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木心美术馆散步

知了 2019-07-28 00:08:44
来自话题 看展记

我读过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厚厚上下两册,但回想起来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唯一能够回想起的,是书的扉页上写着“我讲世界文学史,其实是我的文学的回忆”,如梁文道在书序中所言,木心在他“饶富深意又极有韵味的观点”中“自我定位”。因此,我会将《文学回忆录》更看作私人文学观点的公开表达,就如同这座美术馆,是对木心这个人的公开展览。

木心美术馆是在陈丹青的主导下规划建设起来的,他也是现任馆长,具体的建筑设计出自贝聿铭弟子、纽约OLI事务所冈本博、林兵之手,馆内设计与布展则是由法国设计师法比安主持。听闻木心临终卧床间,看过美术馆的设计方案,说了一句“风啊,水啊,一顶桥”,而今步入美术馆抬眼所见便是这句话。

美术馆主要由序厅和五个展厅及多个特展厅构成,每个展厅都有不同的设计风格与陈列设计,主题也都各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主要是多个展厅的视听室、3号展厅里的“塔中之塔”以及“文学的舅舅:巴尔扎克”特展。

▷视听室

几个主要展厅都设有视听室,或视听设备,播放一些木心生前的相关影像,我最喜欢的有两个视听部分分别在序厅和5号展厅。

步入序厅,中间设有多个视频播放的小型桌面,每个人可以在一个桌面前戴上耳机,看着听着木心读他的诗集。我完整听完一首,是《寄回哥本哈根 》与《明天不散步了》中的几句话。

寄回哥本哈根 已经很多年 流行穿蘑菇色风衣 流行很多年 不好说流行 (说什么) 人穿了蘑菇色风衣走在路上 比蘑菇多两只脚 蘑菇圆 人不圆 蘑菇静 人不静 (走来走去) 蘑菇有鲜味 人没有鲜味 人吃蘑菇蘑菇不吃人 我也不吃没有鲜味的人 昨天我在丹麦
生活是什么呢,生活是这样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一定要做的。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

老先生读毕,说,这几句是很好的。

听作者读自己的诗,莫名有些感动,耄耋之年仍能留下这些影像,同样令人感到珍惜。而抬头环顾四周,年轻人们低头安静地听着他在念诗,于静默中有一种虔诚。

另有一处,是5号展厅的小视听室,设计得如同一个小电影院,没有灯光,屏幕放映着木心的纪录片,进去时正好看到他中年时第一次前往欧洲的影像。屏幕前,几排黑色长椅,身处其中,体验更像是在一个小小的教堂或者是祷告室,来者皆怀着敬畏心。

▷塔中之塔

3号展厅的主题是“塔中之塔”,木心说,那是伦敦塔中的象牙之塔。厅中陈列的是木心最艰难时写下的六十六页纸六十五万字,小于米粒的字迹,令人难以辨认。

展厅用昏暗的环境展现作者当年身处之境地,只有微弱的灯光照亮小如蚊蚁的文字,重点并不在于这些难以辨认的文字本身描述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存在本身已是一种见证与无言的表达。木心认为,文字此时已失去了意义,而显现出的第二重意义更为重要。

而今我们谈论起木心,往往会忽略那些已不太被提起的部分,而今在此被重现于眼前。我依然能够感受到,即便是岁月已逝,崭新的人生都已成旧事,可爱的诗人说着他的俏皮话,但存在过的依然存在,如此坦然。

要提及的一点是,内部展厅设计者非常用心,展厅的设计是与陈列品相呼应的,可以说,这种设计也是一种表达,行走其中可以感受到很多未言明的东西。

▷文学的舅舅:巴尔扎克

我早年就感到自己有两个文学舅舅:大舅舅胖胖的,热气腾腾,神经病,就是巴尔扎克。二舅舅斯斯文文,要言不烦,言必中的,就是福楼拜。福楼拜家,我常去,巴尔扎克家,只能跳进院子,从后窗偷看看。—— 木心《文学回忆录》

去美术馆的时候正赶上在做巴尔扎克的特展,旨在让大家通过美术馆这个平台也去了解木心曾遨游过的文学世界,就像木心自己曾做过的那样,那时,陈丹青是他的学生,后来,才有了这一切的发生。

最近,也在想一件事情,就是在这个世界上,不同的人在通过不同的方式了解世界,有人通过文学、音乐、美术,也有人通过日常生活,每个人都像是世界这个大集合中的子集,但同时,我们又是多个小集合的交集。这个世界的多元也在逐渐丰富我们的认知,就像读巴尔扎克笔下形形色色的人物。木心曾透过文学去了解世界,而今我们又通过木心的笔触去了解文学。

行走在木心美术馆,仿佛在回顾他的一生,虽是寻章摘句,但也足见用心。

回来又想重读《文学回忆录》,也推荐每一个要去或是想去木心美术馆的人,都应该读读这本“金句纷披”的私人文学回忆录,这里有一位可爱的先生,在讲着他所熟悉的文学世界。

由于部分展厅是禁止拍摄的,所以图片也无法展示更多。这也是我这个夏天旅行笔记的最后一篇,期待着明天一起散步。

PS:木心美术馆室温常年20度,夏日避暑绝佳去处,记得带好薄外套。

知了
作者知了
7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知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