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简讯|雨季,酢浆草的命运

热带植物 2019-07-22 16:27:44
来自话题 植物种植笔记

酢浆草杏仁饼


去年冬天雨水太多了,多得令人伤心。对于一个种花人来说,没有阳光,就等于没有花看呀。

从8月底还是酷暑时就开始“秋播”,每天从时间的牙缝里挤出破碎的时间,一盆一盆埋下球根或种子。前前后后持续了近两个月,种下好几十盆花花草草。

然后,继续从时间的牙缝里钻进钻出,浇水、施肥、修剪枝叶。如此辛辛苦苦、兢兢业业,图个啥呢?不就是为了从头一年秋冬就有好花看,一直看到新的一年嘛。每一朵花的迸开,都是我庸碌生活里“见证奇迹的时刻”,我自然希望它们快点来,再来,多多地来。

福禄考

就是抱着这样的热望,我在秋播前预订了好几种长发酢浆草。它们花期在秋冬,可以给最枯淡寂寞的季节添上色彩。并非没有看到园艺高手们的忠告:江浙沪的气候,并不适合种长发酢——然而,我不信邪。

因为前一年,我种过长发酢呀。当时对其习性一点也不了解,10月中旬才种下去,大家都告诉我,恐怕是开不了花了。然而,12月中下旬,它们开了,开得很好看;要是我8月底就埋球,那会美成什么样子呢?

2017年12月21日,我的第一款长发酢开了

于是,这一回,我准时在8月底把全部长发酢埋了下去。漫不经心都能开花开朵,这次我将精心照料,还怕它们开不好吗?

9月第二周,大部分长发酢冒芽了。

9月15日,长发酢Hursula冒芽(oxalis hirta Hursula)
9月15日,淡紫色长发酢冒芽(oxalis hirta pale purple)

10月中下旬,哥德堡长发酢开得好极了。受此鼓励,我又买了几种:长发酢“鲑鱼”、“丁香”、“露西”,还有“糖果长发酢”、“茑萝长发酢”(又叫“樱桃红长发酢”),想再次确认,10月中下旬种长发类酢浆草,也是来得及的。

10月17日的哥德堡长发酢,给了我巨大的鼓励

另外几种,也陆续在10月下旬、11月上旬,初花绽放。连续的好天气,花苞源源不断冒出来,眼看着就要开爆啦。

长发酢“珠光”花朵精巧,花色是好看的粉紫色。我种了两盆,都开得挺好:花儿东一朵、西一朵,想怎么开就怎么开,没个章法,然而整体看过去,始终纹丝不乱,怎么样都有很好的姿态。

11月10日,长发酢“珠光”(oxalis hirta ‘sheen’)
11月14日,另一盆长发酢“珠光”(oxalis hirta ‘sheen’)

浅粉色长发酢,名字说是粉色,其实是非常好看的淡紫色,花瓣稍大。

11月9日,浅粉色长发酢(oxalis hirta pale pink)

淡紫色长发酢也是很轻、很温和的紫,花朵小,花瓣圆润。

11月10日,淡紫色长发酢,花瓣很圆润(oxalis hirta pale purple)

条纹长发酢紫得深一些,花瓣喜欢外翻。花瓣上有一些深深浅浅、长短不一的线痕,不知道这是不是取名“条纹”的原因。

11月14日,条纹长发酢(oxalis hirta sp.)

长发酢“泡泡”和Hursula都是玫红色。Hursula有“最美长发酢”的称号。我不知道为啥独独它被誉为“最美”,如果跟“泡泡”酢对比一下,后者花型比较随意,而“最美”的这位,花瓣线条从容优美,每片花瓣的中间,都有一个精巧的“小尖尖”。

美,总是踮着脚尖,站在细节婉转处。

11月13日,长发酢“泡泡”(oxalis hirta ‘pupu’)
11月14日,“最美”长发酢Hursula,花瓣有一个精巧的“小尖尖”(oxalis hirta Hursula)

就在我得意洋洋、打算宣称江浙沪不能种长发酢是个谎言的时候,连串的阴雨来袭,原本势头大好的花朵们,遭了秧。

没有阳光,长发酢开不了花。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盆又一盆的酢浆草,空空举着它们的花苞……密密麻麻的花苞啊,密密麻麻被浪费掉的青春。它们本可以开得非常盛大的。

空举着花苞的浅薰衣草长发酢(oxalis hirta pale lavender)
空举着花苞的淡紫色长发酢(oxalis hirta pale purple)
空举着花苞的长发酢“泡泡”(oxalis hirta ‘pupu’)
空举着花苞的条纹长发酢(oxalis hirta sp.)
空举着花苞的浅粉色长发酢(oxalis hirta pale pink)
空举着花苞的长发酢“珠光”(oxalis hirta ‘sheen’)

天气预报上的阴雨,看不到尽头。像火柴棍儿一样支棱着的花苞,我每天数一遍,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你们能坚持多久,会不会等不到晴天,就含苞萎谢掉?

终于,11月的最后,晴了几天。浅粉色长发酢、最美长发酢Hursula、淡紫色长发酢、条纹长发酢,还有“珠光”、“泡泡”……空举了十几天的小火柴们,被太阳悉数擦亮,噼里啪啦燃放起来。如果再有几个晴天来孕育花苞,一定可以开个满盆,可惜接下来全是雨雨雨雨雨,它们的花期,就此止步。

好在我并不贪心,能让已经打出的这些个花苞睁开眼来,我已经很满足了。过多的阴雨打散了株形,花朵四处洒落着开放,在空气中划出松弛的、散漫的线条,倒是多出几分潇洒自由。

浅粉色长发酢(oxalis hirta pale pink)
浅粉色长发酢(oxalis hirta pale pink)
“最美”长发酢Hursula(oxalis hirta Hursula)
淡紫色长发酢(oxalis hirta pale purple)
长发酢“珠光”(oxalis hirta ‘sheen’)
条纹长发酢(oxalis hirta sp.)
长发酢“泡泡”(oxalis hirta ‘pupu’)

然而,10月中下旬才种下的那些长发酢,就很倒霉了。

它们10月底冒芽,第一批花开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11月下旬。绵绵无绝的雨季,“第一批”花,成了“唯一”的一批花。

“鲑鱼”和“丁香”长发酢,那么美的颜色和花型,只开了六七朵。

鲑鱼长发酢(oxalis hirta salmon)
鲑鱼长发酢(oxalis hirta salmon)我好喜欢这个花色
长发酢“丁香”(oxalis hirta ‘lilac’)

长发酢“露西”、“糖果”和“樱桃红”更惨淡,三五朵就收场了。

樱桃红长发酢(oxalis hirta cherry)
长发酢“露西”(oxalis hirta ‘lucy’)
糖果长发酢(oxalis hirta ‘candy’)

但这还不是最惨淡的。

长发酢之外,我还种了“双色冰淇淋”和“粉白桃之辉”。先来看看卖家和种花论坛上的高手vv的开花图吧:

VV大神养的“双色冰淇淋”
VV大神养的“粉白桃之辉”
道道的“粉白桃之辉”

再看看我养成了什么样子。拜恢弘的雨季所赐,我的成果如图所示:

“双色冰淇淋”,看到了三朵半开的花苞……
“双色冰淇淋”,看到了三朵半开的花苞……
“粉白桃之辉”,只看到了一堆叶子……

每年秋播之前,我都会精心计划自己的“花月历”,确保每个月都有喜欢的植物开花。上述两种,就排在“花月历”的12月。谁会料到今年的雨水,居然多到整月整月下过去,一个晴天都没有啊……

太沮丧了。让我来说点高兴的。孜孜以求“花月历”,动力来自哪里呢?

每学期上现代文学课,讲沈从文的《长河》,讲夭夭一家子如何严格遵循那些与自然、季候、土地的生息相关联的风俗,我总会把这长长的一段,耐心地、喜悦地,给学生们念一遍:

正月里出行,必翻阅通书,选个良辰吉日。惊蛰节,必从俗做荞粑吃。寒食清明必上坟,煮腊肉社饭到野外去聚餐。端午必包裹粽子,门户上悬一束蒲艾,于五月五日午时造五毒八宝膏药,配六一散痧药,预备大六月天送人。全家喝过雄黄酒后,便换好了新衣服,上吕家坪去看赛船,为村中那条船呐喊助威。六月尝新,必吃鲤鱼,茄子,和天地里新得包谷新米。收获期必为长年帮工酿一大缸江米酒,好在工作之余,淘凉水解渴。七月中元节,作佛事有盂兰盆会,必为亡人祖宗远亲近戚焚烧纸钱,女孩儿家为此事将有好一阵忙,大家兴致很好的封包,用锡箔折金银锞子,俟黄昏时方抬到河岸边去焚化。且作荷花灯放到河中漂去,照亡魂升西天。八月敬月亮,必派人到镇上去买月饼,办节货,一家人团聚赏月。九月重阳登高,必用紫芽姜焖鸭子野餐,秋高气爽,又是一番风味。冬天冬蛰,在门限边用石灰撒成弓形,射杀百虫。腊八日煮腊八粥,做腊八豆……总之凡事从俗,并遵照书上有所办理,毫不苟且,从应有情景中,一家人得到节日的解放欢乐和严肃心境。”

——这就是鲁迅所说,“朴素之民,厥心纯白,则劳作终岁,必求一扬其精神”,农民一年到头耕稼无休,稍得余闲而“举酒自劳,洁牲酬神”,是为了让精神、体质得到愉快和休息,以备更好地劳动。

久居城市的现代人,与自然日渐隔膜,这些与天地自然紧密相连的风俗,因着生活方式的改变,日渐式微直至消失殆尽,恐怕是无法避免的。我心中虽不免遗憾,却并不存有如何激烈的抵触,强扭无可挽回的东西,没有什么意义。

然而,生活方式变了,人类生存的困境、生而有之的苦痛,并不会消失,只不过改变了形式。终日与生活缠斗的我们,依然需要某些“喘息”的方法,然后,生活能够继续。

自从开始在阳台上养花,花开的日子,就是我“一扬其精神”的小小节日:

8月底到9月,埋下球根和种子,等待出苗。此时,蓝蝴蝶(乌干达桢桐)、太阳花、蓝雪花正在开着。

蓝蝴蝶(乌干达桢桐)
太阳花
蓝花丹(蓝雪花)

10月,秋水仙开了,饼类早花酢、星星酢开了,怕热的天竺葵,开始复苏。

秋水仙
酢浆草蛋蛋粉饼
直立天竺葵“公主”

长发类、纯橙纤茎和酒红酢浆草,在11月渐渐攀上开花的顶峰。还可以看到美艳绝伦的藏红花。堇兰开始零星冒出花苞。

纯橙纤茎酢浆草
藏红花
酒红酢浆草
堇兰
堇兰

窗外温度越来越低,被我置于室内温暖处的天竺葵和露微花却浑然不觉。我连续实验了三年,只要放在合适的位置,它们会在12月进入盛花期。

露微花
露微花
直立天竺葵T603
天竺葵花汤

喜凉怕热的角堇1月开始发花,源源不断开到4月底5月初。

角堇
来一碗小兔子角堇汤

2月很奢侈,有雪割草、欧洲银莲花、番红花,花量虽不会太大,一朵就艳惊四座。今年还看到了拉培疏、原生小苍兰。

原生小苍兰
雪割草
拉培疏
欧洲银莲花
欧洲银莲花
番红花
番红花

OB类酢浆草霸占着3月的阳台,一天一个样,一波接一波,我气喘吁吁追着拍照,几乎顾不上注意到别的花。

OB rose ×buttercup(DS)
OB sundisc
OB high pink

3月的阳台,是酢浆草的红黄橙粉,暖色调;进入4月,颜色会更丰富,除了荷包蛋花的黄,粉花韭的粉,还加入了蓝花韭、大花飞燕草、阳光百合的蓝紫色。

荷包蛋花&粉花韭
大花飞燕草
大花飞燕草
阳光百合

5月阳光华美。堇兰从上个月开始渐入佳境,到这个时候,每天泼开泼长;还有耧斗菜、紫灯花、百万小玲、银杯草,缤纷灿烂,让你感受到初夏的疯狂。

堇兰
堇兰
堇兰
百万小玲
紫灯花
耧斗菜
银杯草

绣球的季节来了,6月就是要看花球球呀。然而小小的封闭阳台,始终养不好绣球,红蜘蛛总也杀不尽。那么,换成福禄考和蝇子草吧。福禄考会像绣球一样成团成簇,紫色的、白色的、蓝中带白斑,都好看。蝇子草就不用说了,蓝紫色、粉紫色,我的最爱。

蝇子草
蝇子草
福禄考
福禄考
福禄考

天气越来越热。7、8月的阳台,种花人大汗淋漓,植物们奄奄一息。只有迷岩尤利娅和迷你蝴蝶兰,小小巧巧,毫不怕热。

迷岩尤利娅
迷你蝴蝶兰

忙活了一整年,也该休息休息了。终于有时间整理一下硬盘里满满当当的花朵照片,总结经验教训,为新一轮的秋播做准备。

夭夭一家子顺应季节,敬天礼地,在与自然的相亲相近中收获快乐。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于是,我在小小的阳台上劳作,一月一月,年复一年,通过自己的“花月历”,保持对天地、自然、季节流变的敏感,体会到沈从文所写的,“节日的解放欢乐和严肃心境”。

不知不觉,跑题跑了这么远。说回雨季不开花的沮丧。

花朵归天地所养。既然我的小小乐趣,与天地运行这样的大东西相联系,天要下雨,我有何奈。只能默默地,把今年没开花的那几盆,收拾干净,留待明年。也许,明年能有个大丰收;也许,还是一样的沮丧。有什么关系呢,四季流转不息,还有再下一次的呀。


开了一个小小的公众号叫“城有蔓草”,本来打算以后所有的草木笔记都只放在公号里。但现代社会瞬息万变,说不定哪天微信就给灭了,公号文章会不会也烟消云散?自己这点小破文字不值一提,但对拍下来的这些花花草草,确确实实是珍惜。它们给我带来过多少快乐啊。所以打算在豆瓣上也存一份,算是留个底吧。欢迎各位友邻移步到公号来玩~~

热带植物
作者热带植物
38日记 88相册

全部回应 69 条

查看更多回应(69) 添加回应

热带植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