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和孩子一起读的书之“动物农场”

夏安 2019-07-17 03:13:21

有的人喜欢和孩子一起打球,有的人喜欢和孩子一起逛街,有的人喜欢和孩子一起下厨。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和孩子一起读书。

娃上了小学高年级,从婴幼儿时期的我读给他听,到小学低年级他读他的我读我的,终于熬到我们又可以一起读同一本书的阶段。去年一起读英文版的《树上的男爵》(卡尔维诺),过程非常愉快。他小的时候就喜欢看“树屋”系列,虽然此树屋非彼树屋,可是都是历险故事。再说,爬树这件事,哪有孩子会不喜欢呢。我们都羡慕树上的剑客卡西莫,向往树冠与树冠相连、一望无际的自由王国。读到卡西莫的爱情故事,有点担心小小少年消化不良。果然少年跟我说,薇欧拉很mean,为什么呢?因为她甩了科西莫。我刚刚对科西莫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少年又说,可是科西莫也有很多别的女朋友。晕,看来少年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你的爱情观了。

暑假催着他看“Animal Farm”,希望这部披着童话外衣的寓言小说能够吸引喜欢动物的娃。果然中计。奥威尔的语言和叙事简洁、明快,读的时候完全可以做到一目十行。可是我又不希望孩子看到的只是一个有点好玩、有点暗黑的童话故事。他对于人类社会的过去了解的非常有限,历史是他在学校最厌烦的科目之一。跟他讲了一些背景知识,他一知半解中,若有所思地表示:“这事儿原来不简单哇”。我说要不我们邀请你的同学们一起来讨论这本书,就跟你们在学校的读书会一样。他欣然应允,独受罪不如众受罪嘛,一个人听妈妈吗唠叨不如一群人听妈妈唠叨。我跑到微信上问了一圈,应者寥寥。只有他玩得最好的几个朋友的妈妈表示一定来,因为终于可以逼着孩子读书了。另外一个跟他不在一个学校但是非常爱读书的千金的妈妈也热心地支持我,还说要给我们带点小点心来。娃问我是不是跟人说了“book club”这两个词。他说他们饱受学校的book club的摧残,光是听到这两个词,就有一大半人被吓得跑路。我好像真的说了欸,可是不叫book club还能叫什么呢?算了,这种事在质不在量,暑假闲着也是闲着,更何况还有点心可以吃。

话虽如此说,内心还是略有忐忑。“动物农场”的阅读本身在语言上对孩子们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事后大家都一致认为阅读体验非常愉快。但是这是一本用小故事讲大道理的书,其中有很深刻的隐喻,不知道还有个把月才正式上初中的孩子们能领会多少。会不会抱怨无聊?会不会嫌我小题大做?

结果非常让人惊喜。孩子们都认真做了功课,不是所有人对所有话题意见都一致,但是所有人都尊重所有人的观点和意见,真的好为这些孩子骄傲啊。聊着聊着时间飞一样过去,要不是有个小朋友有活动妈妈来接他,还不知道要聊多久。

孩子们最感兴趣的话题是雪球和拿破仑的对比。如果是雪球赢得了宫斗,那么农场的故事会不会有一百八十度的转折,动物们的生活会不会更好?有的孩子认为会的,一切都会不一样。因为虽然同样是猪,雪球是一只靠智慧和勇气赢得尊重的猪;而拿破仑的武器则是暴力和阴谋。可是有的孩子认为不会,他们一样自私,只要登上宝座,雪球一样会独吞牛奶,一样会和人类沆瀣一气。

除此以外最富争议的话题还有如何评价驴子本杰明和母马茉莉。老实讲,我很喜欢本杰明,大概有些气质是相通的吧,玄妙一点叫缘分?我喜欢知道对错的人,喜欢看得透的人;正因为看透才不说透吧。他在老朋友被拖去屠宰场的时候打破一辈子的沉默是金,这一幕让我感动得几乎落泪,他虽然明哲保身,却始终是善良的。可是有的孩子却非常不喜欢本杰明:他明明洞察一切,却什么都不做;别的动物只是蠢,而他却是赤裸裸地自私;观点类似于大众媒体批判精英知识分子“精致的利己主义”。

关于茉莉,我和部分孩子对她表示同情和理解。她本来就不想搞事情,琼斯先生待她不坏,她喜欢漂亮的东西,她喜欢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说到底她不过是“跟随自己的心”,有什么错呢?但是另一部分孩子表示不能原谅茉莉,虽然也承认茉莉没有伤害谁,可是她毕竟违背了当初的誓言呀。

有个孩子问,为什么是猪和狗两种动物得到了一切?为什么是他们?为什么是他们凌驾于其他动物之上,more equal than others?我家娃说,我理解这是一篇anti-Utopian novel,也是一篇关于现实的小说,那是不是说现实就是anti-Utopian?还有个孩子问,动物们的故事不断地在人类世界重演,所以说人类社会是"doomed"了,对吗?

这些问题让我心里五味杂陈,有一多半是欣慰,还有部分小小的难过。“人生忧患识字始”,无知似乎是一面保护伞;在中文语境之外,蒙昧也经常被赋予神圣的意义,等同于纯洁和虔诚。也许这些问题会打开Pandora's box?可是,我固执地认为,与其做一只愚昧的羊,还不如做一头看破不说破的驴,尽管从世俗意义上来讲,它们的命运没有本质的差别,一样吃草,一样被压榨,一样被屠宰。本杰明可以在善恶的关头做出正确的判断,对动物们大喊:“you fools”,然而羊们却永远只能咩咩猪们让他们咩咩的口号。

我告诉了他们我的答案,我也告诉他们我的答案不一定是正确的答案,更不是所有人的答案。但我可以保证的是,这绝对不是他们最后一次阅读动物农场,这一次他们得到的答案,跟下一次他们得到的答案,也绝不会完全一样。这就是阅读经典文学的魅力和趣味,就好像打开了是一口古井,一眼活水清泉,带来源源不断的滋养和启发。

因此零零后们才会和七零后们在暑假的下午,吹着凉风吃着点心,议论着一本上个世纪的作者写的书。孩子们由衷地说:“真的比学校的读书会有意思多了欸”。我觉得这是在表扬我,非常开心。更开心的是,在我physically approachable的二度空间以内,总算可以躲开那些我不擅长的话题:谁家的孩子进了哈佛,哪个补习老师最牛,哪家公司的股票涨得最厉害;总算可以走进一些水晶般玲珑剔透的灵魂,一起滔滔不绝地聊聊奥威尔,聊聊乌托邦,聊聊文学和人类的未来。

夏安
作者夏安
21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夏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