层的责任,还是执行层的责任,弱者就是背锅的。好在交易是一个人的工作,无论交易者把锅甩给谁,赔的都是自己的钱。所以交易是个好工作,无论交易者是不是想自省,嗖嗖下降的帐户净值会逼着你自省。

花间十六声
作者花间十六声
8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花间十六声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