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云楼日记》观怡园石

水滴 2019-07-27 21:11:50

过云楼收藏之富,著称于海内,凡研究中国美术史、书画研究收藏者,无不知晓苏州过云楼。过云楼现为重建,过去主人拥有的一处园林,怡园还在原址,其遗留一定程度上能直接体现主人胸中的丘壑。我去的次数比较多,还因为它的人情味。它较其它名气大的园林建得晚,但因为参与营构它的主人顾文彬有记日记的习惯,且筹划造园时家书也很频繁,留下了诸多不乏生动的信息,包括怡园里一石一木的来历,园林主和园林主的往来,在我看来都是很有意思的。

好的太湖石一石难求,和旧文化里别的不可或缺之物一样,都已是稀缺“物种”。从水里打捞出来的太湖石具有石质细润的特点,退而求其次,用来替代的旱石,除了形状,考究的话还要想办法把它“变得”细润。石头起运、搬立,当初更是具体浩大的工程。只要真切稍稍了解,就会明白北宋的覆亡实和因太湖石而起的花石纲脱不了干系。

怡园在营建的过程中占了一个很大的“便宜”,乃觅石购石相对顺遂。太平天国之后,废园经过商谈洽购,购买下来,主要目的就包括了废园里的太湖石可直接挖掘用于新的园子。

怡园里,如今还能欣赏到这些石头的一部分。

据顾文彬光绪元年八月初十日日记:“园中之石皆取给于赵园,近又得山塘杨铁蕉家园中石,大小数百块,内有一峰,皱、瘦、透三美皆备,为诸石之冠。自幸何缘得此奇物,前代米颠下拜之石,未知视此如何也。价洋二百元,运立之费加两三倍,然内有一峰名东安中峰,据云当年杨氏得此,出五百金,则其价远过于此时矣。”

可知运立石峰的费用远高出太湖石本身,这仅是苏州一地到苏州另一地的运输而言,而且苏州是四通八达的水路。价洋二百,则在当时其值如何,不妨参照过云楼主人同一年四月十九日的日记:“有人携示八大山人条幅四帧,皆水墨山水,满幅淋漓,素所罕见,以四十四元得之。”

东安中峰细看挺漂亮的,在拜石轩前,坡仙琴馆之后。我初不能识,一向看到也没什么人对它感兴趣。

东安中峰

三个月之后,初冬十一月初七日记:“园中山上主起三峰,颇极嶙峋突兀之观“。

大概是这三峰

峰边俯瞰藕香榭。临水枇杷树的前任是一棵樱花树。

一周后,十一月十四日,怡园主人大怒:“更夫老许醉后误将丈许石笋碰断,恨甚!撵之。“

更夫老许为一场醉付出代价。石笋在运输过程中颇易折断,此为明证。

又过了九天,二十三日记:“岁寒草庐南墙下立石笋十九株,是日植二柏一松于石笋之中,另植五松于小沧浪亭之西,皆王跷仙经手。“

岁寒草庐南墙下,十九株石笋的局部。折断那根居于其中。二柏一松没有了,或许效果反而好。摄于中秋前桂花蒸的一天。

岁寒草庐即拜石轩,面北叫拜石轩,面南就叫岁寒草庐。

怡园好,竹籁玉琤琮,种石如林高下笋……——顾文彬《眉绿词》

已是深秋

老许啊老许。老顾啊老顾。唉。

从过云楼顾氏家宅入怡园,经由一片松林登山,山上小沧浪亭周边可听松涛。现在从小沧浪亭下山,仍与山旁一石照面,石上的“听松”二字,是从无锡惠山寺前听松亭中“听松石床”摹刻而来。而今松林没有了,“另植五松”当然也没有,松涛自然听不成,松林未补栽,天际线也全然改变了。

听松

“听松”全景。艮庵老人在此远眺过晚霞映衬下的北寺塔。

无锡听松石床局部。唐人李阳冰篆书“听松”

惠山寺前的听松石床

仍是石床。另一角度。

坡仙琴馆和石听琴室,屋外两个听琴的大石,一壮一老,紫薇花下,聆听入神,十分专注动人。这地方曾悬放苏轼题款的宋琴,也曾倾注一个父亲对爱儿深挚的情感。是我最喜欢的怡园的石头。

一壮一老

紫薇花正簌簌落下

紫薇花

此园石多玲珑。好看好玩的一对一对石头也多。间歇写一点,调剂生活。

7月27日 凌晨前两点

水滴
作者水滴
90日记 164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水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