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姆尼克论13棋王——从斯坦尼茨到卡斯帕罗夫(CKLG译)

CKLG 2019-07-19 12:37:43

写在前面的话

2011年夏天,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英文的采访稿,是国际象棋冠军克拉姆尼克对之前十几位棋王的看法,当时觉得内容很有价值,就花了几天翻译了出来,贴在了豆瓣网上,后来有好事者转载到了百度贴吧的国际象棋版上,引起了一定的关注,不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前几天在微信上看到威兄的《我的国际象棋私人书单》,我不禁又想起了这篇翻译稿,细细翻看之下,发现了一些不准确、不精炼的地方,于是我又在网上找来采访稿最初的俄文版,并结合几个版本的英文版,对翻译稿逐字逐句进行了复核和校对,力求语义的准确和语言的地道。因俄文、英文博大精深,本人学力有限,理解浅薄,其中错漏之处在所难免,还望读者多给予批评指正。

在此感谢所有喜欢本文的读者朋友们,也感谢国象棋书发烧友群的各位小伙伴们,翻译无止境,推敲原文的语义并找到对应的汉字虽费心力,却也其乐无穷,希望可以和诸君共享,且浮一大白!

CKLG


2005年1月17日,在与彼得•列科进行国际象棋世界冠军赛的前夕,第14位世界冠军弗拉迪米尔•克拉姆尼克跟记者、国际大师弗拉迪米尔•巴斯基分享了他对13位棋王的一些看法:从斯坦尼茨到卡斯帕罗夫。

VLADIMIR KRAMNIK (born Jun-25-1975) Russia

克:小时候我没有机会学习国际象棋经典。我出生在图阿普谢,一个在俄罗斯的乡下小城,那里国际象棋图书资料有些问题,你只能找到关于现代棋手的书籍,比如卡尔波夫、彼得罗辛等……当然,后来我填补了国际象棋教育上的这个空缺。然而,对我来说要谈论那些我在棋盘上遇到的棋手要更容易些,比如卡尔波夫、卡斯帕罗夫。

记者:一般来说,现代的年轻国象棋手们是否需要学习经典?

克:我觉得如果一个棋手想取得很多成就,他就必须在脑中将整个国际象棋历史经历一遍。对此我无法给出清楚而有逻辑性的解释,但是在我看来,学习国际象棋的整个历史是非常有必要的。

记者:从焦阿基诺•格列柯开始么?

克:没有必要从这么古老棋手开始,因为那只是国际象棋的初步。但是菲力道尔的棋局应该知道一些,了解安德森和摩菲的对局也很有必要,这对于自我提高会很有帮助。

01.开路先锋的威尔海姆•斯坦尼茨

WILHELM STEINITZ (born May-17-1836, died Aug-12-1900) Austria (citizen of U.S.A)

克:斯坦尼茨是第一个认识到尽管国际象棋是一种复杂的游戏,它却仍然遵循着一些普适的原则。在他之前,国象棋手只懂得个别的主题。例如,菲力道尔提出并力挺如下的观点:“兵是国际象棋的灵魂”。

我对斯坦尼茨以及19世纪的其他棋手的印象是,这就是我想要分享我对他们棋局的看法的原因。我细心研究了斯坦尼茨对阵奇戈林及拉斯克的比赛……

我对斯坦尼茨以及19世纪其他棋手的印象有些不太全面,所以我只想分享我在观看他们对局后的一些感想。我非常认真的研究了斯坦尼茨与奇戈林、拉斯克的对抗赛……

斯坦尼茨开始以用一种全局的视角来看待事物,并从个别结论中寻求一个普适的基本原理。然而实事求是的说,他下过的很多棋与他自己的原则并不一致。斯坦尼茨开始揭开了一些观点,但是他与事物的本质还相差甚远。

我觉得他对动态理解的不是很好;很明显动态是他的弱点。因此在他与奇戈林的对战中,当他执黑时会经常性的走入困难的局面。比如,在伊万斯弃兵中他会吃掉弃兵,而后将他所有的棋子撤回到第8行。

下成这样,我会想要认输,但是斯坦尼茨却在对抗赛中三次进行防守——第1、15、17局——并获得了1.5分!他甚至还赢了一局,但是图示的局面对于黑方来说实在是希望渺茫。

斯坦尼茨实战能力很强,他见解深刻,想法独到,例如,他声称王是很强的子力,它有能力自己保护自己。当然,这个想法是他的首创,在某些情况下是正确的,但是还是很难说这是棋局的基本原理之一。

在斯坦尼茨之前,人们只是单纯的玩国际象棋,而他却开始研究国际象棋。但正如经常发生的那样,第一次尝试仅仅是个尝试。恕我冒昧,他虽然尊为第一位世界冠军,我却无法称他为任何国际象棋学派的创建者。他是一个试验者,并且指出了在国际象棋中需要考虑的一些模式。

02.不守教条的伊曼纽尔•拉斯克

EMANUEL LASKER (born Dec-24-1868, died Jan-11-1941) Germany

克:在我看来,拉斯克是现代国际象棋的先驱。当你看斯坦尼茨的棋时,你会意识到它们是在19世纪下出来的,而拉斯克的很多盘棋却绝对可以在现代棋手的比赛中出现。拉斯克是“全局性”国际象棋链中的第一环,他将各种不同的战斗要素都考虑了进来。斯坦尼茨将注意力主要放在个别的局面因素上,例如,如果他有很好的兵形,同时还有不错的攻王机会,那么他会认为自己已然胜券在握。拉斯克却明白不同的局面因素可能会相互抵消,他意识到存在不同种类的优势,它们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战术优势可以变换为战略优势,反之亦然。

与斯坦尼茨相比,我认为拉斯克是一个更为广博的棋手。顺便说一句,很显然1894年的他们二人的世界冠军赛(更不用说回敬赛了)完全成了“一边倒”的比赛。

感觉就是两个不同水平的棋手在下棋,用今天的评估标准,就好比一个棋手的埃洛分2700,另外一个棋手2400。所以拉斯克赢的令人心服口服,他简直是把对手给“大卸八块”了。这场对抗赛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我之前知道斯坦尼茨是一个很厉害的棋手,然后我看那些对局——斯坦尼茨遭到了惨败,这让我感到十分震惊。我从未见过世界冠军赛的双方之间存在如此巨大的差距,看起来更像是一场表演赛,而非冠军头衔的争霸赛。很有可能当时斯坦尼茨已经过了他的巅峰时期,但是他不该那么差,因为他在锦标赛中还取得着相当不错的成绩。

拉斯克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他明白了国际象棋中很多全局性的东西。不久前我又一次温习他的棋局并感到吃惊:对于他的时代来说,他所知道的不是一般的多!他是第一个认识到心理因素重要性的人,并开始把它们计算在内,他是第一个会根据对手的不同来改变他的战略甚至下棋风格。反之,斯坦尼茨却信守着一个观念,他相信:这个是对的,那个是错的。

拉斯克领悟到了对那个时代而言很难理解的想法(当时人们将国际象棋视为绝对化,非黑即白,非好即坏):国际象棋是如此复杂的一个游戏,什么下法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可能是完全不明朗的。你可以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下棋。拉斯克非常灵活,不守教条,他可能是国际象棋史上第一个不守教条的棋手。他不用类似于“这是好的,这是坏的”的教条方式来思考,比如说,占据了中心——好的,没有占据中心——差的。在国际象棋思想发展中,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在我看来,当拉斯克从斯坦尼茨手中夺取冠军头衔时,他已经远远超出了所有其他人。国际象棋历史上再也没出现过如此大的实力差距。拉斯克超过所有人,在新一代到来以前,在像塔拉什一样的对手崭露头角之前,在棋手当中拉斯克可谓是超群绝伦。

记者:很难将塔拉什称为新一代,因为他比拉斯克还要大6岁……

克:我觉得塔拉什在后来开始棋下的越来越强,而在拉斯克为头衔而战的那些年,塔拉什的对局给人的印象并不深。

记者:塔拉什将拉斯克视为年轻的新贵,因为当时塔拉什已然是“德国的老师”,而拉斯克却还是个小人物。斯坦尼茨向拉斯卡提出过挑战,后者却拒绝了。

克:塔拉什在我的印象中并不是一个非常强的的棋手,他有独到的想法,但是就像那个时代的所有棋手一样,他太过于僵化教条。而拉斯克却并非如此,这也许就是他脱颖而出的原因。

记者:拉斯克于1894年成为世界冠军,而著名的黑斯廷斯锦标赛则是皮尔斯伯里夺得冠军,奇戈林名列其次,拉斯克只得了个第三名。他确实有一些有与之旗鼓相当的对手……

克:我不想争辩,这是比较私人的评判,但是我认为在19世纪90年代初期,无论是国际象棋的深度、广度还是棋力上面,拉斯克都是远远超出其他人的。诚然,那段时期持续的并不太长,大概两三年时间,而后其他人开始迎头赶上——看来是从他身上学到了东西。

然而拉斯克还是在一定程度上被低估了。传统观点认为斯坦尼茨是一名超级战略家,而拉斯克仅仅是个心理学家……我想要消除这样的说法。

记者:对了,并非人人都知道拉斯克曾经反对人们将他的成功归功于他在对手身上运用“心理”作用,他说:“我的成功主要是建立在对棋子力量理解的基础上,而不是对手的性格”。

克:我觉得是出于他不教条的天性,使得他比其他人对国际象棋理解的更为深入。他打破了教条,而大家却以为他这么做是为了让对手觉得烦扰。并且拉斯克认识到教条并非那么的不容置疑,让我们回想一下他与卡帕布兰卡对局中著名的f4-f5那步棋。

12. f4-f5!?

12. f4-f5!?

拉斯克明白e5格可以被削弱,因为此处很难被对手利用,而大家却说这是他的心理手段!不,这和心理没有任何关系。拉斯克提出了一个非常深刻的概念,今天人们常常不自觉的应用到这一概念:让出e5格,却堵塞住了c8格的象。他比其他人对此理解的更为深入,时间上也更早。因此这和心理学没什么关系,拉斯克对于局面的理解更深一筹。

当然,他有与之旗鼓相当的对手,我们不该忘了鲁宾斯坦,那个天赋异禀、很了不起的棋手。很可惜他没能成为世界冠军——他对国际象棋所知颇多。有时他创作出惊世的杰作,领先于他的时代——你只需将他的最佳对局集过一遍便能明白这一点。为什么他没能向世界冠军发起挑战,这对我来说是个谜。可能是因为他太紧张了,也可能是实战能力不足,但他真的是一个有非凡天赋的人。

拉斯克将冠军头衔保持了27年之久,他的确是国际象棋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的人物,然而在那时并非所有有实力的挑战者都能参与争夺冠军头衔的比赛,而参加世界冠军争霸赛的也并不总是最强的棋手。

03. 天赋异禀的约瑟•劳尔•卡帕布兰卡

JOSE RAUL CAPABLANCA (born Nov-19-1888, died Mar-08-1942) Cuba

记者:但是卡帕布兰卡是个令人称许的挑战者。

克:仅仅因为卡帕布兰卡是个天才。他是个特例,不遵循任何规则。我无法说他在国际象棋发展上贡献了什么……这样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都可能会出现,像摩菲一样:在20世纪中叶和19世纪中叶。卡帕布兰卡对棋局的协调有着天生的感觉。我小时候非常喜欢他那本书《卡帕布兰卡教你下国际象棋》,因为他用一种简单、精确、巧妙的方式来阐释一些原则,让人很容易理解。(说真的,现在我并不觉得他的所有的说法都是正确的。)

他有着这类天生的才能,遗憾的是,他的才能并不源自于刻苦训练。我们总是说,如果卡帕布兰卡也像阿廖欣或是拉斯克那样刻苦的进行国象训练的话,他会远远超出众人。然而在我看来,这些东西是互相独立的:刻苦训练并不符合他的才能,他不需要这么做。我们可以将卡帕布兰卡比作莫扎特,后者的迷人音乐宛若平滑的水流,而卡帕布兰卡就好像不知道为什么他选择下这步棋或是那步棋,他只是用手移动了棋子而已。如果他在国际象棋上很是用功,也许他下的棋会差很多,因为他要去开始努力理解一些东西。而卡帕布兰卡不需要理解任何东西,他需要做的仅仅是移动棋子。

人们说他输给阿廖欣是由于他不够刻苦。不,他不刻苦才是正确的,否则他可能会丧失他那特有的才能。卡帕布兰卡是独一无二的。

1921年他击败了拉斯克。多说一句,拉斯克在对抗赛中下的并没有那么差,他还拥有着很强的实战能力。在我看来,这是第一次在世界冠军争霸赛中,双方棋手的实力都很强。这才是真正的冠军争霸赛。卡帕布兰卡年轻一些,精力充沛且实力略胜一筹。在最后一局棋中,拉斯克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但是之前的对局都是势均力敌、引人入胜的战斗,不屈不挠又难解难分。

在之前拉斯克参与的世界冠军争霸赛中,他不是大获全胜,就是频频出错,正如他与施勒希特的对阵中出现的一样。而在卡帕布兰卡对拉斯克的争霸赛中,则很少出现错误,这些是严肃认真的对局。拉斯克是一个伟大的国象棋手,而卡帕布兰卡则是个天生的天才。说实话,很难置信阿廖欣是怎么击败卡帕布兰卡的。

04.精于动态的亚历山大•阿廖欣

ALEXANDER ALEKHINE (born Oct-31-1892, died Mar-24-1946) Russia (citizen of France)

记者:人们认为阿廖欣的刻苦用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克:还有他的天性和意志力……当然,阿廖欣也是一个有才华的棋手,具备很好的天赋。

但是,很难理解为什么他赢了卡帕布兰卡,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仿佛命中注定一样。我同意卡斯帕罗夫的观点,即卡帕布兰卡无法承受战斗的高强度。在他与拉斯克的对抗赛中,卡帕布兰卡实施进攻,而对手则处于防御状态。尽管拉斯克时不时的回击,但是更多时候还是在防御。阿廖欣不仅顶住了压力,他自己还设法增加压力。卡帕布兰卡也许没能扛住这么剧烈的压力,他更习惯于在锦标赛中轻松的下棋,靠着才能和几局棋、赢几局棋,得个第1名、第2名,然后放松一下,品一品美酒——生活真美好!……但是突然间——他要面对着剧烈的压力。对抗赛很漫长,对局很严肃,火药味十足。在比赛的每一局棋中,阿廖欣一直都在设法给上一任冠军制造些麻烦。

记者:阿廖欣是对开局进行现代性分析的第一个棋手么?

克:阿廖欣无疑是个工作狂,他有着战略才能,也是第一位对动态有着敏锐感觉的棋手。拉斯克开始意识到动态的重要性,但是他的对局却并不是以动态作为基础,他只是记在心中并偶尔用一用。阿廖欣却在动态上压下了赌注,也确确实实发现了国际象棋中的这片新天地。他证实了将对局完全引入到动态的路线上是可行的——同时自然也遵循着基本的局面原则。他不寻求长期的优势,而是从最初几步开始织网,每一步棋都施展威胁和进攻。

记者:在20世纪20代末与30年代初,阿廖欣是否也远远超出了其他棋手,还是说他不如拉斯克在其时代那么的出众?

克:我认为碰巧是因为赶上某种程度的“空白期”。卡帕布兰卡参加比赛不多,那些阿廖欣获胜的锦标赛中,卡帕布兰卡和拉斯克都没有参与。鲍特维尼克和凯列斯的实力还不够强大,而“老一辈”已经过了巅峰期。阿廖欣当然是一名杰出的世界冠军,但是我觉得他的优势主要源自这个“空白期”。不是说他在之前的锦标赛与和卡帕布兰卡的对抗赛中的表现有什么不同,他下的棋几乎是一样的。当然,阿廖欣下的棋更为丰富,也更有经验,但是我不认为他贡献了很多创新的内容。为什么在对抗赛之前他与其他棋手差距不大,赛后却远超出众人呢?老实说,我觉得这和国际象棋的因素没有什么关系。他和尤伟的对抗赛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这一点。

05.多面普适的马克思•尤伟

MAX EUWE (born May-20-1901, died Nov-26-1981) Netherlands

记者:第五位世界冠军是荷兰人马克思•尤伟。人们都认为他并没有实力获得头衔,能赢得冠军全是靠运气。

克:尤伟是非常优秀的棋手。据说鲍特维尼克是现代赛前训练准备体系的创建者,但是我要说尤伟才是开创者。他意识到开局的重要性,并且在对局初始阶段准备的极为出色。此外,他知道如何将开局导向怎样的方向。尽管阿廖欣很用功,但是他经常会故弄玄虚,应用没有把握的开局,甚至在重要的对局中也会这么做,这让我很吃惊。所以要么是他觉得开局没什么问题,要么是他希望不管开局如何他都都能战胜对手。尤伟的开局准备则是可靠而合理,在开局上他实力很强。

记者:此外,尤伟也是第一个邀请其他一流的国际象棋大师作为他的助手的人,比如弗洛尔……

克:尤伟的方法非常不错而且很专业。他是一名相当多面型的国象棋手。他没有某种特定的棋风,所以很难评价他,这也是为什么他被低估的原因。他有点“滑溜溜的”,很难将他的风格“提取”出来和进行研究。尤伟是多面型的棋手。我自己还没能充分的掌握其风格。它也许是不同要素的组合,钢铁般的意志,健康的生活方式,他还是一个沉着而协调的人。综合起来,所有这些让他成为了冠军,并当之无愧,他在对抗赛中击败了阿廖欣。

的确,阿廖欣有点略失水准,但是并不是在整个对抗赛中他都状态不佳。他展开了残酷的战斗,在开始时他的表现还算出色。所以我们不能说他在开始比赛时状态不佳。但是从某个时候开始,尤伟开始战胜阿廖欣,后者内在有什么东西破裂了,并逐渐沉湎于杯中物……还有其他一些说法:有可能是心理上的因素,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所以这并非是表现不佳的问题。在开局阶段,尤伟没有“紧抓”他的对手,而是维持着高度的紧张。在与阿廖欣对局时候,开局阶段卡帕布兰卡会进行防御,因为阿廖欣被公认是一名百科全书式的棋手。而尤伟却经常在开局阶段就与阿廖欣展开战斗,然后赢得这些对局。甚至不是某些具体的变招,有时候只是概念上的。例如,在斯拉夫防御中尤伟赢得了比赛,无论是执黑还是执白。

我浏览了描写他们二人1937年回敬赛的书,然后再次看到了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人们认为阿廖欣很容易就重获了冠军头衔。比如说他是因为酗酒才失去了冠军,他摒弃了恶习,然后取得了胜利。真是完全不对的。首先,在冠军赛和之后的回敬赛中间,尤伟对阿廖欣的对局总分取得了胜利(比分3:1),也就是说即便阿廖欣在冠军赛后马上就戒了酒,尤伟却继续在击败他。回敬赛和之前的冠军赛一样,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在他们第一次对抗赛中,是阿廖欣突然“崩溃”了,而在回竞赛中则轮到尤伟“崩溃”了,他接连不断的输掉了几局棋。他怎么了?尤伟也许没想着要保住世界冠军,对于他来说冠军头衔太过沉重了。不管怎样,我认为这与单纯的运气无关,说回敬赛中阿廖欣很容易就取得了胜利的说法应该被摈弃掉。

06.概念至上的米哈伊尔•鲍特维尼克

MIKHAIL BOTVINNIK (born Aug-17-1911, died May-05-1995) Russia

记者:现在让我们来谈谈鲍特维尼克,你亲身见过的第一位世界冠军。

克:鲍特维尼克,当然了,预示了国际象棋的新纪元。我可以将他称为第一位真正的专业人士,认识到国际象棋结果并不只取决于下棋能力的第一人。他也是第一个为竞赛进行综合准备的人:不只是开局,还有睡眠方法、体育锻炼——在这个领域他是当之无愧的先驱者。

对于现代国象棋手来说,读关于阿廖欣—尤伟对抗赛的书会觉得非常可笑,比如说:比赛延期了,一个棋手喝了点酒,另外一个比赛开始前有一个重要的商务会议……这类事情是绝不会发生在鲍特维尼克身上的。

听起来也许很奇怪,我觉得他是一个相当不稳定的棋手。他的最佳对局有着很高的水平,但是有些对局则是一团糟,我不知道原因何在。我印象中,他下棋非常努力,每一局棋他都倾尽了全力。他好像一次又一次的因为这样巨大的压力而输棋。尽管鲍特维尼克被称为“钢铁意志”……

记者:这样的失败在鲍特维尼克的年轻时也同样发生么,还是只是在他长时间不下棋的年长后才出现的呢?

克:我觉得什么时候都会发生。我不是指锦标赛的失败(尽管它们也同样发生了),而是说个人比赛的失败。甚至在世界冠军对抗赛,你可以看到在1到2局,有时候是3局棋中,他因为某些原因“兵败如山倒”。我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却没有找到原因。我只是想把大家的注意力转到这个事实上来,人们所没有注意到的。无论怎样,与他下出的大量精彩棋局相比,这一点并没有那么重要。鲍特维尼克“提出”了国际象棋很多概念性的思想。

记者:有一种说法,说鲍特维尼克赢得比赛是因为他的性格和强大的意志力,要单纯论国际象棋才能的话,他的对手要比他更高些。

克:在一定程度上我同意这个说法。不过话又说回来,才能是不会脱离其他元素而单独存在的。才能是难以描述的东西。一些棋手没有取得出色的成绩,但是他们却被认为是天才,存在这样的现象。但是我觉得就像在其他活动中一样,在国际象棋中才能只是其中一个组成部分,它也许不会比,比如说性格,更有意义。因此,“他是个天才,但是却获得很多成就,是因为他懦弱的性格”的说法说明不了什么。我同意鲍特维尼克的纯国际象棋才能不如卡帕布兰卡,但是前者设法在其他方面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性格上、赛前准备上,要达到这样的程度,实际上也并非易事。在这些领域他是个天才。所以,上述说法并没有贬低鲍特维尼克作为一名国象棋手的功绩和重要性,因为潜力是一回事,而要实现它又是另外一回事。鲍特维尼克的国际象棋生涯走的是天才路线,虽然在我的心中他并不是一个天才。

记者:与他的前辈相比,鲍特维尼克在纯国际象棋创新上是否迈出了一步呢?

克:他“提出”了很多概念上的东西。但是,不管这听起来多“罪恶”,我认为他没有推动国际象棋的发展,也没有贡献什么完全新的东西出来——就比赛本身而言。但是,他却对赛前准备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这儿人们又一次出现了分歧:有人觉得准备是比赛的一部分,其他人则将其视为一个独立的要素——这取决于个人的口味。在我看来,准备是比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将鲍特维尼克与卡帕布兰卡相比——卡帕布兰卡是个更富天才、更出色的棋手——而鲍特维尼克对国际象棋的贡献却更大一些。

记者:与这位元老人物的个人会面给年轻时的你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呢?

克:印象非常好。我知道他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的同行们都对他有点意见。我听说过不同的观点,但是我不想就它们发表评论。我不是在回避这个话题,但是我和他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没有亲眼见到这些事情,所以我不能轻率的给出“深思熟虑”的结论。我在鲍特维尼克的晚年认识了他,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愉快的印象。

当然了,鲍特维尼克非常的坚定,那是他的长处。我认为他天生就是一个坚定的人。但是这个特质在他与别人的关系中却是个不利因素,因此他常常与别人发生分歧。

07.细腻纤巧的瓦西里•斯梅斯洛夫

VASILY SMYSLOV (born Mar-24-1921, died Mar-27-2010) Russia

记者:你怎么来描述第7位世界冠军——瓦西里•瓦西里耶维奇•斯梅斯洛夫呢?

克:他是,我该怎么说更好呢……他是国际象棋的真理!斯梅斯洛夫的棋下的正确而真实,有着一种自然的风格。多说一句,为什么你认为他缺少像塔尔或卡帕布兰卡的神秘气息呢?因为斯梅斯洛夫并非国际象棋的艺术家,他的棋既不精美也不耀眼。但是我很喜欢他的风格。我会建议想要知道如何下棋的孩子们首先来学习一下斯梅斯洛夫的对局,因为他按照应该下的那样下棋,他的风格最接近某种“实质的真理”。在任何局面他都努力下出最强一步棋,要论下的最强一步棋的数量,可能他会远超过很多其他的世界冠军。作为一名职业棋手,我非常欣赏他这一点。我知道观众更感兴趣的是缺陷之处,得与失,成与败。但是站在纯专业的角度来看,斯梅斯洛夫很显然是被大家低估了。

他掌握了比赛的所有要素。斯梅斯洛夫是个出色的残局专家,总的来说他的棋就像是平滑的水流,像一首歌。当你看的对局时,你会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仿佛他的手在自动的移动棋子,而他却不费一丁点力气——就好像他在喝咖啡或是看报纸!就像是莫扎特轻抚琴键!没有压力,不花力气,一切很简单却那么出色。斯梅斯洛夫这一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很喜欢他的对局。

记者:斯梅斯洛夫与鲍特维尼克二人之间下了将近100盘棋,包括三次世界冠军对抗赛。按照现代标准,他们的对局水平是否很高呢?

克:是的,他们的对局很有水准。当然了,他们也会犯错,因为对抗赛时间很长,但是他们对局的平均水平很高。有时候他们会出现失误,但是我认为这对他们的棋的总体评价不会有很大影响。同时,每一步棋的平均棋力也很高。

记者:棋逢对手——他们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么?

克:没错,总的来说他们势均力敌,尽管他们走的国际象棋之路并不相同。我感觉有点遗憾,斯梅斯洛夫没有将冠军头衔保持的时间长一些,因为在我看来,他真的是一名出类拔萃的国象棋手。当他63岁时,他还在参加世界冠军挑战者决赛!单凭这一点就说明了他拥有最高的水准。

精力充沛的棋手到了这么高的年龄也没法继续保持他们的水平,所以斯梅斯洛夫下的棋并非建立在精力、压力或是性格上面——而是因为他对国际象棋有着透彻的认识。鲍特维尼克虽然是一个伟大的棋手,但是当他年近花甲时,他的棋开始越下越糟,尽管他后来还撑了很长的时间。然而斯梅斯洛夫的杰出才能却是举世无双的。

他没有将冠军头衔保持很长时间,可能是因为他并非真的喜欢冠军,我想冠军对他这样个性的人来说并不那么的重要。在某些环境下,斯梅斯洛夫可以将冠军头衔继续保持15年之久。

记者:斯梅斯洛夫下棋像他的前辈们么?

克:不是的,他下的不太一样,有他自己的国象风格。他是局面棋的大师并在此超越了他的前辈们,同时他还精于开局准备和战术,但也仅仅如此而已。斯梅斯洛夫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概念性想法,但是他的棋有着细腻纤巧的精确,并会“一点一点”的实现他的计划。他大概可以称得上是第一位达到高水准精确性的国象棋手。在某种意义上,斯梅斯洛夫是这种风格的开拓者,后来卡尔波夫出色的发展了这种风格:以对短线变招进行最精确的计算为基础,来逐渐施加局面上的压力。

08.外星来客的米哈伊尔•塔尔

MIKHAIL TAL (born Nov-09-1936, died Jun-28-1992) Latvia

克:我不认识塔尔,但是我很幸运的和他下过两盘棋。1990年,在莫斯科举办了一场强手云集的公开赛,塔尔也参加了。我为他感到有点遗憾,因为他看起来很糟糕。我们没有在主赛场的棋盘上对局,而是在组织者于休息日举行的闪电赛和快棋赛(15分钟)中相遇。

记者:你们下的如何?

克:在闪电赛中我们握手言和,在15分钟赛中我甚至还赢了。塔尔弃了一子,之后又弃一子,却没有什么补偿;他很享受比赛,下的很开心,也很放松,所以结果的意义并不大。当他尽力时,塔尔依然能下出高水平的棋。顺便说一句,他在快棋赛中下的很漂亮,我们俩赢得了得了第2、3名。那时我15岁,棋力不是很强,但是反应很快。闪电赛众星云集:共有12名棋手,包括10位特级大师,1位国际大师和我——国际棋联大师。

我记得和塔尔的对局中的一个瞬间,在复杂并近乎均势的局面下,我们各自还有半分钟时间。我下了一步棋,然后发现对手能够发起一个隐藏的战术打击。但是时间实在是不多了,只剩下我们的手在移动棋子!这时塔尔立刻发动了那个打击,然后我的局面便毫无希望了。我并不吃惊——我知道对手是塔尔,即使是个饱受恶疾折磨的塔尔……在常规赛中水平稍微差一点的棋手都不见得能发现这个有难度的战术打击。小旗还是落下了,比赛以长将和棋结束。

塔尔是个明星,是个真正的国象天才。在我看来他没什么野心,他下棋主要是为了好玩——他享受比赛。这个心态完全是非职业的。但是他的才能却如此天赋异禀,即使甚至以如此业余的态度,塔尔还是成了世界冠军。

在我小时候我没能研究他的很多对局。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在我生活的乡下小城没有那么多国际象棋图书。长大后我浏览了塔尔的对局,我敢说他实际上是一个很强的局面性棋手,尽管大家都给他贴上了战术家的标签。没错,他有着很棒的战术视觉,但是塔尔就像那个水平的其他任何棋手一样,是多面型的棋手。在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他又再度掀起了成功的浪潮,以训练有素和局面型的方式来下棋,出色的赢得了大量局面型比赛。

记者:据说同卡尔波夫合作对他产生了影响。

克:我不这么想。当然了,与卡尔波夫的合作对他有一些帮助,因为那将他在之前所沉溺的种种非国象的娱乐上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棋上面。作为替代,他从事并研究国际象棋。但是我认为他与卡尔波夫的合作并非主要原因——塔尔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多面型国象棋手。当然,他对国际象棋的态度也有影响。要是他有鲍特维尼克的性格,要战胜他通常是不可能的……

记者:但是一个人不会什么都有——有了这个,就没了那个。

克:是啊,就是这个样子。还有重要的一点值得探讨一下:每个国象棋手都有他的弱点。有了长处,或多或少就会生出弱点。想要将鲍特维尼克的最强项与塔尔的最强项结合起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两者是相互排斥的(在棋感上)。塔尔的才能、比赛的方法、放松的心态和巨大的创造力——所有这些都给予了他牢不可破的优势,但是同时也引发了缺点。我觉得这样一种心态不会让一个人将冠军头衔保持个,比如说,15年。它就像一道耀眼的闪光,一颗升起又下落的星星,这样一个人也许没有其他的方式。比喻的说,这颗星星辐射出了如此多的能量,使其无法连续很多年保持这样,很快它就会燃烧殆尽。

要谈论塔尔很难,因为他太不寻常了,他就像是自然的奇观。我很肯定如果他不下棋,而是致力于其他领域,他也会获得成功的。他天生头脑敏捷而出众,如果他是科学家,可能会得到诺贝尔奖。他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顺便说一句,很多认识他的人都会说他与人类没有什么关系。他就像一个外星的来客!因此他下的棋也是“外星”的。分析他的棋就像在探讨上帝长什么样子一样。

09.平衡协调的季格兰•彼得罗辛

TIGRAN PETROSIAN (born Jun-17-1929, died Aug-13-1984) Georgia (citizen of Armenia)

记者:下一位世界冠军是更接地气的人么?

克:是的,他非常接地气。要想对彼得罗辛有一个清晰的印象,我们需要仔细的研究他下过的棋。他是,怎么说好呢,非常“隐秘”的棋手。我们可以说彼得罗辛称为第一位称得上是防御家的人。他也是第一个声称任何局面都是能够防御的人。彼得罗辛为国际象棋贡献了防御的要素——今天这种要素正在越来越多得到发展。他表明国际象棋包含了大量的对策,防御便是其中之一。

彼得罗辛是一个非常精深的国象棋手,他很难为人所理解。我认为他并没有被正确的展现给世人。他是少数几个在我浏览过他的最佳对局集后仍然无法形成清晰印象的国象棋手之一。彼得罗辛有些神秘的地方。他是一个出色的战术家,也是一个很棒的战略家。然而他对局中的局面的因素也许不达不到斯梅斯洛夫那样的高度,尽管出于某些原因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局面棋的大师。当然他的水平很高,可以出色的处理各种局面,但是我认为局面棋并不是他最擅长的。他对局中最强的地方在于防御和绝妙的战术眼光,那便是防御能力如此高潮的原因之一。只有出色的战术家才能成功的防御,这样他才能看出对手所有战术机会与细微之处。我甚至可以“惊世骇俗”的说,进攻要比防御需要更多的局面技巧。你多半可以根据总体思路来发动进攻,而在防御上你必须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计算变招和确认特定的局面特征对于防御的重要性要远远胜过于进攻。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彼得罗辛对危险的敏锐感知力。在一定程度上,这个能力与他防御能力是息息相关的。彼得罗辛在很早以前就能察觉到危险。同时我认为他经常会心血来潮、出人意料。

记者:看起来好像他的水平进步的很慢,直到过了30岁他才达到了巅峰。

克:就我的理解,他是个“平稳”的家伙:稳重、镇定、协调,具有强大的神经,非常完备。彼得罗辛以这样的方式前进:不受干扰、系统的、不急不躁的达到他的目标。

10.大开大合的鲍里斯•斯帕斯基

BORIS SPASSKY (born Jan-30-1937) Russia (citizen of France)

记者:你怎么形容鲍里斯•斯帕斯基?

克:这里,我同意“官方版本”:他是第一位真正的多面型的棋手。

我非常喜欢他无处不在、大开大合的棋。我认为他心胸十分宽广,不会太在意杂七杂八的事情。斯帕斯基的对局很像凯列斯,但是斯帕斯基要比凯列斯更富于创新性和想象力,后者在我看来在想象力上有一些问题。

斯帕斯基同样是一个正确的棋手,在“古典”领域他就像斯梅斯洛夫。但是斯梅斯洛夫是个安静的棋手,而斯帕斯基则有着攻击性的棋风。他吸收了不同国象棋手身上的优点。他像阿廖欣一样珍惜时间。他是个很出色的战略家。也许他战术技巧并不是那么的漂亮,时不时他会有点计算错误,但是我觉得斯帕斯基在每局棋上都拼尽全力,国际象棋是他的性格的反映。他的比赛富于观赏性:大开大合,横贯整个棋盘。他无处不在,争夺空间,到处给对手施压……我仔细的研究了菲舍尔—斯帕斯基的对抗赛,我敢说斯帕斯基下的棋几乎不逊于和菲舍尔。

记者:那么他有什么弱点呢?

克:他在输掉的对局中有一半是难以置信的下出一步错棋,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可能是菲舍尔的能量和极度的压力清除了一切障碍,就连像斯帕斯基这样的人也不例外。但是如果我们将这些错棋排除在外,对抗赛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人们都认为这几乎是一场完全“一边倒”的比赛,它是少有的几场其比分不反映真正实力的冠军头衔争夺战。在对抗赛的下半部分,斯帕斯基向对手施加压力,而菲舍尔在每局都逃脱了。与菲舍尔的对决中,斯帕斯基也许因为对种种小地方的不注意而酿成了最终的败局:这一局他漏算了一点,那一局他犯了个小错误,在赢棋的局面下随手下了一步棋,觉得反正怎么样他都会赢,却没有认真计算……因此他的强项变成了弱点。他的懒惰可能也是一个原因,例如,我曾听说斯帕斯基在国际象棋上花的时间并不多,他缺乏一点职业精神。

斯帕斯基既非训练刻苦,也不算雄心勃勃。我觉得,对他来说参加世界冠军对抗赛与参加列宁格勒冠军赛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态度和训练都是一样的。而他又不太幸运,因为他和菲舍尔生在同一个时代,后者是很少有世界冠军能对付得了的!

记者:当你和斯帕斯基见面时,他给你是什么印象?

克:我们说了很多话,在一个俱乐部下棋,甚至我还去他家里拜访他。他是一个非常正派、坦诚、聪慧和率真的人。我非常喜欢和欣赏他的这些品质。

而且他的国际象棋水平很高也是显而易见的。在见面时,我们有时候会稍微分析一下某些局面:他可以很快并精准的抓住本质,而且他的建议多半是正确的。听起来也许很奇怪,对于鲍特维尼克我却没法这么说,这就是我参加他的学校时对他的印象。当然,鲍特维尼克的建议总是非常有趣,但是有时候他的提议是“靠不住的”。很少见,但是确实出现过。但是斯帕斯基——却不这样,他总是一针见血。他可能会算错一些具体的变招,但是他能在15秒以内抓住棋局的方向!不久前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片段,三年前,我们参加一场庆祝科尔奇诺伊诞辰70周年的国际象棋锦标赛,已经年过花甲的斯帕斯基在一盘堪称经典的对局中击败了肖特。他们下出了肖特最擅长的那种局面,然而这个英国人却被击败了!

由于种种原因,斯帕斯基没有展现出他的全部才能。但是不论如何,他在全盛时期下出的很多对局是极为重要的。

记者:所以说斯帕斯基很不幸——他和菲舍尔生在一个时代!

克:某些棋手更加不幸:如果不是那些同时代的天才超越了他们,他们早就成为世界冠军了。

11.精力充沛的鲍比•菲舍尔

ROBERT JAMES FISCHER (born Mar-09-1943, died Jan-17-2008) U.S.A (citizen of Iceland)

克:该怎么说菲舍尔呢?有种感觉似乎此人命中注定要成为世界冠军,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这是事先就决定好的。他很早就开始了这条路,大家都心知肚明。我觉得早在他成为世界冠军五年之前,大家都很清楚他一定会得到冠军。如此一股力量!……他们说,斯帕斯基就像被车撞到了一样。我觉得即便是其他任何一个冠军也都会输给菲舍尔,并不是他们棋下的比他差,而仅仅是因为菲舍尔有这样的命运,他会突破任何封锁线。

记者:菲舍尔比他人强是因为他的棋力和理解力么?

克:在某个时刻他拥有着一切:活力、魄力、准备、强大的棋力等等……就好像所有光线都聚焦于一点一样!他没有任何弱点——你怎么对付这样一个人呢?每一位杰出的棋手都会有这样的时候,一切都恰到好处、尽善尽美。在我看来,菲舍尔在候选人循环赛和与斯帕斯基的对抗赛中达到了他的巅峰。

记者:据说卡斯帕罗夫声称菲舍尔是现代国际象棋的先驱者。

克:不是,我觉得斯帕斯基的棋和菲舍尔一样现代。菲舍尔是现代开局准备的发现者。鲍特维尼克仅仅是认识到了赛前准备的重要性,而菲舍尔则将其抬升至现代的高度:在任何开局中,无论他是执黑还是执白,他都会在每一步棋给对手设置困难。不管对手是谁,菲舍尔从第一回合起第一步棋就会给对方施加压力!后来卡斯帕罗夫发展了这种“高压国际象棋”,在一定程度上他是菲舍尔的追随者。菲舍尔是第一位从第一步棋到最后一步都让你一直处于紧张中,不给你一丁点喘息的国象棋手。无论是局面型棋还是战术型棋,他的做法都是尽己所能给对手制造大量难题。他下的是“精力充沛”的国际象棋。

记者:他怎么了,燃烧耗尽了么?

克:我不知道。很可惜菲舍尔放弃了下棋,他和卡尔波夫的对抗赛将会非常有趣。

这里有一个观点我想陈述一下。随着国际象棋的发展和棋手水平的越来越高,国象棋手们的棋风越来越不明显,也越来越少有棋手具有明确易辨别的棋风。大家向着多面型的风格转变。这并不是说菲舍尔有他自己的风格——他是一个多面型的棋手。

事实上我更愿意称其为集合的风格。在他的全盛时期,他结合了斯梅斯洛夫的精确与斯帕斯基的多面性以及阿廖欣的毅力……他唯一相对弱一些的地方是他下的棋非常理性,他不擅长于不规则和不合逻辑的局面,此时斯帕斯基则更胜一筹。菲舍尔更喜欢清晰明确的对局计划,在对抗赛的第11局,斯帕斯基取胜就表明了这一点,在毒兵变化中他将菲舍尔杀的惨败。那并不是开局准备不足的缘故,而仅仅是因为这种类型的棋对菲舍尔来说是困难的。当然了,这些是细微之处,是试着来发现其薄弱环节来说明他还是个人类。但是菲舍尔自己意识到了这个弱点,大多数情况下他会避免那些局面。

清晰明了的计划是他的长处。菲舍尔精于西班牙开局,在这种开局里很难在棋盘上给他制造混乱。

12.不可思议的阿纳托利•卡尔波夫

ANATOLI KARPOV (born May-23-1951) Russia

记者:对于菲舍尔—卡尔波夫对抗赛可能出现的结果我们可以讨论很长时间。依你看来,卡尔波夫有机会赢么?

克:他有机会。我觉得菲舍尔赢棋的几率更高,但是卡尔波夫也有他的王牌,赛前准备是其中之一,因为菲舍尔是一头“独狼”,他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助手,而且他会下有风险的开局。卡尔波夫的机会在于可以在开局上给菲舍尔设难题。

我还要提一句,盖列尔与菲舍尔下过的对局总分是胜的。盖列尔是开局的大师,对他的计划有着很深入的研究,这对菲舍尔来说是不容易对付的。

单纯说下棋的水平,菲舍尔可能是要比卡尔波夫高的。但是如果卡尔波夫能够在开局上取得优势,比赛将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记者:卡尔波夫追求的是多面型风格么?

克:是的,没错。但是他的棋还有很难理解的地方,他能下出别人下不出的棋。相比其他冠军,要我来谈卡尔波夫更容易些,因为我的第一本国际象棋书就是他的对局集。我自孩童时就研究他的书,后来我又和他下了不少盘棋。他是一个多面型的棋手:一个优秀的战术家,可以出色的计算变招,在局面上他也很强。他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说,他反驳了斯坦尼茨的主张:如果你有优势,你就应该进攻,否则的话你会失去优势。而卡尔波夫在获得优势后,只是保持不动而不进攻,但是他的优势却在增加!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做到那一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不明白这是如何做到的。他的棋中这部分总是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心情愉悦。当到了该发动决定性的攻击的时刻,卡尔波夫只是下出a3、h3这样的棋,而他的对手的局面就土崩瓦解了。

卡尔波夫在1994年的利纳雷斯大赛中击败了我,他下了13盘棋,得了11分。在残局中我处于劣势,却并非毫无希望。我下了几步正常的棋,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局势就突然输掉了。尽管我已经是世界排名前十位,我在比赛后还是没能明白其中缘由。这是少数几局我感觉自己像个对国际象棋一窍不通的傻瓜一样的比赛!对于顶尖级棋手来说,这样的事情极少发生,因为通常来说你至少明白自己为什么输了。这个时候难以用语言形容,但是其中就是有些难以解释的东西,某种卡尔波夫特有的东西。

至于其他方面,卡尔波夫是个很强的全能型棋手,与其他棋手并没有太大差别。但是他的“知道如何”使得他从其他高水平国象棋手中脱颖而出。

记者:他有很高的下棋素质么?

克:是的,当然,他是一个棋手。他的作战技能是首屈一指的。当我开始参加超级锦标赛,我对他在一瞬间适应变化的环境的能力产生了深刻的印象。卡尔波夫可以下着一盘棋,在压力下连续6个小时进行防御,不断加强局面——很难进行突破,他出色的计算着变招,并顽强的防守着——局面几乎就要变成平局了。对手会放松一会儿,局面也变成了完全的均势。不管是谁来下都会同意和棋,很高兴煎熬终于结束了。但是就在同时,卡尔波夫开始为了赢棋而战!他很容易就忘掉了刚才棋盘上发生的事情,摆脱掉之前的局面。卡尔波夫不会受到情绪波动的影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他刚刚过来,坐下来开始比赛。如果他看到任何机会,他就会努力利用它。

让我们想一想在巴吉奥对抗赛的最后一盘棋中卡尔波夫对科尔奇诺伊取得的胜利。科尔奇诺伊在对抗赛的结尾开始略胜卡尔波夫,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卡尔波夫也许是疲倦了。很明显,优势在科尔奇诺伊一边,在这里卡尔波夫展现了一场极为出色的比赛!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比分也没有从5:2变成5:5,他在输掉略微劣势的车残局后也没有折磨人的附加赛,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这是对抗赛的第一盘棋一样!在强烈的压力下,当他的身家性命都取决于比赛的结果时,他就像是在自己家厨房里下训练赛一样下着棋,完全的随意而放松。当然,他是一个了不起的斗士!

记者:来增加一些“人的特性”,相对来说,卡尔波夫的弱点是什么呢?

克:我觉得他不太注意战略。正如我所说的,他很容易忘记棋盘上所发生的事情。或许是他对于下棋没有一个足够深刻的战略思路。卡尔波夫是一个可以下出大量简短的2到3步战术组合的棋手:来转移他的马,再来占据一些空间,再来削弱对方的兵……在我看来,他天生就不是一个战略家。同样,像菲舍尔一样,当棋盘上出现混乱时,他可能会犯迷糊。但是所有这些“弱点”只是相对而言的。

有时候他太过自信了,他很是肯定,如果有必要他一定可以挽救局面,结果有时候棋下的有些“过头”了。卡尔波夫大概明白他的局势变得越来越糟糕,但是他很可能会这样想:“我还是能够战胜他的!”他总是感觉能逃过一劫,当他遇到卡斯帕罗夫时,他碰到了障碍。在他们第一次对抗赛中,他经常侥幸逃脱有问题的局面,而在接下来的几次对抗赛中,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很可能他在对局中缺少某些严谨性,也许在卡斯帕罗夫出现之前,其他棋手与他相比实力悬殊,所以起初没有必要那么的严苛,而真的需要严谨时,想要改变态度已经太晚了。

记者:但是卡尔波夫也在与卡斯帕罗夫的对抗赛中取得了进步么?

克:当然,像其他出类拔萃的国象棋手一样,他也取得了进步,他充实了他的棋艺。但是他的进步速度却不如卡斯帕罗夫快,后者是以惊人的速度在进步着。在1984年和1985年的对抗赛中,卡斯帕罗夫判若两人,打个比方来说,1985年的卡斯帕罗夫可以让出一兵,并将这个兵送给前者。卡斯帕罗夫的学习能力一直他的强项。卡尔波夫在这方面也很强,但是卡斯帕罗夫比他还要强。

13.日新月异的加里•卡斯帕罗夫

GARRY KASPAROV (born Apr-13-1963) Azerbaijan (citizen of Russia)

记者:卡斯帕罗夫是国际象棋界的杰出人物,我们能说说他么?

克:是的,当然了。要谈论卡斯帕罗夫总的来说比较困难。首先,在一定程度上他和我是一个时代的,我和他下过许许多多盘棋。其次,他这个国象棋手几乎没什么弱点,至少,他在全盛时期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弱点。关于卡斯帕罗夫你可以写很多书。

他是一个极为勤奋的人,我觉得他工作起来甚至比菲舍尔还要拼命。卡斯帕罗夫在诸多境遇上都非常幸运:孩童时遇到了好教练,训练有很好的条件,意志力极为强大。说起他的意志力的强大,卡斯帕罗夫可以比肩他的老师鲍特维尼克,但是他远远超过了他的老师,因为他更加灵活。正如我所说的那样,鲍特维尼克的坚定是他的优点,但是也有其不利之处。而卡斯帕罗夫尽管坚定,却愿意接受任何的改变,他可以在六个月内改变他的国际象棋观。卡斯帕罗夫像海绵一样吸收着所有的改变,他将看到的一切他进行有效的加工处理,并使之成为自己武器库的一部分。我想这一点就是卡斯帕罗夫与其他国象棋手之间最大的不同。

客观来讲,卡尔波夫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在他们比赛开始之前,卡斯帕罗夫还不能理解卡尔波夫所有内在的优势,而只有当你开始与他对局时,你才能完全的领会到这些。在1984年他们对抗赛中,卡尔波夫教了卡斯帕罗夫很多很多。从他们之后的数次交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以前卡尔波夫所擅长的那些领域,卡斯帕罗夫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当然了,卡斯帕罗夫有很高的才能。在国际象棋领域没有什么是他做不成的。许多世界冠军总有些什么是“非其所长”,而你却不能这么说卡斯帕罗夫:他能做到一切。如果他需要在某种局面下的很出色,他就会下的很出色。对他来说,在国际象棋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然而,不可能同时将所有方面都做到很完美。卡斯帕罗夫在他国象生涯的每一步,都存在着一些薄弱的地方,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将精力同时集中于所有方面。但是这些相对而言的弱点对他来说并不是长久的,他能在2到3个月内弥补这些地方。而后其他一些弱点又会出现,是哪个呢?你不知道。及时利用他那些“转瞬即逝”的弱点非常重要,因为之后你就再也找不到它们了。

在1984年,很明显卡斯帕罗夫在防御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他有点太过冲动、太好斗了。但是到了1985年,他下的棋就不一样了。卡斯帕罗夫能评估他当前的弱点,并能通过准备来弥补这些弱点。他的学习能力非常厉害,无人能及!

记者:1995年当你作为卡斯帕罗夫的助手,准备他与阿南德的对抗赛时,是谁在教谁呢?

克:我们两个都是。我想自己也有一些学习能力,也许达不到卡斯帕罗夫那样的高度,但是我的确有这能力。大体来说,我们只是在一块工作,卡斯帕罗夫想要赢得对抗赛,而我在帮他,并没有其他想法——从他身上学点什么。我想我们两个都在那次合作中有所收获。


1.译文中所有图片来自于www.e3e5.comwww.chess.com

2.采访原文见e3e5网站,翻译基本忠实于原文,如有错漏处请指出。

3.转载请告知,并请于转载处附加本文地址。

CKLG
作者CKLG
181日记 11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CKL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