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摭言|童年往事:海河偷瓜

楊從周 2019-07-27 21:52:01

我爱读鲁迅的文章,他在《社戏》结尾写:“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罗汉豆和西瓜,都是一种回忆的滋味吧,跟豆和瓜都没嘛关系。

他们说我是游泳高手,你甭信。其实我只能算是略识水性,和作为运动的游泳不是一个概念。我没有游泳老师,蛙泳、蝶泳统统不会,自由泳算是会点。

土坑学泳

我是怎么学会游泳的呢,小时候我们农村盖房子要取土,慢慢就挖出一个大坑来,等雨水灌多了就可以在坑里学游泳,我学游泳就是在这样的坑里。旧时农村灌溉庄稼,也要挖一个大坑来储水,这也是学游泳的场所。

我学游泳的坑,水深淹到小孩脖子的高度,我们几个小孩手按住坑沿,仰起脖子,以脚踢水,踢到不用扶着坑也能浮在水面,就算学会游泳了。识得水性后,我们小孩就开始到海河里玩水。那时候海河的水干净,洗衣做饭都用海河水,游泳更是没问题,而且活水好游,可以借力。我在海河游泳一般是在河两岸游一个往返,选择水不太急也不太缓时下河游泳,在海河畅游,我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冬泳我没有尝试过,冬天太冷了,没下过河。

救“哭得胜”

坑里学游泳时,我“救”过我弟弟。弟弟比我小三岁,乳名“小眼子”,因为他眼睛小。

有一天我在村边玩,几个小孩慌慌张张跑来跟我说:“快来,小眼子淹着了。”我听了吓得不轻,急忙跟着跑去救人。到村另一边找到弟弟,一看,他人在水坑里,仰面躺在水上,没嘛危险。我感到奇怪:“怎么回事,水也不深,你站起来不得了?”弟弟没有回答我,他平时话就不多,我在一旁急了,下水把他抱起来。弟弟离开水坑却哭了起来,我更奇怪了:“你哭嘛呢,水也不深。”他怯生生的说:“我不敢站起来。”

那时弟弟不到十岁,还不会游泳,大概是凑热闹和小朋友一起下坑里玩水。我和他一起回家,他一边走一边哭。我当时心想:“他可真奇怪,在水里站起来不就得了,怎么还哭个不停呢?”我们农村把爱哭的小孩叫“哭得胜”,小孩一哭,你不得哄他吗,他的目的往往也就能达到,“得胜”了。

我救“哭得胜”,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去世已经廿多年了。小时候的这些个事情,渐渐没人能跟我一起回忆了。

海河偷瓜

我们十多岁时在海河游泳,不是一个人游泳,是和同学一起游。大伙在海河里借助水流的力量,常常从此岸游到彼岸,快乐极了,尤其是在河里偷瓜。

海河涨潮时,运输的船从渤海沿着海河往天津城里开。这些运输船有运煤的,有运杂货的,有运蔬菜的,有运瓜的……海河里真是千帆过尽。小孩最期待的是运瓜船,我们游到河心等瓜船。为嘛呢,船开得快啊,如果不先到河心“守株待兔”,等看到瓜船来了再游过去,那是来不及的。我们几个小孩“团伙作案”,水性最好的胆子也大,一个手扒着瓜船的船舷,一个手使劲把船上的瓜往河里扒,扒到一个就游走。有些船夫看我们是小孩,拿走一两个瓜也不在意。有些则没那么客气,挥着橹赶小孩。我们三四个伙伴声东击西,有人负责引开船夫注意,有人负责扒瓜,每回出击都有所斩获。

海河是我们母亲河,船夫是宽厚的多,五个船顶多两个船会赶小孩。宽厚的船夫对海河里拦截瓜船者说:“拿一个瓜就走吧。”不等我们扒上船就往河里扔瓜:“危险,快回去,给你们几个。”拿到瓜的小伙伴把瓜推在身前向河岸游去,其他几个伙伴围在他周边游,作好呼应,以策安全。我们逆着水流方向游,躲开追船。游上岸以后找块硬地,把瓜往地里一摔,砸开几瓣,偷瓜的先选一块大的,剩下小的其他人分。我们在海河里偷过大大小小的瓜,品种丰富,有西瓜、菜瓜、面瓜、甜瓜……几乎各种瓜都偷遍了。

那个年龄的小孩干偷瓜这勾当,实在也不是为了吃瓜,只是为了好玩,对于吃瓜的兴味远不及对于偷瓜的乐趣浓。我们偷瓜如果说有什么目的,可能纯然是为了调皮好玩,还带着一点炫耀水性的成分。你问我馋瓜吗,也不是馋,我家里也不是买不起。当时村里也有卖西瓜的,切成一个个角在卖,角瓜拿白布盖上,档主摇把蒲扇赶苍蝇,五分钱可以买一角瓜。我家里没有买过角瓜,我家是地主,一买就是几个。我们家有时自己也种,不用派长工去看瓜,也没人来偷瓜,农村地里到处是瓜。

那个年代,海河里偷瓜的小孩大概不多,附近一带只有我们一伙,估计常年运瓜走海河的船夫会记得我们。诶,给我们瓜的船夫和挥橹赶我们的船夫,现在都不在了吧。京塘公路修好后,河运不吃香了,海河如今也不好游泳了,现在的小孩没得偷瓜了。

你还要追问我那些瓜的滋味吗,我确实没嘛印象了,好吃不好吃实在不记得了。我爱读鲁迅的文章,他在《社戏》结尾写:“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罗汉豆和西瓜,都是一种回忆的滋味吧,跟豆和瓜都没嘛关系。


附:《姥爷摭言》系列

1、工厂杂忆:拉练记趣(2019.7.13)

2、工厂杂忆:四清运动中令我敬仰的一位同事(2019.7.14)

3、工厂杂忆:文革中的“秦侩儿”(2019.7.20)

4、工厂杂忆:一字一包烟(2019.7.21)

5、童年往事:教大字课的王老师(2019.7.26)

6、童年往事:海河偷瓜(2019.7.27)

7、童年往事:顽皮的“智多星”(2019.8.17)

楊從周
作者楊從周
190日记 4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楊從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