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蝼蚁一样活着,不好吗?

观星者Leo 2019-07-19 19:53:43

快三十了,越来越土星,所谓的成熟。大家都强调太阳星座,其实人的本我,个人性格实在微不足道,被统摄在社会性格之下。两个人在非理性状态再怎么合,那也是动物交媾;都拗不过背景社会现实,理性的碾轧。

被日狮子冥天蝎的矛盾折磨了很多年,现在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落一角水瓶的土星反而占据了上风。

前段时间去了次上海,地铁里看到情侣肆无忌惮地亲热,羡慕他们眼里只有彼此,似乎全世界,自我与他者,那些陌生人都不重要。这里天蝎座地气,自己爱的对象/朋友/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活的那么清楚;我存在这种渴望热烈深刻忘我的爱的性格,冥王天蝎,可是狮子座让我又受不了这里陌生人的恨不得你去死的眼神以及对自强尊严霸气的轻视,水瓶座让我厌倦小圈子/家长里短/重复无趣的生活。

在广东,自强倒是能得到尊重,狮子座地气——可人们似乎只有自己,爱情也只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一切都那么直接赤裸,率真;为了自己,也活成了一座座孤岛。狼性,兽性,争强好胜/咄咄逼人,但也赢得让人鼓掌。可是天蝎座让我觉得这里难有忘我的爱,水瓶座让我觉得缺乏轻盈智慧地君子之交(所谓的文化沙漠吧)。

狐狸啊,狮子啊,好想像你们一样,没那么多挣扎。

时常问自己,像蝼蚁一样活着,难道不好吗?你总要选择一种基于欲望的模式活着,历史的长河里,水瓶座往往代表着离经叛道,特立独行——天道顶多被认识,真的能被驾驭嘛?

最近看了一部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律师王赦总是为杀人犯辩护,试图找出那些人随机杀人的背后原因。女主角说到最后顶多扯到体制,可是挪威这种福利完善的地方也有随机杀人事件,有些事情,没有为什么。

人类某些苦,真的是本质性的,没办法被参透和改变的吗?

土星水瓶让我没办法糊里糊涂地活着,偏偏它还在7宫。基于完全欲望和动物筑巢般安全感的感情方式让我觉得无趣,不了解水瓶的人会以为他们装清高,像动物就low吗;其实这不是本质,水瓶座会这样纯粹是因为觉得无聊,变化太少。而且加入时间,荷尔蒙的退却等因素,什么都会变的,沧海桑田;所以有什么好执着的呢?不管是爱情还是自我,都是瞬间性的。唯有变化是永恒 。

即使没有荷尔蒙因素,我依然向往爱情。自我与他者的碰撞,光照进别人和自己灵魂里的感觉,始终让人无法拒绝。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外貌协会是动物性欲望作祟,其实不全是如此。对性感类型的喜好当然源于荷尔蒙,可是对好看帅气的喜好却不是。因为人类长相之不好看地方往往都与你的欲望相关,真正聪明轻盈而动物性欲望很少的人给人感觉是很好看和谐的,这也是为什么好看星座水瓶、天秤、双子、处女都是人形星座。

知乎有个叫十字苗刀的藏族人体制人类学研究者,说什么北方川藏东亚人种多,南方沿海东南亚人种多。虽然好像是那么有点道理,但我不同意东亚人种就比东南亚人种高贵,也许更好看是真的,但是社会也需要依靠浓重的动物性欲望去一砖一瓦一针一线,一耕一锄地构建现实世界;否则只有诗词歌赋风花雪月没有底层建筑岂不成了空中楼阁?

假如他是对的,我应该有一半东亚一半东南亚血统,与星盘对应得起来。

鼻子偏大,嘴唇偏厚,地包天即狮子座,自我好强,对喜欢的人可以很大方;皮肤偏暗颧骨下方凹陷有痘印痕迹,对应天蝎座,向往极深地爱恋占有,进而发泄后对恐怖危机的感受,从而晚睡以及接近灵异之事。

但眉清目秀,天庭饱满,脸型中等方正,的确是对应水瓶座——对不相关的人有同情心,正义感,好学。

川藏华北,的确好看的人多一些,我拿不出什么大数据,但是也去过很多城市,感觉的确是这样。

十字苗刀的这个图:

我的确在北京经常遇到中间这种长相的人。

2020年底木土合相水瓶,人类进入200年的风向时代,因为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人类可能更加注重精神交流,所谓的诗词歌赋风花雪月吧。

观星者Leo
作者观星者Leo
61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观星者Le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