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摭言|工厂杂忆:文革中的“秦侩儿”

楊從周 2019-07-20 13:59:34

很多年后,据偶然见到过秦侩儿的人说,此人身上已再无当年的灵敏风姿,换了一头白发,满脸沧桑,步履蹒跚,或叫人由眼前的可怜忘了她从前的可恨。

一望而知,此”秦侩“,非赵宋害死民族英雄岳飞的那个秦侩。她本是我们工厂的一位女工,只因为她特爱向领导汇报身边同事“不合时宜”的言行,故得到一个“勤于汇报”的雅号——“勤汇”。

有趣的是,“勤汇”这个称呼正和“秦侩”二字完全谐音,再加上天津人口语的儿化音,听起来特像“秦侩儿”了。自然,群众对其鄙夷、厌恶的含义尽在其中。

秦侩儿的“嗅觉”异常灵敏,比如,有谁无意中哼上几句《西厢记》或是《甘露寺》等在文革中被批判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封建戏剧”,有谁无意中拿着印有伟大领袖头像的报纸去厕所方便……都是她向上汇报的绝佳材料。

文革有一阵子,《天津日报》头版都会印上伟大领袖的头像。有一天,一位姓刘的女工匆忙中没仔细看,就把头版报纸拿去如厕,不巧被秦桧儿看见了,马上向领导“勤汇”。刘姓女工因此被领导叫去批评了几句,然而也并没有如秦侩儿般上纲上线,只是提醒其以后注意。因这事发生在我们车间,很快大伙就都知道了,工人们对此一笑也就过去了,秦桧儿此次“勤汇”没再吹起半点漪沦。

这个秦侩儿的雅号,对于此人,因过于贴切生动而跟了她多年,直到后来她调出我们厂,大伙提到她时,仍然以这个雅号代替她的真实姓名。也许,很多人早忘了她的真名姓,也没有谁关心她的真姓名。秦侩儿,工人们称呼这三字,已表明了彼此间共同的态度,以及对一段欷歔的人生经历的无奈打趣。

很多年后,据偶然见到过秦侩儿的人说,此人身上已再无当年的灵敏风姿,换了一头白发,满脸沧桑,步履蹒跚,或叫人由眼前的可怜忘了她从前的可恨。

楊從周
作者楊從周
186日记 4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楊從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