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摭言|童年往事:教大字课的王老师

楊從周 2019-07-26 21:27:55

不觉间,小学毕业已六十多个春秋。我虽然没能把王老师的字学到手,但他关于写字的教导,我一直铭记在心。

1952年暑假后,我升到高小五年级(当时,一年级到四年级是初小,五年级和六年级是高小,初小毕业没有证书,高小毕业有证书),有幸遇到一位王老师,他专教我们语文和大字两门课。

王老师身材挺拔,衣着朴素而合体,和蔼可亲而又不苟言笑。听他的口音,应是北京人。有说他是从中学调来的,不知是犯了错,还是自己自愿调来,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查证了。从他第一天给我们上语文课起,就赢得了全体同学的尊敬。这是因为,他的语文课讲的内容丰富,引人入胜,生字、生词,只要涉及历史人物或文化典故,他都会不厌其烦的捎带讲一讲。再就是,他的板书非常漂亮,我们班同学特别是男同学,大部分都慢慢成了他的粉丝,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惭愧的是,我现在已经八十多了,却终于连其皮毛也没学到。

王老师写板书,尤其叫人佩服,除大篇的笔记外,如果仅仅是一句话,或一个成语,他常是不用完全转过身面向黑板,只要略一侧身,与学生和黑板各成45度,伸出手就写起来,而那字体依然秀美可爱。我将信,他这么做,完全是习惯使然,毫无卖弄之意。

大字课一星期上两节,语文课天天有。遇上连续两节是语文课,那课间休息的十分钟我们便都不舍得离去,大家围着王老师,听他讲文学和写字。值日生甚至不舍得擦去板书,有些同学还在黑板上模仿他的板书。

记得临高小毕业那一学期,师生之间已经很熟络。新学期伊始,新课本刚发下来,有一位女同学(她年龄比我大五岁以上,或是解放前上不起学导致上学晚)大着胆,拿着语文新课本和钢笔,怯生生地请求王老师给她写上她的名字以作纪念。王老师一见她那十分恳切的样子,便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不料,这一答应,在那位女同学的身后便很快排起了长队,同学们都希望王老师能给自己写下一份独特的纪念。拿到属于自己的签名后,同学们发现,王老师的钢笔字,比他的粉笔字还要好。

通过这件事,王老师发现了他的学生普遍都有把字写好的兴趣,于是一次上大字课的时候,他特意给我们讲了“怎样把字写好”和“怎样才算好”的见解。他说:“不论用铅笔、钢笔、毛笔,都要笔笔认真,不可草率,不要叫人看了猜不出你写的是哪个字。再就是多观察你见过的字,比如商家的匾额、春节时民间的对联,以至于手写的通知等等,生活中只要你认为美的书写,都可当作练字的字帖,不必局限于柳公权、颜真卿等古人的字帖。你想,现在我们学他们,他们又是跟谁学的呢?……”

不觉间,小学毕业已六十多个春秋。我虽然没能把王老师的字学到手,但他关于写字的教导,我一直铭记在心。因此,对于时下突然冒出来的所谓“丑书”,我一点也不敢恭维。


附:《姥爷摭言》系列

1、工厂杂忆:拉练记趣(2019.7.13)

2、工厂杂忆:四清运动中令我敬仰的一位同事(2019.7.14)

3、工厂杂忆:文革中的“秦侩儿”(2019.7.20)

4、工厂杂忆:一字一包烟(2019.7.21)

5、童年往事:教大字课的王老师(2019.7.26)

6、童年往事:海河偷瓜(2019.7.27)

7、童年往事:顽皮的“智多星”(2019.8.17)

楊從周
作者楊從周
190日记 4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楊從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