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亲亲举高高的甜宠,碍不着任何人的事

frozenmoon 2019-07-21 01:02:49

(文/杨时旸)

众所周知,中国的恐怖片不许拍得太恐怖,现在又有人开始提出爱情片不能太甜腻,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按照逻辑推理,可能应该是悬疑片不能太烧脑,体育片不能太热血,战争片不能太惨烈吧?也许吧。总之,无论再发生什么,都不会让我们更惊讶了,一次一次早已经习惯,五十步和百步又有什么区别。中国影视剧整体水准的变化有目共睹,是进是退谁心里都明镜似的,无需争论,这个行当被太多的外力篡改、揉捏,已经愈发蔫头耷脑,有的题材不能碰,有的题材只能按照规定动作碰,有的题材只能由几个部门选出几个被信任的人去碰,剩下为数不多能碰的,碰了之后的结果完全看命,可能拍好了不能播,可能播了一半要下架,不下架播完的可能不许重播。这行业里有多少人热情已散热血已冷?看看这个暑期档,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在众多题材之中,爱情片原本不是禁区,当然了,爱情动作片除外,咱不拍爱情驱使的那些动作,只拍卿卿我我,这原本没什么事,毕竟接吻用不到脖子以下,涉世不深的男孩女孩看看抱抱亲亲举高高就满足了,996之后也有不了什么更多的力气和追求,可现在就连亲亲抱抱举高高也被嘲弄,警醒,提点和批判了。爱情有各式写法,写苦恋,绝恋,单恋,虐恋,婚外恋,原本都是创作自由,首先受作者个人兴趣驱使,其次,这类商业小说,尤其网文,受一时一地受众驱动,毕竟买方市场,大家爱看什么作者就投喂什么,就是一桩小本生意,凭借点儿小才情和年轻的荷尔蒙共鸣混口饭,挣一点辛苦钱,招谁惹谁了?怎么就非得上纲上线,谈个恋爱必须带上大背景,捎上大时代,写爱的永恒久远,矢志不渝和不离不弃?非要写到满头白发,金婚银婚,携手夕阳?说实在的,作者们真的不写腻腻歪歪的甜宠了,写真实恋爱婚姻生活里的算计,困境,现实的难,未来的灰,移情别恋和回心转意,写结婚失婚的进退失据,写老大二胎的经济压力,这写完之后是不是又回到拍了没法播,播了要下架的窠臼里了啊?这行当里的人小心翼翼闪转腾挪,找到一个自己有点兴趣,又符合当下受众真实需求的角度写一点东西,拍几个故事,不过就是求生,总得给人一条活路吧?

回过头来讲,那些网文有的专爱写追不上的柳下惠,有的就写脚踏八只船的死渣男,这碍着别人什么事了?前一阵清扫网文门庭,大家觉得无非打击情色擦边球,或者小众性取向,都忍气吞声努力避开,到现在连甜甜纯爱下笔的时候都得忌惮三分了吗?我们的影视管理中一向有明暗规则要求小三不许上位,早恋不许成功,女主角最好从一而终,男人尽量别朝三暮四,但问题是你把人心人性中所有灰色地带都涂抹成黑白分明,把毛茸茸的参差部分都剪除整齐,把游移不决都改成立场坚定,人心和人性里的暧昧闪烁就都不存在了啊,这样一来,人还存在吗?

“甜宠文”是一种隔绝于现实生活的写法,或者说,是一种把恋爱梦想极端化之后的写法,它把女孩心底里被宠溺的公主梦推向极致,那是现实生活中绝不可能得到的状态,以此聊以慰藉,当个寄托。影视和文学的功能之一难道不就是造梦吗?说到底,这些现在流量动辄几亿的网文和剧集都是有祖宗的,这不就是民国时期鸳鸯蝴蝶派小说的变形吗?也别说,从那个时候开始,鸳蝴派就备受那些革命作家的嘲讽和批评,声称他们带坏了年轻人,让粉红色把年轻的斗志消磨殆尽云云。我们这种革命斗志强的精神脉络真实历久弥新啊。

如今,人们的生活状态不同,社会阶层分化,兴趣自然迥异多元,有些东西在一些人看来穷极无聊,对另一些人而言简直救命稻草,你之蜜糖我之砒霜,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这些网文、网剧、电影电视的事根本无关公共利益,你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换台,关闭播放器,用不着动用公器义正词严,你看不惯牛仔裤就去穿西装,非要板起脸提点服装品牌注意牛仔裤的破洞不要做得过多,显得不正式,这是什么心理呢?我还不吃辣呢,是不是可以让有关部门发个文件,要求川菜馆自查自纠不能过于麻辣,因为毕竟可能会导致大家得痔疮?

说到底,我们很多人从心底深处仍然相信一种脑内的宏观调控,一种文艺市场中的计划经济,觉得很多事情是需要有人去管的,放任就会乱的。在中国,有个东西叫做“度”,它被当做一种动态标准,以供权力部门调节,声称很多事要“适度”,比如,笑是可以的,但要求笑得不能狂放,狂欢化是不好的,那样显得低俗;悲伤可以,但最好别太悲伤,不能自持是负面的;愤怒也行,但不能太愤怒,出离的时代已经过去,总之人们的情绪管理最好要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因为任何一种个人情绪也好,流行文化的风格也罢,如果能不受控地自由走到极致都是自我意识的觉醒,都是自我启蒙。一些人看到这些是要皱眉的。

偶像剧这个东西,说到底就是个用后即抛的快消品,大家生活工作压力的泄压阀,留一点余地和空间,百利无一害,不要全民大焖锅。说实在的,要是非得较真,那是不是应该从根底上规定偶像剧男女主角不许太好看,不然大家回到现实生活,发现自己和周围的人都那么丑,更影响安定团结啊。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那何必隔一段时间就出来说几句莫名其妙让人哭笑不得不合时宜的话呢?

那些什么甜宠啊,绝恋的文和剧,它们一点都不高级,不艺术,但他们是普通人劳累一天之后的廉价犒赏。食肉糜的嘲讽食糟糠的,还评论糟糠不许做得太咸,这样高钠不健康,这么做,实在不太讲究。

(本文首发枪稿公众号,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frozenmoon
作者frozenmoon
15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32 条

查看更多回应(32) 添加回应

frozenmoo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