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初看《狮子王》、木法沙死去时的震惊么?

张佳玮 2019-07-17 18:11:33

木法沙之死,大概是许多孩子的童年阴影吧?

——至少我是如此。

现在想起来,迪士尼啊,居然真把这样一个丰富跌宕的故事,这样一个有爱有恨,有死亡、阴谋、巅峰与重振的故事,拍成动画片,让孩子们看了?


先前的一切铺陈,都极尽完美。开场辛巴出生,荣耀石下一片欢腾。之后辛巴自鸣得意,“我迫不及待要成为王了”,那段动物群的华丽歌舞片演出,刷新了我对动物世界的认知。

——毕竟,之前,我们所知的非洲,主要是赵老师沉厚的“在东非草原上,栖息着各种动物……”

然后辛巴们被土狼追击,是为电影第一组惊险镜头;濒临绝境时,木法沙出现,一吼震退土狼,立刻,剧情又阳光灿烂了。

那时的木法沙,是如此完美的父亲形象:高大伟岸,宽厚明智,慈爱严谨。他是个伟大的父亲,也是个伟大的王。

在我们习惯的叙事方式里,这样的形象理当始终长存,给予我们安全感才是——何况这还是个动画片。

然后,木法沙死去了——刀疤之前那段组织土狼篡位的野心歌唱,以及将木法沙推下悬崖前的“国王万岁”,从此成了我的噩梦。

以至于我后来看到泰温·兰尼斯特,第一反应就是刀疤……

木法沙的死,对小时候的我而言,大概类似于走麦城和五丈原,类似于风波亭岳王归天,类似于《宇宙骑士》里美雪的自我牺牲,类似于《龙珠》里那巴初到地球后大开杀戒杀得尸横遍地,类似于罗斯松手让杰克滑入了冰海之底。“世界就是可以这样残忍的,不因你的美好意愿为转移”。

像杨令公碰死李陵碑、洪七公被欧阳锋击到武功全废、张翠山横剑自刎、湘北队终于输给了爱和,也有类似的分量,但终究没有这么让人头晕目眩的悲痛。

以前的迪士尼动画片,总也有坏人一时得志的时候,但那往往是戏谑的一时得志,而且好人一般不会死。贾方也试图霸占过公主和神灯精灵,但阿拉丁总还能扳回来。《花木兰》里对手凶狠,但主要角色齐刷刷地欢乐结局。后来《功夫熊猫》里,乌龟大师随桃花飞升而去,至少算是诗意,而且在第三部还出现了一下:您看,好歹有个念想在呢。

即便是《哈姆雷特》里,死去的旧王,也没有木法沙这么丰富的正面描写。迪士尼却是真敢玩:先塑造了木法沙这么一个理想的父王,然后,让他确确实实地死去了,而且死得如此惨烈。

所以当日看木法沙死去时,我觉得世界塌了:

“好人也会死?——动画片里好人也会死?!”

也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我并不太喜欢辛巴。

木法沙死后,他被刀疤所吓,逃走了,逃得远远的,之后被彭彭和丁满拯救了,过起了离群索居的世外桃源生活,享乐不尽。

要到娜娜来找他,要山魈大爷来给他指点迷津,他才奋起。

当日星空云聚,木法沙形象浮现天际时,我记得电影院里一片尖叫。我还记得周围几个人交头接耳:“他要活过来吗?他要活过来吗?”到他终于复位,也并不如木法沙当年那么成熟,只能让我勉强点头,“好吧,算他也不错。”


后来年纪长了,稍微明白一点了。

我们站在上帝视角看到一切,知道刀疤的阴谋与木法沙的死因。

可是辛巴不知道。在他的心里,是他害死了父亲——如此完美的父亲。荣耀石的记忆过于痛苦,哈库娜马塔塔的世界如此甜美。他理所当然会爱上后者。

也因此,他最后负起责任那一下,细想来并不容易。

木法沙开场即是英雄,我们只能仰望;辛巴,我们对他的一度不满,和他最后的满意,某种程度上,是我们对自己的期望吧。

大概,我们都希望自己是木法沙;但需要自己经历些什么,才能明白辛巴的不易,辛巴的成长,辛巴终于回头面对过去的勇气。

现在想来,辛巴的迟疑是有必要的,就像《哈姆雷特》里,哈姆雷特的自言自语、内心挣扎与不绝幽思,是剧本的关键所在。毕竟,从无忧无虑的彭彭丁满世界里,回去面对王国、仇恨与责任,并不容易。

《狮子王》的伟大,也在于此:

一个动画片,却敢塑造一个宏伟的正面形象,然后果断让他死掉;留下我们观众(与辛巴),独自在没有安全感的荒野,寻找自我,然后王者归来。

这一下的惨烈,不亚于血色婚礼。

但迪士尼终究这么拍了,也成功了。


当然,这些是后来想到的了。

当日我只记得,出了电影院后,恍然如做了一个梦(我认为,优秀的电影,都该给人以类似体验)。那是我首次在一部动画片里,感受到如此深重的悲痛(木法沙之死)、恐怖(土狼、刀疤、白骨嶙峋的荣耀石)与振奋(辛巴的觉醒与归来)。那会儿满脑子都是,“好人也会死的——但只要努力,还是能把土狼们干掉的!”

能够接受给予我们安全感的、正派角色的死亡,我觉得……也算是个成长了吧?

副作用是,自那以来,我都爱彭彭和丁满,也追着看他俩的系列动画片,收他们的玩具。

丁满总是出鬼主意的那个逗哏,彭彭总是宽厚大度的那个捧哏。没事唱唱Hakuna Matata,就觉得:他俩连辛巴都能治愈,那世上还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呢?

嗯,自家的玩具……

与动画片一样,那片子的主题歌,《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也是很难得的“在动画片里接触到成年人世界”之感。

在此之前,国内流行的英文歌无非那老几首,《Say you say me》啦,《Yesterday once more》啦,《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啦,我们都不太理解。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朗朗上口,非常好唱。妙就妙在,明明是一首情歌,但因为挂靠在动画片上,所以在学校里唱也没关系。

这么想来,整个1990年代,“因为电影如此流行,所以大家把情歌主题曲随意唱,老师也不管”的,除了这一首,就是《泰坦尼克号》那首经典的《My heart will go on》了。

现在想起来,《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有些歌词暗示颇为冶艳,但小时候大家都不懂,只觉得动画片歌词能怎么过分?就唱着了。

实际上,比如我们要去看《真实的谎言》之类,老师都会表达,类似于“还是要认真学习,看电影这种事不鼓励”的意思;但如果有电影能被老师默认“你们去看也行”的,那些年,好像也就是《狮子王》和《泰坦尼克号》这两部了——实际上,这两部都是我自己周末看了一遍,学校再组织我们去观看的。

至于一部动画片何以能承载那么丰富的内容,只能说迪士尼真敢玩,当日严防死守的老师们,也没想到吧?

最后,现在回忆起来,这应该是我小时候,第一次在电影院,看到一对爱侣,不穿衣服地亲热(《泰坦尼克号》,那是第二部)。

张佳玮
作者张佳玮
829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张佳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