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迷你景观茶具和Alfred一年流水账

Jacintta H 2019-07-25 18:18:20

作品之一

去纽约市观光的时候人家问我从哪来的,基本没人知道Alfred,我只能说upstate,感觉纽约市居民觉得除了本市以外,纽约州的其它地方都是Upstate。其实Alfred在纽约州很西边了,里俄亥俄很近,想开车过宾夕法尼亚州线只要半小时,去纽约市无论自己开车不间断得6小时,坐大巴7小时。

Alfred在纽约州的位置

Alfred(阿尔弗雷德)是个很小的镇子,根据2010年普查数据,人口5000左右。镇子的经济中心在Alfred村,村子的主干道商业街,很大方地说有一公里吧。主要是农业,没听说有工业,工作机会集中在Alfred的两所大学,不太富裕,政治保守。

Village of Alfred,翻译过来真的是个村

站在主干道中间,在一家咖啡馆门口,一眼看尽镇中心,左边,对面,右边。可能是放假的时候拍的,路上没人。

有两所大学,Alfred University(半私立,后文简称Alfred U)和Alfred State University(州立,后文简称Alfred State),两个学校校区分别在主干道两边。有课上的时候村里还热闹点,放假的时候路上看不见人,仅有的5卖吃食的店也会关掉好几家。Alfred U 的陶瓷专业全美排名第一,玻璃专业排名第三。我先生在Alfred U自主学习了一年,其中助教了半年。我虽然经常进出学校但不允许使用学到的设施和工作室,所以我跟学校没关系,就不多讲学校的事了,改天可以另开一篇粗略地讲讲。

到Alfred是2018年6月1日,刚开始那几个月是我最最开心的日子,每天做做家务、看看书、烤烤面包、看看网上的课程、半途而废地学个语言、去学校图书馆看专业书去村里公共图书馆找小说(就这么点理想)。在邻村租了个公共的陶艺工作室,每周3-4天去做点东西,开车单程要20分钟,风景美,宽阔,空气好。一直这样看了4个多月的书,机缘巧合,被朋友介绍给一位刚退休了老师Andrea Gill,他们家离我们住的地方步行12分钟左右(我不会开车,能够步行很重要)一开始帮助她修整工作室,学了很多DIY装修的经验,从11月起正式入驻他们家的工作室,Andrea不怎么需要我帮忙了,但John会需要我帮他上釉,他不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就在自己的角落做东西,慢慢地做出了这个微缩景观茶具系列。

John Gill, Andrea Gill 和我,’19年5月我们临走时照的。在他们家工作室后面的草地上。

先简单说说这二老。我们到的时候Andrea刚退休,John Gill还在学校教书。他们两位在美国陶艺界和陶艺教育方面都很有名很重要,像他们这个辈分的陶艺教师在美国都是备受尊敬的身份,个人作品也都比较出名。在他们家工作的这段时间相当于是个residency了,时不时给他们帮忙换一个可以做作品的空间。作为老师的直觉吧,Andrea对我有问必答,充满了鼓励,努力地启发,给中肯的建议。Andrea特别能干,简单的家装都难不倒她,电钻用得熟练,自己调点水泥补个地面都不是问题。她去年竞选上了Alfred村的董事会,三天两头开会解决问题。John来过景德镇,去过北京,到过天水,看过敦煌,经常一边上釉一边跟我聊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到我快走的那段时间他一直说如果我决定考研究生一定要告诉他。他开朗外向的性格和色彩丰富的着装非常iconic,简直是陶艺专业甚至Alfred U的吉祥物。

一开始做东西的时候自由度太大了,什么都可以做两位老师说你可以做超大件,我们家的窑放得下就能做;Derek一直希望我继续做日用器皿;而我还没玩够在Minneapolis做起来的迷你瓷。最后”Alfred结束后我们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占领了我衰弱的神经,东西小的话搬家就不愁。做了一些之后,John反复说了好几遍,叫我不要担心尺寸,往大里做没关系,Derek也会在闲聊的时候向Andrea表达他多喜欢我做的日用瓷多希望我能继续做人类能用的器皿。Andrea有一次问我做这么小的东西是不是有什么顾虑还是真心想做小的,我说有处于实际情况的考虑,但也真是没玩够想继续做迷你系列,她说,那就别听你老公的,做自己想做的。(哈哈哈)

【简单说一下陶瓷制作流程:制作成型--(装饰)--素烧--(装饰)--上釉--釉烧(高温烧成)--开窑】

制作过程拍得不多,经常想不到要拍照

从一团泥到一个器皿。

壶子们

顺着Minneapolis的思路做单个壶、碗、罐、盘,做了一些之后觉得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意义。做了一些配套的小杯子为自己找热情,做了一阵又觉得无聊,想做茶盘茶托,做成完整的一套,一直在做“零件”,做完了摆弄摆弄组装起来凑一组。

做完“零件”,组装,烧出来之后这些并没有成为一套。

随着John的作品进窑素烧,他觉得我的小壶都能放进他的托盘挺滑稽的,他也拍了照

把做好的东西放进窑里素烧,Derek有很多他用剩下的彩色泥浆,我就拿来用了。刚开始瞎捣腾,John请我给他上釉,让我给自己的东西也上釉我们可以烧一窑。

进窑

陶瓷的整个制作过程中我最头疼也最不喜欢上釉,这个步骤可以毁一件作品也可以成一件作品。这第一批的釉上得有点仓促,用的釉都是John现成配好的,他的釉有很多种颜色,和我以往素素的配色很不一样,烧成的结果和我预期中也很不一样。然而色泥那些我倒是很喜欢。

开窑

开窑那天我没做准备,我桌子上有个塑料袋,就兜起来拿回家了。

拿回家之后整理一下壶和盖都一个个对上,简直觉得自己在玩“过家家”。一个个拍照,单个照、集体照,导出来一张张修片。

在Alfred的第一窑

像洗出胶卷看到结果之后想拍更多一样,出窑看到结果有特别喜欢的,突然不觉得无聊了,充满热情地要继续做成套的系列。

这组是最爱

这两组是次爱

买了蓝莓拍这个篮子。

喜欢色泥的效果,所以就开始调泥巴的颜色,但我烧成的机会少,没法做实验根据烧出来的颜色做调整,所以根本就是盲调(也叫“想当然”),所以很多颜色最后烧成是灰色的。下个阶段的工作就会把颜色认真地系统地实验一下。

有那么两个星期对“甜甜圈”这个形状着了迷。做了很多,大的小的胖的瘦的变形拼接。。

这个颜色大小胖瘦真的像甜甜圈,可惜最终也没给它找到合适的用处,粉碎了揉成泥了。

这个系列之存活了第一排里的左右两个。

真喜欢这个系列壶啊,非常非常非常费时,一天只能做一个半。John说你拿去景德镇一个星期就被人拷贝生产了还卖得比你便宜比你好。(一点都没错!)还好就算做成日用尺寸它还是根本不实用。。

圈壶

异型

做到上图这些的时候已经觉得没劲了,对甜甜圈的探索就算结束了。还是想做成套的茶具,配上花器。。【插一句题外话,在国内的时候对传统的中国画一点兴趣也没有,强迫自己去学过,怎么也看不进去。然而接触到美国高校学生及老师的普遍审美之后,我突然理解了中国的古典审美,不是裹小脚那种摧残女性的糟粕,但是中国的园林、山水画、文人画、建筑、饮食、陶瓷、文房等等以及它们的对材料的研究、使用的讲究确实是耐看的经得起推敲的。】茶具已经都是圆的了,背景自然就做成了有棱角的,用迷你版的泥板成型法做了许多山。我做东西算是意识流吧,词汇贫乏,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没什么理论支持。。。我是心里想着科幻小说和反乌托邦小说的“world-building”还有《清明上河图》来构想这个系列(当然看我作品是看不出弘大的,小家子气的顶多算个小品),脑海里有个大概的“teapot city”的蓝图,然后就动手做,做哪是哪,做出零件再看怎么搭配,看缺什么再做什么;做错了但能用的话也不扔,再做些零件来搭这个做错的东西,就这样越做越多,没完没了(a term of endearment)!

把花器做成了山的形状,分散到了不同的小组中

做的过程中想不起来拍照,这么两张。托板大部分也都做成了方形和长方形,盲撞色,不知道烧出来会不会好看。

其它形状的花器

素烧

到这里就接近尾声了,烧最后一窑就要打包离开Alfred了。这个系列意犹未尽,还没玩够,等工作室有着落了,打工之余依然有力气的话继续做。

分割线

如果那些颜色烧出来都很难看那就没办法再改进了,就这么一窑的机会。别人问起来你这一年时间在Alfred都干了些啥,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虚荣心嘛,但进窑了就没有我可以努力的了。开窑的时候是很激动的,也没仔细看,统统扔进一个纸盒里抱回家了一点点理,对着照片一套套归一起,看看哪些不合适的零部件换换,定下来了就一个个拍照,拍了一下午。这时候是5月中,Alfred已经开春了,路边随处可见野花,就摘了一些(我不摘也会被草坪切割机割下来的)回来插花瓶里,确实用上镊子了。摘了2次花,拍了两天,特别爱做这种事儿,但出乎意料地累。

用镊子摆花

下面是从左到右分别是素坯、烧成、带花照。可以看到从素坯到烧成,泥的差别很大,做陶瓷的特点就是你做的时候所见不一定是所得,经常开窑有惊喜和惊吓。也换了好些“零部件”,调整组合。

在Alfred做的所有作品都在这个相册里:https://www.douban.com/photos/album/1687061919/

部分照片

一部分作品

从‘18年11月到’19年5月做的所有作品

打包了两个这样大小的盒子,也不轻。

最后,来回翻了两遍相册才发现我没拍过我的工作空间。有一台拉坯机,上方有坯架,拉坯机两边分别有两个桌子,空间很小,给我用是绰绰有余的。

耳机不能少,每天工作至少6小时,每周至少6天,我是podcast和有声书的超级consumer,向public radio、podcast从业者们以及图书馆表示深深地感谢。

我身后就是坯架

我身后就是坯架,坯架连着拉坯机,通过这扇窗户经常能看见鹿,只见过两次猫。

通过窗户经常能看见鹿。

想建个世界,根本没达成,希望去蒙大拿能有时间继续发展这个系列。

嗯,说完了。

Jacintta H
作者Jacintta H
24日记 34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Jacintta 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