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西人的饭桌前,广东人都得怂

马路青年 2019-07-22 15:15:29

大家好,我是马路。

今天要讲的是特色饮食。

在中国食物链里头,广东人地位很高,经常喊打喊杀要吃福建人。

旁边的广西人低头看着,也不说话,心想:还吃人,漫山遍野的食材吃明白了吗?来隔壁看看,教你做人。

从B站过来的胖友已经对广西饮食略知一二,那边《人生一串》第二季正在热播,头两集介绍了一下广西的烤猪眼、烤老鼠。

事实上,在广西这片神奇大地,烤猪眼、烤老鼠根本不值一提。

坐下来,我给你们上一桌魔幻广西菜。

先上一碗“猪活血”开开胃。

这道“凉拌菜”是广西壮、瑶等少数民族的特色食物,也称紫血肉。在他们的观念里,奉上一碗紫血肉是对客人的最高礼遇,或者对老者的至高敬意。

饮血吃肉的习俗,似乎很趋近台湾高山族分支赛德克。壮、瑶与信仰彩虹的赛德克同样生活在山区丛林,试图通过饮血的方式获取动物的力量,或是这习俗的来由。

壮族“狼兵”与赛德克同样战力十足,从明朝中期到近现代数次大战,都有“狼兵”的身影,比如,明朝时抗倭、清朝时赴台抗日。

在其他民族文化中,也有吃“活血”或者“生肉”的习俗。

爱斯基摩人宰杀麋鹿时畅饮鲜血,越南人制作“活血”多用鱼血或者鸭血,有些德国人早上则会来一顿血淋淋的生猪肉。

广西人制作“猪活血”的工序并不复杂。

一刀捅进猪脖子,用大盆接血,添适量食盐,延缓猪血的凝固过程。

将新鲜的猪肉、猪心、猪肝烤至七八分熟,当然也有人喜欢吃生肉。

把肉放入碗中,可以根据喜好再添加适量葱花、蒜末和辣椒。

最后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猪血,血淋淋的猪活血就做好了。

同样的方式,适用于制作“羊活血”。

逢年过节杀猪宰羊的时候,一群人围着桌子大口饮血、大口吃肉,就像在拍《行尸走肉》一样惊悚刺激。

若非有这么剽悍的作风,广西也无法成为历朝历代极难征服的地区。

然后上一碟热菜,比如屈头蛋。

去到广西防城港东兴市的中越边境,如果你看到老阿婆或者越南女孩挑着小竹篓,装有一个小炖锅……不用怀疑,那锅里肯定煮着屈头蛋。

这些老阿婆或者越南女孩,通常会笑眯眯地怂恿你:“是不是没吃过啊?来试试喂?”

你要是想硬着头皮试试,她们还得贴心地问你:“要几成熟?”

是不是感觉自己在西餐厅点牛排?

所谓屈头蛋,是即将孵化的鸭蛋,正在发育的胚胎,再过十来天就能孵出鸭子。可以水煮,可以烤制,还可以油炸。这是广西防城港东兴市的特色风味,东北也有人吃。

关于屈头蛋的起源,我没有查到相关资料。大胆猜想一下,或许是有些鸭蛋在孵化过程中停止发育,而孵蛋卖崽的贩子不想浪费,突发奇想,发明了各种屈头蛋的吃法。

仔细看看,这些屈头蛋里小鸭子的形态已经初步成型,有点像人类的婴儿。

昆虫拼盘,是必不可少的。

我一个同事童年生活在广西农村。

他说,每当看见家里有黄蜂筑巢,就知道有“酱油炒蜂蛹”吃了;到收割稻谷的季节还能吃上一种蚱蜢,这种蚱蜢的腹部甘甜,可以生吃,也可以用稻草生火烤熟。

对于这位同事来说,那只绿光闪闪的肥美虫子,是童年的味道。

英国冒险家贝尔,吃几个虫子就能拍《荒野求生》。想想,随便从广西抓两个年轻人都能比贝尔强。

前两年,直播行业正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有好些广西人在各平台直播吃虫子,其中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个男孩生吃两指粗的绿色毛毛虫。

爆烤蝗虫、油炸知了、椒盐蜂蛹、清炒竹虫、和味龙虱、蚂蚁炒鸡蛋。只要你在生活中能看得见的虫子,几乎都能被摆上广西人的餐桌。

广东吃虫,东北人也会吃蚕蛹,但是广西人更敢吃,是蛋白质就吃。

烧烤终于要上了。

来自钦州、凭祥的带着原味的烤鸡屁股,还行吧。

来自百色的可以爆浆的烤猪眼,进阶了。

至于广西各地都有的烤猪鞭,最有艺术感。看上去有点像鱿鱼须,但是吃起来更紧实、柔韧。似乎无法再正视鱿鱼须了。

通常,这些动物的外部器官都会被处理掉,因为有味儿。

但有的广西人偏偏喜欢这个味儿:鸡屁股不就是一点脂肪吗?猪眼睛爆浆和撒尿牛丸差不多吧。

广西北海还有个偏方:孩子夜间小便失禁或磨牙,可做一顿“小葱炒猪鞭”给他嚼一嚼。

原来广西人的耐受力,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重磅级的烧烤,应该是这道烤鳄鱼。

重庆烤鱼、巫山烤鱼、锡纸鲈鱼……在广西能有市场吗?

还在吃草鱼、鲤鱼、胖头鱼的你,睁眼看看南宁中山路的烤鳄鱼吧。

指不定,还能看到现杀鳄鱼的血腥场面。

这么一顿丰盛的魔幻广西菜,怎么少得了桂西北大石山区的羊瘪汤。

先解答你们一个疑问,羊瘪是什么?

羊瘪是“残留在羊胃里的胃液和没来得及消化的青草”。这样说来,在原料层面,羊瘪汤与“猫屎咖啡”有相似之处。

先给山羊喂一顿上好的山草药,在它消化完全之前将其宰杀。取出羊肠、羊胃,里面都是草料、羊的消化液。

熬煮之后倒入大量的水,加入事先爆炒过的羊杂、羊肉。“绿色食品”羊瘪汤就基本完成了。

同样的方式,适用于制作“牛瘪汤”,也有人称“牛粪汤”。

这道汤,据说有数百年历史,被广西人当作药膳。

另外,还有两道不得不提的热菜。

蝌蚪煎蛋

酸菜炒牛欢喜

以上菜品,即便有些难以接受,但不会致命,致命的是这道炖河豚。

广西沿海地区的酒鬼们很喜欢炖河豚,虽然海鲜市场没的卖,但总有人托出海的朋友带一些。

所以,每年都会出现几起吃河豚中毒死亡的事件,总有人为了一口鲜汤慷慨赴死。

别看这种鱼“生气”的时候很可爱,没有鱼刺并且肉质鲜美,其实身体里蕴含着可怕的河鲀毒素。

河鲀毒素对人体的致死量是0.5毫克。在100℃加热4小时,便可使该毒素完全破坏,毒性消失。

人吃河豚中毒时,与喝醉无异。他们的墓志铭应该是“鄙人酒鬼,死于嘴馋”。

最后,饭后凉菜,凉拌沙虫。

广西人吃这些虫子,大多得先制成干货,用来煲汤,凉拌的做法比较少见。干货价格差异很大,一市斤的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

刚出水时,沙虫通体紫红色,神似蚯蚓或者猪小肠,足够新鲜也足够恶心,但这确实是广西南部沿海人民的心头好。

说起来,这种生活在沿海沙滩的虫子,盛产于广东湛江、广西北海以及潮汕地区,对环境变化极其敏感,环境被污染就无法成活。

所以,说广西环境好是有道理的。

马路有话说:

在广西人面前,广东人的“敢吃”都不算什么。


马路青年(ID:maluqingnian)是一本面向青年群体的电子杂志。在这个号里,马路擅长用犀利的角度、一针见血的言辞戳破表相,并用独特的角度去挖掘当下流行的文化和现象,并从社会学、心理学等多元化视角进行解读。 感兴趣更多内容的不如关注她的微信公众号“马路青年”(ID:maluqingnian)

马路青年
作者马路青年
6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3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0) 添加回应

马路青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